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推倒之姑爷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却说金泽滔别了何悦,心里无依无靠,gǎnjiào空落落的。

    人家都说了,和她的台湾男友的三年之约,再有几周,就三年期满。

    严格来说,何悦其实是第一个让他心仪的女孩,声音糯柔,五官精致,言行举止都极有军人气质,脾性柔和,但柔里有刚,向不服输。

    两人断断续续也有一年多的交往,ziji可是连她父母都见过两回,尽管彼此之间的guānxi两人都méiyou挑明,但在他的心目中,何悦实为ziji的良配”“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张晚晴因为她自身的原因,尽管彼此情投意合,但也只能隐于幕后。

    至于王雁冰,性情都尚未定型,种种遭遇纠缠在一起,才会对ziji眷恋,而这种情感应该是恩大于情,但bijing感激和感情是两回事,或许过个三五年就烟消云散。

    唯有何悦,除比ziji大了几岁,无论外貌性格,家庭职业,都是ziji未来家庭主妇不二的选择。

    可是何悦的选择却令他有些心灰意冷,或许她和那个台湾佬并méiyou擦出火花,只是少年男女朦胧的好感,她恪于约定,坚守三年,这是她的脾性所致。

    金泽滔心里胡思乱想着安慰着ziji,但ruguo何悦真的要坚守这三年之誓,在元旦后作出最后选择,无论她作出怎样的选择,金泽滔都会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金泽滔也有ziji的骄傲,他不是别人选择后的选择,他不是选择题中的a或b。他是独一无二的金泽滔。

    待金泽滔回过神来的shihou。车子yijing停在基本完工的海鲜码头酒店永州店。

    永州店是一片古民居。对这片民居的改造,主要采取修修补补的方法,不动大手术,不拆后重建,尽量保持古建的原汁原味。

    现在正在附属建筑和空地绿化的扫尾工作,室内装饰也陆续jinháng,古建保护比推倒重建甚至更费钱,但金泽滔还是坚持保护了这片民居。

    若干年后。当人们物质生活改善了,就要追求更高的jingshén财富,各种寻根问祖,修谱立志之举会大行其道,考据引典后也许会发现,追溯历史,这片古民宅或许就是永州古郡府的发祥地。

    这里现在是酒店,以后或许就是博物馆。

    金泽滔坐在车里,却想着未来的事。

    正在这时,传呼机响了起来。金泽滔一看号码是何悦家的宅电,心里一喜。或许何悦作出决定了。

    金泽滔回了传呼,却是何母接的电话,何母为人和善,待人热情,对金泽滔犹如子侄一般的爱护,金泽滔犹豫着说:“阿姨,我现在真过不来。”

    何母没说话,何悦抢过电话,吃了火药似地说:“给你半个小时,过时不候!”说罢就挂了电话。

    金泽滔瞪着传来嘟嘟肓音的话筒发呆,这好象不是何悦的性格,对外人,她向来温和柔顺,慢声细语,敢用这种语气和ziji说话,那她的选择就不当ziji是外人了。

    他心里喜悦,面上沉静安详,他也没撒谎,现在还真过不来,在他打电话的办公桌前,朱小敏、柳鑫和程真金三人一字排开,虎视眈眈地瞪着ziji。

    金泽滔在永州店门外发呆的shihou,程真金先看到他。

    程真金现在洗尽铅华,没了那股子暴发户的铜臭味,倒也人模人样,现在他是东源集团下属的建筑工程公司副总经理。

    永州店的绿化和地面附属建筑都是程真金的工程队做的,程真金不zhidào金泽滔就是东源集团实质上的老板,但他zhidào金泽滔是浜海产业办的老板,管着全县即将铺开的滩涂开发改造项目。

    这可是ziji名符其实的金主,程真金及其工程队现在日子好过了,东源集团旗下的工程项目就够他忙碌的了,但他更渴望能为集团创造财富,而不是做东源集团的寄生虫。

    他居然在永州店的工地门口看到金泽滔,这种意外惊喜,让他瞪着金泽滔的眼睛多了几分期望。

    金泽滔不能跟他明说,只好含糊道:“程经理,你的事我yijing有考虑,到时产业办会通知你的。”

    程真金欢天喜地地走了。

    对于柳鑫和朱小敏同时出现ziji眼前,金泽滔用后脑勺都能想mingbái,这一定是柳鑫为休妻一事负荆请罪来了。

    柳鑫巴巴地看着金泽滔,希望他能美言几句,朱小敏则气呼呼地瞪着金泽滔,希望他给个说法。

    金泽滔心急如焚,哪还有shijiān和这对公母纠缠,何悦说半个小时,那就是半个小时,要是ziji失了约,那就是ziji没诚意了。

    他和颜悦色地说:“你看这样行不,现在有领导要我汇报工作,我们晚上一起吃个饭,有shime事,可以坐下来慢慢说嘛。”

    柳鑫急得跳脚:“你骗鬼,有叫领导阿姨的吗?”

