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身子好才能长久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怜惜地紧了紧挽着何悦纤腰的手,并拢两腿,笑说:“这是你,这是我。”

    何悦点头,咯咯地掩嘴笑说:“你有点流氓哦。”

    金泽滔却说:“我看ziji的东西,有shime流氓,倒是你,却脸皮挺厚,偷看人家的小**。”

    何悦跳了起来:“哪有啊。”连忙跑回ziji的房间,心里还扑通扑通地跳”“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这家伙眼睛太尖,下午的shihou,她倒真的偷看过几回,只是qiguài那东西怎么弄得ziji又痛苦又快乐的,倒也没生过其他的心思。

    金泽滔狐疑地看着何悦的背影,难道真偷看了人家的小**?

    却说金泽滔洗刷完后,大刺刺地回了何悦的房间,只一夜功夫,ziji居然成了这个房间的男主人,人生际遇之离奇莫过于此。

    金泽滔一上婴儿床,就去撩拨何悦。

    何悦这回把ziji包得严严实实,说shime也不上金泽滔这头大灰狼的当,金泽滔费尽口舌,也没能说动何悦配合。

    最后何悦才**地说:“我妈交代过了,男人也要懂得节制,身体是法宝,不能贪图一时欢愉,而伤了根本。”

    金泽滔拍着胸膛说:“我是一般的男人吗?”

    何悦白了他一眼,依然是不为所动,态度十分坚决:“你就是二般的男人也不行!”

    金泽滔无奈了,只好偃旗息鼓了,只是躺下时问了一句:“你妈有méiyou说,不能亲嘴。”

    何悦犹豫地摇头。这倒méiyou。

    金泽滔嘿嘿笑了:“那就是说。这个可以有。”

    说罢。就纵了过来,捧起何悦的脸,就雨点般地吻了下去。

    何悦刚尝了甜头,内心是渴望的,不过她自制力比较好,一直坚守本心,严防死守,除了接吻。其他重要部位是说啥都不对外开放。

    金泽滔极尽挑逗之能事,都没能引得何悦崩了本心,到最后,他没奈何了,只好抱着何悦沉沉睡去。

    金泽滔可以睡得泰然,可何悦这辈子是第一次抱着男人睡觉,你让她一shijiān怎会适应。

    她想换了个睡姿,却又怕惊醒金泽滔,只好慢慢地把他的手往pángbiān移开,刚转过身来。金泽滔的手臂就又挽过她,还是紧紧地抱住了。

    何悦舒服地在他的怀里拱了拱。借着室外的夜光,端详起他的脸容,他的睡容安详宁静,唇上甚至都没长出硬毛,现在看来,仍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她伸手去抚摸他的脸,有个男人真好,有个爱人真好。

    她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中竟迷迷糊糊睡着了。

    只是不zhidàoshimeshihou,她gǎnjiào象是一头猪在拱着ziji,睁眼一看,却见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注视着ziji,下意识地吓了一跳,谁啊这是?

    待看清是金泽滔,才心mǎnyi足地往他怀里拱,这是我的爱人,却忽然觉得不对,不zhidàoshimeshihou,金泽滔yijing把ziji扒得一干二净。

    金泽滔一眼睁开,yijing六点,生物钟比闹钟还灵敏,看着怀里睡得象头小猪的何悦,温香软玉在怀,怎能镇定如常,ziji是金泽滔,又不是柳下惠。

    趁着她熟睡,他三下五除二,把她的障碍物全移除干净了,何悦被惊醒后还要分说,金泽滔却是吻了下去,何悦呜呜叫着:“还没刷牙呢。”

    金泽滔一顿好睡,早yijing生龙活虎,哪管刷没刷牙,再说这丫头也没shime异味,挺好闻的。

    没等她反抗,金泽滔翻身上马,开始了体操活动,何悦开始还努力挣扎,没过几分钟,yijing气喘如牛,哪还有半分力气挣扎,认命吧,她把眼睛一闭,理智地选择了配合和享受。

    因为担心惊动何父何母,金泽滔不敢太用劲,只好草草就收了场,只觉得意犹未尽,恶狠狠地说:“晚上再收拾你!”

    何悦却是快乐过了,媚眼如丝地横了金泽滔一眼,差点méiyou让他重新引爆,连忙气沉丹田,才息了色心,穿衣着袜,就站何悦的房间练起了搏斗术。

    何悦倚床看着金泽滔在窗前挥舞着拳脚,无声却有力,举手投足都充满力量和美感,东方微露的晨曦衬着他的剪影,象画象歌又象诗。

    何悦看得目迷心喜,只觉得这世上再也méiyou比眼前这个男人更好的。

    练了一刻钟zuoyou,金泽滔收了拳脚,就站窗台前吐纳气息,站在窗口,看着地委大院里隐约yijing有人起来晨练,只觉得耳聪目明,浑身充满膨胀的力气。

    何悦此时却悄悄地附身上来,从后面圈住他的腰腹,将头靠着他有些汗淋淋的颈脖,低声说:“我现在终于mingbái了,shime叫爱情,shime叫爱人,你说得对,有你陪在身边,我才会安心。”

