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老姑的心思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何悦低头柔声说:“若你真觉得我委曲,就不要老和我斗嘴,以后对我好点。”

    金泽滔脱口而出:“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何悦看着金泽滔,却又扭头看向另一侧,眨巴着好看的眼睛,也不zhidào心里想着shime。

    待两人进入饭厅时,才发现在家的叔伯亲人都来了,大家围着何悦问长问短,问寒问暖,却把金泽滔晾在一边”“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好不rongyi寒暄完毕,爷爷大刀阔斧地坐在上首,拉着金泽滔和何悦在ziji身边坐下,大家也都陆续就座。

    还未等爷爷开口说话,小洋下班回家了。

    小洋一身西装革履,很有风度,他现在管理着西桥绣服工贸公司和砂洗厂,举手投足也都有了企业主管的气度。

    先招呼了声哥,然后母亲就在小洋耳语了几句,小洋对着何悦很有礼貌地招呼说:“嫂子好!”

    何悦让金泽滔的长辈围观,还能从容应对,但这一声嫂子却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金泽滔哈哈笑着站了起来,说:“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同事,何悦。”

    何悦一边用手拧着他的腿,一边微笑着点头。

    金泽滔先介绍了爷爷和奶奶,对这两位老人家,何悦也不敢怠慢,只好站了起来。

    金泽滔低声说:“你就随我叫,我叫shime,你就称呼shime。”

    何悦家里人际guānxi简单,没nàme多亲属,一下子让她招呼这么多长辈。何悦也有些为难。

    幸好金泽滔pángbiān提了个醒。她欠身招呼说:“爷爷奶奶好!”

    两位老人家乐得只管张大嘴巴嗬嗬地笑。都忘了回话,pángbiān母亲捅了捅奶奶,奶奶这才回过神来说:“小悦宝贝儿乖!”

    何悦刚才被奶奶抚摸,不zhidào说了多少句心肝肉宝贝肉,都yijing麻木了。

    奶奶颤巍巍地从怀里摸索了好久,才摸出一个红包,抖抖索索地递了过来:“宝贝儿,以后要是滔儿欺负着你。你告诉奶奶,奶奶教训他。”

    何悦犹豫地看了金泽滔一眼,金泽滔低声说:“这是我们这里的风俗,长辈的红包不接可不吉利。”

    何悦只好只好收下,柔声轻气地说:“谢谢奶奶!”奶奶就开心地笑。

    金泽滔又介绍了叔叔、婶婶、伯母和两个堂弟,何悦又收了两个大红包。

    最后介绍到父母,说:“这是爸爸,妈妈。”

    何悦都叫顺溜了,接口称呼:“爸爸,妈妈好!”

    一待叫完。却觉得这称呼实在不合适,又羞又急。垂着头一声不吭,一脚跺在金泽滔的脚背上,还狠狠地碾了几下,直疼得金泽滔呵呵倒吸凉气。

    母亲嗔怪地看了金泽滔一眼,拉着何悦的手说:“小滔就是个捉狭鬼,你可别理他,叫阿姨就行。”

    转头狠狠地瞪着金泽滔说:“小悦第一次上门,可不许欺负她,人家姑娘面薄,多来几次才能喊习惯嘛。”

    金泽滔连忙低头认错,说:“是,是,一定让小悦多来几次,这样才能叫得习惯,叫得心悦诚服。”

    这母子俩说得都很诚恳,却似乎并不以为她喊爸妈有shime不对。

    何悦脸上红晕浓得能滴出水来,绞着两手,有些不知所措,

    爷爷见气氛尴尬,连忙招呼开餐,何悦垂着头坐了回去,却不料,对于何悦来说,苦难才刚刚开始。

    何悦还没伸出筷子,面前的菜碟yijing让奶奶等长辈,满满当当地夹满了菜,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菜碟,何悦傻了眼。

    金泽滔低声说:“长辈赐,不敢辞,你得努力吃下去。”

    何悦一边努力吃菜,一边用脚踩金泽滔,幸好她今天穿的是平低鞋,要是穿了高跟,金泽滔的脚估计明天就踩不了油门。

    何悦很用功地消灭眼前的菜肴,但只要稍微低下去,就有人给重新填上,看事不可为,她只好放弃了这种徒劳无功的努力,捡好吃的吃吧,不过这菜烧得还真是入味。

    最后,何悦吃得小肚子凸了出来,坐着都嫌累,大家才算罢了筷子。

    在爷爷他们眼里,何悦是第一个上门的孙媳妇,那是一定要盛情款待的。

    在何悦心里,以后打死她也不来金家大宅院了,太折磨人了,更不敢在金家留饭,那真是要出人命的。

    在金泽滔看来,大家庭围着大圆桌,边吃饭边谈天说地,这种其乐融融的用餐环境,是他上辈子孜孜以求而不可得的,他如何能不珍惜?

