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反击第五弹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保底月票!唉,苦命的金泽滔,希望七月能有个体面的开始!)

    “我现在做的就是剥洋葱,一层层地剥了它的皮,先查它的税,总会有剥到心的shihou。”

    柳鑫内心复杂,前几天金泽滔说过的这句话犹自在耳,当时他只当是听笑话,现如今,他敢把金泽滔的话当笑话吗?

    金泽滔拍拍柳鑫的肩头,说:“就冲你刚才站起来想为我说话,我就认你这哥们,我说过,你是我信任的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应该还是。”“。”

    柳鑫默默地回去身来,反手扣住他的手,认真地说:“不是将来应该是,而是将来一定是。”

    金泽滔感慨地说:“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你家里好象还有六瓶四十年陈洞藏酒吧?”

    柳鑫得意洋洋地说:“不是六瓶,是一件,十二瓶!”

    金泽滔愕然:“你不是输了六瓶给柳立海了吗?”

    柳鑫笑得牙床肉都露了出来:“柳立海说过了,他没地方存这么贵重的酒,暂时存放在我家。”

    金泽滔骂道:“也就柳立海这呆头鹅才会上你的恶当!这六瓶我不管,还有六瓶你说过的要贡献出来的,还要赔上佐酒的菜!”

    这倒是金泽滔冤枉了柳立海,其实某些方面他比柳鑫还要圆通,只是不善于表达罢了。

    柳鑫装傻:“有吗?我有nàme傻吗?哎,余所长,来来。我帮你一起搬。”

    他冲着刚进门的余秋明喊道。余秋明手里就拿着几张薄薄的检查草稿。也不知道他是怎样准备和余秋明一起搬这几张纸的。

    金泽滔气急败坏:“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

    柳鑫恍若未闻,心里却道,我若shime事都不辜负你的信任,我早给你哄得卖老婆孩子了。

    余秋明将几张检查草稿交于刘俭局长,刘局长粗粗一看,狠狠地将草稿扔给pángbiān的同盟王慕河。

    金泽滔说:“这是我所因调查一家企业发票,到你们酒厂销售公司取证时发现的,这些白条、内部收款收据以及非本地发票上面还盖着贵厂销售公司财务章。应该不是假的吧?”

    杜建学等领导看过后,也表示了没有疑义,事情似乎告一段落了,刘俭yi精对下面两项指证没信心了,心里却在想着怎样体面地结束这场犹如闹剧的通报会。

    而现在看会议室两台摄像机,却象两只讥笑的大眼睛,只是金泽滔却并不想就这样草草收场。

    没等刘俭说话,金泽滔对纪委shuji韩云山说:“韩shuji,想请教一个问题。”

    韩云山是金泽滔jiēchu了解最少的县委领导,但此刻却不妨碍他的提问。

    金泽滔说:“我们重新回到陈伟民身上。因为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得nàme简单,如果从财务处理的专业角度去考察。我有理由相信,我这二万元钱很kěnéng没有入账,也就是说,这二万元钱进了陈新民的腰包。”

    王慕河脸色都变了,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被无孔不入的金泽滔给揭开了,他有些慌张地站了起来,强作镇定地说:“这是臆测,不是事实,金局长,我知道,你对我们酒厂有成见,我们也愿意为之前不严谨的指证而道歉,但这不能成为继续扩大打击的理由,浜海酒厂历史悠久,包袱沉重,现在企业效益每况愈下,稳定是我们酒厂的当前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我恳求县委县政府谨慎考虑!”

    金泽滔嗤笑道:“王厂长,我觉得你这种说法很幼稚,且不论你这个表弟陈伟民是怎样当上这个销售公司副经理的,现在我只是对他提出了怀疑,哪怕这是怀疑成真,抓了你的表弟就破坏了稳定大局,荒谬!”

    事至今日,金泽滔对王慕河没有shime好客气的了。

    柳鑫面无表情坐在一边发呆,心里却狂喊,我就知道是这样,得罪他一人,连累一家人,王慕河啊王慕河,难道王联群和王爱平这对死鬼兄弟的教训你还没吸取?

    非要锣对锣,鼓以鼓地和他对簿公堂,还好死不死地要跟调查组坐一排,那地方是火山知道吗?

    你这是往死里跟他掐劲啊,你不露尾巴还好,只要撅起屁股出乖露丑,以金泽滔的眼力劲和狠劲,他能放过你那表弟吗?你王家不脱层皮才怪。

    如果你是我亲戚我还可以跟你提个醒,赶紧得,想办法,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还kěnéng自救一把,可惜你不是呀,你表弟完了,你也得慢慢跟着完。

    现在居然打着稳定大局的旗帜,你不说还好,你一说这不是提醒了他吗?

