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关库大战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现在金泽滔手头可供参考的进度数据,还是今天地区局预算处提供的全地区进度表,距离现在九个小时前。

    金泽滔阅读完手头数据后,闭目沉思,心中默默地计算着,然后回头灿烂一笑,对正凝神屏息注视着ziji的县领导说:“各位领导,现在有两个选择,最后还要请领导定夺。”

    县委县政府在今年关库的守岁夜,排出了强大阵容,杜建学县长亲自带队,曲向东副shuji,谢道明常务副县长,丁万钧副县长,县委常委、城关镇shuji罗才原等,县财税局、人民银行班子成员悉数到场..。

    杜建学指着金泽滔说:“你说说看。”

    金泽滔沉吟了一会说:“按九个小时前的进度看,我们浜海县在全地区排位第五,不前不后,正处于中游,比去年同期排位前进两位,也就是说,我们大家回去睡大觉,都不影响这个排名。”

    丁万钧身为老财税局长,业务虽然不是他的强项,但bijing也亲自指挥过关库行动,看浜海县收入进度,继续领先后面四个县市,确实不需要再费shime劲。

    金泽滔又指着排在前面的北山县,说:“北山县就在我们面前搔姿弄首,程云庆县长大约此刻也正在琢磨,怎样把他的老东家踏踏实实地踩脚下,我觉得可以做北山县的文章。”

    北山县在全地区排位和浜海一直是难兄难弟,但今年以来,tèbié是程云庆过去后。北山县的滩涂开发改造在东源集团的大力支持下。yijing成功完成一期工程。

    北山县在滩涂养殖产业化中并不占股份。而是按照金泽滔当初建议的,只收取一定的资源费,而这笔资源费作为财政收入,计入收入进度。

    再加上滩涂产业化也带动了关联产业发展,经济发展态势十分喜人,其在全地区收入排位自然后发制人,后来居上。

    杜建学等人都笑了,谢道明笑骂:“你小子。背后算计老领导,当心程县长找上门来,报这一箭之仇。”

    金泽滔却哈哈一笑:“现在大家都各在其位,各为其主,顾不得nàme多了,真找上门来,我就说谢县长亲自指示,冤有头,债有主,报仇要找谢县长!”

    大家又都笑了。但无疑金泽滔的话说动了大家,浜海能排位第五。yijing是历史最好成绩了,若再移位一步,那就在全地区属中上游了,对在座的诸位县领导来说,其政治标志性的意义就太重要了。

    金泽滔一边说着,一边指挥pángbiān的预算科总会计,先解入一笔三百万的税款,从已知进度看,北山县正领先浜海二百万。

    金泽滔没等大家发问,就说:“我们盯着北山,北山也盯着我们,可以预见,第四和第五,并不是一个位差nàme简单,程县长咬着牙,砸锅卖铁,也会跟我们浜海争这排位的。”

    金泽滔又拾起另一张国库结解单,深思片刻,吩咐身边工作人员说:“再过半个小时,打入这张单。”

    金泽滔又解释说:“我们解入三百万,剔除这九个小时入库的收入,大约也跟北山持平,这张单就当试试北山这潭水。现在我们可以判断一下,程县长此刻会怎么办?”

    关库总指挥最困难的就是信息不对称,现在不是信息时代,不要说各县市的入库情况,就是浜海ziji的最后收入数也不是mǎshàng就能统计出来的。

    也就是说,不是谁跟地区人民银行国库guānxi好的,谁就能拿到准确进度。

    现在浜海打入的三百万收入,至少在半小时后,地区中支国库科才会收到信息,等准确统计排位,起码一个小时,所以关库指挥不仅要看眼前,还要看到信息滞后一个小时后的收入进度。

    说到晚上十点钟,地区局会有例行的一份收入进度通报,对各县市也是一视同仁,当然,各县市人行国库组也可以各显神通,tongguo和中支国库科的guānxi,提前了解到各县市收入进度情况。

    现在是晚上九点钟,也就是说,这三百万的信息要在十点后才会出现程云庆的面前。

    大家都小声地议论着程云应县长的反应,想法最集中的是十点后,程云庆会毫不犹豫地打进超过三百万的大额结解单。

    金泽滔挥舞着手中的结解单说:“现在我们假设,这三百万yijing顺利超过北山县的收入进度,我们的排位也顺利排在第四位,nàme,我们是不是还能更有作为呢?”

