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我和她都是你的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喃喃说:“那你为shime不留下来,陪我,一直陪我,跟着我高飞,随着我远足呢?”

    张晚晴怜惜地抚摸着他的脸:“傻瓜,后面拖着个尾巴,你怎么能飞得高呢,我是个不祥的人,只能在远处等你,但不能陪你同行。”

    金泽滔听得心一酸,眼角滴出泪水,只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虚弱和无助。

    在张晚晴面前,金泽滔一直强势,他以为自己有力量爱护着她,让她有看风景的心情,让她不再重复自己的苦难,他一直当她是弱女子欺负。”“。

    “我在东源收的人情都交着你保管,你是我的管家婆,你走了后,我该怎么办?”金泽滔有些软弱。

    “傻瓜,我又不是天高地远,一去不回,我就驻在你的心房,即使我考取了研究生,我想回来就回来,你想来看我shimeshihou都可以,弄得我都心酸酸的。”张晚晴擦拭着他眼角的泪水,却是分外的快乐和幸福。

    这一晚两人说了不少,也做了不少,在床上,张晚晴依旧是个弱女模样的楚楚可怜,金泽滔依旧是恶霸嘴脸的恃强欺弱。

    第二天,金泽滔精shén抖擞地去第二财税所主持最后一次所务会议,稍后,局考察组就来二所考察宣布。

    胡局长要求这次干部调整必须在元旦前全部到位,考察也就是走个程序,其本意就是赶紧让金泽滔把所长wèizhi腾出来吧,省得麻烦。

    金泽滔走进二所大院,两支梧桐还是迎风落叶。但今天看它。和调查组驻二所调查shihou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那是他只看到满目枯黄,而如今,却看到桐叶葳蕤的茂盛生机。

    看风景的人有着看风景的心情,那入目的落叶都是金huáng色的,无疑迎在大门的朱秋明、周云水和梁杉都有看风景的心情。

    金泽滔担任二所所长只是临时性过渡,人家是县局副局长,不kěnéng长期霸占着所长的wèizhi。

    他任所长不过几个月时间,除了调查组驻所期间还经常在财税所坐班。其他时间很少见他过问二所的具体工作。

    但就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财税所所风所纪都焕然一新,干部的福利待遇和工作主动性都大幅度提高,或许所长不一定能认全干部,但确实,他给二所带来了历史上最深刻的变化。

    而这种变化,带给二所干部职工的影响却是深远的。

    二所的干部职工尽管心理都有准备,但真到金泽滔要离开了,却还是有些意外。

    金泽滔进了那间会议室,在这里。他给财税概括了二所的气质,在这里。他用一张烟壳纸斥退了趾高气扬的调查组领导,直到现在,二所内部还在流传着烟壳纸的秘密。

    金泽滔开场说:“是到了该说再见的shihou了,同志们,还记得你们的气质吗?”

    大家都有气无力地说:“知道,优雅,热情,有内涵,美丽。”

    大家零零落落地回答着问题,能有好心情吗?所长尽管有些强势,有些敬畏,有些憎恨,但大多数人还是拥护和爱戴着他。

    而且,即便对他憎恨的人,也不能不说所长是个好所长,至少在他任所长后,大家的口袋才会比平日多了一倍。

    金泽滔挠挠头,回头看朱秋明,问:“是不是这个月奖金和福利都没有发啊,怎么都有气无力的?”

    大家都哈哈地笑了,此起彼伏地应道:“发了,发了。”

    所长不在财税所里取酬,所以,尽管所里每月都发奖金福利,却全没他的份。

    金泽滔又搔搔头,问朱秋明:“那你有没有说,从下个月起,取消了奖金福利呢?”

    朱秋明苦着脸说:“我哪敢啊?”

    大家又是嘻嘻哈哈地笑:“他要敢,我们让所长撤他的职。”

    金泽滔正面对大家说:“那你们连个说话都有气无力呢?”

    年青干部带头,大家大声喊道:“优雅,热情,有内涵,美丽!”

    金泽滔拍着手说:“这就对了嘛,这个气质是独一无二的,是属于你们的,也是属于我的,它更应是体现在你们的行动上。”

    他停顿了一下,挥了挥手,说:“希望我能看到,有朝一日,人家纳税人指着你说,哦,一看,我就知道你是二所的干部。今天的所务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金泽滔说了不过三分钟的话,就率先站了起来,大家起先还愕然,但随即就齐齐起立,大力地鼓掌。

    蜀山迷女干部大声问:“所长,你跟我们说说,那张烟壳纸到底写着shime?”

    金泽滔边走边说:“你不是说是出奇制胜的法宝吗?那就当是法宝吧!”

