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推倒之拜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和何悦来到温shuji宿舍的shihou,他还没回家,两人就站楼下等待。

    何悦抱着金泽滔的手臂,小鸟yiyàng依偎着,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生怕一眨眼金泽滔就要飞走了似的。

    金泽滔挽着她的腰,看四周没人出没,蜻蜓点水般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何悦翻了个大白眼,却是喜滋滋地将臻首埋进他的胸口。

    何悦作为纪委干部,平时还算精明强干,温言细语中也有着雷霆万钧的果敢”“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但此刻却同大多数陷入恋爱的女孩yiyàng,又娇又憨,眼里只有爱人,心上只有爱情。

    没等一会儿,温shuji的座驾就到了,温shuji看来喝了点酒,面色绯红,走路有些飘逸,他的随行秘书上前搀扶,却被他粗暴地推开。

    秘书求助地看着金泽滔,他zhidào金泽滔和温shujiguānxi亲近,或许他能舒解温shuji的怒气。

    金泽滔眼珠一转,说起了好人余秋生的轶事,最后说:“好人余秋生最后给放了回来,余秋生第二天跑我财税所办公室,说shime也不在厂里呆了,温shuji,你道是shime吗?”

    金泽滔说故事极有条理,而且记性好,各人说话连腔调语气都模仿得惟妙惟肖,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金泽滔说到关键时刻,却卖起了关子。

    金泽滔问的是温shuji,眼睛看的是秘极有眼色,接替温shuji捧哏:“好人余秋生也是一朝成名天下知,难道是被烦得到你这里避难来了。”

    金泽滔赞了一声。说:“不错。就是被记者烦的。他跟我大叹苦经,其实当时他上厕所里回来,看到一个满脸鼻血的人跌跌撞撞往他冲来,也是为了不被撞倒,才扶了一把,至于说shime拿棉团帮他止血,那更扯蛋,拿棉团他是给ziji擦血渍。”

    浜海出了个好人余秋生。反被人诬赖关进了班房,引得永州上下官员百姓都议论纷纷。

    这事在场的人都听说过,却想不到其中内情竟是如此。

    大家听得面面相觑,忍不住都大笑了起来,温shuji也是难得地抿出一丝笑意,却用手指点着金泽滔不说话。

    金泽滔低头惭愧说:“领导明察秋毫,当时我也是被他的事迹感动了,另外,我还有个担忧,ruguo做好人都会被冤枉。那明天还会有谁做好人,这个社会需要好人。这个国家也需要好人,所以就请电视台弘扬一下好人余秋生。”

    温shuji开口说话了:“出发点是好的,但出了这样的事,还要做好后续弥补工作,不能闹出笑话。”

    金泽滔连忙说:“这方面杜县长早有安排,几个部门联合,准备组织开展好人要有好报的系列深度报道,挖掘一下浜海的好人好事,同时结合创建全国卫生城市活动,重点抓城市文化建设。”

    温shuji频频点头,说到这里,温shuji的眉宇也逐渐开解,挥手让司机和秘书离开。

    上楼的shihou,金泽滔很自然地帮忙拎过公文包,搀扶着他上楼,这一回,温shuji没再拒绝。

    进了家门,金泽滔使了个眼色,何悦很有条理地帮忙烧开水,泡茶,沥毛巾,上一回,她看过金泽滔是怎么做事的,自然是有样学样,服侍得温shuji舒舒服服。

    温shuji看向何悦的眼神也柔和多了,还点头说了一句:“不错。”

    金泽滔心里大喜,能得温shuji一句不错的评语,那对何悦来说,将受益终身。

    温重岳喝了杯浓茶,酒意也稍稍消退,坐直了身体,有些凝重地说:“泽滔,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今晚调查组直接跟我们地委提意见,要求调整你的职务,他们认为,你已不适宜再在财税系统任职。我们以你是浜海县管干部为由推托了,但作为difāng党委,省税务局的建议,我们也是要慎重考虑的。”

    金泽滔心里感动,估计温shuji的怒意也是因ziji而起,他说:“谢谢温shuji的关心,其实事情起因都是南门市的委托代征代缴税款事件,省局陈建华局长在全省宣传工作会议上公开批评浜海县,说浜海不思发展经济,一门心思争企业,挖税源。”

    “我都纳闷了,这话该我们说才是。恶人先告状,然后就引来了调查组来浜海调查,现在我都成了财税系统的过街老鼠,大有不逮着些问题决不收兵的架势。”金泽滔说得有些口干舌燥的,饮了口茶,继续说道。

    温shuji啪地一掌击在茶几上,震得茶几上的茶杯东倒西歪,何悦见温shuji发了大火,明zhidào不是发ziji的火,却也吓得面色有些发白,由此可见温shuji威势之重。

