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注定站在高处的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曲向东看看时间,都yijing下班了,对着金泽滔微微点头,起身正想拎起公文包,金泽滔抢先一步先拎上手。<-》

    两人也没说话,就这样一先一后走出县委大院,快回到宿舍的shihou,曲向东忽然说:“那姑娘不错,合适的话就定下来吧,领导干部有个家,也好安心工作。”

    金泽滔点头称是,随着自己的政治地位的提升,个人问题也应该提上日程,何悦无论外貌还是心性,确是自己良配..”“。

    老姨见到金泽滔开心得shime似的,拉着金泽滔的手不放,还连连说:“你这孩子,现在有nàme忙吗?也不来看看芳姨。”

    金泽滔歉然说:“最近确实杂事缠身,都好长时间没来尝芳姨做的菜了,前几天还特地带了女朋友想请芳姨过过眼,不凑巧你那晚出门溜达去了,没碰着。”

    老姨说:“哎唷,你这孩子都找女朋友了,那还真是大事,芳姨我得过过目。”

    说罢还对pángbiān的曲向东怒目而视,似是责怪他没将这好消息告诉她。

    曲向东接过金泽滔手中的公文包,装作没看见,其实倒不是他不想跟老姨说,而实在是那晚来家里的人多,第二天把这事给忘了。

    金泽滔虚扶着老姨进屋,老姨还不断唠叨:“你说这天气,咋nàme怪呢,气温没咱们那低,但这风吹过来,都能钻到骨头里去的,这冬天不好过啊。”

    金泽滔也是感慨:“就是啊,江南多雨水。空气都是湿的。你要多穿点衣服。tèbié在腿关节部位要加块厚实点的棉垫,别冻出shime关节毛病。”

    老姨不住点头,说:“这段时间关节都象生了锈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唉,孤家寡人,也没有个体贴人,泽滔你能体贴人。可你也不常来看看你芳姨。”

    说罢,又是横看了曲向东一眼。

    曲向东有些惭愧,确实,这事倒是他疏忽了,不过,你这话说得好象我虐待你似的,当初是你自己主动请缨来照顾我生活起居的,现在怎么反过来要我照顾体贴了。

    金泽滔更羞愧,说:“芳姨批评得对,这事怪我粗心。没有经常来跟你老请安问候。”

    老姨说到底还是自己老姑的救命恩人,平时也确实怪自己体贴不够。连个电话都很少打,曲shuji工作繁忙,哪还顾得上这鸡毛蒜皮的事。

    老姨非常欣慰:“也怪不得你,你这孩子工作也忙,人不来,倒也经常托人带些吃用的,有心了。”

    在金泽滔和老姨闲聊时,曲向东早一步躲书房去了,金泽滔不来还好,他一来,老姨总是满腹怪话牢骚,眼不见为净吧。

    老姨开始张罗晚饭,金泽滔就抽空拣重点汇报几件急需领导点头的事。

    产业办的事情不用金泽滔说,他都要催着办了,这事说了,曲向东就直接点头,关于进人,具体跟人事劳动局衔接,在全县行政事业单位公开招考,择优选用,按规定程序走。

    滩涂开发改造一期工程公开招标工作也要抓紧时间,现在是冬季枯水期,正是筑坝围塘的好shihou,可以让丁万钧副县长牵个头,具体跟农业、水产等单位协调一下。

    至于辞去汽配厂厂长职务,也该集中精力做些事,不能再分心了,下个文件,重新物色个厂长,你自己跟县长请示。

    聊完了工作,老姨的晚饭也做好了,三人开了瓶老烧,象一家人yiyàng和和美美地围着吃饭,老姨感慨地说:“我怎么感觉泽滔过来一起吃饭,这个家才象个家呢?”

    平时两个人吃饭,曲向东就象打仗似的,三两口就搁筷子走人,老姨看着费劲张罗的饭菜,在曲向东嘴里就跟空气yiyàng,吃饱拉到,难免心里落寞。

    曲向东扭头夹菜,嘴角却不住地哆嗦,天气冷了感慨,吃个饭也感慨,心里却在考虑,以后是不是让金泽滔不要到家里汇报工作了?

    金泽滔只好干笑:“主要是曲shuji工作忙,吃饭都快成了累赘,哪还有闲情逸致注重吃饭环境。”

    老姨就嘟嘟囔囔说:“做人不就是图口饱饭吗?如果连吃饭都可以马马虎虎,泽滔,你说这做官还有啥意思?”

    金泽滔呆住了,这话说得在理,不禁大为赞叹,主动敬了老姨一杯酒,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芳姨这话说得太有哲理了,如果连一天三餐都亏待自己,他又怎么能善待他人,吃饭跟当官yiyàng,一定要细嚼慢咽,仔细消化,才能咀嚼有味,下咽有益。”

    心里却在想着,也不能全怪曲shuji,你说让他一天三餐对着你这老脸,他能跟自己yiyàng,吃顿饭缠绵个一二个小时吗?

