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产业办重新开张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无奈,但也只好继续交代:“第二财税所不同与东源,老方的遭遇你也zhidào,要注意搞好同志guānxi,tèbié是要尊重老同志。”

    尹小香不等他说完,又是低眉顺眼说:“zhidào啦!”

    金泽滔声音都低了三分,不过该交代的还是要交代:“还有,对朱秋明所长要积极配合,大力支持,他是个厚道人。”

    尹小香又是拉长腔调说:“zhidào啦!”

    “还有……”金泽滔说了两个字,终于无力地摆摆了手,“算了,反正我说shime,你都zhidào啦..”“。”

    尹小香扑地笑了:“我也有不zhidào的,我该住哪呢?”

    金泽滔却是拼命喝水,见尹小香还是直愣愣地看着ziji,只好无奈地说:“你现在是二所副所长,这问题你该问所长或者综合办主任,我是副局长,不管你睡觉的事情。”

    尹小香眨眨眼:“你现在不还是二所的所长吗?”

    金泽滔觉得冒火了,指指门外说:“找周云水去!”

    尹小香正要起身,金泽滔忽然想起尹小香丈夫的事情,说:“我昨天还问过,这次人事局转档名单好象méiyou毛昌培的名字,是不是出shime差错了,算算shijiān也应该到了的呀。”

    尹小香刚才还喜滋滋的神情有些落寞,说:“所长,kěnéng不需要你帮忙了,我打电话也找不到人,写过信,就回了几句话。说是部队首长挽留他继续留伍。也不zhidào怎么回事?”

    金泽滔笑说:“能有shime事。首长既然挽留,总是好事,没准还在部队直接提干了呢。”

    尹小香也让他说得开心了起来,说:“希望是这样的吧。”

    等尹小香快到门口时,金泽滔又忍不住叮嘱了一句:“记住啊,二所管辖的都是国有二轻企业,guānxi复杂,你可不能再象东源那样横冲直撞。要讲究策略zhidào吗?”

    尹小香回眸灿烂展齿一笑:“zhidào啦!”

    等他起身添水时,却听得尹小香小声嘟囔:“才几个月啊,怎么越来越啰嗦了呢?”

    上午告别了二所,下午就迎来产业办的正式挂牌仪式,县领导曲向东和丁万钧参加,曲向东也算是产业办的老恩主了,在东源镇的shihou,股级产业办挂牌时就是曲向东的揭牌。

    曲向东露了个脸,扯了下红布揭了牌,就匆匆回县委了。留下丁万钧副县长,牵头召集相关部门负责人会议。对全县滩涂改造及海塘堤坝建设有关问题jinháng研究。

    一期工程起始模式跟东源yiyàng,先由县财政对产业办下属的养殖公司投资注册扩本,再组织筑坝,待一期海塘围坝成功,jinháng招商认资,其实就是扩招资本金。

    现在产业办下属的滩涂养殖公司,在泸水港和横门沟滩涂改造成功后,后面又陆续开发改造了两片滩涂,之后,养殖公司就退出了东源滩涂改造,当地民资对滩涂开发改造投资已基本成熟。

    经过连续四期的滩涂改造,目前产业办下属的浜海滩涂养殖公司总资本已超过二千五百万元,yijing是浜海的诚然大物,俨然已成农业产业龙头骨头企业。

    金泽滔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具体工作由产业办副主任、公司副经理文元旦负责。

    产业办升格搬迁至县城后,就和财税,农业,水产等部门对全县沿海地区的滩涂作了全面调查,并结合以前留存的一些历史性地质水文资料,经会议讨论决定,产业办一期工程初步选择址白丰镇。

    白丰镇shuji汤军贤,也是金泽滔的老领导,在产业办升格后,准备在全县推行滩涂开发改造,汤军贤shuji就多次打电话要求考虑白丰镇。

    一期工程落户白丰镇,金泽滔也有其考虑,一是汤军贤shuji目前在白丰镇任职,有利于工程开展,二是白丰镇是浜海除东源外,滩涂资源最丰富的乡镇,利于开发,也便于利用。

    白丰镇因为其独特的地理和日照条件,是历史上浜海制盐重镇,现在仍是重要盐业产地。

    会议刚刚结束,汤军贤shuji就打来电话,豪情满怀地说:“晚上我请客,不见不散,不醉不归!”

    老领导有请,金泽滔无法推辞,只好答应,本来想带着张晚晴赴宴,考虑到她近阶段正在积极备考,也只好作罢工,今天产业办挂牌仪式一结束,就被金泽滔赶回家去复习迎考。

    金泽滔车刚在金钱湖畔海鲜码头稳稳停住,正待伸手开门,车门忽地打开,却见一张如花笑靥欢喜地对着ziji怒放,正是海鲜码头酒店管理公司总经理风落鱼。

    也不zhidào她长的是shime样的鼻子,每次ziji来酒店,只要她在酒店,总会第一shijiān出现,还真是qiguài。

    风落鱼喜滋滋地做了个肃手迎宾的姿势,软软绵绵地说:“欢迎金主任大驾光临!”

