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暗访喜贵批发部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吐槽几句:想要眼不见为净,可每天还是要更新上传,看着这数据就眼痛,翻到vip上传页面就肚子痛,唉,要是能不进书页就能上传,那该多好,至少眼不见,心不烦!)

    难怪何悦méiyou对象,méiyou恋爱,méiyou婚姻,难怪何父何母从来méiyou在他面前提过有关恋爱的事,却是一直默许甚至鼓励ziji和何悦交往。

    何悦说完了ziji的事情,fǎngfo一块重石落地,看着金泽滔,柔柔地说:“你méiyou找女朋友吗?”

    金泽滔迟疑了会儿,说:“有一个在谈”“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何悦扭头看向车外,不知在想些shime,声音有些飘忽:“没带她回过家吗?”

    金泽滔说:“méiyou。”

    张晚晴心里面有很深的负罪感,总觉得ziji是个不祥之人,父母早早离世,唯一的亲人奶奶没等她成年就去世了,连村里唯一还关心着ziji的邻居一家,也都先后离奇辞世。

    村里有人甚至传言,张晚晴是天煞孤星,凡是和她亲近的人都要迟早要被克死,命中注定要孤独一生。

    她深爱着金泽滔,却不愿跟他有着更进一步的guānxi,她只想站在幕后,默默地注视着他挥洒长袖,纵横驰骋。

    她是个固执而又有坚持的女人,无论金泽滔怎么劝说,她都坚持把ziji隐在身后。

    金泽滔记着她的好,她的爱和她的爱人日记,他试着去溶解她内心shijiè的坚冰。

    张晚晴流着泪说,她yijing很满足。做我的男人就够了。我yijing死而无憾。

    金泽滔和何悦都各想着ziji的心事。在车子进了南门市区后,金泽滔掏出一份文件,递于何悦。

    文件记录的是浜海酒厂销售公司税务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单从记录纸上寥寥几笔进销货,何悦凭着她扎实的财税业务功底,和敏感的纪检干部专业嗅觉,她就可以断定这家销售公司存在很大问题。

    金泽滔把酒厂的情况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说:“等会儿。我想看看南门市喜贵批发部,从初步检查情况看,我们很怀疑这家批发部,是浜海酒厂转移国有资产的大本营。”

    何悦眉头拧成结,看着金泽滔说:“浜海酒厂ruguo是个漏斗,那它的销售公司就是漏斗颈,而最终这家喜贵批发部就是经过过滤后的盛器了,浜海酒厂的效益méiyou留在漏斗里,而都流向这家批发部了。”

    金泽滔沉默了一会,说:“先看看吧。浜海酒厂厂长任命还需地区同意,所以严格来说。我们浜海还无权查处,更不用说我们财税部门了。”

    何悦犹豫了一下,把这份文件装进ziji的公文包,说:“一起看看吧。”

    金泽滔也méiyou废话,驱车直奔喜贵批发部,喜贵糖烟酒批发部坐落在南门市最繁华的中心大街,门面很气派,往里面望去,装修考究,富丽堂皇。

    金泽滔将车停在门口,人还没下车,批发部门脸里窜出一妙龄女郎,对着金泽滔毕恭毕敬地弯腰致意:“欢迎老板光临!”

    金泽滔看得目瞪口呆,现在类似的商业店面,tèbié是一些紧俏商品的零售批发商店,很少有这样站门口的迎宾小姐,不觉对这尚未进门的喜贵批发部刮目相看。

    其实金泽滔也是高看了这家批发部,批发部实施的是多销多得的工资制度,批发部门厅也就三四个服务员在接待客户。

    正巧这位服务员没人理会,又看到金泽滔驾着小车来的,就认定他是大老板,才让金泽滔gǎnjiào意外。

    服务员领着金泽滔和何悦看了门厅陈列的样品,金泽滔粗粗一看,几乎永州地区生产的副食产品都有代理,而且从服务员介绍中了解到,有些产品甚至要比生产厂家的出厂价都还要低廉。

    金泽滔慢慢地逛至酒类柜台,这里陈列的浜海酒厂生产的产品门类齐全,甚至都有些在浜海本地断销的十年陈,二十年陈糟烧。

    金泽滔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金色名片,递于服务小姐说:“你们永州的糟烧白酒市场潜力很大,我希望和你们老板谈谈。”

    服务小姐一看这张名片,就先被龙飞凤舞的手写签名镇住了,名字下面是一大串的头衔,第一个就是越海环球酒类进出口公司白酒部经理。

    现在盛行名片交流,名片几乎等同于八十年代的介绍信,新世纪后的身份证,只是后来名片滥发,各种经理、总经理、董事长满天飞,才逐渐淡出商务交往。

    服务小姐匆匆地到里面打了个电话,又重新换了两杯茶,才歉意地说:“两位老板稍候,我们老板mǎshàng就过来。”

    金泽滔一边饮茶,一边打量起营业厅的布置,不时地发着啧啧的声音,也不zhidào是褒还是贬。

    何悦还是第一次做这微服私访的勾当,心里既紧张,又不安,在她眼里,凡是贪桩枉法的人都是穷凶极恶之徒,ziji这么做,会不会打草惊蛇。

    只是看金泽滔轻松惬意,不以为然的模样,不禁心里有气,低声说:“你zhidàoziji在干吗?”

