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辞去所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那女干部一见所长出来,就哗地哭开了:“所长,你说句公道话,他们都说我跟汪国正有guānxi。”

    shime跟shime?你跟汪国正有guānxi,为shime要我评理?

    金泽滔暴跳如雷,正想发滔天大火,却见何悦也混在人群中,正对着自己掩嘴窃笑。

    金泽滔连忙熄了怒火,转而轻声细语地安慰她说:“毫无疑问,汪国正是财税败类,但他是他,你是你,以前你跟汪国正因为工作guānxi才来往密切,你要相信组织,绝不会冤枉好人。”“。”

    已婚干部还是眼泪汪汪地看着金泽滔,金泽滔一狠心说:“我也相信你跟汪国正除工作之外,没shime别的guānxi。”

    心里却想,我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跟汪国正有没有guānxi,希望你真的跟他没guānxi。

    那女干部这才破涕为笑,跟着大家说说笑笑离开了。

    大家都走远了,周云水和何悦一左一右地夹着金泽滔,金泽滔qiguài地看着周云水说:“你还站这儿干吗?”

    何悦见周云水和金泽滔似是有事情要汇报,就先进了办公室。

    周云水见何悦没在pángbiān,低声说:“何主任是调查组的编外成员,她对所长你好象另有所图,我担心她对你不利,所以就在门口拦住了她。”

    金泽滔皱着眉头说:“别瞎想,她是自己人。”

    周云水吃惊地瞪着两大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zuoyou看了一眼。才压低声音说:“她不会是你在调查组埋的内线吧?”

    金泽滔摇了摇头。转身就回了办公室。懒得理她,港台剧看多了吧,还内线卧底,是我内人差不多。

    金泽滔进了办公室,反身啪地锁了办公室,抱着何悦便急吼吼地啃咬上了。

    何悦也没挣扎,热情地配合着让金泽滔亲热了一会,才抹抹嘴说:“陈伟民已被顺利控制。二万元酒钱被他占为己有,对此他也供认不讳,现正在积极交代其他问题,是个大案,浜海纪委盯得很紧。”

    金泽滔心不在焉地听着何悦的说话,眼睛却灼热地在何悦身上扫来扫去,何悦给他看得嘴干舌燥,浑身不自在,喃喃道:“现在可是大白天上班时间,你可别乱来哦。”

    何悦不说还好。她这一温腔软语的提醒,却象是火上浇油。釜底添薪,拉起何悦便上下求索,何悦左支右绌,却是如何敌得过金泽滔的蛮力,没两下,便被金泽滔扔在了办公室里面休息间的窄床上。

    何悦初尝禁果,虽然生涩,但个中滋味,刻骨铭心,金泽滔稍加挑拨,便欲罢不能,挣扎了一会,就坠入人伦大欲,无法自拔。

    何悦未经人事前,清清冷冷,男女情事对她来说都觉俗不可耐,这一经金泽滔开垦,一举手一投足,都有着娟媚入骨的丰度,让金泽滔都生了从此君王不早朝的自甘沉沦,万事皆休的感觉。

    两人恩恩爱爱,缠缠绵绵了好久,才悉悉索索穿戴整齐走出休息室。

    何悦美目流光,斜看着金泽滔说:“荒淫无度!白日宣淫!”

    金泽滔走在前面,一个踉跄,这丫头也并不是啥都不懂呀。

    何悦虽然快乐,却也觉背涨腰酸,皱着眉头建议说:“这床太硌人,怎么睡呢,也不换张大的。”

    金泽滔回头呵呵笑着说:“下次来,一定是张大床,不委曲了你。”

    何悦伸手去拧金泽滔的腰间软肉,嘟嘟囔囔地说:“想得美,我才不爱来这里,就是让你中午休息得舒服点嘛。”

    金泽滔刚坐下不久,办公室门敲响了,何悦开门,周云水一进门就皱着鼻子使劲猛嗅,喃喃道:“有股怪怪的味道,咦,所长,是不是shime东西打翻了,怎么nàme怪呢?”

    这个狗鼻子,金泽滔差点没从高背椅上滑下来,第一次和张晚晴有了guānxi后,她也是这种神态,不去公安当警犬可惜了。

    何悦脸涨得通红通红的,绞着手指佯装着看墙壁上的中国地图,却把两支腿夹得紧紧的。

    金泽滔只好摆出所长的威风,瞪了她一眼:“咋咋呼呼的,shime事呢?”

    周云水让所长一瞪眼,一个激灵,忘了怪味的事情,连忙说:“医院打来电话,小汉关醒了,有空让你去看看。”

    金泽滔开心地说:“不知道做了手术后,小汉关的腿现在有没有感觉了?”

