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余秋生的个性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杜建学还是第一次听到,金泽滔在自己面前这么卖力地夸奖一个人,他有些狐疑地看了金泽滔一眼,难道他们俩真有什么关系?

    但很快,杜建学就哑然失笑,即便有什么关系,男未婚,女未嫁的,也是他们的ziyou。

    这时候,后面的车子也都逐渐地跟了上来,杜建学见状,不好再在这里逗留。

    金泽滔摇下车窗,向大门口的金燕挥了挥手。..

    裘星德下了车,朝金燕他们走去。

    钟台长他们刚才也注意到这辆车,只是停在yin影中根本看不清楚。

    此时小车渐渐地滑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一溜的车子,为首的赫然是挂着二号车牌的杜县长的座驾。

    裘星德迎上金燕,说:“我叫裘星德,杜县长的秘书,今晚辛苦你了,出个任务。”

    说罢上前一把拎起摄像机,罗诗美连忙放手,却是苍白着脸,犹犹豫豫地说:“小裘……不,裘科长,你们这是去哪?”

    裘星德没理罗诗美,却看向钟台长:“杜县长有公务活动,需要金燕同志配合,我也代表杜县长郑重向你申请,这不算没组织纪律xing吧。”

    ..

    也不等钟台长答话,扭头就走,金燕快步跟上,看着小车里不断向她挥手的金泽滔,只想痛哭一场。

    裘星德把金燕让上副驾驶的位置,自己坐后面谢道明副县长的车。

    钟台长等车子开远了,才忽然回过神来,声嘶力竭地追着车子喊:“不算。不算!”

    留给他的只有漫天扬起的飞尘。还有冰冷入骨的寒风。

    罗诗美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只仿佛天降横祸,悲从中来,忍不住拍地嚎啕大哭。

    围观的其他人谁也没再看她一眼,心里想的却是如何和金燕修补关系。

    钟台长失魂落魄了一会,马上就急匆匆地奔了回来,大声吩咐:“立即通知各部门各就各位,杜县长的新闻耽搁不得。绝不能过夜,等金燕同志回来,我们一起商量着把这条新闻做好。”

    不管刚才有没有得罪过金燕,所有人都欢天喜地地回自己办公室,耐心地等待金燕记者凯旋归来。

    等车子驶离好远,金燕才平息了心情,她回过头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杜县长好!”

    杜建学点点头:“今晚的新闻做得很好,让你受委曲了。”

    金燕连忙说:“谢谢杜县长的夸奖,不委曲,不委曲。”

    金泽滔哈哈笑了:“金燕。我们现在去接好人余秋生,杜县长的意思是想就今晚这个新闻。好人要有好报这个主题,做个系列后续报道,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说罢,还悄悄地跟她眨了眨眼,这事在汽配厂的时候,两人就有过商量,但此时非彼时,当着杜县长的面,再提这个话题,就有考校的味道。

    金燕只觉得心扑通扑通地跳,从她扛上摄像机的第一天起,她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镜头就是自己的眼睛和大脑。

    通过镜头,她能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电视台女记者不少,但唯有她是既做文字,又扛摄像机的人,她一直梦想有一天,她能扛着摄像机,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

    能得到杜县长的肯定和赏识,这将离她的梦又近了一步,她小心翼翼地说:“杜县长,我是这样想的,好人余秋生后,应该再发掘一下浜海的好人好事,经济发展了,我们的生活改善了,但除了温饱外,我们还应该还有更高层次的追求,比如乐善好施,比如见义勇为。”

    “人都有祸福旦夕,都需要他人帮助,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句话,永远都不落后,我们的社会需要好人,好人需要有好报,这就是我们这个新闻的最jing髓最本质的内容。”

    金燕越说眼睛越亮,说到后面,早就抛弃了一开始的拘谨,变得神采飞扬。

    杜建华微笑着说:“想法很好,回去后,让电视台做份策划,浜海经济要发展,jing神文明也不能落后。”

    金泽滔附和说:“杜县长,jing神文明抓得好,也能抓出特sè,我们浜海现在正在创建全国卫生城市,城市干净了,人如果再干净了,也是一大亮点,客商一进浜海,就能感觉扑面而来的文化气息,感觉比只抓经济,一股铜臭味的城市要更吸引人,所以从这一点说,物质文明和jing神文明并不矛盾,而是互相促进的。”