    老姨说这话时并没有给曲向东眼色看,但此中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和体贴还是让曲向东感动,他默默地也举杯和老姨干杯,老姨开心地碰杯。

    这顿饭吃得悠悠晃晃,化了一个来小时,三人都说些生活琐事,金泽滔没提调查组的事情,曲向东也没问,只是出来时,曲向东却说:“关于酒厂的事,还是先放放,不急。”

    金泽滔惊愕地看了眼曲向东,默默点头,也没有细问,他能猜测到金泽滔还在关注着酒厂的问题,那不qiguài,但他的态度,却是令金泽滔有些不解。

    现在也不是动酒厂的shihou,他还仅仅剥下酒厂的一层外衣,任重道远吧,既然曲shuji有此说法,那也说明,酒厂,并不是只有自己,还有更多的有心人在关注。

    回到张晚晴家的shihou,也不过七点多,看到张晚晴正戴着个大耳机,棒着本法文教材练口语。

    她轮廓分明的侧脸,在灯光的映照下,甚至每个毛孔都清晰可见,却是那样的白皙而细腻,既象半工半写的仕女图,又象是极富质感层次的肖像油画。

    他痴痴地看这幅传世杰作,听着从她薄红檀口飞出的优雅而又高贵的发音,他无法用语言描述,却又不能保持沉默,只能用心去体会的声音,这种声音和音乐类似,是触及人类灵魂的东西。

    此情此景,令他莫名地感动。

    他忽然感觉,正如小汉关,他就应该生活在阳光下,而不是蜗居在病床苦苦挣扎度日。

    张晚晴就应该登高丘,望远海,颠倒众生,而不应该被困在这斗室,捧着这教材,陪着自己这个俗人。

    他轻轻地上前,从后面环抱着她,喃喃说:“你注定是站在高处的人,你应该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你应该感动更多的人,”

    张晚晴摘了耳机,迷惑地问:“你说shime呢,回家了怎么都象个贼?”

    金泽滔只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里,嗅着她蔷薇yiyàng的芳香,体味着她温暖而舒心的体温,感受着她的快乐和忧伤,fǎngfo这一切亘古存在,又fǎngfo这一切转瞬即逝。

    张晚晴双手抓着他的双手,却发觉他的手微微颤抖,回首凝眸:“你知道了?”

    金泽滔有些消沉:“我不知道,我只感觉你要远游,你不属于这里,鲜花陪伴你,音乐围绕你,而不是我这个俗人拥抱你。”

    张晚晴转过身子,拂着贴着额际的刘海,看着金泽滔忧伤的脸,亲着他的眼:“你这傻瓜,你是我的男人,无论天涯和海角,无论生存和死亡,你都是我的男人,没有鲜花,我还有绿草,没有音乐,我还可以歌唱,但没有你,我的爱人,我就没有明天和希望!”

    张晚晴用法语说着诗yiyàng的情话,金泽滔听不太懂,但他可以感受到nàme份悸动。

    金泽滔也渐渐地高兴起来,说:“无论你在天涯,还是海角,我的脚步一定会跟上,无论你是生存和死亡,我的生命都与你同在。”

    张晚晴一直在自学法语,而且进步很大,她有着非比寻常的语言天赋,她这次去西州见到同寝的一个同学,同学建议她再去深造,浪费了这么好的天赋,可惜了。

    同学还帮她报了京城外国语大学的研究生,春节前就要开考,留给张晚晴的时间不多,错过了,就得等明年。

    她有个梦想,她梦想能说着五颜六色的语言,和五颜六色的人们交往,她梦想走遍高山和大海,走遍乡村和城市。

    因为金泽滔,给了她做梦的床,因为金泽滔,给了她飞翔的翅膀,

    金泽滔不知道上辈子,她是不是一直在东源中学工作和生活,直到老死,或者她孤独一生,或者结婚生子,他在东源工作生活了五年,却从未听闻她的名,从未见过她的人。

    或许她压根就没有在这个shijiè出现过,她就是陪伴自己重生的一个精灵,或者,她就是上帝赠予自己的礼物。

    这一生,如果她没在自己身边出现,她会在哪?

    “如果没有你的出现,过几年,我会辞了这份工作,或者到处流浪,或者就住乡间那间老屋,最后默默地老去,直至死亡。”张晚晴fǎngfo猜透了他的心思,诉说着自己的心话。

    “但你出现了,我不会漂泊流浪,也不会离群索居,你注定是站在高处的人,你应该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你说,你是不是傻瓜,你怎么会是个俗人呢,你是我的爱人,你是创造奇迹的人,我一直坚信。”张晚晴捧着他的脸,说着和他同样的话。

    写这章很累,唉!做作业啊不干活(自作孽不可活),干么要这么花心,一个女人多好,我也不用这么费脑筋,多个女人不是多条路,而是没活路,下本书,如果有下本书,一定要单女主。(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