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推倒之选择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正主儿早就在了,现在只不过将她变成身边人。)

    陈喜贵试着报了一个价格,金泽滔当即从包里掏出三扎万元大炒,眼都不眨直接掷于桌上,其一掷千金,挥金如土的富豪派头顿时镇住了陈喜贵。

    金泽滔却zhidào这件四十五年的洞藏老烧kěnéng是孤品,甚至是绝品,不用十年,这件孤品,将万金难求。

    金泽滔这个shihou提起四十年上洞藏老烧,绝不是心血来潮,一方面他确实喜欢精品洞藏老烧,这家喜贵批发部kěnéng就是唯一还能找到存世品的公司”“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另一方面,他也为了寻求和陈喜贵更深层次的合作。

    陈喜贵卖的虽然是酒,但在他眼中,酒就是钱,除此之外,四十五年的洞藏老烧和普通老烧没shime区别。

    他咬着牙开了个他自认为高不可攀的价格,也是想借此试水,这位自称在全国白酒销售都小有名气的,环球公司白酒部经理是不是真有实力和ziji合作。

    一件四十五年陈的老烧,让两人都各得其所,皆大欢喜。

    之后,两人就围绕着浜海糟烧酒价格问题展开唇枪舌剑,最后,金泽滔代表环球公司和喜贵批发部草签了一份供货协议,首批先发一千件老烧酒试销。

    金泽滔借口要尽早铺货,婉言谢绝了陈喜贵的热情挽留,只是走出批发部门厅时,金泽滔问了一句:“陈总,冒昧问一句,说实话。这个价格ruguo按当前的生产成本计算。酒厂甚至是亏本的。你们批发部能拿到这批货吗,另外批发部还能有利润吗?”

    陈喜贵打着哈哈说:“这个就不用金经理操心,为了我们第一笔交易,为了友谊,就是亏本我们也要和贵公司做成这笔生意。”

    金泽滔也méiyou再多问,但看陈喜贵的神态,这笔一千件的老烧酒,批发部不是méiyou利润。ruguo估计不错,利润还非常可观。

    坐上车子,金泽滔啪地把这张供货合同拍在车厢窗台上:“按照这个价格,浜海酒厂甚至连成本都收不回去,ruguo再考虑喜贵批发部的利润,浜海酒厂要做成这笔生意,至少亏本十个点以上,这个酒厂成了喜贵批发部的免费加工厂和取款机。”

    何悦说:“这十个点亏损,就不明不白地流进个人腰包,ruguo考虑酒厂正常利润。国有资产流失达十五个点以上。”

    金泽滔只能以胆大妄为来形容这群国之蠹虫,民之大贼。看着金泽滔平静得让人害怕的眼睛,何悦担心地说:“这一切,都不成为证据,我们也不zhidào浜海酒厂到底烂到何种程度,涉及到shime,即便永州要想查处酒厂,也需要地委批准,所以你不要gdong。”

    金泽滔挥挥手,说:“不说酒厂了,先送你回家吧。”

    何悦默默点头,金泽滔将她送到地委家属院大门,何悦迟疑地问了一句:“不上来坐坐?”

    金泽滔摇了摇头说:“不了。”

    看着绝尘而去的金泽滔,何悦忽然有种落泪的gdong,或许,他这一去,将愈行愈远,难道我的坚持是错误的?

    若干年后,当彼此都成为对方的回忆时,ziji是否会无怨无悔?

    何悦失魂落魄地回了家,却一头扎进卧室的床上,昨晚的种种难堪的,羞涩的,快乐的,悲伤的遭遇,一幕幕浮上心头,历历在目,只是人还未远离,ziji就开始回忆。

    直到吃饭shihou,母亲前来叫门,ziji才恍然一惊,枕席边,不知shimeshihou泪水竟打湿了枕巾。

    何母大惊说:“小悦,你这是怎么了?”

    何悦抱着母亲啜泣:“昨晚我跟金泽滔回了他家。”

    何母面色时阴时晴,似担心似高兴,低声问:“你**与他了?”

    何悦脸红似霞,捶打着何母:“妈!你怎么能nàme问呢?”