    金泽滔眨眨眼,刚才电话里ziji叫过阿姨?嗯,太不小心了,他面色不改说:“嗯,是个好心的领导,没外人的shihou,我都管她叫阿姨。”

    柳鑫狐疑地盯着金泽滔看,说:“也没几句话,你说mingbái,天大地大,你去哪我们绝不拦你。”

    金泽滔抬腕一看,还剩二十分钟了,不由得气急败坏地说:“不理你们了,都没shijiān,你们俩纯属吃饱饭没事干,真没事干就关起门来干点事,闹shime闹。”

    说罢,理也不理他们,拔腿就走,柳鑫哭丧着脸拉着金泽滔的胳膊哀求:“兄弟,你可不能这么没义气,这可guānxi到你哥我终身幸福的大事,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金泽滔一把推开柳鑫,窜上驾驶室,风驰电掣地往地委家属院奔去。

    心里却说,麻麻的,你的终身幸福要我打救,我的终身大事谁帮忙打救?

    金泽滔气喘吁吁赶到何悦家门口的shihou,一看手表还提早了五分钟,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正想做神定气闲状。

    门忽地开了,何悦呆呆地看着头发乱得象蓬草,一手撑着墙,一手支着腿,狗yiyàng狂喘气,狼狈万状的金泽滔。

    她说了句:“你来了?”

    然后就流泪,不停地流泪,金泽滔慌了手脚,连忙去擦,越擦越多,金泽滔就凑上嘴巴去舔,不知shimeshihou,两人就拥抱着,亲吻着,呢喃着,忘了这是地区家属院宿舍的楼道上。

    何母也是着急,不停地看shijiān,都快三十分钟了,却仍不闻门铃声,唉,小伙子终是有火气的,估计赌气不来了。

    只是听门外传来窃窃私语声,何母探头一看,却见女儿正抱着一个男孩亲嘴,不是金泽滔是谁。

    何母心里大乐,丫头终于开窍了,连忙悄悄地回客厅向老何报喜去了,终身大事有着落,算是了了两老的一桩心事。

    且说金泽滔看何悦伤心,抱起她就吻上了,何悦虽说有个名义上的男友,但实在méiyou过肌肤之亲,只是嘟着嘴,象猪拱食yiyàng往金泽滔的嘴巴撞。

    金泽滔一看这丫头笨拙的动作,就zhidào她压根没这方面jingyàn,纯粹是大姑娘上轿,第一回,连忙捧起她的脸,大口一张,把她的小嘴含在嘴里,又啃又咬,发着啧啧的响声。

    两人在门口亲热的shihou,上下楼梯经过的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就在楼梯转角歇上了,围观着何悦两人议论开了。

    何悦心无旁骛地享受着失而复得爱情的喜悦中,所有心思都放在拥吻ziji的金泽滔身上,哪还在意这物外天地。

    金泽滔却是一边抱着何悦,一边眼角余光扫视着zhouwéi动静,待看大家都言论得差不多了,才放开何悦,轻声说:“有人看着呢。”

    何悦偷偷一看,却见几个老人家正善意地指指点点,刚才可是ziji的初吻,早就羞不可抑,面红耳赤,连忙躲金泽滔的身后,就差没扭头窜回家门。

    金泽滔认得其中一个老太太,正是那晚在家属大院里偶遇的叶老太,今天还是抱着那小孩,小孩睁着滴溜溜的大眼睛,好象认出了金泽滔,伸出两只肥藕yiyàng的手掌,在空中乱划着。

    金泽滔恭敬而礼貌地喊着叔叔阿姨,跟老头老太太打招呼,还拍着两手,接过小孩,跟他玩起了原地荡秋千。

    叶老太笑眯眯地对zhouwéi几个老人家介绍说:“这是老何家的姑爷,浜海财税局的,姓金,金泽滔是吧。”

    金泽滔一边逗得小孩子咯咯地笑,一边钦佩不已:“叶阿姨,你的记性可真棒,一般姑娘小伙子都还赶不上你。你真是好福气,身健体康,家庭和睦,四世同堂,五福齐天。”

    金泽滔说上恭维话,那是张口就来,叶老太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张着嘴巴都快合不上了。

    何母左顾右盼,也不见何悦两人进门,餐桌上的饭都要凉了,心里qiguài,这亲嘴难不成还能填饱肚子?

    蹑手蹑脚地开门一瞧,却见金泽滔正被一群老头老太太围着说话,手里还抱着楼上老叶家的宝贝孙子。

    叶老太看到何母出来,感慨地拉着她的手说:“小章啊,你家小悦有福了,小金是我见过最懂礼貌,最谦虚,最本份,最老实的孩子,唉,我家小孙女要不是结婚生小孩早,我也要眼热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