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一层层地剥了他的皮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昨天调查组成员在汽配厂被打时,朱秋明奉命前往浜海酒厂下属销售公司外调。(无。,弹窗....

    朱秋明看柳鑫两人,一时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汇报,金泽滔说:“说吧,都不是外人。”

    朱秋明心里大喜,这还是金泽滔第一次没将他当外人,朱秋明为人谨慎,但下了决心,也有一股破釜沉舟的勇气,这一点很为金泽滔赏识。

    或许在他人心目中,朱秋明胆小怕事,对领导唯唯诺诺,对同志一团和气,不适合担当重任。

    但在这段时间表现来看,朱秋明不缺乏勇气和胆魄,相反他勇于任事,敢于担当,他只是缺少被足够的信任,对自己的能力和威望有点不够自信罢了。

    朱秋明边翻资料边说:“昨天我们是以发票外调为由,进入销售公司调查的,企业也不以为意,最近大概调查组多次来过酒厂,并没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甚至连财务科长都懒得出面,只派了个负责统计的会计接待,看年纪象是刚从学校里出来。”

    金泽滔讥笑说:“功勋企业嘛,免检企业,谁敢麻着胆子真给自己找不自在,自我感觉一向良好,不过这样正好,你们可以不受干扰,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朱秋明递过一张报表,笑说:“正如所长所料,年轻人很配合,倒是意外看到了这份报表,跟报给我们的报表截然不同,按照这份报表。我们对照总账和明细账。还抽查过原始凭证。这应该是销售公司真实的报表。”

    金泽滔只是扫了一眼,说:“果然,难怪酒厂年年税利下降得这么厉害,老朱,都核实清楚了?这数据确凿无误?”

    朱秋明指着上面鲜红的公章说:“我当时让这年轻人,把所有的检查草稿都加盖了他们的财务章,他们赖也赖不掉。”

    柳鑫在旁边说:“大概这个负责统计的会计,压根就不知道财务科为应付财税等有关部门。还另作一套假账假报表,你们倒是捡了个漏。”

    朱秋明也失笑了:“倒是真要谢谢这个小伙子,我们检查发现,销售公司财务极其混乱,应收款长期挂帐,从酒厂进来的产品也都挂在应付款上,长期不作销售处理,税收流失严重。”

    “从目前掌握的资料看,销售公司除偷税漏税严重,还涉嫌弄虚作假。产品价格混乱,销售发票五花八门。有正式发票的,还有内部三联单的,甚至有白条出货,就是这本假账里还有假账,所以我们怀疑,他们还应该有一本真账。”

    金泽滔仔细看了一会报表和检查资料,眼睛眯合起来:“可以初步断定,酒厂和酒厂销售公司,应该有一家第三方企业,用以接受转移的国有资产,价格和销售发票混乱,应该是有用意的,低劣的障眼法,用以掩盖他们的真实目的。”

    朱秋明既意外,又敬佩,他拿出另一张检查草稿,说:“正如所长说的,我们排查了销售公司所有业务往来单位,最值得怀疑的是一家在南门市注册的南门喜贵糖烟酒批发部,从账面上反应,这是浜海酒厂在永州最大的承销商,浜海酒厂的糟烧酒除了给本县的糖烟酒公司供货外,基本上都在这家批发部出货。”

    金泽滔仔细看过检查草稿,说:“酒厂的生产状况一直良好,但销售情况却相当糟糕,老烧酒作为大众白酒,薄利多销,生产成本和销售价格多年未变,但酒厂的销售收入却年年下降,税利跟我们的所得税率一样,也是以累进率递减的,这就奇怪了。”

    朱秋明皱眉说:“我们初步核算过,销售公司的进货价和酒厂的销售成本基本上持平,也就是说,酒厂给销售公司的产品基本上没有利润,更不用说所得税税收了。”

    “这也罢了,都是左口袋进右口袋,但奇怪的是销售公司给南门喜贵批发部的价格,基本上和进货价是一样的,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喜贵批发部是浜海酒厂的另一家销售公司,但事实上,这家批发部却是股份制合作企业,跟酒厂没一点关系。”

    朱秋明表达得很隐晦,如果喜贵批发部是酒厂下属销售公司,还可以理解成不过是企业利润的转移,或许企业也考虑到合理避税的因素,但偏偏这家批发部跟酒厂没有一点关系。

    那这里面就有很多不能用常理解释的东西了,这不是朱秋明,甚至不是金泽滔能直面的。

    金泽滔揉了揉两鬓太阳穴,有点头大,他让朱秋明去调查酒厂销售公司,其初衷只是因为企业这几年纳税起伏很大,而且销售收入和成本及税收严重不对称,怀疑有偷漏税现象,或者说企业一直逃避在浜海纳税。

