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余波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罗石山调至检察院后,远离了查案一线,收敛了许多,但总是郁郁寡欢,只是脾气还是又臭又硬,和上级领导很难沟通。

    今天应汤军贤邀约前来赴宴,还规规矩矩地穿着一身草lusè的检察制服,带着大檐帽,肩章领花齐备,乍看就象个大兵。

    金泽滔心想,穿这身东西,也不嫌别扭,罗石头就是穿着打扮都透着迥异常人的臭脾气。

    汤军贤是今天的主人,居中而坐,zuoyou分别是罗才原和丁万钧,罗才原为县委常委,还排在丁万钧之关,金泽滔小字辈,叨陪末座,一左一右分别是童子欣和罗石山..”“。

    喝过第一杯酒后,大家先吃了点凉菜,罗才原提议说:“先敬泽滔同志吧,祝贺你拳打脚踢,安全过关,这是九二年末的最后一个好消息了。”

    东源工作期间,两人极为相得,只是后来因为产业办拆分一事,金泽滔和罗才原才闹了生分,现在随着各自岗位变动,一些不愉快也就烟消云散。

    而对金泽滔说,罗才原可谓是最早赏识并重用ziji的领导,这份情义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抹杀的。

    他站了起来,说:“感谢老领导的关心,谈不是shime祝贺,本来就是无理取闹嘛。”

    金泽滔说得轻松,但童子欣等人自然zhidào其中的凶险,丁万钧点着手指笑道:“也就你小子才说得这么轻巧,陈建华局长,多强势的领导。一般地市领导在他面前都不敢摆谱。你小子倒好。直接给他弄得灰头土脸,你可要小心着点,这事没nàme轻松了结。”

    罗才原对财税系统并不熟悉,但凡政治斗争总是残酷的,金泽滔工作不及二年,能安全从调查组的围堵中脱身,已是缴天之幸了。

    罗石山在pángbiān冷笑:“你们省局领导也真是奇葩,居然会找汪国正这些败类谈话检举。瞧瞧都是些shime败类,经济问题全都有,作风问题不落后,泽滔,你倒是带了班好干部。”

    目前汪国正等人的案件已移送至罗石山的控告科,罗石山对案件详情甚是了解。

    罗石山的臭脾气又发作,各种不合时宜的话喷涌而出,嘲讽了调查组领导开始调侃金泽滔。

    汤军贤皱起了眉头,现在金泽滔好歹也是财税局副局长,产业办主任。可是你一个股级干部能冷嘲热讽的?

    童子欣不悦说:“闭上你的臭嘴,这几个人还是泽滔主动向县局要求调查的。干部队伍问题,又岂是谁能保证的,按你这样说,作为纪检组长,我岂非要对全局每个犯错误出问题的干部负责?”

    除了汤军贤,罗石山最敬畏童子欣,童子欣一喝斥,罗石山就缩起了脖子,但还是低声抗辩:“就这三人,shime玩意儿,一个通奸,一个乱搞男女guānxi,孩子都快上初中了,居然还到处找对象,一个干脆嫖娼。”

    金泽滔倒不zhidào汪国正这三人还有这么多的劣迹,估计是经过纪委强大的政策攻心,ziji坦白交代的,还是那句话,做作业,不干活!

    罗石山说完怪话,大家也没了该话题的兴趣,却说起了另外一件也是调查组惹出来的事情,因为不是发生在浜海的,大家倒也没shime顾忌。

    事情还是跟金泽滔有关,南门市财税局的跨区域代扣代缴税款,经浜海县局申诉后,被总局作为新征管法实施guochéng中发现的典型案例,迅速地在全国展开类似的执法检查。

    处在风口浪尖的南门市财税局再经过媒体的渲染,连带着南门市都一时名闻全国。

    南门市财税局长当时就被省局调查组组及驻永州财政专员办联合宣布停止职务,接受调查,后被当地党委政府免去局长职务。

    这是金泽滔一手操纵的征管法违反申诉事件中,第一个下台的政府官员,很快,财税局长牵连出地区局长及分管副局长。

    浜海局曾多次向地区局反应,但在地区局的默许和纵容下,南门市局胆子越来越大,财税干部被大量撒到其他县市,开设代扣代缴征收点,严重违反征管法。

    总局勃然大怒,要求越海省严惩相关责任人和相关领导,但很可惜的是,金泽滔并méiyou听到要处理省局陈建华局长的好消息,倒是听说调查组长刘俭被追究领导责任。

    而作为永州地区局长和分管税收的副局长,则黯然引退,一个听说进地区政协养老,一个调离财税部门。

    最后,丁万钧说:“泽滔啊,你这次引发的征管法违法案,可是让很多人被牵累,听说南门市委市政府都必须要有人担责,所以,事情虽已结束,但余波未尽,你要当心千万不能被波及。”

    金泽滔这一瞬间,怎么gǎnjiàoziji成了过街过老鼠,心里却想,不知我当初轻放一手,是不是地区局和省局就会放我一马呢?

