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做作业,不干活?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王联群砸了金泽滔几根菜叶子,他就冲锋陷阵亲手把王联群送上了断头台。(无。,弹窗....

    浜海小学那老校长,多和蔼多可爱的一个老太太,只因为把他多留了办公室一会,最后还让他建议免了她的校长职务,差点没给弄成全县反面典型宣传。

    门外还有仨不知死活的副所长汪国正等人就不说了,那是真的往死里得罪了他,财税局纪检组正磨刀霍霍,昨日还蜜里调油,同仇敌忾的调查组,让他一鼓动,反成了刀俎帮凶。

    柳鑫想到这里,不觉后背凉飕飕的,不敢说他睚眦必报,但至少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道德君子。

    似乎真正得罪过他,而他又不想轻放过的,好象都没什么好下场。

    王慕河和酒厂真跟他没仇吗?

    仇可大了,昨晚调查组提供的,针对金泽滔个人的三宗罪其中二项都涉及到酒厂,尽管不排除有汪国正他们检举的嫌疑,但无疑,金泽滔把这账都记酒厂头上了。

    前车之鉴啊,幸好没将那件精品白酒悄悄地退赃了,也没有偷偷地放金泽滔家门口,庆幸啊庆幸,柳鑫真想大笑三声。

    正在这时刻,门砰地被砸开了,柳鑫吓了一跳,却见娃娃脸周云水慌里慌张地探头进来,见所长室里有两位公安领导,脸刹时涨得通红。

    金泽滔瞪了她一眼:“又咋了?一惊一乍的,天塌了还是地陷了?”

    周云水咽着口水,眼睛却瞟向柳鑫他们。金泽滔挥了挥手:“有什么事就说。当他们是空气吧。”

    周云水也是个机关通。知道柳立海是城关派出所长,柳鑫还是堂堂公安局长,这两位站浜海哪个旮旯角落,都是鬼神辟易的主儿,也只有所长才会将这两尊大神当空气,

    她吐了吐舌头,噼里啪啦说了:“汪国正他们三人一大早让调查组带县招去了,昨天还在所里面谈话。今天都被请到招待所里去了,这待遇一下子提高了,所长,这里面有没有什么说词?”

    周云水是个立场坚定,爱憎分明的女人,自义无反顾地站金泽滔这一边后,凡是和所长作对的人都成了她的阶级敌人,原来她还称呼汪所长,现在都直接称名字了。

    柳鑫扑地笑了,待遇倒真的提高了。金泽滔嘟囔着说了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周云水离得稍远。没听清楚金泽滔的声音,说:“啥,做作业,不干活?”

    柳立海正喝了口热茶,茶叶还含嘴里,听了周云水的话,茶水如箭一样往门口射去,茶叶却从鼻孔里呛了出来,说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周云水人小却鬼精灵,砰地关了门,茶水都喷在门板上,柳鑫笑得前仰后合,金泽滔也忍不住笑了。

    不一刻,门悄悄地打开一道缝,周云水的娃娃脸又探了进来,十分疑惑地看着屋内乐不可支的三个大男人。

    金泽滔摇了摇头:“你倒想得美,大白天就想做作业,还不干活?”

    周云水十分不解:“这不是所长你说的吗?我也奇怪,这大白天的做什么作业?”

    柳鑫吭哧吭哧地笑:“是啊,金所长说的话好奇怪,这作业不都晚上做的吗?”

    周云水脸就红了,又砰地关了门,还听到她跺脚低骂声:“流氓!”

    三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轰地笑了。

    周云水箭一般地逃离了所长办公室,心里却慌乱如麻,所长也变流氓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又不免有些幽怨,所长说流氓话,也不看看什么场合,都有外人在场,却压根就没觉得所长不该说这流氓话。

    隐约中,她还听到所长办公室传来的一阵轰笑,腿一软,差点没摔倒。

    经这么一闹,金泽滔心情也舒畅了。

    柳鑫趁着金泽滔开心的时候,又问了一句:“调查组马上就要来了,都准备好说词了?”

    柳鑫检讨了自己最近同金泽滔的相处情况,好象没出什么纰漏,但总觉得不太踏实,

    柳立海又重新泡了杯茶,端了张椅子,坐于跟金泽滔二人呈等腰三角形的位置,兴致勃勃地看着两人开始斗智斗勇。

    柳立海在东源的时候,他是派出所唯一敢于同恶势力顶真的人,颇得区大院内外的好评,但在保守无为的马三炮任所长期间,仍能脱颖而出,被提为副所长,由此可见,他实在是个明白人。

    金泽滔看了眼柳立海,表面上看他和柳鑫是同一类人,极富正义感,嫉恶如仇,但金泽滔很明白,柳鑫外圆内方,表面精明,实际上是个固执的人,而柳立海则相反,外方内圆,只是拙于言表。

    其实从他看来,柳立海更适宜做公安局长,处理方方面面关系的手腕更加灵活。

    金泽滔横了眼柳鑫的白眼圈:“刚才还批评过你,说话要有政治头脑,组织上的调查还需要我准备说词吗?实事求是,实话实说就行了嘛。”

    不就画了个黑眼圈,有这么大的仇要揪着不放?柳鑫恶向胆边生,递了张纸条给他,低声说:“上午我们初步排摸了一遍,过会儿调查组受害人就要下车间指认打人凶手,这几个工人都是今天请假的,你看看,是否需要到场接受指认?”

