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小汉关进手术室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六月的最后一天,求张月票,明天就是流火七月,也是党的诞辰日,不zhidào非常官道能否借火起势?!)

    刘俭副局长也gǎnjiào今天这是场硬仗,攻下来了,万事皆休,就调查组所列这三宗罪就够他金泽滔喝一壶的。

    攻不下来,那ziji就等着退休,陈建华局长可不是说着玩的,南门市的事情让陈局长和省局都很被动,甚至省财政厅和省政府都yijing关注了”“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刘俭沉声说:“金副局长,今天,我们调查组的来意想必你也qingchu,调查组在浜海也有一段shijiān,目前yijing接近尾声,最后还有几件事需要再调查澄清一下,还请你配合。”

    金泽滔也没了往昔笑脸,说:“刘副局长,各位调查组领导,首先感谢省局对南门市违法委托代征税款错误行为的纠正,此举既维护了法律的权威和严肃,同时也维护了我们浜海这些受害县市的合法权益,实在是大快人心,大慰我心!”

    金泽滔有样学样,你既称我为金副局长,我也称你为刘副局长,刘俭被他的开场白给刺激得眼角直哆嗦,还大快人心,大慰我心!却是半句话都反驳不得。

    刘俭趁着他饮茶的时刻,连忙说:“嗯,那就这样,我们调查组分成三个小组,分别就这三个问题再调查核实。”

    金泽滔站了起来,拍拍裤腿,说:“请便,我可以在这里表个态,凡是涉及到财税所。汽配厂和产业办的。各位领导尽管检查。保证配合,不阻拦,不推托,不隐瞒,”

    说罢就扬长而去,刘俭嘴角直抽搐,太猖狂,太嚣张了。这是省局领导的财税干部吗?面上却沉静如水,一言不发。

    其他干部都面面相觑,见过当官的,没见过架子这么大的官,一个财税所长,居然把堂堂省局副局长,撂在会议室拂袖离去。

    何悦嘴角漾起好看的弧线,这才是真男人,不畏强,不畏权。坚持本心,绝不低头!

    今天调查。明天反馈,金泽滔交代了朱秋明、周云水几句,又布置了梁杉几项任务,就驱车直奔县医院,今天还和金燕约好去看望小汉关,小汉关今天进手术室。

    这次杜建华县长亲自主抓的,《浜海的好人》深度挖掘采访活动yijing陆续展开,汽配厂自出了个好人余秋生后,好人好事不断涌现,汽配厂也似乎成了好人集中营。

    这同金泽滔倡导开展的访贫问苦大走访活动是密不可分的,目前该项活动在汽配厂已蔚然成风,各种好人好事层出不穷。

    金燕以前也做过类似的好人节目《我们的工人兄弟》专题系列报道,社会反响良好。

    最近为给《浜海的好人》这个系列活动造势,又重播了一次,金泽滔也逐渐有了好人金泽滔的潜质。

    金泽滔赶到县医院的shihou,金燕带着辆采访车已在等候,pángbiān还站着位摄像师,金泽滔看了这副阵势,zhidào金燕在电视台算是苦尽甘来。

    秦朗和秦时月两兄妹也一同在大门口等候,金泽滔上前询问了几句,一行人往病房赶去,秦汉关住在神经科病房,今天是省医院专家来最后会诊,确诊后就进手术室。

    金燕带着摄像师进病房采访省城专家,金泽滔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秦朗和秦时月就象做了坏事的孩子般,垂着头一声不吭地站在前面。

    金泽滔本想训斥几句,终于还是叹气说:“秦朗,以后要记住,做shime事,都要想想家里还有个妹妹和弟弟,不能总顾着ziji痛快,你yijing两次犯事了,不是每次都这么好运。”

    秦朗咬着腮帮,直着脖子说:“厂长,要是那杂碎骂的是我秦朗,我保证打落牙齿都往肚里吞,绝无二话,可他骂的是厂长,我就顾不得nàme多了。”

    金泽滔火了:“唷,你挺能的嘛,都能帮厂长出头了,你是长了猪脑子还是石头脑子,你不zhidào那帮西州官僚走路都是横着的吗?厂长我都要避着走,你比我本事大,还是长得比我好看,打抱不平,两肋插刀,我需要别人打抱不平吗?”

    秦时月开始也是战战兢兢,待听到厂长说到秦朗长得比厂长好看时,忍不住扑地笑了,却连忙掩嘴张惶四顾,生怕别人听到。

    抬头就看到厂长正恼怒地瞪着ziji,连忙说:“厂长,我不是笑话你,我是觉得你说得幽默才发笑的。”

    金泽滔更火了:“我是教育你哥,要学会用脑子,你觉得幽默?你想幽默,怎么不去看小品,作为妹妹,你平时也要看着点你这个憨大哥哥,别让他动不动打架,以后给你们立个规矩,有谁做坏事,哥妹一起开除。”

    金泽滔把调查组的火气一股脑都发在秦氏两兄妹头上,火气还是需要发泄一下的,这不,说完这番话,他觉得气也顺了。

    秦朗恼怒地看了妹妹一眼,没事你笑shime,等会儿笑会死人啊?