    周云水摇了摇头,金泽滔站了起来,说:“走走,一起去看看。”

    周云水和何悦也算熟悉了,两人都挤后排,聊起了女人的话题,周云水无论是说话的口吻还是言行举止,都象个孩子,和她说话,何悦很放松。

    车还没过半程,周云水可爱的鼻子再次皱起,呼呼的鼻翼翕动声令得金泽滔和何悦大为紧张。

    幸好何悦又夹起了尾巴做人,才令得周云水没了下文,却是再也不敢和周云水再轻松对话。

    小汉关的术手预后情况相当不错,金泽滔等人进去的shihou,黄歧正在给他做神经反应临床测试,如果情况良好,过几天就能下床走路了。

    黄歧朝着金泽滔点头,却是对金泽滔身后千娇百媚的两美女视若不见,省城大牌名医教授的脾气让周云水很是吃味,也针锋相对地对黄歧视而不见,却围着小汉关问长问短。

    黄歧却一点也不假辞色,喝斥着周云水别妨碍医生检查,周云水就委曲地眨巴着大眼睛,连金泽滔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自己倒是天天有事没事说她两句,但看她被人欺负,就不是滋味了。

    黄歧终于检查完毕,mǎnyi地点了点头,转头对面色不愉的金泽滔说:“应该没事情了,过几天就能动弹,还要加强康复训练,营养要跟上,就这样,我晚上还得赶西州,二个月后,送西州再来复查一次。”

    金泽滔代表家长点头表示感谢。

    黄歧边说边边除了白大褂,接过助手递过的便装,又很自恋地捋捋头发,才对金泽滔说:“怎么样,头发没乱吧?”

    金泽滔扭头看墙,跟他中午吃了一顿饭,两人也算比较熟悉了,黄歧给他的最深刻的印象不是气质,不是博学,而是自恋,非常在意自己的相貌。

    你说一个大男人,而且是一个老男人,有必要nàme在乎自己的头发乱不乱吗?

    金泽滔不看他,但也不能不理会,只好点头,周云水则两眼放光,忘了刚才的不快,盯着黄歧猛瞧,金泽滔说过,对于大多数女人来说,会医术的黄歧确实是**。

    黄歧更衣洗手消毒过后,连晚饭都不留,就直接下楼走了,边走还边往后面挥手说:“下次带着小关来西州复查的shihou,我请你吃饭。”

    第二天一早,被折腾了一晚上的何悦恋恋不舍地赶回永州,地区纪委抽调何悦秘密办案,kěnéng要禁闭一段时间。

    接下来的日子,倒是又轻松,又惬意,他又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恶少生活,间或还可以欺负欺负弱女张晚晴。

    二所的收入进度不但完成了同期任务,而且随着南门市违法代扣代缴税款的查处,地区局也调整了预算收入级次,浜海的收入进度每天以大跃进般的速度,让其他县市瞠乎其后,望尘莫及。

    而酒厂销售公司的纳税检查发现的偷漏税款金额巨大,按征管法的要求,可以课以重罚,为此,县政府还开了次协调会专门协调酒厂销售公司查补税及罚款事宜。

    酒厂态度很端正,对偷漏税款直接签字认账,并且急不可耐地缴纳税款准备早些了结此事,但被金泽滔以年终调控税收进度为由拖到元旦后再缴纳。

    这一方面也是为二所明年度的税收收入留点后劲,另一方面,今年收入超得太过,也不利明年收入任务的下达。

    当然,最重要的是朱秋明等稽查组在检查税收的同时,还需要时间整理酒厂近三年的财务数据,这才是他提议对酒厂销售公司实施税务检查最重要的目的。

    浜海酒厂,一个比浜海县政府历史都要久长的,私营企业国有化改造的国营企业,有着辉煌的历史和传统的酿造工艺,此刻却被一帮子蠹虫啃食得只剩下个光鲜外壳。

    销售公司虽然不能全面反应酒厂的现状,但窥一斑而知全豹,对销售公司纳税检查只是他剥开酒厂这只大洋葱的第一步。

    元旦前夕,胡文胜决定召开一次党组会,自调查组撤离后,胡文胜是痛并快乐着。

    临近年末,收入增幅的暴涨让他睡觉都要笑出声来,但岁末年初,最后收官和明年初收入计划的确定和把握让他又头大无比。

    张军shuji和童子欣不管业务,也不懂业务,金泽滔精通业务,却被二所这个收入大所纠缠,一直不能把精力放在县局。

    而分管税收的高海明副局长则情况相当不妙,据他家属电话哭诉,yi精是肝癌晚期,而且yi精扩散至肺,全身出现多处淋巴肿大。

    胡文胜在这次党组会上开宗明义说,要集中力量抓好年内扫尾及明年开门几项重点工作,同时要加强对基层财税所的领导,tèbié是几个收入大所的开门红工作要实行班子分工负责制。

    得了,胡文胜的话都讲到这个地步了,金泽滔也只好提出辞去二所所长职务的要求,不是他恋栈不舍,实在是可惜了那张床,刚换的大床。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