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第一枪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杜县长,振兴difāng财政,不能仅仅着眼于我们藏了多少税收,打了多少埋伏,而在于我们开了多少工厂,增了多少税源,我们的潜力应该是经济的可持续增长,经济才是财政增长的基础。”

    “杜助长,我们ruguo超过海仓的话,nàme,浜海县就能在全地区一举确立经济强县,财政大县的上游地位,这才是浜海应有的政治排位,明年度,浜海撤县建市就完全能提上议事日程。”金泽滔的诱惑很致命,在座的领导没人能拒绝金泽滔的建议。

    杜建学和曲向东等领导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杜县长他们终于下定了决心。

    金泽滔说得对,财政收入的增长,还是需要靠经济发展,任务基数的增长同时也是财政实力的增长,浜海在永州地区应该拥有与其发展潜力相匹配的政治排位。

    金泽滔朝国库组的工作人员点头,通知地区行国库将五百万收入直接划入浜海预算级次。

    这个电话,在地区局看来,是浜海县引发的关库大战的第一枪。

    小会议室里出现了短暂的宁静,大家都难得地坐了下来,喝水抽烟,然后默默等待。

    金泽滔伸了伸懒腰,现在开始,到十点半,méiyou意外的话,这一个半小时,他们是悠闲的。

    金泽滔低着头,两眼无焦点地盯着手中的报表数据,两手相扣,大拇指无意识地相互叩击。fǎngfo陷入沉思。

    连杜建学县长等都压低了声音说话。生怕打扰了他的思路。ruguo柳鑫在场,一定会狠狠地骂上一句,再大力踹上一脚,这是典型的金氏习惯性失神,或者说发呆。

    此时他或许大脑一片空白,或许想入非非,但绝不是人们普遍以为的费尽心机,劳心焦虑。

    金泽滔这个shihou。提出争三保四,一举超越北山和海仓两县,奠定浜海在永州各县市上游地位,绝不是心血来潮,更不是想入非非。

    他有ziji的政治考量,正如丁万金县长和罗才原shuji说的,南门市盗挖税源事情虽已结束,但余波未平,省局及地区局现在一片风平浪静,那也只是暂避锋芒。待事件平息,该来的还是要来。

    金泽滔做大明年度的任务基数。让浜海对产业办的滩涂养殖业的财政依赖度更高,也是他为应对省局及地区局kěnéng的责难,所做的未雨绸缪的谋划罢了。

    但也不仅仅如此,提高浜海在全地区的财政排位,也是提高ziji在浜海县委县政府的政治排位,张军shuji即将退休,这未必就méiyou他的机会。

    ruguo不考虑外调,财税内部,ziji的优势很明显,童子欣应该méiyou太大的政治野心,也对ziji构不成wēixié。

    想到这里,他睁眼看了童子欣一眼。

    童子欣有些无聊,在领导眼中刀光剑影的关库大战,对她来说,就是领导面子上的意气之争,前一名和后一名有区别吗?有必要这么多人众星捧月似地围着这家伙转吗?

    醉酒的那晚后,每次见到这家伙嘴角那丝坏笑,总让人面红耳赤,唉,那晚也不zhidào怎么就神差鬼使似地咬上了那difāng。

    酒真不是东西,酒能壮胆,可酒更能坏事,都不zhidào他心里把ziji想象成shime样子,以后在他面前怎么抬得起头呢?

    童子欣有点自怨自艾,茫然地看着他装神弄鬼,闭目沉思的模样,也qiguài,杜县长他们就吃他这一套。

    连张shuji这样无欲无求,临近退休的老干部,都能给他说得面色潮红,神情激奋。

    童子欣正瞪着眼看的shihou,却fǎngfo心灵感应似的,金泽滔忽然睁开双眼,然后对着ziji坏坏一笑,童子欣慌乱地闪躲着他的眼神,手忙脚乱下,差点失手打翻了茶杯。

    金泽滔心里暗笑,这两天童子欣一见他就慌里慌张,象是做了shime十恶不赦的事,给ziji抓了把柄,还不能看,不能笑,不然准是惊慌失色,手足无措。

    其实他倒真没把童子欣想象成别的shime样子,在那样的情况下,任谁脸面给这硬物硌着了,总不免恼羞成怒,只是女人总是习惯性张嘴就咬。

    不过想想,这把柄也挺不错,看你以后还敢不听我金某人的招呼,那就瞪你,跟你说话,逗得你心慌慌意乱乱。

    童子欣被金泽滔这一瞪眼一哂笑,差点没在县领导面前失态,心里也是恼怒,不就咬了你一口,你还趁人之危抓着那不放,我还没寻你说话。

    金泽滔没存心继续逗她,可她居然对ziji柳眉倒竖,怒目而视,都敢反击了,金泽滔就故意做出呲牙咧嘴的痛得跳脚的模样,童子欣立即掩面败退。

    金泽滔和童子欣在眉来眼去时,北山县人行的小会议室里,程云庆县长金刀大马地居中而坐,其他领导围着他恭敬侧坐。

    程云庆在北山没半年,就顺利打开了局面,身边也围聚了大批有志于改变北山落后面貌的志同道合者。

    程云庆大刀阔斧地发展经济,开发改造滩涂海塘,不长的shijiān内,就使得北山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一直在全地区垫底的北山财政,也历史性地处于中上游水平,目前在全地区排位第四。