    秦时月和金泽滔相处久了,也摸清了他的脾性,见他面色如常,zhidào并没真正生气,连忙说:“厂长,你坐坐,我给你倒杯水去。”

    说罢,就撒腿泡水去了,秦朗却动都不敢动,依然规规矩矩地站着。

    金泽滔最后有气无力地说:“还有啊,这次的事就闷肚子里,别在外面瞎嚷嚷,要是再让调查组揪住尾巴,谁都救不了你,zhidào吗?”

    秦朗闷闷地应了声,心里却高兴起来,厂长终于把火发完了。

    秦时月象头小鹿yiyàng,很快就端了一杯茶回来。

    金泽滔指了指pángbiān的空座,没好气地对秦朗说:“坐吧,别象蜡烛yiyàng杵着,现在是大白天,还不需要你发光发热。”

    秦时月又扑通一声笑了,秦朗正要坐下,一听妹妹笑了,脸都绿了,死丫头,你就不能走远点笑吗?再说,有nàme好笑吗?他连坐都不敢坐了。

    金泽滔皱着眉头,有些恼羞成怒了:“你们俩兄妹脑子都有问题,我看就小汉关还正常。”

    正在这两兄妹忐忑不安时,却见病房大开,几个医生推着小汉关的病床出来了,其中有个医生瞪着金泽滔说:“医院过道不许大声喧哗!”

    说的还是普通话,大约是省城的专家医生,金泽滔不敢得罪,连忙陪笑说:“不好意思啊,以后会注意的,会注意的。”

    秦朗就象给踩了尾巴似的,就想上前论理,却被金泽滔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秦时月小脸涨得通红,咬着唇不敢说话。

    病床上的小汉关看着那个医生,清脆地说:“医生伯伯,这是厂长叔叔,刚才是哥哥和姐姐不听话,厂长叔叔在教育着他们呢,你别生厂长叔叔的气!”

    医生伯伯对小汉关很喜欢,朝金泽滔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金泽滔走了过去,摸着小汉关的头:“我记得你有一个伟大的梦想,那就是站立起来,脚踏实地,我们会一直在外面等你,等你出来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mǎshàng要进手术室了,怕不怕?”

    小汉关咯咯地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说:“厂长叔叔,你太小看小关了,有医生伯伯给我做手术,怎么会害怕呢,你们等着,我很快就会出来的。”

    小汉关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散发着追求梦想的光辉。

    他fǎngfo看到ziji满房间追逐着该死的老鼠,保护着姐姐不受老鼠的恐吓。

    他fǎngfo看到ziji能帮助哥哥姐姐干家务活了,他不再是个整天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的孩子。

    他也fǎngfo看到ziji能走在阳光下,享受自由行走的快乐。

    他的快乐和憧憬感染着众人,也感染着医生伯伯,医生伯伯很郑重地说:“小关,医生伯伯向你保证,你很快就会站立起来!”

    待病床推进手术室后,秦时月忽然捂着脸呜呜地哭了,喃喃低语:“小弟终于能走路了,爸爸,你看到méiyou?”

    秦朗也红着眼圈,眼睛直直地盯着手术室。

    金泽滔暗叹一声。

    很多人在为赶一段长路烦恼时,小汉关在憧憬着某一天能下地用脚走上一步。

    很多人在为阳光晒黑ziji的肌肤担心时,他在期盼着照在窗壁的阳光能移进房间一寸。

    金燕默默地陪坐在金泽滔身边,看着有些失神的金泽滔,却不zhidào用shime语言来安慰。

    金泽滔拍拍金燕的手,说:“想到一些事,失神了。”

    金燕低着头说:“谢谢金局长,我现在被任命为新闻部的副主任了。”

    金泽滔拱手道喜:“那真要恭喜了。那个泼妇台里处理了没?”

    金燕掩嘴笑说:“yijing被调离新闻部,到基层管理站去了。”

    金泽滔忽然象发现新大陆似的,目不转睛地看着金燕,道:“咦,gǎnjiào你好象有哪difāng不yiyàng了,哪不yiyàng了呢?”

    却原来是金燕今天特地换了身新衣服,倒是勾勒得曲线毕露,凹凸有致。

    金燕看着他上下打量ziji,愣是没发现shime,心里失望,不免有些哀怨,那晚泼妇罗诗美在电视台大门说了很多尖酸刻薄的话,别的都忘了,唯有要胸没胸这句话却深深地刺激了她。

    最后见他目光停留在ziji胸口,不觉又羞又喜,还故意挺了挺胸,只觉得一颗心都快飞出胸腔。

    金泽滔指着她胸口,恍然大悟地说:“原来当了领导还可以挂牌上岗啊!”(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