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风起青苹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吓了一跳,ziji今晚穿的,可是张晚晴这丫头去西州出差时花大价钱,新买的真皮猎装,男女装各一件,只是颜色各异,算是情侣装。

    要是第一次穿着她送ziji的新装就给弄坏了,回去还真不好交代,再说这种皮装给呕吐物玷污了,很难处理,县城还méiyou能清洗皮装的洗衣店。

    童子欣尽管心里清亮,但这醉酒的恶心和呕吐却是ziji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住的,她连摇下车窗都来不及,下意识地扭头想往身后吐去,只是肚子里一阵翻腾,就直接往金泽滔身上扑去..”“。

    金泽滔躲无可躲,为了减少受灾面积,只好两腿zuoyou一张,人则往坐椅后收去,童子欣也甚是机灵,连忙撑开双手,伸长脖子尽量往金泽滔两腿间的空档吐去。

    金泽滔见她身子往ziji身上倾倒,不假思索便伸手托去,此时童子欣yijing哇哇地干呕着,却是shime也没吐出来,金泽滔生怕她给呕吐物呛着,只好腾出一只手在她背上使劲地拍打。

    童子欣也是可怜,一手撑着方向盘,一手撑着金泽滔的小肚子,张着嘴流着口涎,难受得要命,心里发誓着这一辈子都不喝酒了,晚上怎么就头脑发热,听罗石山窜掇,倒也顾不得按的difāng合不合适。

    金泽滔起先也只顾着给她拍背,倒也没在意,ruguo童子欣的手用力均匀,倒也没啥大的gǎnjiào,但随着她一起一伏,这只按着不是difāng的手就一上一下地磨蹭。

    这就有点让他心猿意马。年轻的身体啊。真实地作出了反应。

    童子欣也累了。除了酒气和二氧化碳,却是shime也没从她的嘴里吐出,她无力两手支撑,再加上脑袋上边还有个方向盘,歇歇吧。

    脑袋一搁,却搁在金泽滔两腿张开留出来的wèizhi,金泽滔只好问:“好受点了没?”

    童子欣拧着头看他,然后看到一柱擎天。ziji的手还象抓着把柄yiyàng不放松,吓得连忙松手,本能地一抬头,哇地一声惨叫,脑袋撞着方向盘,痛得差点没掉泪,脑袋又重重地点在那圆柱上。

    童子欣心里恼怒,张口就咬,金泽滔收了放她背上的手,连忙忠心护主。童子欣也不是真咬,只是条件反射地咬牙切齿。这不轻不重地一咬,却令两人都生出一丝丝的异样。

    金泽滔生怕她再兽性大发,托着她身子的手用力地扶着起来,反正你也不呕吐了,也不用对着我那虎视眈眈了。

    童子欣起来后,才gǎnjiào金泽滔推着ziji起来的手,放的也不是difāng。

    金泽滔也是这shihou才发现,原来ziji一直托着她的胸口,难怪nàme的柔软和温暖。

    金泽滔连忙收手,两人眼睛都闪躲着对方,金泽滔看了看身底下,除了几滴口涎,没shime污秽物,发动汽车就直奔目的地,童子欣经这一闹倒没了恶心。

    金泽滔目不斜视地直视前方,童子欣却偷偷地瞥他,乖乖,到现在那difāng还胀成老大一坨,忍不住嘴角含笑,只觉得刚才也太荒唐,怎么就咬那东西了呢。

    童子欣觉得隐蔽,其实金泽滔的眼角余光早就瞟见,他待童子欣又偷偷打量,turán扭头,童子欣就象个偷糖的孩子给家长抓了现场,脸都火烧yiyàng,连忙正襟危坐。

    金泽滔也是皮厚,问:“是不是还想咬上一口?”

    童子欣不但脸烧了,连人都烧了,喃喃地骂了一句:“流氓!”

    金泽滔还口:“女流氓!”

    童子欣气得伸手就去拧他,金泽滔连忙说:“可千万不能再闹,真要被人瞧见,财税局女纪检组长夜戏帅哥副局长,那就有得瞧了。”

    此时车辆也进了县城热闹街道,童子欣也生怕被人瞧见,方才悻悻收手。

    童子欣下车时,又是飞快地瞅了眼他那依旧鼓胀的difāng,金泽滔回家后,抱起张晚晴就大加鞭挞,这火气也积大了。

    不说金泽滔一路的暧昧,也不说他回家的香艳。

    且说丁万钧回到家后,思索了一阵,小心地拨出个电话,良久,才有个嘶哑的声音响起,丁万钧连忙站了起来,恭敬地说:“老领导,没打扰到你休息吧?”

    老领导沉默了一会道:“你今晚有点心慌意乱,出shime事情了?”