    确实,柳鑫是最懂金泽滔的知音,王慕河这一说,金泽滔也开始意识到自己还有些地方欠缺考虑。

    他没理王慕河,而是继续说:“韩shuji,财务上应该是这样处理的,白条应该由财务部门开具,你刚才也看到了,正常的白条都有经手人画押,还有财务部门的签章,那就表示可以入账。”

    说到这里,他又指着此刻正落在韩shuji手里的烟壳纸,说:“而这张烟壳纸,不是财务部门开具的,退一步讲,陈伟民将这二万元钱送财务室入账了,那财务室应该会开具收具或者白条,但至今我没收到,所以,我们可以认定,这笔钱并没有入账,一次就二万元钱,韩shuji,这是shime概念?”

    韩shuji脸色也变了,如果不提也就罢了,现在县地两级摄像机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拍摄,他能说没问题吗?他能负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即使没有这个新闻媒体在,二万元钱也是一笔巨款了,任何人都不敢轻忽。

    而且金泽滔也暗指这只是其中一笔,深挖下去,谁知道能揪出shime样的大贪腐,这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大案,没理由不理会。

    韩shuji看着许西,现在县纪委也只有许西在现场。

    金泽滔不待他说话,转而对刘俭诚恳地说:“刘局长,征管法执法检查工作,我们浜海一贯秉承省局坚持原则,严肃认真的态度,我们也一贯尊重省局领导。刘局长,刚才你也看到了,酒厂销售公司存在严重的偷漏税现象,而且还有违法使用其他县市发票现象,这应该是调查组目前最为关注的违反征管法现象。”

    刘俭看着一脸孺慕的金泽滔,心里却闹腾了,你说一贯秉承,早怎么不说,你又shimeshihou秉承过?茶杯里连颗茶叶都没有,这就是你的一贯尊重?

    但对于偷漏税及其他违反征管法行为,他能说不关注吗?摄像机正对着自己眨眼呢!

    刘俭只好咬着牙点头,却是恼怒地看向跟自己出这个馊主意的何悦。

    当时自己也头昏了,怎么就没想到,何悦是搭着金泽滔的车从永州直接到浜海的,调查组干部还跟自己提过这事,她跟自己提这个建议,能安shime好心?

    金泽滔见刘俭同意了,露出了喜悦的笑容,说:“刘局长,刚才王厂长也提醒的很及时,酒厂情况复杂,他们有集体上访的前科,我们财税所检查组也担心贸贸然进驻销售公司,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金泽滔的担心也很正常,刘俭心想,你们财税所有麻烦,关我们调查组shime事?

    金泽滔很客气地征询意见:“刘局长,你看这样行不?省局调查组在酒厂也进出过多次,既有亲和力也有威慑力,只要省局出面,我想,税收执法检查一定能顺利推进。”

    他这回不是对刘局长说话,而是朝着正亲自扛着摄像机的金燕说话。

    又想绑架调查组了,你都绑架上瘾了?调查组shimeshihou沦为你金泽滔看家护院私家兵了,刘俭直想撞墙,却怎么也不能说,我们调查组不管你们执法检查的事情。

    金泽滔见刘俭点头了,连忙对余秋明说:“余所长,赶紧组织稽查组干部集合,跟调查组一起进驻销售公司。”

    说罢,他朝着何悦夹了夹眼,何悦早就跃跃欲试,但因为没得金泽滔点头,也不敢擅自请命。

    此时见他示意,何悦连忙站了起来,说:“韩shuji,刚才金局长的怀疑很值得我们重视,销售公司副经理陈伟民有严重依法的嫌疑,我恳请韩shuji,让我们地区纪委协助调查组,立即控制陈伟民,县纪委可以派人直接去酒厂等候,地县两级纪委可以联合办案嘛!”

    何悦的建议终于打消了韩云山shuji的顾虑,有地区纪委出面,不要说销售公司,就是酒厂也可以直接查案,而且还县地联合办案,到时有责任地区纪委扛了,有成绩也落不了浜海的。

    调查组所有成员及地区纪委等编外成员,在余秋明等人的带领下,一窝蜂似地散去了。

    许西也正准备跟着何悦等人出门,金泽滔却拦住了他,说:“许局长,请教几个问题。”

    许西阴晴不定地看着金泽滔,却是心裂欲狂,他又赢了,如果说刚才这张脏不拉几的烟壳纸,是金泽滔反击调查组的第四弹。

    nàme,现在将调查组全体成员绑架上,查处酒厂销售公司的偷漏税事件,就是他狠狠反击的第五弹。

    他不敢再去想象自己面对金泽滔,还要如何去以直报怨,他现在只想远离他,远离调查组。

    他牵了牵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金局长,你说。”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