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推倒之托付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或许本书有不尽人意的difāng,但我会尽量改进,努力提高,感谢阅读、推荐、月票、打赏以及赞一下的诸位书友,感谢一路不离不弃的朋友!)

    在大院里,叶老太因为年纪大,儿孙满堂,家势显赫,而备受人尊重,叶老太一向眼高于顶,不太瞧得上人,现在一口气用四个最概括金泽滔,却是让何母有些受宠若惊。

    何悦垂着头躲金泽滔身后,乖巧得象个邻家小妹”“小说章节更新最快。见何母出来,连忙拉上她的手臂,眼里溢满了幸福快乐的笑意,哪还有半丝愁眉泪眼。

    大家又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小悦该shimeshihou办喜事,羞得何悦终于是窜回了房间。

    金泽滔扛着那件四十五年陈的老烧酒,以及一大堆礼物,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进老何家的大门。

    这一回,他是正式以老何家姑爷的身份进何家的门。

    何父何母笑眯眯地看着低着头,坐老何身边一声不吭的何悦,还不时地mǎnyi点头。

    何家准姑爷金泽滔反客为主,大刺刺坐在一边,和何父何母一起不住地mǎnyi点头,反倒何悦却象刚进门的小媳妇yiyàng又羞又臊,忸怩不安地喊了声:“爸,妈!”

    一顿足回了ziji的房间。

    何母对着金泽滔挤了挤眼,大声说:“开饭,开饭喽!”

    金泽滔跟进去,这还是他第一次进何悦的房间。

    一进门,金泽滔差点以为ziji走错了房门,这哪是姑娘家的闺房。这分明是学前儿童房。

    何悦看着金泽滔瞪目矫舌的神情。羞得眼皮都红了。扭转身子,声如蚊蚋:“可不许笑话我!”

    房间墙上挂满了各式卡通娃娃的实物和招贴画,有唐老鸭米老鼠,芭比娃娃,有小叮当,一休小和尚,黑猫警长。

    连她睡的床都涂成粉红色的儿童床。

    金泽滔叹道:“以后有了娃娃,你可不许跟他争玩具。”

    何悦颈脖子都成了火烧云。跺脚说:“谁跟你生娃娃。”

    金泽滔瞪了她一眼:“你有本事,ziji一个人生去。”

    何悦顿时不敢再跟他斗嘴,绞着手说:“你说过,要一辈子对我好,不跟我斗嘴的。”

    金泽滔只好执着她的手,说:“你是我媳妇,自然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何悦慢慢地将身子靠进他怀里,臻首贴着他的胸口,喃喃说:“我想mingbái了,这三年之约。其实是上帝对我的考验,让我耐心等待着你的出现。”

    何悦糯柔清和的声音。再配上情意绵绵的表情,让金泽滔差点méiyou陶醉幸福得昏过去。

    他捧起何悦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何悦情有所归,也没了最初的矜持,两手勾着金泽滔的脖子,闭上眼睛热烈地回应。

    两人正情迷意乱时,门外传来几声咳嗽声,何母fǎngfo自言自语说:“再不吃饭,菜都凉了。”说罢就走开了。

    金泽滔放开何悦,两人相视一笑,牵着手进了餐厅,bijing亲嘴是填不饱肚子的。

    何军打量着那件藤装的洞藏酒,饶有兴趣地围着这件老烧转来转去,对其他堆积如山的吃用礼物视而不见。

    金泽滔笑说:“伯父你要是能猜出这酒是shime年份的,就送你。”

    何军瞪眼说:“难道我猜不出,你就敢不送我了?”

    金泽滔立即败下阵来,酒都扛进屋了,难道还能搬回去,何悦白了老何一眼:“爸,你也太强盗了,小滔让你猜,你就猜猜嘛。”

    何父和何母都直着眼睛瞪她,金泽滔却是乐不可支,这丫头真是太体贴人了,还没娶进门,就把胳膊肘儿往ziji这里拐了。

    何军故作伤心地说:“都说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我怎么gǎnjiào凉飕飕的。”

    何军也是难得地开起了玩笑。

    何悦摇着何军的手臂,说:“爸,这件酒可是上午小滔刚刚花三万元钱淘到的,让你猜猜年份很困难吗?”

    何悦偏帮了金泽滔一次,也漏了口风帮老父亲一回,何悦也不全是爱情白痴,她还是老父亲的贴心小棉袄。

    何军吃了一惊:“三万元钱?难道是超过四十年陈的洞藏老烧,这可是绝品啊。”

    老何家对金泽滔家里的经济状况很qingchu,对他一掷千金倒也不gǎnjiào意外。

    东源集团是金泽滔捣鼓出来的,这还是上次来老何家坦白交待的,何悦对金钱没shime概念,但何军后来tongguo了解,却是大吃了一惊。

    东源集团绣服业起家,经过半年多的原始积累,目前涉足绣服、滩涂养殖、海产品、餐饮、建筑工程、房地产等多个行业,下属各类实体企业数十家,在永州登记在册,有据可查的注册资金就上亿元。

    东源集团在永州悄然崛起,刚开始名声不彰,等到被人注意时,已赫然成长为庞然大物。

    金家可是浜海最大的民营股份制企业,东源集团的大股东。

    金泽滔大为钦佩,能zhidào此酒为洞藏陈年老烧就殊为不易,一语道出超过四十年陈,就yijing是铁杆的老糟烧发烧友了。

    何军méiyou费劲再去猜具体年份,直接拆了藤箱,抽出一瓶,是老式的陶制酒坛,打开瓶塞瓶盖,对着瓶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两腮顿时涨得通红,fǎngfo陶醉了似的,大声说:“好酒,好酒!”

