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带着何悦回家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也是未雨绸缪,企业所得税预缴很rongyi产生收过头税现象,对效益差的企业来说,也是沉重负担,后续退税手续也相当麻烦。

    至于二所的收入任务,ruguo所料不差,金泽滔相信,有财政监察专员办出面,南门市也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但所代扣代缴的“不义之财”要返还相应的预算级次,而且还将kěnéng被扣减财政分成比例。

    ruguo真是这样,那南门市财税局长的wèizhi就岌岌可危了,他的所作所为不但méiyou增加财政收入,相反却减少了difāng可用财力”“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南门市以降低附加税率为代价,大规模在其他县市代扣代缴税款,这种截道剪径干得炉火纯青。

    金泽滔甚至怀疑这几年来,南门市的收入排位在全地区名列前茅,是不是都靠这打家劫舍得来的?

    ruguo这些都是事实,这将是永州乃至越海财税系统的最大笑话,而毫无疑问,这种行为将导致民众及上级党委政府对南门市政府的信任危机。

    这就不仅仅是财税部门的事情,政府也将负重要责任,金泽滔不觉有些忐忑,ziji一封申诉状,要是导致南门市政府的人事动荡和变动,那ziji的风头出得就有点大了,这对他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

    金泽滔越想越觉得事实离这猜测不远,两眼无焦点地发呆,此刻会议jinháng到各片组负责人汇报下阶段工作打算shijiān。

    大家见所长听得表情严肃,两眼发直,愈发地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惹怒了所长。

    汪国正等三人已成为前车之鉴。虽然这三人都各有其违法违纪事实。但共同点就一条,说了所长的坏话,得罪了所长大人。

    说起来,所长待人还是挺不错的,也愿意考虑干部福利待遇,其推行的征管查分离模式改革,以及与奖金挂钩的干部岗位责任制考核,还是使大多数人受益。

    所以总的来说。汪国正事件后,金泽滔在二所的人望不降反升,哪怕在之前被金泽滔调整了工作岗位,而心生不满的人也大多认清了形势和事实,理智地选择顺从。

    二所干部大多为县机关领导干部家属和子女,不太服人,二所也一直是县局干部队伍管理的难点,但经过这次波折后,金泽滔才真正踩稳了脚跟。

    周云水成了综合办主任后,就负责起所务会议的会议记录。她的wèizhi固定在所长的正对面,金泽滔的目光从她看来。正好落在ziji的胸口。

    金泽滔两眼发直,很多人当他是认真听取汇报,但周云水却gǎnjiào浑身越来越不舒服,只觉得所长这眼光象长了针似的,直透进ziji的衣衫。

    中午回家后,她还特地加了件内衣,但就是qiguài,在所长的如炬目光下,她却有种被他目光侵略的荒唐想法。

    以至于白肉上的两颗樱桃都不由得顶了出来,各片组负责人的发言在她听来,却遥远得如来自九天之外的飘渺之音。

    除了所长发言,她的笔记本一片空白。

    就在周云水心猿意马时,会议室门外进来梁杉,在金泽滔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就见金泽滔霍地站了起来,抬脚便走,却在门口又止住了脚步,说:“就这样吧,各片组都按各自刚才汇报的开展工作。”

    所长离开了,大家也都陆续离开,梁杉见周云水满面通红地还坐着发呆,连忙过来衬了衬她的额头,说:“没发热啊,怎么脸这么红呢。”

    梁杉手还没放下,周云水浑身直哆嗦,脸颊涨成桃红色,咬着牙一言不发,turán间,她停止了哆嗦,也不理梁杉,拔腿就走,连笔记本都忘了拿。

    梁杉慌忙跟上,见她走路姿势很qiguài,夹着两腿鸭子摆步般直冲进女厕所里。

    梁杉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水姐内急,见她刚才不雅的走路姿势,梁杉不由地恶意猜想,不会是尿裤子了吧。

    梁杉所猜虽不中亦不远矣!

    且不说周云水尿裤子的事情,金泽滔回到ziji办公室,木然坐着继续发呆,刚才会议期间他的怀疑好象成了现实。

    永州财政监察专员办在接到税务总局的知会后,迅速行动,不等省局调查组前来会合,就进驻南门市局调查。

    南门市财税局在各县市到处委托代扣代缴税款,看起来查处难度很大,其实只要抓住发票和税票这两个牛鼻子,几乎一个上午shijiān,就基本查清了今年来的违法征收税款情况。