    丁万钧钦佩地说:“老领导真是明察秋毫,有一件事,出现得突兀,只是觉得与ziji休戚相关,却不知如何定夺,烦请老领导给指点迷津。”

    说着,丁万钧把永州地区财税局出现的变故述说了一遍,老领导听后,沉默不语,似是在斟酌得失。

    就在丁万钧都以为老领导睡着时,老领导才说了句:“唔,这个思路不错,我zhidào了。”

    说罢,便挂了电话。

    丁万钧握着收线后发着嘟嘟忙音的话筒,却喜得眼笑眉飞,老领导yijing首肯这个思路,那就说明这个思路是可行的。

    丁万钧在打这个电话的shihou,南门市市长办公室,还是灯火通明,市长秘书坐在对面的值班室里,眼睛却紧紧地盯着一直紧闭着的市长办公室。

    自南门市财税局代扣代缴税款事件暴光后,市长陈铁虎至今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每天工作至深夜。

    连他的跟班秘书都累得每天无精打采,但陈市长只要走出这个办公室,总是jingshén抖擞,斗志昂扬。

    这令秘书十分钦佩,陈市长人同其名,铁虎,钢铁猛虎!又岂是一个小小的财税副局长能绊倒的?

    秘书还在胡思乱想时,陈市长正拨出电话,不一刻,电话通了,陈市长独特的男高音响起:“老同学啊,不打扰休息吧?”

    对面的老同学声音低沉,说:“嗯,铁虎啊,还坐办公室呢?不要太累着,没shime大不了的。”

    陈市长笑说:“嗯,都习惯了,没到休息shijiān,坐家里还不自在。”

    然后两人都没出声,良久,对面的老同学的声音才又响起:“你不用担心,省委也只是建议调整你的职务,还是保留你的级别。”

    陈市长声音有些消沉:“老同学,事情真无可挽回了?”

    老同学声音平稳,听起来méiyou感**彩:“该做的工作都yijing做了,事情影响太大,部领导都给惊动了,这事不好办。”

    陈铁虎只能沉默以对,老同学或许gǎnjiào愧疚,南门市代扣代缴税款事件,陈铁虎承担了大部分领导责任,让老同学陈建华局长才得以安全脱身,涉险过关。

    陈铁虎和陈建华是大学同学,同寝同桌,同姓同年,这在当年非常难得,彼此也算是志同道合之辈,就差没斩鸡头,烧黄纸结拜兄弟了。

    陈铁虎更是沮丧说:“那也不能到山沟沟去。”

    他对ziji的前景很悲观,都是给调整处理的干部,能有shime好的职位。

    陈建华忽然道:“铁虎,财税局怎么样?永州不是出缺了两个wèizhi吗?”

    随着改革开放力度加大,财政税收工作在国民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财税部门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不断上升,财税局长不再是以前意义上的管家婆钱柜子,而逐渐向党政主要领导的参谋助手转变。

    陈铁虎迟疑道:“局长的wèizhi大家都虎视眈眈,不太好谋划啊。”

    陈建华吓了一跳,你倒也不客气,永州财税局长的职位,正常情况下也轮不到你陈铁虎,更何况你是被省里点名要求追究领导责任的。

    陈建华安慰道:“不管怎样,你的级别不会调整,尽力而为吧。”

    陈铁虎也zhidào老同学并méiyou敷衍的意思,省局对地市局的领导干部任命不好干涉,关心的话,最多提些建议,那还要看difāng对你陈建华的重视程度。要想在地区财税局谋得一席之地,还得双管齐下。

    两人几乎同时挂了电话,陈铁虎刚才还挺直的脊梁一下子软瘫下来,一个人独处时,他并méiyou如外人看到的那样神采飞扬。

    他一直gǎnjiào很憋屈,南门市财税局为赶进度,争排位,到处挖税源,拉税款,这些陈铁虎都zhidào,但说真的,他对财政收入排位的政治诉求,一开始并méiyou强烈到不择手段的地步。

    但当风闻地委正考虑市委shuji夏新平入常后,陈铁虎不淡定了,他觉得ziji应该做些shime,南门市作为地区所在地,理应享有府城该有的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

    而财政收入排位名次是重要的经济风向标,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ruguo能在财政收入排位中异军突起,无疑给地委领导耳目一新的gǎnjiào。

    这个shihou,其政治意义是不言而喻的,既能推动夏新平shuji的顺利入常,也无疑给ziji的政绩打了高分,也为ziji筹谋更高层次的政治进步,增添有份量的砝码。

    陈铁虎所谋不可谓不大,按现在南门市的经济发展态势,想要在财政收入排位上和其他县市一争高低,无疑痴人说梦。

    当他找财税局长商量后,财税局长的提议给了他一个新的思路,一个强盗思路。

    他méiyou听取具体汇报,只是要求,务必使全市的财政收入排位保持同期水平,务必使全市的财政收入增幅保持领先水平。(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