    虽然是过了冬至,但风落鱼却仍穿得清清凉凉,纤腰秾胸,楚楚有致,有段shijiān没见她了,这女人倒也越来越标致。

    风落鱼在前面引路,金泽滔在后面跟着,看着她轮廓分明的细腰丰臀在ziji眼前摇摆,只觉得摆动幅度再大点就要折断似的。

    以前和她相处倒也没啥gǎnjiào,现在却觉得这女人变化也太大,都快成吃人的妖精了。

    风落鱼fǎngfo知晓他心思似的,回头妖娆地横了他一眼。

    金泽滔连忙端正视线,沉声斥道:“赶紧带路,象个妖怪似的,成何体统。”

    说这话,连ziji都觉得心虚,风落鱼被金泽滔这一顿训斥,却是zuoyou摆动的幅度愈发地大,还掩嘴吃吃地发笑。

    金泽滔连忙紧走一步,越过风落鱼,低声骂道:“越活越回去,走路都不会了,象只鸭子似的,就不怕闪了你的腰啊。”

    风落鱼不走了,就倚在过道门框上,笑眼迷花:“闪着腰不是还有金主任在后面扶吗?”

    金泽滔面色赤红,狼狈鼠窜,刚进包厢大门,却见门后闪出一道倩影,正是刚挂了外套的童子欣。

    童子欣上穿紫罗兰轻薄衬衣,衬托得胸线毕露,下穿长裙,包裹得腰臀曲线分明。

    心里哀叹,现在的女人,怎么一个赛似一个的妖娆,fǎngfo要在这冬季争奇斗艳。

    童子欣狐疑地看了眼金泽滔,说:“看你面色赤红,嘴唇发白,神情仓惶,莫非后面追着头妖精?”

    金泽滔赶紧找洗手间照照镜子,难道真这么狼狈,却闻一阵香风飘过,风落鱼象只硕大的牡丹花开在门口。

    童子欣似笑非笑地看了两人一眼,心道,原来是头鱼妖追着书生跑。

    风落鱼恭恭敬敬地招呼着童子欣,吩咐服务员上水上毛巾。

    现在海鲜码头酒店服务模式越来越超前,很多酒店匪夷所思的服务内容,在海鲜码头酒店yijing形成制度化规范化了。

    有童子欣在场,风落鱼没再作怪,而是规矩地站在金泽滔的身后恭听吩咐,殷勤侍候。

    不一刻,赴宴的来宾陆续来了,汤军贤和丁万钧一前一后进来,意外的是随后而来的两人,县委常委、城关镇shuji罗才原,以及上任shijiān不长的,检察院控告申诉科罗石山。

    金泽滔在县城还是第一次和罗才原碰面,自然有一番热情寒暄,金泽滔羞赧说:“老领导到城关镇后,多没到当面向罗shuji问候,实在不该,待会儿,自罚三杯!”

    罗才原shuji热情地拍着金泽滔的手背,玩笑说:“这么长shijiān也不见你来看我,是不是不当你领导就见外了?”

    罗shuji自然zhidào金泽滔这段shijiān都忙碌着shime,也没真见外,金泽滔只觉得罗才原shuji这话nàme耳熟,看了丁万钧县长一眼。

    两人都忽然想在县招门口见面的情景,那时丁万钧刚从财税局长任上调至城关镇shuji,他见到金泽滔的第一句话,正是罗才原说的。

    罗才原shuji说完话后,看金泽滔却扭头和丁万钧相视大笑,觉得qiguài,丁万钧连忙解释了原委,并说:“前后两任shuji都说着同样的话,这证明你对城关镇成见不浅啊!”

    罗石山在pángbiān煽风点火说:“泽滔,这两位领导好象都是你的老领导,大不敬啊大不敬,三杯酒哪能表达心意,至少三十杯才行。”

    金泽滔笑骂:“你罗石头站着说话不腰疼,纯粹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要不我们俩一起练练?喝三十杯也行,你陪着喝,也不要你全程跟,我喝三杯,你下一杯,行不?”

    金泽滔也好久méiyou练过酒量了,今天来的除了罗石头,都是ziji的老领导,心情也愉快,不觉酒兴大发,豪情满怀。

    罗石山沉吟了会,十杯酒,按金泽滔的禀性,斟的都是大杯,至少一两半,多至二两,十杯就得有二斤的量,沮丧地摇头:“一比五差不多。”

    金泽滔虚踢了一脚:“你怎么不说,你喝白开水,我喝酒。”

    罗石山咧嘴一笑:“这样也未必不可。”

    大家都哄笑,汤军贤等人摇头说:“你这石头,喝酒从来没真刀真枪过!”

    罗石山酒席上向来大大咧咧,是纪检系统有名的滑头鬼,但在工作上却从来是一丝不苟,脾气刚硬,认定的事绝不回头,在纪委并不讨好。(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