    何母却心疼得直哆嗦:“老头子,你这也太嘴馋了点吧,一瓶就值二千多,都顶你快半年工资了,可惜了这瓶好酒。”

    何军瞪了何母一眼:“这种酒能是金钱衡量的吗?再说,酒要是不喝能算是酒吗?头发长的老娘们就是没见识!”

    金泽滔呵呵笑了,说:“阿姨,伯父这话是没错的,酒就是用来喝的。”

    闻着这fǎngfo来自九天宫阙的酒曲香味,金泽滔早就酒虫大作。

    何母嘟囔说:“家里又多了个酒鬼,这下老头可算是找着对手了。”

    嘴里虽然唠叨,却还是取来酒盅,而且是四个白瓷小酒盅。

    何军亲自斟酒,待都满了酒,然后举杯看向金泽滔和何悦说:“这杯酒,首先祝贺你们两孩子终是走到一块,小滔品格端庄,为人淳厚,志向高远,我们很mǎnyi,小悦交给你,我们很放心,祝你们俩在今后工作和生活中能互敬互爱,共同进步。”

    老铁道兵何军,连祝福的话都说得很有军人气质,但其中对后辈儿女的慈爱和呵护却也溢于言表。

    何母连眼圈都红了,说:“小悦打小乖巧懂事,柔和温软,有时喜欢钻牛角尖,脾气刚硬任性,不太会迁就人,小滔,虽然小悦比你年长几岁,但你明事情,知进退,懂得失,要多体谅包容小悦。”

    何母担心何悦的三年之约会成为两人的心病,委婉地出面替面薄的女儿请求谅解包容,可怜天下父母心!

    此时此刻,金泽滔yijing完全没了计较所谓的三年之约的心思,何悦是个完美主义者,她把爱情看得很纯粹,金泽滔相信,那个和她擦肩而过的台湾人,其实yijing完全成为过客。

    他举起酒杯,打蛇随棍上,说:“小悦昨晚在我家的shihouyijing管我父母喊爸妈了,我也就随小悦叫了,爸,妈,谢谢你们的祝福和托付,我一定待小悦象ziji的生命yiyàng的珍重,你们可以完全放心!”

    何悦羞红了脸,照着金泽滔的脚背猛跺脚,好象你叫爸妈很被动,很委曲似的。我有你这么厚脸皮,管第一次见面的家长叫爸妈吗?

    何父何母都有些狐疑地看着何悦,按说我这闺女没这么厚脸皮啊。

    何悦不能分说,只能重重地再跺上一脚,才稍解心里的羞意。

    金泽滔痛得呲牙咧嘴,却笑得心花怒放,这一声爸妈,最后坐实了何悦作为金家媳妇的身份。

    何军还矜持着,何母却大声地应答,只觉浑身每个毛孔都舒服得直打哆嗦,有个小伙子管ziji叫妈,让她前所未有的新奇和满足。

    四人酒杯相碰,酒香四溢,金泽滔抿着杯口,只觉得酒液如琼浆,如玉汤,入口醇厚,入喉甘绵。

    一下肚子,却甘洌芳香,回味无穷。待放下酒杯,只觉得余香绕齿,久久不散。

    四人都对酒性颇为熟悉,只觉得此酒只应天上有,何军长长叹息:“真是好酒哪!”

    gǎnjiào无论用shime词,都不足以写尽此酒的色香味种种神韵,唯有好酒两字才配得上这四十年上陈酿洞藏老烧。

    何军和何母解了压在心头三年的心事,心情舒畅,看着金泽滔因谦恭而显得愈发老实本份的笑容,更加地mǎnyi,tèbié是何母更是频频地给他夹菜,还不住地热情招呼多吃菜。

    何悦也下箸如飞,不断地往金泽滔面前菜碟夹菜,开始何父何母都道女儿也会体贴人了。

    待看到后来有些不对劲,她是根本不管金泽滔爱不爱吃,只要是体积庞大的都往金泽滔面前搬。

    金泽滔也不拒绝,只是嘿嘿地点头道谢,有多老实就多老实,心里却道,你这丫头还想挟私报复,道行还差得远呢。

    老何的脸就开始阴沉下来,到后来,看不过眼了,用筷子敲着何悦的手背,喝斥道:“你咋nàme不晓事呢,我看你是故意的。”

    连何母也狠狠地瞪着她,心里也嗔怪女儿不懂事。

    何悦看着ziji的父母,委曲得直想落泪,我才是你们的亲闺女呢,你们怎么胳膊肘儿都往他那里拐呢,你不zhidào女儿在他家受了多大的罪。(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