    金泽滔不以为然地接了过来,看了一眼,却呼地站了起来,良久才在嘴里挤出三个字:“算你狠!”

    纸条上排第一个的赫然是秦朗,秦明月和秦汉关的哥哥。

    柳鑫嘿嘿低笑,声音飘忽而阴森,柳立海赶紧把椅子偏离了他几十公分,柳鑫得意说:“秦朗,似乎不久前还在街头伏击过你金局长,刚留有案底,有重大嫌疑,打人都打出瘾了,你看,是不是传唤一下?”

    金泽滔缓缓地坐了下来,低声道:“谁提供的名单?”

    柳鑫笑得更得意:“你们汽配厂每天请假名单都挂人事科门口,用得着谁提供吗?”

    汽配厂实行奖勤罚懒绩效工资以来,除涉及企业秘密外,所有厂务都在橱窗公开,确实不需要去着意打听。

    还真是老实孩子,你就不能跟车间班组长打声招呼后补手续吗?金泽滔心里暗骂。

    金泽滔手一动,就抬手去揭话筒,但马上就缩了回来,挥挥手说:“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实事求是,实话实说是我的一贯要求,该抓抓,该判判,别给我面子。”

    柳鑫得意的笑容刹时凝固在脸上,随即跳了起来:“秦朗是不是有个妹妹叫秦明月,有个弟弟叫秦汉关?”

    金泽滔疑惑道:“是啊,这不都在你们公安派出所登记着吗?”

    “秦明月是不是在你们厂办做临时工?秦汉关是不是被你送医院里?”柳鑫有些气急败坏。

    金泽滔更是奇怪了:“咦,你的反应好激烈,没错啊。”

    “他们家是不是你的结对帮困户?”柳鑫有些声嘶力竭了。

    金泽滔也站了起来:“哎,我说柳局长,人情归人情,法度归法度,是人都有同情心,我对他们一家是有感情,但原则问题还是要坚持,犯了罪就要接受法律的严惩。”

    柳鑫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柳立海却得意地伸出小指和拇指,比着六的手势,说:“柳局,六瓶啊,六瓶,晚上就上你家取了。”

    金泽滔看得瞠目结舌,指着柳立海,柳立海不敢怠慢,马上将前因后果抖个干干净净。

    原来,公安局一大早就奔汽配厂落实昨晚的会议精神,柳鑫火眼金睛,第一眼就看到人事科公开橱窗里请假条的秦朗,他几乎不假思索就断定,秦朗就是昨天打破调查组成员鼻子的凶手。

    然后他和柳立海捏着这份名单来财税所,准备好好地敲敲金厂长的竹杠,当然,顺带着也让金厂长验验他的黑眼圈。

    按金泽滔的性格,对打人的秦朗,几乎是必保的对象,倒是柳立海不以为然,认为金泽滔不会这么容易被人敲诈勒索。

    以他在东源和金泽滔一年多的相处经验看,似乎只有他勒索别人,还没谁能轻易从他口袋里掏出过一个钢币,当然,他自愿的除外。

    金泽滔勃然大怒,你柳鑫还余的六瓶四十年陈老烧全部没收,而且还得请客佐酒的菜。

    柳鑫尽管有些垂头丧气,但心下不免有些得意,这个赌打得也值,输个精光才好,总算扔出了这个烫山芋,谁爱拿谁拿。

    他要不高兴,半夜给你打个电话,拿这件酒说事,你还得心惊肉跳。

    三人都各得其所,又其乐融融地聊了会儿闲话,柳鑫两人正要告辞,门又砰地被砸开了,周云水那张宜喜宜嗔的娃娃脸又探了进来。

    金泽滔叹了口气,这张脸要再粗犷一点,他相信一定会随手抓东西扔过去,

    这种心急火燎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天就要塌下来了,但面对这张婴孩般纯洁的脸,还真生不起气,他有气无力地说:“又怎么了?”

    周云水噼里啪啦地说:“不得了了,省局调查组正在搜查汪国正他们的办公室,汪国正的文件柜里还搜出一打那个东西。”

    金泽滔随口问了句:“什么东西?”

    周云水有些难为情地说:“就是那个东西。”

    金泽滔怒了:“那个东西是什么东西?”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