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反击第四弹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王慕河气度宽宏,雅量高致,沉声说:“金局长,你说,只要我zhidào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金泽滔问:“陈伟民你认识吧?”

    王慕河心一沉,犹疑了一下,还是说:“认识,我本家表弟。”

    金泽滔抖抖索索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还是张烟壳里撕下的锡箔纸。

    他看向王慕河,又看向许西,最后把目光对准刘俭局长,却一言不发..”“。

    柳鑫心yijing沉到底了,他霍地站了起来,看来,金泽滔所说的yijing付了钱的说法只是安慰ziji,ruguo真付了钱,王慕河还会在这里指证他吗?

    金泽滔却对柳鑫招招手,说:“柳鑫局长,你是我信任的人,我有证据可以证明我是无辜的受害者,劳烦你把这张证据递给刘俭局长过目。”

    柳鑫心里一喜,就zhidào这小子不是nàme好相与的,待接到那张所谓的证据一看,却差点栽了个跟斗。

    发黄的锡箔纸,还给折成好几层,打开一看,上面扭扭歪歪地写着一行字,兹收到金泽滔酒钱二万元整,下面的签名好象就是shime陈伟民。

    金泽滔没理柳鑫,却对王慕河说:“陈伟民是你们酒厂销售公司的副经理吧,我们财税所食堂的料酒和酱醋都是你们酒厂提供的,我们有很悠久的合作历史,他来我们财税所结账时,我把这两件酒钱就顺带交他了,他就给我写了这张纸条,不zhidào这有méiyou法律效力。”

    峰回路转啊。会议室里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杜建学县长笑了,这才是金泽滔的作风,刚才这小子入戏太过,连ziji这个心理学专业出身的都差点被他蒙过,也觉得他黔驴技穷。

    每次参与这种和金泽滔有关的调查中,杜建学总有种身心俱惫的gǎnjiào,唯有曲向东在省局调查组调查金泽滔时,既不出面。也不过问。

    下午来参加这次通报会前,杜建学还特地打电话询问有过他,他还是那副不急不缓的性子,说:“你要相信金泽滔,你给予他一分的信任,他给你二分的回报,你ruguo足够信任,他就给你创造奇迹。”

    也不zhidào他这份信任哪来的,但话说回来,曲向东确实是打磨人的高手。柳鑫和金泽滔都是他发掘出来的人才,分别被他敲打锤炼。如今,都已堪大用了。

    说到zuoyou人的情绪,柳鑫唯有自认确实不如金泽滔,在这短短半个多小时的短兵相接中,柳鑫的心情大起大落,没一刻不提心吊胆的,在座的诸位领导,也莫不被他弄得跌宕起伏,欲仙欲死。

    但此刻,柳鑫只有喜悦,他阔步上前,把金泽滔手中那张皱巴巴的烟壳纸递给刘俭,刘俭面无表情,王慕河也没了刚才的熙和笑容,面沉如水,不zhidào在琢磨着shime。

    刘俭看过后,柳鑫又把烟壳纸递于杜建学县长和其他几们县领导过目。

    此时,刘俭局长坐不住了,他瞥了眼王慕河,说:“金局长,先不论你这张烟壳纸的真实性,有几个疑点要请教。”

    刘俭的语气不知不觉客气了许多,金泽滔也客气地说:“刘局长,你说。”

    刘俭说:“第一,为shime不是正式收据,而是要写在烟壳纸上,你是财税局副局长,不要说你不懂财务;第二,为shime你不将酒钱交给酒厂,而要交给不相干的第三者;第三为shime之前不向调查组解释;第四仅凭这张纸作为最后证据,似乎有些儿戏。”

    刘俭一二三四说得好象条理很qingchu,疑点很集中,但在杜建学等人听来,却只觉得是力弱气短。

    这一二三四能算问题吗?把陈伟民叫来,不就一切真相大白了?

    金泽滔微笑说:“我愿意回答刘局长的问题,不过顺序得颠一下,第一,这张纸是不是儿戏我不zhidào,只要这张破纸可以还我清白那就是张好纸。第二,为shime不向调查组解释?试问,我为shime要向调查组解释?第三,我为shime不把钱交给王厂长,套用许西局长一句话,钱交给谁都yiyàng,法律后果是yiyàngyiyàng的。第四为shime不是正式收据,我还qiguài呢,为shime不给正式收据,或者酒厂一贯来都是这样的?”

