第二百五十七章 阻击第一弹(漏更补上)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晕死,漏了这一章,谢谢书友494902的提醒,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最后说得大义凛然,却差点没让柳鑫笑出声来,你说了这一大通话,却全是废话,调查组成员受伤,跟你们汽配厂安全生产有什么关系,但你还真不能说他错了,这也是安全事件嘛!

    再说让公安干jing深入车间了解一下,现在都下班了,你们工厂现在还没忙到三班倒的地步,办公室和车间还有人吗?你这不纯是哄着调查组领导开心嘛。..

    旁边几个副厂长连忙颔首,却围着金泽滔现场讨论起开展安全生产教育周的具体工作安排,倒也不是虚与委蛇,这是金泽滔早就和厂部班子提过的事,务必重视工人们的生产安全。

    刘俭在一边差点没气歪了嘴,这是你该有的态度吗?还教训深刻,值得反思?

    明显金泽滔的态度不合刘俭的意了,他要堂堂正正、风风光光地离开汽配厂,前提就是要揪住打人凶手。

    来这里之前,他还特地跟陈陈建华局长汇报过了,陈局长的意见很明确,严惩打人凶手,继续在汽配厂深挖深究,一定要把财税所长违规违纪问题查清楚,查扎实。

    这离陈局长的要求还差十万八千里,现在自己就找台阶下,那回去后,陈局长会让自己有台阶下吗?..

    受伤干部看刘局长恼怒了,心领神会地再添一把火:“金泽滔,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是推诿搪塞。阳奉yin违。这是对省局领导的蔑视,是对调查组的敷衍塞责!”

    金泽滔心里却是冷笑,还阳奉yin违,我就是阳奉阳违,跑汽配厂查我的问题,难道还要我对你们点头哈腰,曲意奉迎啊,我有病还是你们有病?

    嘴上却仍笑吟吟地问:“那请问你想怎么办呢?”

    没等他说话。刘俭接过话题:“我看这样,刚才金泽滔同志也提议过了,公安同志辛苦一下,刚才受害人也说过,他可以指认出真凶,那就排摸一下,集中进行指认。”

    金泽滔拍手说:“这样最好了,免得调查组以为我们汽配厂在包庇罪犯,吴厂长,你让厂办通知一下。七点钟吧,大家都集中到厂里来。省局领导要亲自指认凶手,一定要配合,可不能象刚才一样乱哄哄地毫无秩序。”

    吴庆隆答应了一声,就转头吩咐厂办主任,金泽滔拍了下脑袋,说:“刚才我看到很多职工家属都在现场,通知他们把家属都带过来吧,免得遗漏了真凶。”

    刘俭脸都绿了:“这得多少人?”

    金泽滔笑道:“也不多,全厂长干部职工,不包括离退休的,也就八百多点,没到一千人呢。”

    受伤干部失声惊道:“那不有好几千号人?”

    金泽滔摆摆手,说:“不多,指认起来很快的。”

    刘俭连忙阻止:“先让公安同志排摸一下,比如xing别,年龄等都可以排除大部分人,再说,就今天下午的事,范围就可以缩小到今天上岗在职的干部职工。”

    金泽滔犹豫了一下说:“那在这厂里出现过的职工家属呢?万一他们下午也正好在厂里呢?”

    刘俭也不是公安,也只是凭经验说了几条,至于具体如何找凶手,他也没主意了。

    金泽滔建议说:“刘局长,凶手应该就在刚才的人群里,趁着他们都没走远,不如把他们都追回来,再现场指认,我想凶手一定无所遁形了。”

    这回不但刘俭等调查组成员摇头,就连杜建华等人都出言反对,你这是想把我们再放热锅里煎一回啊?

    受伤干部恨恨地看了金泽滔一眼,算是瞧明白了,他就是一直在出馊主意,唯恐天下不乱,好混水摸鱼,火中取栗,他的目的就是包庇凶手,阻挠公安部门抓捕罪犯。

    身为财税干部,不替省局领导分忧,却是胳膊肘儿往外拐,这个时候,他才想起,金泽滔还是同系统的财税干部,下午来汽配厂调查他的时候,可都是咬牙切齿要揪出问题的。

    最后经杜建学县长提议,还是让公安本着严肃认真,绝不放过坏人,但也决不冤枉好人的原则,再辛苦一下,对厂部和车间走访侦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出线索,明天再让省局领导亲自下车间指认。

    刘俭等人都表示同意,柳鑫却忍不住笑了,这帮西州下来的省税务局领导,还真是容易打发,明天进车间指认凶手,真是凶手,明天还会傻呆呆地来上班吗?

