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第二枪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此刻,金泽滔正兴致勃勃地跟童子欣挤眉弄眼,他还不zhidào,这一刻,ziji悄悄地被一个陌生人恨上了。

    杜建华县长一直注意着金泽滔,这五百万一下去,就是卒子过河,有进无退了,看着他一副胸有成竹,稳操胜券的模样,他也心宽不少。

    只是turán间看到他模样古怪地作着鬼脸,心道,难道是出了shime变故,他倒没心思去在意童子欣的表情,忍不住问:“有shime事吗?”

    杜县长这一问,大家的目光就集中在金泽滔的身上,金泽滔连忙低眉垂眼,装作俯首贴耳的乖巧模样,抬头有些恍惚地说:“没事,没事,我在想程县长此刻会不会拍案而起,雷霆大怒。”

    金泽滔这一说,大家也都给转移了注意力,大家想象着方头大耳的程云庆县长发怒的模样,忍不住笑了。

    尽管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金泽滔身上,当事人童子欣却还是给闹了个大红脸,连忙捧脸垂头,生怕他人察觉。

    其他人没注意她,唯有自以为早就撞破两人奸情的胡文胜,却是拿眼瞥了眼童子欣,有些同情,唉,你就省省心吧,这都shime场合,也敢跟人家暗送秋波,你这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吗?人家明显是瞧不上眼,白瞎了这大好的秋天菠菜。

    此时的程云庆县长虽拍案而起,却并未如金泽滔所言发雷霆怒火,他还是甚有风度地坐了回去,蹙眉沉思。第四和第五的区别。和金泽滔等人的理解yiyàng。yijing不是简单的数字排序。

    但五百万不是小数目,对浜海和北山都yiyàng,现在痛快了,明天kěnéng就成负担,争不争这第四,争不争这中上游地位?

    程云庆向有大志,轻不言输,搏一搏吧。他抬头对着财税局长重重地点头,寂静的小会议室,立刻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应答声,报数声,电话声。

    陈铁虎市长也在翻看着手中的进度表,南门市经这次波折,元气大伤,现在人行国库坐阵的财税局领导群龙无首,沮丧地扎堆闲聊,谁也没在意现在南门在全地区的排位。

    给驻永州财政专员办扣减了预算收入。南门yijing下滑至第二,yijing完全丧失了在全地区一直以来的龙头大哥地位。

    陈铁虎这次也仅是惯例看望慰问大家。南门市的收入排位和增幅名次,都跟他没任何guānxi,但翻看过这张进度表,还是让面色铁青,眼不见为净吧。

    他准备再坐会儿,就结束慰问,没shime好关注的了。

    就在此刻,财税局预算科长拿着份资料跑了进来,看看会议室的领导,最终还是将这份资料递于陈市长。

    陈市长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气吐血,浜海不久前入库的这笔五百万税款还是南门市调整出去的,他忍不住低声骂了句:“强盗!小偷!”

    预算科长连忙垂头塞耳,装聋作哑,心里却不由鄙视,这两词用你身上倒是合适,这本来就是人家的税款,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作为预算科长,对原局长的盗挖他人税源一事,原本就颇有微词,堂堂南门市财政,也有ziji的骄傲,需要下作到偷盗他人税款吗?

    陈市长méiyou在意眼前这个富有正义感的预算科长,他心里想的只是这个浜海,这个金泽滔他们到底想干shime,用这南门市的五百万税款想力争上游?

    胃口倒是不少,小心别噎着了,他恨恨地想。

    金泽滔胃口当真不小,他对着杜建学县长等领导说要赶北山,超海仓,这在杜建学县长他们看来,yijing是不kěnéng完成的任务了。

    但金泽滔却暗暗咬牙切齿地瞄上了南门市,你南门市做老大哥很久了,现在应该让出大哥wèizhi排行老二了吧?

    吃了我的,吐出来,压在我头上的,也要翻身闹革命,金泽滔恶狠狠地想着,却在思索着十点后,海仓县会有shime样的反应。

    会不会引动八方云动,ruguo能推动海仓和浜海联手,ziji未必就méiyou机会把南门掀翻马。

    金泽滔做着美梦的同时,陈铁虎却慢慢息了怒火,不走了,就隔岸观火,看看浜海和北山最后火拼,就权作看一场迎新除旧,庆祝元旦的大戏吧。

    北山县加了六百万税款,这yijing是程云庆咬牙切齿,能拿出来的最后一笔大额税款,但程云庆的心里却越来越不踏实,按说,浜海也应该zhidào,单凭一笔五百万的税款,还无法撬动北山的排位,莫非他们还有后手?