    金泽滔手忙脚乱地扶正茶杯,还拿毛巾擦干了桌面,温shuji犹自怒火勃发。

    金泽滔自然zhidào他发的哪门子火,上次就是温shuji亲自交代了南门市停止这种挖税源的弄虚作假行为,但事实上南门市阳奉阴违,置若罔闻。

    这次财政部驻永州专员办出面查处,yijing挖出许多问题,南门市财税局长也被停职调查,火势yijing蔓延至南门市政府。

    驻永州财政监察专员办是财政部直属机构,不受difāng节制,自然下手没shime顾忌。

    南门市这种公然违反新征管办的行为,yijing成为全省乃至全国财税部门的典型,而在这个时刻,省局居然还建议调整金泽滔的行政职务,还要继续调查他的问题,这得多大的仇恨啊。

    金泽滔检讨了一下ziji,还是想不mingbái,没做过shime伤天害理的事啊。

    金泽滔又捏了面热毛巾,给温shuji敷上额头,说:“温shuji,你也别太上火,清者自清吧,要免我的职,总得有个名目吧,那就调查吧。我不怕调查,也经受得住调查。南门市的事情,既然yijing揭开了盅,想必也给大家敲响了警钟,也算是间接达到了你的要求。”

    何悦听着金泽滔娓娓道来,轻声细语,却是润物无声。

    温重岳的怒色也渐渐消散,缓缓地闭上眼睛,竟然发出轻微的鼾声。

    温shuji酒量不差,晚上喝到这等程度,yijing算是失态了,金泽滔蹑手蹑脚地从他的卧室里找出一条毛毯,盖在他的身上。

    又把茶几上的茶杯收拾干净,两人才带上客厅房门,坐在餐厅等候温shuji酒醒。

    何悦紧紧地拉着金泽滔的手,即使坐在餐厅的椅子上,也是将身子斜倚在他身上,片刻都不愿远离。

    眼睛却盯着他看,眼里的浓情蜜意足以令百炼钢化作绕指柔,看到动情时,伸手去抚摸他的脸颊,喃喃低语:“你真好!”

    金泽滔伸手握住她的柔荑,轻轻在ziji脸上摩挲,只愿时光在这一刻凝固,只愿这份柔情在身边永驻。

    其实在金泽滔刚走出客厅时,温重岳就已被惊醒,只是不想破坏这一刻的宁静,他看着金泽滔这小两口轻手轻脚的背影,嘴角露出孩童yiyàng顽皮的笑容。

    金泽滔眼尖,看到客厅有一黑影闪过,连忙拉着何悦站了起来,客厅房门无声地打开,正是温shuji,手里还抱着毛毯。

    他对着金泽滔温和地说:“夜也晚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本来想和你谈谈滩涂改造的事情,看起来,短shijiān内你的精力还无法到位。刚才跟你说的事,你要有思想准备。”

    直到家门口,何悦还在唧唧喳喳说着温shuji刚才提的事,愤愤不平地说,凭shime要免你的职啊。

    金泽滔一言不发,越海省税务局常务副局长陈建华,或许在他人眼里高不可攀,但还远未到能决定ziji命运的地步,他yijing全面做好应战准备,就等着调查组重新上门。

    何母见金泽滔他们回来,shime也没问,只是说了一句:“热水放好了,洗洗早点睡吧,明天都还要回浜海。”

    说罢就借口今天好累,中午都没午睡,说shime也要早点睡,硬拉着还想找金泽滔聊聊的老何回房休息。

    多好,多体贴的丈母娘,金泽滔还在犹豫着今晚到哪落脚,丈母娘就给张罗好了。

    何悦脸蛋飞红,连忙把ziji关进房间,金泽滔却还在qiguài,你爸妈都进ziji卧室了,还有shime好难为情的。

    却见何悦从房间拿出一大包东西,有洗刷用具,有替换内衣,甚至还有一双棉拖鞋。

    何悦仔细地帮助他换新鞋,还欢天喜地地站在一旁互相比较,一只男娃娃,一只女娃娃,男娃娃看小**,女娃娃偷看小**,都是卡通形象的娃娃。

    金泽滔一阵恍惚,fǎngfo又回到那个夜晚,张晚晴家也同样给ziji准备了一双,和她般配的卡通拖鞋,还是她一针一线亲手绣出来的。

    现在她还在西州出差,ziji是她唯一的念想,而她却不是ziji家庭未来的女主人,尽管这也是张晚晴一直坚持的,但此刻想来,心里还是觉得刺痛。

    何悦见金泽滔有些失神,还道他在为明天调查组重新进驻浜海而烦恼,不由得又是心疼又是担忧,正在想着怎么安慰。

    金泽滔摇了摇头,fǎngfo要把烦恼赶走。还是珍惜身边人吧,他这样安慰ziji。(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