    其实刘俭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刚才金泽滔就是这样提议的,但工厂的实际情况,也容不得他们再激化矛盾,现在重点是先抓住汽配厂的牛鼻子,把金泽滔的违法事实抓准抓实。

    尽管刚才现场有工人为金泽滔叫好,听着似乎金泽滔在汽配厂两袖清风,口碑载道,但刘俭他们以自己一贯的经验,并不以为然,很多落马的**分子,还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为他们喊冤鸣屈的。

    简单在食堂用过晚饭后,杜建华就在厂部会议室召集相关部门会议,金泽滔也受邀列席,会议有财税、审计、监察、公安等部门参加。

    省局调查组先是通报了前期调查情况,对浜海财税部门,特别是城关财税二所提出尖锐批评。

    对他们在组织收入过程中的种种违规行为,提出整改意见,责令他们务必限期整改,并提请当地zhèngfu对相关责任人,要予以严肃党政纪处分。

    会议矛头直接指向金泽滔,金泽滔一直坐在会议室一角,若无其事地掏着耳朵,柳鑫也不愿意坐在前台,悄悄来到他身边,有些担忧地看了他一眼,金泽滔笑笑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

    杜建学等县zhèngfu领导也没有当场表态,只是收了材料,说因为涉及到县管干部,还要向县委反应。

    最后,刘俭提出暂停金泽滔财税所长和汽配厂厂长职务,以便于调查组查清问题。

    杜建学皱着眉头,说:“刘局长,汽配厂厂长虽然是县里任命的,但任免最后还是要经职工代表大会同意,所以,你也看到,现在汽配厂这种情形,很难会同意县里的决定,我想就不要节外生枝了,调查期间,金泽滔同志主动申请回避,并责成汽配厂积极主动配合调查组工作。”

    刘俭也只好勉强接受,杜建学说:“至于财税所长的职务,这是财税局内部的事,县里不干涉。”

    杜建学把皮球踢回了胡文胜,对于胡文胜,杜建学印象并不是很好,在他的印象中,胡文胜的大局观过于狭隘,能力平庸,鲜少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工作思路和方法创新,从这一点讲,胡文胜并不是自己心目中的财税局长理想人选。

    同胡文胜相比,金泽滔就经常让他有豁然开朗的惊喜,内心杜建学是十分看好金泽滔的,只是囿于他的资历和年龄,他还不能在重大决策时倚为左右。

    胡文胜犹豫了一下,开口说:“城关二所前任所长违反有关规定,擅自将按月预征企业所得税,人为地扩大到按季预缴,严格说起来,这并还不算是收过头税。”

    对于税收征管模式,无论是省局还是地区局,都是行家里手,大家都没有出言反对胡文胜的发言。

    胡文胜继续说道:“可能是因为今年经济形势并不乐观,这种擅自扩大到按季预缴的行为,造成了企业和工人误解,并由此引发了酒厂工人集体上访,对此县局也作了严肃处理,如果再就此事处理接任所长,既不符合干部人事管理规定,也不符合事实,所以……”

    刘俭对省局调查组副组长点了点头,副组长拿出一份档案,打断了胡文胜的发言,说:“刚才刘局长只是通报了,城关二所在税收征管执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并没有涉及到现任所长金泽滔的个人问题。但既然你们都质疑刘俭局长的建议,那么就请看看这几位财税所内部同事的检举谈话。”

    言下之意,我们要求停止金泽滔城关第二财税所职务,并不是针对收过头税现象,而是他存在严重的违纪问题

    检举问题罗列得很多,无非是一些滥发奖金,乱报销,在汽配厂乱取巨额报酬,接受企业好处费以及礼品等等。

    胡文胜看了几眼档案内容,随即递于童子欣,童子欣粗粗一翻,忍不住笑了:“很巧合,我这里也有份档案,跟你们所提供的名单很吻合。”

    说着边将那份金泽滔提供的资料递于调查组,边看了金泽滔一眼,金泽滔只有歉意地摊摊手,他也没想到调查组这么快就摊牌,这算是小小的阻击第一弹。

    金泽滔虽然没有跟童子欣挑明,这些他要求县局查处的干部,正是背后跟调查组眉来眼去,煽风点火造谣生事之辈,当时童子欣也是欣然接受。

    其实她很清楚,在这个关节眼上,金泽滔能自暴家丑,自添其乱,绝不是为了整顿干部作风以正视听那么简单,她也很愿意在这个时候为金泽滔搭上一把手。

    副组长接过资料大致浏览了一下,还没看完已经冷汗淋漓。

    浜海县局算是厚道,如果他们按着这些蛀虫的检举谈话,如奉纶音般继续对金泽滔问题深查狠挖,等调查组一无所获时,浜海县局再拿出这份材料,届时他们的脸面才真的荡然无存。(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