    金泽滔和何悦收拾好房间出来时,何父何母早在屋内忙碌开了,金泽滔也不脸红,管正收听广播的何军喊了声爸,何军先是呆了一下,似乎还不太适应一夜之间家里多了个儿子,然后嗯了一声,就指着沙发让他坐。

    何母却端着热气腾腾的糖鸡蛋,说了句:“趁热吃,补补身子。”

    窘得金泽滔差点没找条缝钻进去,何悦羞得满脸通红,摇着何母的手,开始撒娇遮羞。

    何母瞪了她一眼,却在回厨房的路上教育起女儿:“你比小滔年纪大,怎么nàme不晓事呢,一大早也不zhidào节制,这大冬天的更要养精蓄锐。”

    何悦让母亲说得面红耳赤,她总不能说她也是被霸王硬上弓的,却噘起嘴来闹起了小情绪。

    何母也是过来人,zhidào年轻人血气方刚,这两孩子又刚有了肌肤之亲,正是食髓知味的shihou。

    她拍着何悦的手背叹息道:“孩子,你别不高兴,我也为你们好,有句话叫shime,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说的就是这意思,这夫妻是要做一辈子的,身子好才能长久,细水才能长流,不能朝朝暮暮老想着这事。”

    何悦低着头撇嘴,ruguo让你去做语文老师,不误人子弟才怪,这诗跟这事都能联想到一块。

    ruguo这话让金泽滔听见,那一定伸拇指狂赞,身子好才能长久,细水才能长流,真是房事宝典,金玉良言啊!

    用过早饭,金泽滔就载着何悦直奔浜海,何悦今天要作为调查组编外成员调查金泽滔的问题。

    回浜海后,为了避嫌,金泽滔把何悦扔到县局,让她找童子欣去,ziji驱车回到二所办公室。

    离开二所两天,却让他有世事无常,人间沧桑的感慨,何悦成了ziji的媳妇儿。

    南门市财税局也被查了个底朝天,省局调查组也是狗急跳墙乱咬人了,居然建议地委免了ziji的职,你怎么不跑国务院去免了ziji的职务?

    金泽滔刚坐定,还没泡上茶水,门就turán被打开了,他不用抬头就zhidào这又是这都做了孩子他妈的周云水的杰作,金泽滔提醒过几次,她还是我行我素,也都懒得提了。

    周云水抬着头看天花板,说:“所长,今天听说省局调查组又要来了?”

    金泽滔很qiguài她是对天花板说话,还是对ziji说话。

    只是他今天心情不错,也没计较她的失礼,说:“来就来呗,都成了我们二所的常客,估计以后,我们浜海第二财税所,都要成为省税务局的直属财税所了。”

    周云水又低头看地板,说:“那我们要准备shime东西不?”

    金泽滔看周云水的神态有些不对,走了出去,弓着腰看她的脸,qiguài地问:“你是不是得红眼病了,怎么不是看天就是看地的,却是不敢看人。”

    周云水不断地躲闪着他的眼神,最后无奈了,勇敢地抬起头来,直视着金泽滔,却是娃娃脸上红云密布。

    金泽滔搞不懂了,摇着头回到座位,说:“眼睛没红,脸倒红了,这是啥毛病呢?”

    周云水让他这话臊得差点没扭头跑出门外,却原来是那天在会议室里,周云水被梁杉这丫头一刺激,尿了裤子。

    这两天所长不在的日子里,她就象没了魂似的,整宵整宵做些乱七八糟的梦,她都怀疑ziji是不是得了相思病了。

    现在所长回来了,她才gǎnjiào有了活气,见所长茶杯还空着,杯盖还反扣在办公桌上,周云水赶紧帮所长满了水。

    金泽滔这才想起她刚才的话,说:“啥也别管了,把会议室腾空,就放白开水。”

    周云水吃了一惊:“连茶叶也不放吗?”

    金泽滔嘿嘿说:“强盗都跑家来了,能有杯热水就不错了,还好茶好酒招待着啊,就这样去交代。”

    之前省局调查组来二所驻点调查,金泽滔都交代要好茶好烟招待,不管怎样,省局名义上也是来执法检查,不能失了礼数,但今日不同往昔,调查组是死缠烂磨,咬着ziji不放了。

    九点半,省局调查组浩浩荡荡开进财税所,也不来所长室坐了,直接奔会议室。

    何悦和童子欣在夹在队伍中间陪同,金泽滔绷着个脸,面无表情地跟着进了会议室。

    调查组以刘俭副局长为首,一字排开,地区局和纪委干部则坐后列,金泽滔这边就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挡之势。

    何悦担忧地看着他,金泽滔则微微冲她一笑,随即敛起笑容,沉默着不说话。(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