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燕的压力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此后,杜建学把新闻播出后的社会反响跟他简单说了一遍,金泽滔吓了一大跳,想不到这则新闻竟惊动了这么多领导,这倒是他始料不及的。

    不过对他来说,却是最好不过了,无意间,竟将汽配厂工人殴打调查组的事情轻轻揭过。

    金泽滔想了一下,说:“领导,你看这样行不行,既然这则新闻有这么轰动的社会效应,我们干脆再顺着做个连续报道,一方面,也借机弘扬社会正气,另一方面,也是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限度,这也算是我将功赎罪吧。”..

    杜建学略一思索,同意金泽滔的提议,其实说起来,今晚这则新闻对浜海影响并不大,毕竟指证抓人的是省局调查组,县公安局也是依法行政,并无违规情况。

    相反,若是后续文章做得好,坏事也能变好事。

    之前杜建学发这个火,也仅是批评金泽滔没有组织纪律xing,令得县委县zhèng/>

    金泽滔兴冲冲地停车打了个传呼。

    且说,晚上汽配厂这则新闻播出后,几乎搅动了县委大院,作为新闻制作者,金燕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上至台长,下至新闻部主编,就差没指着她鼻子骂了。..

    金燕一言不发,既不辩解,也不推卸,在她想象中,自己一个小记者都受到这样的责难,作为始作甬者,金泽滔的压力几乎是全方位的。既有县委县zhèng/>

    就在她暗自神伤时。金泽滔打来传呼,她很快就回了电话,话筒里传来金泽滔温和的声音:“怎么样,压力很大吧?”

    听到这声音,金燕的泪水就啪啪地往下掉,只是很快,她就收拾心情,强作笑颜说:“还好。你怎么样?”

    金泽滔笑说:“我能有什么事情,顶得住压力的话,就带着摄像机在楼下等,我们很快就到,带你再做个新闻。”

    金燕傻傻地捏着话筒发呆,但随即就心急火燎地收拾设备,正准备出门,却让一个女人堵在门口。

    金燕定睛一看,这女人叫罗诗美,新闻部的副主任。也算是自己的领导,四十多岁。据说是县委某领导的夫人,能力不强,嘴却特别的碎。

    罗诗美蹙眉问:“这天都黑了,还要出新闻啊?”

    金燕随口答了一句:“是啊,罗主任还没下班?”说着横提着机器就要出门。

    罗诗美慌忙往旁边让去,她这一退让,金燕早夺门而出,罗诗美脸sè一变,连忙噔噔地跟了上去,边走还边大声说:“小金,这么晚赶什么新闻呢?有没有跟台领导打过招呼?”

    金燕只惦记着金泽滔的吩咐,却忘了新闻部记者接任务出新闻,都要跟台领导招呼,其实也只是走个形式,平时谁也没当回事,但领导要认真了,你就属擅自采访接新闻,不大不小也是个政治错误。

    金燕头也不回,随口回答说:“嗯,罗主任还有什么要求。”

    若是平时,罗诗美未必有这个胆子,她知道金燕的背后还站着财税局的红人,副局长金泽滔。

    说起金泽滔,罗诗美就恨得牙齿痒痒的。

    罗诗美不是别人,正是原宣传部副部长,现县监察局副局长许西的妻子。

    许西很有自知之明,论起行政职务,金泽滔和他一样,都是副科,论起受县领导重视程度,自己拍马也跟不上。

    罗诗美平常也经常唠叨金燕的事情,但每每说及金泽滔,他都正颜厉sè地郑重告诫,千万别没事找事,最好离那个金燕远点,金泽滔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晚上罗诗美回家的时候,许西难得地一个人开了瓶酒自斟自饮,罗诗美能当上这个副主任,也是夫贵妻荣,许西的心情也感染了罗诗美。

    问及原因,许西却神秘地说:“金泽滔要倒霉了,而且是倒大霉。”再深问,许西却怎么都不说了。

    罗诗美刚吃过晚饭,台办公室就通知她开会,会议主要是商量如何消除金燕那条新闻的负面影响。

    至此,罗诗美才明白金泽滔真要倒大霉了,新仇旧恨齐上心头,罗诗美机jing地让人马上通知台领导,一边设法阻拦金燕。

    金燕拎着摄像机在前面疾走,罗诗美在后面急追,边走还边喊:“小金,现在非常时期,还是等台领导亲自定夺吧,再说,台里规定工作之外,所有设备概不外带,现在我要求你立即归还摄像设备。”