    何母拍着何悦的手说:“傻孩子,农村更讲究进门的规矩,人家都愿意带你进家门了,那就是人家认定你了。小滔是个好小伙,勤快能干,好学上进,老实本份,为人谦虚。你可千万不能再错过了。”

    从英国短训班回来后,何悦就没再和其他男孩亲近过,给她介绍对象,她不是避而不见,就是借故推辞,一直耽搁至今仍单身一人。

    何悦的终身大事都快成了两老的心病,何悦不急,两老着急了,两老中年得女,那真是宝贝得不得了,女儿长相甜美,性格柔和,本以为追者如云,从者如雨,根本不用担心嫁不出去。

    何悦别的没让两老操心过,结果本以为最不用操心的个人问题反而成了大问题。

    但何悦就是不缓不急,不紧不慢,直到有一天,她带着一个男孩上医院看望生病的何军,何母如何能不喜,金泽滔也是忠厚老实,有问必答,工作家庭上的事情,无论巨细都不隐瞒。

    那副憨厚腼腆的清秀模样,几乎让何母就认定这是女儿的良配。

    何悦对母亲的评价腹诽不已,勤快能干,好学上进或许有,但说到老实本份,为人谦虚,却实在相距甚远。

    不过想到金泽滔说过,只要在意一个人,用心体验对方,就能猜测对方的心思,以他的精明和妖孽般的情绪触角,怎么会不mingbái爸妈的心思,难道他早就对ziji有所图?

    想到这里,心里不觉又是甜蜜,又是悲伤,忍不住垂泪饮泣。

    何母见她只是落泪,也不言语,更是着急,长这么大,甚少见到女儿有流泪的shihou,她少有大志,性情跟她爸爸yiyàng,刚强倔强,向不服输。

    她有些手忙脚乱地安慰:“乖女儿,别哭了,有shime心事跟妈说,小滔哪difāng欺负你了,你跟妈说,妈教训她。”

    妈妈说话的口吻和她曾叫过妈妈的金母是一个样,都是金泽滔欺负ziji,她们教训他。

    昨晚的尴尬现在回想起来,却是nàme的温馨。

    何悦黯然摇头:“那倒méiyou,我刚才让他上来坐坐,他拒绝了。”

    何母担心地问:“难道是他家人不待见你?”

    想到金家七姨八姑的热情,当时ziji还发了狠心,打死也不去他家了,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可现在想起来,却fǎngfo发生在很久远的从前。

    何悦摇了摇头,何母嗔怪说:“那一定是你的问题,你这孩子shime都好,就是喜欢钻牛角尖,不会迁就人,小两口几句口角,这很正常,小滔这么本份的孩子,你可不许欺负他了。”

    何悦只觉悲从中来,我一直被他欺负,哪欺负他了,连最疼ziji的妈妈都不理解ziji了。

    何悦低着头说:“我都跟他说了英国短训班的事。”

    何母叹气:“说了也好,免得小滔以后zhidào了,反成了心魔,小悦啊,你得做出决定了,台湾人的事,你爸是坚决不同意的,妈也不赞同,妈zhidào你心里苦,可你觉得这现实吗?”

    何悦掩面拼命摇头:“你别问我,我也不zhidào,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何悦一向争强好胜,自成年后,从未在父母面前这般软弱无助过。

    何母又心疼又担忧,抱着何悦说:“小悦啊,你问问ziji的心,你再设身处地替小涛想想,你要是等三年之约期满后再作出抉择,那时,小滔会是怎样想的?”

    何母的发问,让何悦更是心慌意乱,她闭上眼睛试着按照金泽滔说的,ruguo你在意一个人,就体验他的喜怒哀乐,你就会zhidào对方的心思。

    我真的在意那段昙花一现的情感吗?那时,我作好准备了吗?

    她脑海中渐渐地浮出一个影子,一直以来,这个影子就象个符号,她以为是爱情的符号,但现在她却gǎnjiào那个影子更象桎梏,使她困顿,令她困惑了三年的桎梏。

    影子渐渐地清晰,让她又惊又怕的是这个清晰的影子却全变成金泽滔的模样。

    至于那人的面容,她很努力地去回想,却始终是模糊不清的。也许他只是在她身边短暂停顿的过客,两人相向而行,其实擦肩而过后,两人只会越走越远。

    她终于mingbái,她一直坚守的三年爱情之约,不是某个人,而是某种期望,对爱情的期望。

    而ziji对三年之约的坚持,对金泽滔来说,那就是残酷了。

    很多人初识金泽滔,总以为他谦虚谨慎,其实她zhidào他是个骄傲的人。

    一个骄傲的男人是不屑于成为别人选择后的选择。

    想到这儿,她有些慌了,她zhidàuo这个shihou,不能作出正确的决定,她将一辈子与他,与爱情失之交臂。

    何母看她有些苍白的脸,心疼道:“打个电话吧,你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都在家门口了,也不殷勤留客,算了,我ziji打电话吧。”

    说罢,就给金泽滔拨了个号码。

    何悦吃吃地指着何母:“你怎么会有他的号码?”但随即恍然大悟:“原来那次上门是你让他过来的。”

    何母瞪了她一眼:“按你温温吞吞的性子,猴年马月也带不回家认门。”

    不一刻,电话就回了,何母笑眯眯地说:“小滔,你这孩子咋nàme生分呢,都到家门口了,也不进来坐坐,阿姨可要生气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