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推倒之狼和羊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何母又谆谆诱导说:“你瞧,住我们楼上叶专员家的孙女,人家高中才毕业,就跟人家处对象,处了没几天,就大了肚子,现在早早地抱上了外甥,有谁说不合适呢?”

    何军重重地哼了声,却是严重表示反对,何军向来不说他家闲话,但内心是不以为然的。

    叶家那闺女,读书不上进,谈朋友却极是上心,脸上涂得象戏子,穿的衣服象痞子,不正经嘛,换作自家孩子,何军早打断她腿了”“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何军正为老伴将自家闺女和叶家那痞子女比较,而愤愤不平时,一辆黑色轿车无声地停在他俩身边。

    车窗缓缓摇下,里面探出一张四方脸,正是铁面如霜的温重岳副shuji。

    温shuji开了车门下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伸手便握上何军的手,说:“难得看到何主任出来散步,何主任,你早就该出来走走了,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嘛。”

    温shuji在行署大院里威名日重,就连甚少出门的何军也常有耳闻,有传言称,叶专员kěnéng要进省城,温shuji是接替叶专员的不二人选。

    何军不敢怠慢,苦笑着说:“温shuji啊,今天我家闺女领了男朋友回家,我们俩老得给他们留点空间,只好出来闲逛,哪是shime散步。”

    老何向来对组织老实,温shuji堂堂地委副shuji,足够代表组织了,他不敢欺瞒,只好实话实说。

    何母却以为老何要替毛脚女婿造势拉人脉,正准备锦上添花。给金泽滔唱赞歌。温shuji却哈哈大笑:“你家闺女上次和泽滔来过我家。挺搬配的一对,郎才女貌,不错,不错。”

    何军心里吃了一惊,何悦倒是从来méiyou提起过,她还和金泽滔去过温shuji的家。

    嘴里却连声谦虚,说了些还要温shuji多多敲打教育之类的客气话。

    提到金泽滔后,温shuji神情比刚才更加亲和热情。还连连询问了老何身体状况,一定要保重身体,有事没事,都要出来走走,活动一下腰腿,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最后临上车时,温shuji还让老何主任回家带个话,让泽滔晚上到他家串门,正好有事情找他。

    等温shuji的车都走远了,两人才面面相觑。竟找不到话说,最后还是何母开心地自语:“这孩子。总是让人惊喜,让人意外,shimeshihou竟然连温shuji的家都能随便进出了?”

    老何轻轻地哼了声,大步朝老干部活动室走去,找几个牌友好好打一场扑克牌持久战吧,这个shihou,他觉得家里两孩子玩玩火也不错。

    却说玩火的两孩子此时都有些情乱意迷,何悦衣衫凌乱,春光四溢,无助地抓着金泽滔的头发,象只小羊羔般苦苦挣扎。

    金泽滔却埋头在在何悦白皙的**上啃咬肆虐,乍看象头恶狼正凶残地进食。

    何悦长这么大,对爱情的理解还停留在书本上说的,拉拉手,亲亲嘴,就是最高境界了,她那些薄弱得可怜的爱情知识,用到金泽滔身上,yijing远远不够用了。

    她不mingbái金泽滔怎么象个孩子yiyàng,在她胸前讨食,这不都是吃奶的孩子才做的事情吗?

    可就这个吃奶的孩子的吮咬舔吞,令得她全身象着了火,触了电似地酸麻软瘫,她只是喊着金泽滔的名字,还傻傻地问:“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

    老何正准备打几个牌友打持久战时,金泽滔的魔掌yijing偷偷地顺着她的小腹摸上她的腹地。

    何悦呀地一声尖叫,坐直了身体,直愣愣地看着金泽滔,说:“你要干shime呢,怎么能摸这里呢?”

    即便是质问,也是那样地软语温言,即便是怒视,也是那样的纯净透亮。

    金泽滔被击得差点没当场认罪服法,偃旗息鼓,连忙说:“我们是不是恋爱?我们是不是彼此的爱人?”

    这是何悦刚才的呢喃,何悦自然点头。

    金泽滔此时终于露出大灰狼的真面目,孜孜诱导:“爱人是不是两人之间,méiyou秘密,充分信任,毫无保留地给予对方,不求索取,但求奉献?”