    这边金燕还在和罗诗美纠缠,那边杜建学的车子悄悄地停靠在电视台大门口,等待后面随行的车辆跟进。

    金泽滔老远就看到金燕在前面跑,后面追着一中年妇女,更后面还有几人跟随。

    金燕扛着台摄像机,如何跑得快,不一刻,便被后来者围得严严实实。

    “现在我宣布你停职检查,立即就今天晚上那条新闻的错误事件作出深刻检查。”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威严地宣布。

    罗诗美在一边帮腔:“还要就晚上私自携带设备外出,接受采访任务作出解释和检查。”

    金燕有些愤愤不平:“台里哪条规章制度规定,晚上不能携带设备外出,再说,接受采访任务是每个记者的zi/>

    领导模样的中年人说:“你现在被停职了,无权外出采访,小金同志,我希望你看清形势,深刻检查错误,争取宽大处理。”

    金燕脾气刚烈,怒道:“这条新闻我按规定逐级请有关领导审定,钟台长,新闻稿上似乎还有你的签名,要检查,大家一起检查,凭什么出了事,要我一个人顶锅?还有,停我的职可以,请拿出书面通知,现在各位领导请让路,我还有采访任务。”

    钟台长一时语塞,顿时恼羞成怒说:“我现在代表组织和你谈话,小金同志,你眼中还有没有领导,还有没有组织纪律xing?我们即便签了名,那也是你欺瞒蒙蔽领导所致!”

    听到这里,金泽滔忍不住扑地笑了,这话听起来那么耳熟,却原来是刚才县招会议室里,杜建学县长批评金泽滔说的话的翻版。

    杜建学怎么也笑不出来,自始至终,他都不认为这条新闻本身有什么错误。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他是怎么也不敢相信,堂堂电视台班子,因为害怕县委追究责任,竟然恬不知耻地将所有责任都推在一个小姑娘身上。

    金泽滔并不担心金燕吃亏,相反,他却希望金燕吃的亏越大越好,这种时候,吃大亏那就是占大便宜!

    罗诗美幸灾乐祸地咯咯大笑:“你不是抱金泽滔的粗腿子抱得很紧吗?也奇怪哦,就凭你,要脸没脸,要胸没胸,也只有金泽滔这个乡巴佬才会看上你,不过可以理解,两只东源土鸡凑一对,也是好事,免得都忘了自己的身份,当自己是金凤凰了。”

    罗诗美终于说出了心里话,只觉得上清下通,浑身通泰,说实话的感觉真好!

    这话说得又尖刻又恶毒,就连钟台长等人也不禁变sè,电视台好歹也是文化人集中的地方,即便攻击人,也要讲究含蓄内秀有文化味。

    这种泼妇骂街的行径,向为大家所不耻,只是钟台长却选择xing地遗忘了,刚才他的话,跟泼妇骂街没什么区别,只是听起来更具官方sè彩。

    杜建学勃然作sè,冷冷地说:“这种素质的人也能在党的喉舌部门任职?组织部怎么把关的?素餐尸位!”

    金泽滔也yin晴不定,只觉得胸中一股暴戾就要透胸而出。

    裘星德秘书犹疑了一会,说:“这女人叫罗诗美,是监察局许西副局长的妻子,她目前任职新闻部副主任,不算电视台的班子。”

    电视台目前是副科级事业单位,新闻部副主任,严格来说,连股级干部都不算。

    裘星德出身宣传部,自然对罗诗美的情况比较熟悉。

    金泽滔却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原来如此!”

    杜建学的脸越来越沉,裘星德从后视镜看了眼金泽滔,心里却为许西默哀,自求多福吧。

    金燕泫然yu泣,泪水含在眼里,却是拼命地克制着往下落,她也不说话,低着头就往外走。

    钟台长等人也不好伸手去拉,罗诗美可没这个顾忌,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拉扯着金燕的摄像机,皮笑肉不笑:“你还想会你的情郎啊,告诉你吧,金泽滔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钟台长都宣布了,难道你还要和组织对抗吗?”

    金燕不看罗诗美因兴奋或者是激昂,而扭曲得有些可怖的脸,扭头对钟台长说:“钟台长,你可以停我的职,也可以处理我,但你不能剥夺我的采访权!”

    听到这里,杜建学脸sè稍霁,漾出一丝笑容说:“不错!”

    金泽滔闻弦知雅意,说:“金燕同志年纪不大,但沉稳机敏,富有耐心,最重要的是她有一颗钟爱新闻工作的事业心,有一根善于捕捉新闻点的敏感神经,天生就是干新闻的料。”

    金泽滔连忙不吝溢美之词给金燕唱赞歌,这机会可是十年不遇的。(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