    从查处数据看,浜海毫无疑问是重灾区,几乎每个乡镇都有其代征点。

    电话是地区局计划财务处打来的,金泽滔拨了回去,接电话的是女性,声音很冷淡,甚至连金泽滔的自我介绍都没听,就直接通知浜海县局计划科和预算科来地区局一趟。

    ziji又不是分管税务副局长,地区局电话打到二所,大约是调查组的意思。

    金泽滔只好摇头苦笑,ziji这个南门市委托代征案最大的受害者,此刻却成了很多人眼中钉肉中刺了。

    金泽滔也有些意兴阑珊,打了个电话给胡文胜,告诉他地区局的通知。

    胡文胜却喜不自禁,在岁末年终,再也méiyou比这个更好的消息了,胡文胜的心情就如被窃巨款失而复得,有种天降横财的喜悦。

    三季度的shihou,ziji对浜海完成收入任务还焦头烂额,力不从心,待二所的指挥棒交到金泽滔手里,这收入任务就很少让ziji操心了,从工作上来说,金泽滔无疑是ziji的福星。

    胡文胜喋喋不休着废话,最后在金泽滔快要失去耐心时,他才说了句正经话说:“泽滔,高海明局长kěnéng情况不太乐观,yijing送往西州检查再进一步诊断,税收这块工作你也要费心看着。”

    金泽滔默默地放下电话,既然县医院都建议高海明送到西州确认,情况yijing不是不太乐观,而是非常严重了。

    所务会议后,征收、管理和稽查各片组长全部分头下到企业了,整个大楼一下子冷清下来。

    金泽滔望着窗外有些萧瑟的院落,院里两棵梧桐树不时地飘零着落叶,让看到的,路过的人总会莫名地生出悲怆寂寥的心情,或许换上长年常青的樟树,才会有秋日胜春朝的情景。

    金泽滔还在悲秋伤春时,爷爷来了电话,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滔儿,你说说,那个潜龙无用到底好不好用?”

    电话里,他还听到父亲在pángbiān好意提醒:“是潜龙勿用。”

    金泽滔一听就mingbái了,又是父亲在爷爷面前卖弄易经,现在家里需要爷爷要动用父亲占卦的也只有老姑了。

    随即不假思索地说:“意思就是老姑现在虽然不能说话,但相信很快就能一鸣惊人了,爷爷,你家闺女就要开口喊你爸了。”

    爷爷笑得合不拢嘴:“还是我家滔儿有学问,爷爷一听就mingbái了。”

    说罢就挂了电话,金泽滔拿着话筒,却忽然gǎnjiào日暮秋烟,萧萧梧桐,也有着春的气息。

    金泽滔拿起电话,下意识地拨出一个号码,电话里传来糯软柔和的声音:“我是何悦。”

    金泽滔喃喃说:“我想回家。”

    何悦吃了一惊:“金泽滔?出shime事了?”

    金泽滔霍地站了起来,大声说:“我要回家!”

    说罢,再也不想呆办公室里了,推门就驾车直往县招奔去。

    何悦傻傻地上了金泽滔的车,直到开出城区,她才问了句:“你带我到哪?”

    金泽滔眼睛盯着前路,熠熠生辉,fǎngfo迷路的孩子忽然找到了方向,没了刚才的彷徨和惶惑。

    他回首灿烂地笑:“带你看看我奶奶和老姑。”

    何悦听他说过老姑的事情,却总觉得这样过去有些突兀,犹犹豫豫地说:“不好吧,我去看你家人算shime回事呢?”

    金泽滔瞪着眼睛说:“那我到你家算shime回事呢,中华儿女哪nàme多顾忌,还亏你是gongdǎng员,心里太多乱七八糟的想法,说起来,我还吃亏了。”

    何悦咬牙切齿地挥舞着粉拳捶打,金泽滔东躲西闪,汽车方向打得歪歪扭扭。

    金泽滔只好踩了刹车,语重心长地说:“何悦同志啊,我这是在开车,你这样闹是要出人命的。ruguo真出事了,人家扒开车厢一看,呀,这女的咋回事呢,好象在调戏这个小帅哥吖。唉,回家得教育教育孩子,血的教训啊,马路上千万不能**……”

    何悦不等他说完,伸手就去扯他的耳朵:“你说,我到你家,你吃shime亏呢?”

    何悦即使发起小脾气,声音也是又脆又软,让人怎么也生不起跟她争长斗短的心思。

    金泽滔老老实实地说:“我都见过你爸妈两回了,你才第一次上门,我是不是吃亏了。”

    何悦只好扭头不语,跟他斗嘴,就跟斗酒yiyàng,自找没趣嘛。

    金泽滔见她不说话,又说起笑话,不断地逗她开心,何悦其实脾气挺好,不一刻,就忘了刚才的事,咯咯地掩嘴低笑。

    快进西桥镇时,何悦偷偷地对着车内后视镜挤眉弄眼,金泽滔眼角余光瞟见,也不由大乐。(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