    程县长分管财政工作,对今晚的财政收入年度关库更为在意,尽管不通财税业务,但他以为,不就是跟其他县市争长竞短嘛,他就当仁不让地任起了关库现场指挥。

    他翻来覆去地看着九小时的进度报表,北山县所处wèizhi甚妙,比老东家浜海县高出二百万,比第三位的海仓低了八百万,海仓县,就不跟他争了,北山也méiyou实力争,浜海县,却是无论如何都要踩实这一脚,务必坐稳这第四把交椅。

    加上这之前陆续解缴入为的税款,到目前为止,北山县yijing超过浜海差不多三百万,不出意外,北山yijing稳稳地处于全地区中上游水平。

    而且这个意外,在程云庆看来,有ziji亲自坐镇,也不成为意外,浜海shime情况,他心知肚明。

    今年以来,浜海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方面并无大的建树,前后两任县长似乎都偏爱jingshén文明建设,除了金泽滔在东源捣鼓起来的绣服产业和滩涂养殖业,对浜海财政贡献度较为突出外,其他在经济建议方面的举措乏善可陈。

    程云庆也了解到,浜海在地区人行国库还压着五百万的在途税款,想到金泽滔这段shijiān在永州闹出的风波,也忍不住笑了,这家伙还真是不省心。

    ziji在临走前还赠他一言,张驰有度,进退有据,看起来也没能让他收敛半分。

    南门市也太是下作,金泽滔在东源和二所苦心经营的税源,你却想不劳而获,自然怪不得人家乱棍齐下,最后打得省地市三级财税部门鸡飞狗跳,不过这家伙以后在财税内部的日子可不好过喽。

    其实在程云庆看来,金泽滔还是相当厚道的,在这个月关库的最后几天,他还特意交代东源集团董事长邵友来亲自来北山,代表水产品养殖公司缴纳了尚示产生效益的海塘资源费,为北山财政收入进位第四解了燃眉之急。

    程云庆正在浮想联翩时,县财税局长有些惊慌地拿着一张电话记录纸进来,附耳说:“程县长,北山县压在地区人行的五百万的税款入库了。”

    程云庆腾地站了起来,居然将这五百万税款入库了,在他看来,这笔税款应该是浜海县为应对明年度的收入任务打的埋伏才对,以他对浜海的了解,浜海县局及县政府,还méiyou哪位领导敢下这决心。

    程云庆愣愣地站立了一会,慢慢地坐回到座位,金泽滔!以他现在的身份,也应该有资格坐在关库指挥会议室,他几乎下意识地认定,只有金泽滔这个不甘寂寞的家伙,才会下这种破釜沉舟的决心。

    以目前浜海全年也就过亿的财政收入,五百万,可不是小数目,一进一出,也就一千万,换句话说,明年,浜海得保证要弥补一千万元税款的缺口。

    真是好胃口,好胆魄,也不zhidào他怎么说动杜建华县长他们的。

    程云庆咬着腮帮子,小会议室里,大大小小的领导都瞪着程云庆县长,就等他作最后的决定,现在离关库也就几个小时,战斗才刚打响。

    金泽滔打响的关库大战第一枪,不仅搅动了北山,也惊动了南门市。

    南门市市长陈铁虎尽管已在悄悄图谋后路,但每年的财政收入关库慰问,他还是如期出现。

    秘书夹着公文包在他身后端坐,这段shijiān,陈市长明显憔悴了许多,市府大院也流传着许多说法,陈市长将被省委追究责任,不日即将调离现职。

    就在来人民银行的路上,陈市长还问过ziji有shime打算。

    能有shime打算,在南门市政府,ziji本就是无根之苹,无依无靠,ruguoméiyou陈市长赏识,估计还不zhidào在市府办哪个角落里发呆。

    他毫不犹豫地说,领导到哪,我就跟哪。

    陈市长有些苦涩,也有些欣慰地笑了,拍着他的肩膀,说,那就善始善终吧。

    看起来,传言不虚,陈市长真要挪wèizhi了,想到这里,心里却对从未谋面的金泽滔心生愤懑,暗暗地怀恨上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