    杜建学点点头,闭目沉思,金泽滔的话也侧面给他提供了一个思路。

    金泽滔悄悄跟金燕比划着大拇指,心里也为她暗暗高兴,杜县长都下了任务,可以想见,金燕今后在电视台的地位将水涨船高。

    金燕吐着猩红的舌头,那张有些普通的脸因为兴奋涨得通红,看上去分外的动人。

    余秋生站在拘留所的铁门外,还恍若如梦,迎着刺眼的铁门上的探照灯,木然地和刘俭局长等领导握手。

    各路领导流露着或真或假的笑容,娇小的金燕花蝴蝶般在人群中穿梭,忠实地录制着官场众生相。

    余秋生开始还有些不安,电视台都来了,难道事情已经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待他看到金泽滔笑吟吟地对他点头,他才明白,这些领导居然都是来接他回家的。

    余秋生在汽配厂干了一辈子,也从来没受过如此的礼遇,却是做梦都想不到,不当厂长,在拘留所呆着,反倒被人另眼相看。

    在他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刘俭局长,握着他的手轻声细语地问候,象是久别重逢的故人。

    只是他开口说的话,却差点没让他吓出心脏病来:“好人啊,好人,我代表调查组对你表示感谢,同时因为我们调查组工作方法粗糙,让你受委曲了,在此也一并表示歉意。”

    那天,余秋生上完厕所,经过公开橱窗的时候,就看到调查组处长破了鼻子,当时看他踉踉跄跄地往自己身上撞,出于保护自己,余秋生扶了他一把。

    最后弄得自己身上都是鼻血,他才喊了围观的工人去医护室取棉球,本意只是想清理一下自己。

    就这样自己居然稀里糊涂成了好人余秋生,余秋生以他大半生的人生阅历,都弄不清楚这唱的是哪出戏,这世道咋有些看不明白了。

    上午省局调查组赖上他的时候,他很配合地进了拘留所,他也不怕被冤枉,我余秋生骂了一辈子人,但就没动手打过人,君子能动手吗?

    刘俭局长和蔼可亲地握着余秋生的手不放,问长问短,余秋生却焦急地东张西望,金泽滔知道他在找寻什么,随手递过一包烟。

    余秋生美美地抽上一口,长长地吐气,骂了声娘,对柳鑫说:“住这里面什么都好,就是不能抽烟,这也太糟蹋人了。”

    柳鑫微笑以对,只是这口烟却正巧吐在刘俭的脸上,那股烟味夹杂着蒜味,熏得刘俭差点没吐出来。

    刘俭局长慌忙松手,却反被余秋生紧紧地抓着不放。

    余秋生过了烟瘾,又生龙活虎起来,晃荡着刘局长的手,大声说:“不感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下次碰到调查组领导撞鼻子,撞脑袋之类的,我还是要帮忙的。你们省领导就是太客气,大老远跑这里又是感谢,又是道歉的,真是太客气了。”

    金泽滔听得掩嘴偷笑,暴君余秋生还很有个xing的。

    刘俭局长侧着脸,屏着呼吸,生怕被余秋生的毒气熏到,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余秋生偏偏正面对着他说话,让他苦不堪言。

    任谁被拘留所关了一整天都会有火气,杜建学和颜悦sè地凑了上来,余秋生可以对刘俭耍赖,却不敢对县长发牢sāo,规规矩矩地表示了感谢。

    刘俭局长站一旁,脸sè是白一阵,青一阵,心里却是升腾起滔天邪火,眼角瞟了眼金泽滔,脑子里却琢磨着陈建华局长的嘱咐。

    汽配厂事件让省税务局非常被动,浜海征管法执法检查,时至今ri都没有取得实质xing进展,陈局长交代,务必在短时间内取得突破。

    力量不够,他已经通过省纪委的关系,请求永州地区纪委给予大力协助。

    刘俭局长能降尊纡贵亲自来迎接余秋生,也是尽快了结汽配厂事件,为下一步调查争取时间。

    至此,他都对调查组破鼻子处长诬赖余秋生一事深信不疑,却没想到自己的曾经亲信属下也是被冤枉的,只是打人凶手没有被正确指认罢了。

    回来路上,金泽滔借了柳鑫一辆jing车,亲自送金燕回家,金燕可是了结汽配厂事件的功臣。

    金燕是个急xing子,今天的事情绝不会留到明天,拍了片子,就火急火燎地想回台里加班做新闻。

    金泽滔却提议说:“回家美美地睡一觉,明天一定会神清气爽。”

    金燕不疑有他,迟疑了会儿,也从善如流。

    此后,两人都沉默着不说话,金燕侧脸看着正认真开车的金泽滔,忽然觉得有个人依靠还真不错,自己正是因为一路被他赏识,才逐渐地在县电视台站稳脚跟。

    今晚她从办公室离开时,只觉得心丧若死,脑里只有一个念头,最后一次为他做个新闻,就告别钟爱的新闻事业。(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