    干部们都望着蜀山迷嘻笑,蜀山迷羞得脖子都红了,却恼怒地跺着脚说:“原来所长偷听了人家说话。”

    金泽滔惊讶道:“你们在我门口排排坐,说的还不是悄悄话,食堂的大师傅都能听见你的大嗓门,你问问大伙儿,我偷听了她的说话没有。”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说:“偷听了,偷听了。”

    金泽滔一个趔趄,连忙紧走一步,紧紧地握着正站大门口袖手旁听的童子欣的纤手:“惭愧,惭愧,都敢让领导差点下不了台,童shuji见笑了,这帮家伙,我是拿他们没办法了!”

    童子欣摇了摇头,这家伙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短短几个月,能相处出有这样既贴心又能交心的干部,换了别的所长,还不偷着乐?

    童子欣后面,站着抿嘴偷笑的尹小香,今天她正式来二所报到,过会儿,等童子欣等县局领导考察结束后,干部还要集中,正式宣布县局的任命。

    金泽滔安排好考察谈话,带着尹小香回办公室,娃娃脸的周云水笑得都快合不拢嘴,蹦蹦跳跳着跟了进来。

    金泽滔疑惑道:“你该待办公室等待领导找谈话啊,来我这里干啥?”

    周云水笑眯眯地边倒水边说:“局长,我是提前行使办公室副主任的职责,为领导服务!”

    金泽滔头疼:“童shuji不也是你服务的领导吗?”

    周云水夹夹眼:“那可不yi艳g,服务领导也讲究先来后到,轻重缓急嘛!再说,我是你的人嘛,当然要优先服务局长你了。”

    听了她前半句,金泽滔很欣慰,这丫头还是挺明事理的,听了她的后半句,他手一抖,碰着了刚满了水的茶杯,幸好尹小香,扶住了它。

    金泽滔气急败坏地低声道:“你shime脑子,shime我的人?这话听在别人的耳朵里,shime影响知道吗?”

    周云水瞥了眼尹小香,撇着嘴不以为然:“我知道尹所长也是你的人,我和她都是你的人,这里也没外人,有shime好怕的。”

    金泽滔终于气馁,挥挥手道:“得,得,你有政治头脑,管牢你的嘴巴,我要再听到shime你是我的人之类的混帐话,你就给我从哪来回哪去,勿谓我言之不预!”

    周云水只觉得升官的神清气爽,对所长的严辞厉色浑不在意,噔噔地扬头出去了。

    金泽滔刚还在犹豫,让周云水到办公室去到底是对还是错,门又悄悄地打开,伸出周云水的小脑袋,说:“我不说,是不是童shuji他们就不当我是你的人?”

    金泽滔被她问得一愣,随即恼羞成怒,吼道:“滚!”

    待他回过神来,却只听见噔噔的脚步声早就跑远了。

    金泽滔发着火的shihou,尹小香却掩嘴吃吃地笑,在东源,还真没看过所长如此狼狈的模样。

    金泽滔看着走了个小魔女,又来了个大魔女,若说脾气大,还是眼前这个尹小香。

    周云水的脾气跟她长相yi艳g,还是孩子气,很多shihou,跟金泽滔的相处却象是孩子跟家长的guānxi。

    家长一怒,她就狼奔免突,家长敛怒,她就蹬鼻子上脸,而尹小香却不是这样,她心情好,你就是家长,她若怒了,她就是家长!

    金泽滔头大无比,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椅子,说:“怎么样,现在东源还好吧?”

    尹小香愈是见他郁闷,她愈是乐,她抿嘴笑着说:“挺好,都是老样子,大家都很缅怀你在的日子。”

    金泽滔捧着头道:“别弄得我好象不在人世似的。说说,这次干部调整,所里有shime议论没有?”

    尹小香拧眉沉想了片刻,说:“都很平稳,我走了,提了王得灶,大家也比较认可,反正大家都是你的人嘛,没轮着,就等下次机会,挺快的,才一年,都提了好几个了。”

    东源财税所干部资历和能力都相法ngfo,金泽滔也担心其他干部会有shime想法,不过,听尹小香说到后面,他的眉心就紧了,这提拔干部,能象种韭菜yi艳g吗?还挺快的,一年长一茬。

    他对尹小香和周云水yi艳g的论调有些担心:“shime你们都是我的人,我们都是财税干部,不是shime你的我的,这种没脑子的话以后少说。”

    尹小香低眉顺眼地说:“知道啦!”

    态度很好,只是后面的腔调拉得老长,语气明显不屑,谁信呢,大家都是你提拔的,不是你的人你会这么好心,你咋不调西桥财税所的副所长进城,真是虚伪。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