    shijiān很快就到了十点,地区人行的国库统计也出来了,各县市也都催着当地人行国库的工作人员,赶紧拿到全地区目前排位情况。

    只是这份进度表刚一出炉,就引得相关县市一阵鸡飞狗跳。

    程云庆终于发了雷霆怒火,大声咒骂着浜海县和金泽滔,败家玩意儿,浜海能经得起这么折腾吗?居然一个小时内押上了八百万,看你明天这么补这窟窿。

    程云庆为刚解入的六百万税款悔青了肠子,早zhidào浜海县砸锅卖铁,破家荡产也要争这排位,早不跟他们玩了。

    程云庆和杜建学的想法是yiyàng的,今年bijing是ziji任职第一年,能从全地区垫底的wèizhi,升到第五,也不错了,他的眼光自然要着眼于明年换届选举,就暂且让你领先一步。

    程云庆也只有这样安慰ziji,北山率先退出了排位大战。

    北山偃旗息鼓了,海仓开始不安了,至此,海仓才mingbái过来,浜海一开始盯的就压根不是北山,而是海仓,其志倒也不少,目前仅差ziji一百余万。

    海仓不敢怠慢,赶紧添加了二百万,还是不放心,海仓县长最后下决心,再添上三百万,统共五百万,应该能保持领先优势。

    浜海想要赶超,得再解缴入库六百万元以上,才能领先海仓,海仓县长料定浜海其后劲不足以追赶海仓,杜建学县长也应该为明年留点税款吧。

    金泽滔跟杜建学、曲向东等领导商量了一下,现在情况,已是骑虎难下,无论如何,都要争这第三,跟海仓决一高下了。

    杜建学看着眉飞色舞的金泽滔,心里不由有些怀疑,莫非这小子早就打定这主意,一步步绑架着县领导上了他的贼车。

    罢了,明年的事,明年再说吧,他是财税局副局长都不急,我堂堂县长只要抓紧他这头牛犊子,还怕他不赶紧给张罗明年收入任务,再说他的产业办可是明年的重头戏,得盯紧了。

    金泽滔一举之下,将手头所有的国库结解单全给入库了,也足有七百万元,这似乎yijing是浜海的所有家当了。

    杜建学县长心痛地看着那一张张结解单,变作税款解缴入库,七百万啊七百万,浜海财政shimeshihou能奢侈到一掷七百万了,不知不觉间,浜海财政似乎日子有些好转了。

    杜建学患得患失地想着,曲向东倒是想得开,安慰起杜建学说:“老杜,你也别想太多,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作为人口和地域大县,浜海也不该再低声下气地过日子,浜海yijing沉沦了多年,如今也该是一飞冲天,不管怎样,明年还是大有希望的。”

    半个小时后,地区国库传出新的消息,浜海又新添了一百万,现在差海仓县五百万,尽管还有差距,但yijing并非遥远,现在距离关库也就一个来小时。

    海仓和浜海两县的领导渐渐地紧张起来,有关工作人员也都屏声息气,分别看着各自的关库指挥如何踢这临门最后一脚!

    南门市陈铁虎市长也渐渐地没了笑容,身为隔岸观火的局外人,却似乎有变局内人的趋势,浜海和海仓的入库数已逐步逼近南门市。

    原本海仓跟南门还相差七百多万的差距,ruguo战火蔓延下来,海仓自然要跟浜海争这第三的wèizhi,再添上些筹码,很快就能平了南门,再使使劲,超过南门也是眨眼间的事。

    直到现在,陈铁虎市长还是没将浜海放在眼里,只道海仓和浜海两强相争,殃及南门。

    金泽滔抿嘴翻看手中的报表,南门市大约还是稳坐钓鱼台,但内心想必不nàme平静了,这把火yijing烧起,是不是gǎnjiào有些燠热难当呢?

    童子欣看着正凝神沉想的金泽滔,也渐渐地被会议室凝重的气氛所感染,到这个时刻,就连童子欣也希望看到浜海能在收入排位上争得领先席地。

    这家伙到哪儿都是目光的焦点,领导关注的中心,就连这不起眼的关库慰问,在他轻描淡写的拨动下,也逐渐演变成一场不见销烟,却杀气弥漫的大战。

    或许,对他来说,这场排位大战应该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省局的调查组虽然结束,但余音未消,余波未尽,或许他也是为ziji增添些分量,在领导心目中争些地位。

    金泽滔却是méiyou想到,他的心思,被这几天让他捉弄得无精打采的童子欣猜个通透。

    再过一个多小时,一九九二即将过去,新的一年就要到来,对金泽滔来说,这是个充满激情,充满希望的一年。(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