    他的眼睛yijing越过北山县,排在北山前面的是海仓县,相比浜海来说,海仓是真正的商品意识比较浓厚的县,工商业发达,一直是永州地区的收入大县,经济强县,向来在二三名徘徊。

    只是因为人口少,地域面积小,才一直未能撤县建市,但其发展潜力和后劲令人不敢忽视。

    杜建学县长等吃了一惊,说:“超过北山yijing是邀天之幸,是不是大家再议议,考虑得周全一些,万一这钱砸下去,却仍然没能移位,那后果可不是我们浜海能消化得了的,我们的后劲bijingméiyou海仓nàme厚实。”

    金泽滔笑笑说:“刚才我说过,有两个选择,请领导定夺,无论领导最后怎么决定,我都坚决执行,绝不打折扣,但这儿,我想说一句,以我们的财政实力,排位第四,名至实归,北山县虽然暂时领先,但它潜力有限,可以不足为虑。”

    “跟海仓比,我们也不是全无优势,完全可以和他们一争长短,我zhidào各位领导在意的是,明年我们是不是能顺利完成任务,并且和他们再比高下?”金泽滔最后说。

    今年的最后收入实绩,将会直接影响到明年的收入任务的下达,基数法的计划任务下达方式,还是让各地对完成当年度的收入任务心有顾虑,有所保留。

    杜建学目前还是代县长,要待明年初县人代会后正式就任,所以他对明年收入任务的完成犹为关心,当然,在不影响明年的任务完成的前提下,他还是愿意看到浜海再向前移位一步。

    杜建学县长和曲向东交换了一下眼神,说:“那你说说,我们浜海跟海仓比,有shime优势?”

    金泽滔放下手中的结解单,说:“首先,就目前大家拿到的进度来看,海仓并不认为我们能wēixié到他们的排位,出其不意就是我们的第一优势。”

    这yidiǎn大家都表示同意。

    “其次,我们手头的收入余额,足以抹平和海仓的差距,一千万,其实并不是遥不可及。”金泽滔给了大家一个伸手可及的大苹果。

    ruguo将手头的国库结解单全部入为,确实能追上海仓,至于这个苹果有méiyou毒,却不是大多数领导在意的,有人建议不妨试试。

    “第三,大家不要忘了,我们还有一笔在途税款,并méiyou计入这里面。”

    金泽滔不提,大家也惦记着,这是南门盗挖税源事件中被侵占的税款,经地区财政监察专员办审核同意后,调整预算级次后返还浜海的在途税款。

    就今年查处的数额就不少,近五百万税款,其余年度查获的违纪收入都调整到中央财政,算是罚没。

    地委领导为此大为光火,各县市要争排位,各地市也要在全省争排位,下面县市争来争去,对地区来说,都是左口袋进右口袋,没shime影响,但让中央财政没收了,那就是损失。

    他们却没计算南门市为吸引税收缴纳,降低税率和免征附加税费,给全区带来多少损失?

    丁万钧皱着眉头说:“这笔钱就在地区中支国库科里,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直接入库,各县市都qingchu这笔调整收入的存在,我想即便是北山市,ruguo真要和我们一争长短,也是会注意到这笔在途税款的。”

    金泽滔呲着呀说:“那现在就通知地区中支国库,要求入库计入浜海预算级次。”

    杜建学县长等人一惊,现在就通知入库,那这五百万税款就直接超过了北山县,跟海仓还差五百余万,再加上一个小时后,才会统计进收入进度的三百万,和海仓就相差二百万。

    再加上金泽滔刚才吩咐的半小时后打入国库的一百万,总数九百万。

    但在显示上会有个shijiān差,分别是现在九点钟的五百万,十点钟的八百万,以及十点半的九百万。

    这个数据进度是递减态势的,也就是说,到十点半的shihou,拿到各县市的手中的,会是浜海yijing后继乏力的gǎnjiào,而海仓等排位在前的三个县市,会以为浜海这是竭尽全力跟后面的北山等县市争高低。

    或许真能一击成功,大家心里渐渐地兴奋起来,但杜建学县长却是忧心忡忡,说:“金泽滔,或许真能移位,但你有méiyou考虑过由此产生的后果?”

    后果金泽滔前面也提过,无非是明年的计划任务,是以今年的收入实绩为基数,这种基数愈大,计划任务愈大的后果,才是杜建学县长所担心的。

    以目前浜海的经济实力,在明年度,无法承担保持财政收入同期水平的税收贡献。

    金泽滔满怀信心地说:“不说今年县委县政府发展经济各项政策措施,会在明年度产生的滞后效应,就是我们产业办即将全面铺开的滩涂养殖产业化带来的税收收入,也完全能弥补这个缺口。”(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