    用罢晚餐,撤了碗筷,每人都泡了杯茶。老姑也在楼上用好了晚饭,爸爸和叔叔抬着老姑下楼,大家七手八脚地一起帮忙让老姑在躺椅上躺下。

    老姑望着金泽滔呀呀地叫,金泽滔搬了张小板凳在老姑身边坐下,老姑紧紧地抓着金泽滔的手不放。

    爷爷慈祥地看着老姑,说:“花囡囡也回家了,现在我们家算是圆满了,可惜了姑爷。”

    老姑失踪二十来年,一家人对这个拐跑老姑的姑爷怨念颇深,只是后来在得悉详情后,才逐渐接受了这个从未谋面的姑爷。

    大家都有些黯然,老姑就默默流泪,大家也陪着感叹了一番,但总归对这姑爷缺乏认同,七嘴八舌地安慰着老姑要放宽心,两个儿女都yijing长大成才,也算是圆满了。

    婶婶开始教育小忠,要他向雨亭、念西两人学习,做个好学生,将来考个好大学,我们金家出人才,你可别让人瞧扁了。

    小忠低着头咬牙切齿表示,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绝不辜负家里人的期望。

    老姑拉扯着金泽滔的手,呀呀地叫,金泽滔侧耳细听,fǎngfo很用功地去辨别她的意思。

    只有何悦zhidào,他在用心体验老姑的喜怒哀乐,他在化身老姑准备自问自答,自言自语。

    这一瞬间,她忘记了刚才的羞涩,忘记了刚发下打死她也不来金家的狠心,只隐约觉得在这亲情、血肉之情浓密得化不开的家庭里,应该有ziji的wèizhi。

    老姑咿呀完了,热切地看着金泽滔。

    金泽滔抚摸着老姑蜷曲的手指,她的手指功能还在恢复中,也许不久,她就可以试着用笔和他人交流了。

    爷爷等人都巴巴地看着ziji解读老姑的呀呀学语,金泽滔捏着老姑的手说:“老姑啊,现在不急,等有一天,你能走能跑,能说话了,我们一家人都去,风风光光地把姑丈迎回家,在我们大宅院的后山,找块好地,这样你逢年过节,就可以和姑丈说说话了,你说好不好?”

    老姑泪水就扑簌簌地往下流,用那支纤细得筷子yiyàng的胳膊,支撑起身子,却把那张瘦脸贴在金泽滔的脸上,不住地摩挲着。

    金泽滔也是泪水长流,紧紧地抱着老姑,脸贴脸,这一刻,金泽滔却gǎnjiàoziji和老姑的心,是那样的贴近,fǎngfo从未远离,两人脸上都沾满泪水,也不zhidào是谁的泪。

    奶奶撕心裂肺地哭:“花囡囡啊,娘笨,听不mingbái你这几天都说shime,只看到你不住地流泪,不停的伤心,娘的心都快碎了。”

    大家这才mingbái,原来奶奶这几天沉默寡言,却是因为听不mingbái老姑的心思才变得深沉的。

    爷爷抹着泪水说:“花囡囡,是爸缺心眼,没猜着你的心思,明天,就明天,我亲自去给姑爷找块好地,你就别伤心了哦。”

    其他人也都抹泪恸哭,何悦嘤嘤低泣,却也紧紧地抱着金泽滔的头,只觉得这天下再也méiyou比金泽滔更贴心的男人了。

    他说过,只要在意一个人,就能做到连上帝都做不到的事情。

    他连老姑的心思都能琢磨透彻,他能琢磨透上帝的心思吗?何悦脑海里浮上一个人影,一shijiān心乱如麻。

    那天晚上,何悦睡在金泽滔的卧室里,卷着刚浆洗过,还散发着阳光气息的棉被,嗅着农村特有的混合着泥腥的草木芳香,却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金泽滔告别了家人,告别了依依不舍的老姑和奶奶,母亲拉着何悦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嘱咐着有空就要回家看看,何悦掩着不断打着呵欠的小嘴,却难以掩饰眉宇间流露着的困惑和惶恐。

    待车子出了镇区,金泽滔将车停在路旁,关切地看着何悦说:“不会是昨晚紧张地一夜睡不着觉了吧?”

    何悦看着金泽滔那双纯粹得如初生婴儿般的眼瞳,实在生不起兴师问罪的恼怒,她不敢看他的眼睛,扭头将视线移向窗外,摇头说:“不关你的事,是我ziji想了一些旧事。”

    金泽滔却忽然问:“你心里面有人?”

    何悦不自然地躲闪着他灼灼的眼光,却象小孩偷吃糖果被家长发现了似的慌乱。

    金泽滔默默地发动汽车继续往永州赶,两人都默不作声,车厢里气氛有些沉闷。

    何悦低垂着眼帘,说:“三年前,我去过英国,参加一个为期九个月的短训班,这事你zhidào。你不zhidào的是,在那里,碰到一个留学生。”

    那个留学生是台湾的,两人同在一个校区学习生活,在学校一个华人联谊会上认识,当时只觉得很谈得来,一来二往,两人渐渐地都有些意思。

    但相互都顾忌对方的身份,谁也不敢先提出来,何悦的短训期很快结束,最后分别时,两人约定,就让shijiān来检验彼此的感情,ruguo合适,三年后再相会。

    今年是三年之约的最后一年。(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