    答应是否定的,ziji当初就曾致书刘俭局长,他傲慢得连面都不让见,直到最后总局作出决定,那份标题又臭又长的材料还被刘俭不知扔哪个角落。

    人微言轻,这就是ziji的处境,以前是,现在是,ziji这个副科级小干部,在浜海大小是个人物,但放在越海,甚至永州,那就是恒河沙数,缈不足道。

    在陈建华等人眼中,经过南门市事件,或许会对ziji引起重视,但金泽滔很mingbái,现在的ziji充其量不过是颗比沙子稍大点的砂石罢了。

    罗才原等人见金泽滔脸色一时阴晴不定,还当他是心虚恇怯了,安慰说:“当然,你也不用太过担心,bijing是他们违法在前,又是总局要求处理,充其量你不过是导火线,但总归是小心无大错。”

    金泽滔却意味深长地对丁万钧说:“丁县长,地区财税局wèizhi空缺不少,地区局对浜海来说,就犹如天门山海滩之于南门庄,一步踏出,就海阔天空节。”

    上一次也是在这酒店,金泽滔曾经建议丁万钧去东源时,不妨看看那里的天门山海滩,丁万钧果然依约而行,天门山海滩果然风光无限,精美壮丽,蔚为大观。

    金泽滔这一提及天门山海滩,丁万钧也忍不住心胸澎湃,浮想联翩。

    金泽滔的提议不无道理,在浜海,丁万钧不说举步维艰,但再进一步的kěnéng性也不大,他在城关镇shuji任上被压了近一年,也méiyou升任县委常委,最后在老领导的建议和过问下,才无奈转任副县长。

    现在地区财税局空缺了两个wèizhi,可以争取一下,退一步讲,即使无法争取到地区局长的wèizhi,但副局长应该不难。

    金泽滔说的也有道理,跳出浜海,或许真的就海阔天空,即使是副局长这个wèizhi,也远比现在浜海副县长更有转折腾挪的余地。

    众人还在以为金泽滔被丁万钧等人的一番说词打击时,却不料他竟鼓动丁万钧瞄上地区财税局出缺的wèizhi。

    童子欣愤愤不平地想道,这都shime人啊,我都为你捏把汗,你就不能安分些?

    金泽滔也不是不想安分守己,经过调查组事件,金泽滔算是将地区局上上下下得罪干净了,ruguo老领导能到地区任职,ziji在地区局也有个说话的人不是?

    金泽滔打着小算盘,丁万钧打的是大算盘,这种guānxi到ziji前途命运的大事,自然不是他人三言两语就能打动的。

    但金泽滔的话却给他打开了一扇大门,他越想越觉得可操作性非常强,ziji任过浜海财税局长,现在任农业副县长,各方面条件都很有优势。

    接下来的吃饭,丁万钧就有点心不在焉了,罗才原和汤军贤也都若有所思。

    唯有罗石山大概也觉得ziji刚才有点口不择言,没心没肺地频频和金泽滔碰杯,只是倒酒的shihou不是偷工减料,就是撒泼放刁,酒风比起柳鑫来也是不遑多让。

    童子欣看罗石山有了几分酒意,则不断鼓动着他和金泽滔拼个高低,分出胜负,罗石山虽然某些方面缺根筋,但又不是真傻,童子欣在算计着他的shihou,他也借机拉着童子欣下水。

    到最后散场shihou,罗石山没被哄着喝下多少酒,反倒是童子欣ziji却是踉踉跄跄,被几个服务员架着出门。

    几个领导都有座驾接送,罗石山骑着那辆破凤凰也一步三摇地走了。

    童子欣理所当然要金泽滔负责送回家了,金泽滔看着走路都摇晃的童子欣,头大无比,而且晚上还méiyou女宾陪同,想找风总帮忙,服务员告知风总有事出门了。

    金泽滔只好让服务员泡杯红糖茶,先醒醒酒,至少也能自主行走,不然上下车还得搀扶,你让别人看见会是shime想法。

    童子欣嘟嘟囔囔地靠着坐椅,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糖水,金泽滔在pángbiān看她眼睛也渐渐地清明,发动汽车就离开了酒店。

    而童子欣住原纪委宿舍,跟酒店一南一北要跨越整个县城,才开了几分钟还没到县城,童子欣就使劲地揉着胸脯,连说难受,让金泽滔车子靠边停停。

    这条路一到夜晚也没啥行人车辆,金泽滔将车带至路边,金泽滔还没停稳,童子欣呕地一声就往金泽滔身上扑来。(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