    金泽滔漫不经心地说:“zhidào啊,我现在是环球公司的经理,来这里谈笔大生意,现在正等着他们老板。”

    何悦抓着金泽滔的手说:“要不,我们先撤吧,呆这里浑身不舒坦。”

    金泽滔呵呵笑说:“不用紧张,等会看我说就行了,纪检干部要学会面对形形色色的人,要善于和各种千奇百怪的人打交道,纪委办案不能总躲审理室里闭门办案。”

    两人说话间,门厅外吱地停住一辆白色小车,车主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里面穿着件米huángsè休闲西装,外面套着件奶huángsè竖领风衣,寒风一吹,衣襟飘飘,倒有点飘逸脱尘的味道。

    服务员小姐恭敬地恭请风衣男入内,领到金泽滔跟前,说:“金老板,这是我们公司总经理,陈喜贵。”

    金泽滔哑然失笑,难怪批发部的名字这么俗不可耐,原来是风衣男的大名。

    金泽滔站了起来,热情地握着风衣男的手,还大幅度地zuoyou摇摆,令得风衣男陈喜贵都有点不知所措。

    金泽滔摇着手边说:“陈总,大名久闻啊,在西州就听说了喜贵批发部是永州品类最齐全,价格最实惠的酒类批发部,还听说陈总在永州很吃得开,人脉深厚,神勇广大,朋友还建议,ruguo我们环球公司要经销永州产的白酒,非得找陈总不可。”

    陈喜贵让金泽滔的热情好客弄得一愣一愣的,正想开口说话,金泽滔拍了拍额头,摸出一张烫金名片,说:“鄙人姓金,金涛就是鄙人,忝为环球进出口公司白酒部经理,专门经销国内知名白酒,不要说越海,就是全国,论起白酒销售,鄙人也是少有名气的。”

    陈喜贵接过名片仔细看过,态度比刚才热情许多,小心地珍藏起名片,又重新握上金泽滔的手说:“金经理,做酒类生意的谁不zhidào你金经理,业内翘楚,商家大腕,久仰久仰!”

    陈喜贵也递过ziji的名片,看着手中仿宋体印刷的名片,虽然工整却毫无特色,金泽滔脸上浮起哂笑,却随即收起,但就是这丝讥笑还是让陈喜贵看个真切。

    陈喜贵心里也不免有些恼羞成怒,狠下决心,非要设计一张让人耳目一新的名片不可。

    何悦看着眼前这两个男人,泛着虚假的笑容,说着虚伪的套话,带着虚浮的光环,jinháng着虚幻的交易,心里却浮起qiguài的念头,难道金泽滔真做过白酒经销商,怎么看都象个久历商场的滑不溜秋的生意人。

    金泽滔收起名片,说:“陈总,鄙人这次主要是考察永州白酒的生产经营情况,环球公司需要进一步拓宽国内白酒进货渠道,也需要更多,更有实力的白酒供销商能加入这个大家庭,浜海糟烧酒,我们白酒部一致认为该品牌白酒潜力巨大,前景广阔。”

    金泽滔说到这里就闭口不言,陈喜贵却兴奋得直打摆子,要是能加入这个队伍,成为这家环球进出口公司的供货商,毫无疑问,这对ziji来说将是一次重大机遇。

    陈喜贵眼珠一转,说:“不知金总有méiyou安置下来,ruguoméiyou,给喜贵一个机会,先安顿下来,中午我们再边吃边聊?”

    金泽滔沉吟了会儿,答应了他的要求,陈喜贵亲自打电话给金泽滔两人登记了两个高级商务房间,陈喜贵放下电话,两人骤然间都gǎnjiào亲近了不少。

    接下来,两人就谈天说地,话题主要围绕全国品牌白酒,说到后来,金泽滔忽然说:“听说浜海糟烧还有超过四十年陈的洞藏精品,以陈总的广大神通,想必一定有办法弄到。”

    超过四十年陈的洞藏老烧,那yijing不是酒,都成文物了,基本上也是解放前酿制,按传统工艺窖藏的陈酿,其文化价值远高于其物质价值。

    陈喜贵迟疑了会儿,面露钦佩说:“金经理果然是白酒通,连我们浜海酒厂的洞藏老烧都知之甚详,很多土生土长的浜海人甚至都不zhidào浜海糟烧还有洞藏酒。说起超四十年的洞藏精品老烧,我手头倒有件四十五年的洞藏老烧,不过价值不菲。”

    金泽滔大喜,居然还真有四十五年陈的洞藏酒,别看四十年和四十五年仅五年之差,却是两个时代,两种酿制方法和洞藏工艺,其价值不是以道里计。(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