    但就调查的初步情况看,企业不仅仅有巨额偷漏税现象,而且有严重的侵吞国有资产现象,金泽滔坚信,如果凭此深查深挖下去,这将是一件惊天大案。

    金泽滔此时却犹豫了,浜海酒厂是浜海乃至永州的老牌国有企业,其利益关系盘根错节,这已经不仅仅是浜海层面的问题,触及的利益链条可能是永州甚至是越海的。

    浜海酒厂不仅仅是浜海县的功勋企业,甚至是永州地区的行业骨干龙头企业。

    浜海酒厂历史悠久,自建国初期私营企业国有化以来,就作为永州重点骨干二轻国有企业扶持发展。

    有一种不成文的说法,永州地区管工业的领导干部,都必须有在浜海酒厂任职的经历,直到八十年代末,浜海酒厂才归属浜海管理。

    但浜海酒厂仍受地区重视,是浜海目前唯一厂长任命需经地区同意的国有企业,不仅仅因为该厂酿制的浜海糟烧是永州地区的大众白酒,更因为从酒厂出来的历任厂长已逐渐成为地区,甚至越海二轻工业系统的骨干领导。

    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以目前金泽滔的身份和地位根本无法撬动,甚至不能触碰,这或许就是酒厂销售公司如此胆大妄为的根本原因。

    在浜海,相信没有人愿意去试这个水,历来想搅动酒厂这滩混水的不乏其人,但大多都头破血流,而且很少有全身而退的。

    金泽滔两眼瞪着检查草稿,脸色时阴时晴,柳鑫发现,他的瞳孔焦点是散乱的,从他专业的眼光看,这是一个人情绪崩溃或者激化前的条件反射。

    一个人只要流露出这种目光,总会有一些不可思议的过激反应。

    柳鑫等人都有些担忧地看着金泽滔,生怕他一怒拔剑,拍案而起,那真是不可收拾了。

    但金泽滔很快就收拾了心情,脸色平静地看着柳鑫,似是征询,又似是下定某种决心。

    柳鑫微微摇头,他可以去调查王慕河,但让他去触碰浜海酒厂,他同样要敬而远之。

    金泽滔也知道,现在的公安局还没有经济犯罪侦查的职能,让公安参与其中,名不正言不顺,而且以柳鑫的精明,自然不会置自己于危墙下。

    他低头沉思良久,终于哑然失笑,自己还真是钻了牛角尖,现在面对酒厂,主动权在自己,且待我挥动红布,就可以引得你面无颜色,何须与你顶牛。

    眼前他手里只是拿了一把木刀,却要做庖丁解牛的高难度动作,自然会力不从心。

    但假以时日,当鸟枪换炮时,他就可以泰然当个斗牛士,彼时,你为鱼肉,我为刀俎。

    金泽滔终于解开心结,说:“秋明,你再辛苦一下,别的事不管,凡是有据可查的白条,内部结算三联单,外地发票的都整理汇总一下,尽快整理出一份查补税结论。”

    朱秋明暗暗松了口气,眼前省地调查组还在旁虎视眈眈,不能再激化矛盾,扩大事端,不然,乱棍之下,难免殃及自己这些无辜池鱼。

    待朱秋明出去,柳鑫眉开眼笑,大为赞赏地说:“之前我调查王慕河,你还口口声声让我讲政治,讲究方法,一轮到自己就乱了方寸,差点没失了理智,不过幸好,你还能悬崖勒马,量力而行,做些实事求是的工作。”

    金泽滔大义凛然地说:“作为一个员,要永远保持自己党性不变色,要永远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不动摇,酒厂有问题,这是事实,我现在做的就是剥洋葱,一层层地剥了它的皮,先查它的税,总会有剥到心的时候,这难道不是实事求是原则的具体体现?”

    柳鑫愕然:“你还是不死心啊?”

    金泽滔嗤之以鼻:“你这同志话说得没政治头脑,什么叫不死心,心胸狭隘,挟势弄权,员不来这一套。我跟王慕河有仇还是跟酒厂有仇?我这是从安定团结的大局出发,所以先放放手,我这是从维护国有资产安全的大局出发,所以先补补税。柳鑫局长,你得加强政治思想学习。”

    柳鑫夹着眼,傻了,我心胸狭隘?我挟势弄权?我好心还被当作驴肝肺!

    但旋即,他就差点没扇自己一个大耳光,真是嘴贱!金副局长是胸怀坦荡,心底无私的领导吗?

    什么时候他成了默默奉献,埋头苦干,打落牙齿往肚里咽的好人?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