    何悦歪着头,努力思索着金泽滔的话,爱情书上也这样说的,但她总觉得金泽滔的话里有着说不清的意味,不过从字面上理解,他的话自然没错,她有些勉强地点头。

    金泽滔还停留在腹地的手指动了动,何悦的脸就腾地如烈火般地燃烧起来,却一把拉出金泽滔的魔手,说了声:“我要便便。”就一阵风地跑进了厕所。

    金泽滔弹了弹手指,心里不免遗憾,就差yidiǎn点,就差yidiǎn点。

    他瞪着厕所的门,下定决心,排除万难,绝不辜负何爸何妈大中午不知跑哪溜达的好意。

    良久,厕所门才咯哒一声开了,何悦又是风yiyàng闪进了ziji的闺房,进屋前,还横了ziji一眼,那又憨又媚的大白眼,在兽血沸腾的金泽滔看来,分明就是战争的号角,进攻的锣鼓。

    金泽滔起身偷偷地推了推门,门虚掩着,这丫头,也不是不明事,只是太害羞。

    金泽滔推门一看,却差点没乐出声来,涂成粉红色的婴童床头,整齐地叠放着她的外衣。

    那张粉红色绘着不知叫shime名字的小仙女模样的棉被里,何悦把ziji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一个曼妙的**若隐若现。

    这丫头在搞诱惑啊,金泽滔只觉得喉咙发干,全身发热,脑袋发烫,连忙三下五除二把ziji剥得干干净净,揭起棉被就钻了进去。

    何悦用手一推,却摸着一个精赤健壮的身躯,一声尖叫,连忙往里一卷,把棉被卷得一寸不留。

    这房间méiyou热气,光着屁股是要感冒的,他又拉过棉被,何悦力有不逮,终于是让金泽滔这头大灰狼进了羊圈。

    何悦只把后背留给他,金泽滔伸手一摸,死丫头,却原来换了睡衣,还以为洗白白了在等着ziji呢。

    只是睡衣比复杂的外套更rongyi侵略,金泽滔熟门熟路地探上她的胸口,何悦轻喘着一动不动,任由金泽滔魔爪蹂躏,不一会儿,金泽滔gǎnjiào不过瘾了,两只手前后并攻,往下移了。

    睡衣比想象中更简易,三两下就除了下来,又折腾了几下,终于把何悦身上的仅有的累赘都清除干净了。

    这下终于要袒诚相见了,金泽滔心mǎnyi足地叹气,咱俩终于是处在同一地平线上了。

    何悦却在这时刻转过身来,和金泽滔四目相对,问:“我们现在是不是都méiyou秘密,充分信任,毫无保留地给予对方。”

    原来何悦还记着这话,看着她认真而又执着的眼睛,金泽滔只能重重地点头。

    何悦就起身,找寻起刚才被金泽滔扔得不知在哪个角落的内衣裤,羞羞答答地说:“既然都信任过了,咱们赶紧起来吧,等会儿爸妈回来,多难为情啊。”

    不是这丫头不明事,也不是这丫头不害羞,实在是ziji太自作多情,还以为何悦等着ziji成就好事,却原来她是要证明ziji是毫无保留地信任着ziji。

    金泽滔一方面被信任得直想哭,一方面委曲得也想哭,他一把拉起她往被窝里钻,抱着她不放,说:“这信任才刚刚开始呢。”

    金泽滔至此终于mingbái,跟她讲爱情道理想,还不如埋头苦干。

    这丫头在男女感情上简直就是白纸一张,现在看来,她所谓的三年之约,就象个小孩学画涂鸦的习作。

    无论在jingshén上还**上,她都象是在爱情之河的岸边袖手的旁观者,或许有人跳进河了,但她仍是迷惘地问,你咋跳河了呢?不是说好我们一起欣赏爱情的吗?

    她把爱情当作欣赏旁观的理想物了。

    他故技重施,不一会儿就把何悦吻得迷离恍惚,忘乎所以了,绘着小仙女棉被过裹着两人不断起伏着,跌宕着,忽然听得何悦一声凄厉的叫声,然后只见金泽滔趴着她的腹地啃咬了。

    嗅着刚被清洗过,还散发着香皂清香的味道,金泽滔却不敢再自作多情,以为她是方便ziji兽性发作,或许她就是简单地以为这也是种信任。

    何悦用腿蹬着金泽滔,还不住地喘着气说:“不要,不要。”但挣扎的幅度却是越来越小,最后归于平静,只有金泽滔啧啧的撕咬声和何悦喘气如雷的局促的吸气声。

    棉袄开始还是有节奏地起伏,然后是有些神经质般地痉挛,最后是一声长长地叹息和急促的换气声。

    最后大约是被棉袄闷得气短,两人都齐齐揭了被头,何悦面如桃花,目如流丝,看着金泽滔,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羞怯,金泽滔嘴角还挂着丝丝晶涎,望着怀里的女孩,邪恶而又快乐地咧着嘴笑。

    金泽滔探头就想过来亲何悦的嘴巴,何悦把头歪向一侧,气呼呼地说:“太恶心,去刷刷牙,不然不让你亲嘴了。”

    何悦的固执让金泽滔很无奈地起身,胡乱将何悦的睡裤套在外面,就兔子yiyàng窜进了厕所。

    何悦看着金泽滔穿着ziji睡裤,却露出一大截毛腿,也忍不住掩嘴直笑,等看到裤腿上面那顶出来的某物,又害羞地蒙上了眼睛。(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