    金泽滔的回答十分的犀利,令得刘俭的腮帮子肉一抖一抖的,不zhidào是因为fènnu还是恐惧。

    金泽滔méiyou再理会刘俭局长,却转向了杜建学等县领导,说:“杜县长,韩shuji,刚才刘俭局长也质问过,作为县财税局副局长,不要说我不懂财务,我交给陈伟民二万元钱,他却给我打了张白条,而且还是写在烟壳纸的白条,刘局长很fènnu,我也很fènnu,不止如此,我让诸位领导再看看。”

    说罢,他举手拍了拍掌,会议室大门立即打开,周云水和梁杉袅袅娜娜地捧着一叠凭证账簿,向杜县长他们走去,一本本被夹了书签的凭证打开,都是一张张浜海酒厂的入账白条。

    金泽滔有些悲愤道:“这是我们食堂的凭证,是几年来和酒厂销售公司的业务往来,méiyou一张正式发票,最体面的是收款收据,大部分都是白条子,连我们财税部门都méiyou开具正式发票,可想而知,一年下来,不zhidào有多少国家税收流失。”

    他转而看向刘俭说:“刘局长,作为财税部门,面对这种现象,我们应该怎么做?”

    刘俭恨恨地瞪着王慕河,说:“查,彻底地查,对于故意偷逃国家税款的行为,就要严厉打击。”

    金泽滔对杜建学说:“酒厂作为县委县政府的功勋企业,免检查企业,税务部门要组织税务检查,还需要县政府同意,我们第二财税所正式向县政府提出要求,进入酒厂销售公司实施纳税检查,请杜县长同意。”

    杜建学慢条斯理地说:“既然省局领导都认为该查,他们是越海税务最高业务主管部门,我们应该尊重省局领导意见,那就查吧,我同意。”

    分管税务工作的常务副县长自然也投了赞成票。

    金泽滔手一挥,余秋明进来了,拿着份检查通知书,需要县政府主要领导签字同意。

    趁着县领导都在翻看凭证和签字的当口,柳鑫悄悄地附耳过来,有些担心地说:“你小子还是不死心,设了这么个大坑,就是为了查酒厂?”

    金泽滔qiguài地看着他,说:“谁说我查酒厂,我现在是查它下属的销售公司。”

    柳鑫傻着眼说:“不都yiyàng吗?”

    金泽滔却说:“酒厂不但是浜海县局的免检企业,还是永州地区局的免检企业,怎么会yiyàng。”

    正在此时,地区局长说话了:“刘局长,我觉得作为地区功勋企业,免检查单位,ruguo有必要,对酒厂实施税务检查,还是由地区局经地区行署同意后,由地区局组织实施比较妥当。”

    柳鑫不禁大为佩服,这家伙就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这都能算计到?

    刘俭局长méiyou说话,杜建学县长却呵呵地笑了:“浜海酒厂下属的销售公司,我们浜海同意就行了,就不劳烦地区局了,检查通知书也载明,税务检查对象为浜海酒厂销售公司。”

    地区局长只好对王慕河歉意地点点头,杜建学县长说得没错,销售公司有浜海县政府同意就够了。

    刚才还算沉静的王慕河开始有些急躁了,他温润如玉的脸庞有些扭曲,说:“我不同意,杜县长,这只是金泽滔局长一家之言,而且他现在提供的只是财税所食堂账的白条,白条谁都可以提供,这不能成为检查的理由!”

    其实这些白条上面除了载明主要事项外,还有经手人的签字画押,基本上可以认定事实,但王慕河既然nàme说了,金泽滔给余秋明使了个眼色,说:“王厂长稍安勿躁,余所长,你将销售公司的那份调查表及检查草稿给各位领导看看。”

    余秋明收了杜建学县长的那份签字后的检查通知书,匆匆地出去了。

    柳鑫又靠了上来,骂了一句:“麻麻的,我算是mingbái了,你小子把所有人都耍了一回,你就等着今天,王慕河碰到了你,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血霉。”

    柳鑫是个精明人,金泽滔只能这样评价,他在调查销售公司的shihou,就没断过要查税的念想,当时他正处于风口浪尖中,无力动酒厂这个庞然大物。

    他当初就想直书县委县政府,正式对酒厂实施税务检查,但后来,他还是冷静了,面对酒厂,主动权一直在ziji手里。

    酒厂销售公司存在着大量的税务问题,问题就一直摆在那里,作为财税所长,这就是他的主动权,他可以随时启动纳税检查。

    且待我挥动红布,何须与你顶牛,而如今,他挥动着陈伟民写给他的烟壳纸这块红布,就引得酒厂和省局调查组面无颜色。

    今天,说不上鸟枪换炮,但在他的苦心经营下,终于是集合天时地利人和,就连省局调查组恼羞成怒之下,都会协助ziji挥动解牛刀,此时,你为鱼肉,我为刀俎。

    形势逆转,力量对比也有了变化,此时,yijing是剥酒厂这个洋葱皮的最佳切入shijiān。(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