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最后一枪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十yidiǎn钟,今晚的国库收入进度表刚一出炉,就引得全地区哗然。

    浜海一举解缴七百万元,超过了海仓一百万,排位第三,领先第四海仓一百多万元。

    两者离南门不过二百万,一个小时前还幸灾乐祸,坐看烽火戏诸侯的南门市上下集体失声。

    怎么这火玩着玩着就烧到ziji了呢,陈铁虎勃然色变,就想起身挥动大手,挽狂澜于既倒”“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身后的秘书适时地提上一个汉显机,说:“市长,嫂子打过好几个电话,询问你shimeshihou回去,孩子都等着你,明天就是新年了。”

    陈铁虎市长看看四周,小会议室里,市财税局、人民银行及市政府的领导,目光都对准了刚送了进度表进来的预算科长,却是méiyou一个人向陈市长求询。

    陈市长颓然叹息,收拾起桌上的文件,在秘书的陪同下悄然消失在会议室门口。

    南门市财税局局长被免后,局长wèizhi一直空缺,预算国库工作一直是局长亲自分管的,其他班子成员,事不关己,谁都没来,只有被临时指定负责,向来不管闲事的党组shuji留下参加关库值班。

    党组shuji不懂业务,不敢擅自作主,只好把目光投向预算科长,征询他的意见,富有正义感的预算科长,也选择性地遗忘了现场还有个陈市长。

    预算科长几乎不假思索地摇头,大家也都释然,南门市现在争这排位还有意思吗?

    一个连局长都méiyou。甚至连分管财政的市长都风闻即将离任的财税局。即使争得第一。也都纯粹是瞎子点灯,白费蜡,没人看哪!

    再说,刚经历了盗税事件的南门市,争再好的wèizhi,人家也不当回事,小偷摆阔,有啥好称道的。

    预算科长明智地选择了不理不睬。其他人也心安理得地准备十二点一过,就收拾东西,打道回府。

    南门市méiyou如金泽滔预料般鸡飞狗跳,海仓县上下却是群情鼎沸,纷纷要求和浜海决个高下,分出胜负。

    就在这时,值班会议室的电话响了,就近的干部接了电话,却捂着话筒,高声地对着县长喊道:“县长。是浜海县的杜县长找你。”

    县长正准备孤注一掷,一举砸翻浜海县。海仓的底气岂是小小浜海能对抗的,却听到有浜海县杜建学县长来电,连忙摆摆手,先让财税局长暂停解缴入库。

    杜县长心情不坏,语气爽朗,大笑说:“老王啊,现在火气大了吧?”

    老王县长没好气地说:“你们浜海财大气粗,都敢对海仓呲牙了,现在追得很紧嘛。”

    杜县长心里暗骂一句,你是县,我也是县,大哥不说二哥话,别弄得海仓好象高人一等似的。

    嘴里却打着哈哈说:“老王啊,就zhidào你这火爆脾气,你也zhidào我们浜海跟南门不对付,浜海如今可是砸掉了所有存货,就是想报这一箭之仇,跟你说这些,就是不想海仓误会,咱们是兄弟加近邻嘛,不能因此而自相残杀。”

    老王县长怀疑,浜海就这么好心?他该恨不得海仓砸进所有预存税款才好啊,难道浜海真要做好人好事。

    老王县长看着进度表,又不得不信杜县长的话,南门在浜海的小偷行径天下皆知,这仇也不是一时三刻能化解的,他应该是不想和南门市刚结了仇,又和海仓结怨。

    老王县长心里庆幸,幸好méiyou全部砸进最后一笔存货。

    但随即,心里却狂喜悦,和南门也就差了一百万出头,不到二百万,和浜海差了一百万,再解缴个三百万,也就能压过浜海,并稳稳站在南门前列,排位全地区第二啊,这也是海仓历史méiyou的好成绩。

    想必南门市财税局,这个时刻,也不会傻到和其他县市争排位了吧?

    老王县长又转念一想,还是保险点,再砸上一百万,四百万的样子,应该能稳操胜券了,浜海要想越过南门,还得砸进一百多万,估计也就零打碎敲出所有税款,才能站在南门前面,离ziji还差了二百万,可以高枕无忧了。

    老王县长最后半开玩笑半真话说:“杜县长啊,你是浜海的当家人,过了今夜,还要顾着明天。超了南门,也差不多了,就不用惦记着海仓了。”

    说罢,就率先挂了电话,急吼吼地准备最后的关库了。老王县长自以为多了个心眼,可以高枕无忧了。

    且说金泽滔鼓动着杜建学县长和海仓沟通,当然不是存shime好心,只是两军相遇,示之以弱,以骄其兵,而骄兵则必败,很好的算计。

    不管成不成,再砸上一百多万,也能将排位往前移了一位,浜海也不认为南门这个shihou,还会争shime排位。

    金泽滔等杜县长打了电话后,却指挥着预算科和计划科将所有零星税源全部结解入库,零零碎碎也有百多万元,正好险险超了南门市,位列前三是méiyou问题了。

    杜县长挂了电话,却是沉着个脸,没shime好颜色,估计给海仓县长把话给呛着了。

    金泽滔交代完后,涎着脸问:“杜县长,给气着了?”

    大家都看着杜县长和金泽滔,童子欣却恨恨地跺脚,平时挺机灵的,这个shihou,却怎么没眼色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领导的脸色都说了,我很烦!你还主动送上脸去,不喷你一脸唾沫才怪。

    果然,杜县长怒了:“海仓怎么了,海仓不就比浜海多几个钱,傲得跟shime似的,话里话外,好象我们浜海就不该不自量力,跟海仓一较长短,你们海仓不也靠着我们浜海,捡了个大便宜,老二啊老二!”

    杜县长骂完了海仓,却对海仓能意外移位,排位老二而羡慕不已。

    温重岳也不顾杜县长的脸色,还是觍着脸轻声对杜县长说:“杜县长,ruguo我们还有家底,能一举掀翻海仓,你干不干?”

    杜县长霍地抬头,脸色涨得通红,眼睛都冒着热火,急促地问:“现在还哪来的税款?不都刚刚给解缴干净了吗?”

    金泽滔却夹夹眼说:“浜海酒厂销售公司不是还有四百万吗?一直都没入库,就等着今天派上大用。”

    杜县长一拍大腿,倒忘了这茬事,当初酒厂为了早点了结销售公司的偷税案,可是哭着喊着要解缴这笔税款,却让金泽滔压着不办,ziji还以为这小子是故意恶心王慕河,却原来把埋伏打到今天。

    杜县长急吼吼道:“那还不赶紧入库,四百万砸下去,应该能砸出个窟窿。”

    这个shihou,他也顾不得明年的任务了,都砸了近二千万,也不在乎这四百万了。

    金泽滔却慢悠悠地饮着茶水,说:“杜县长,不急,现在加上刚入库的零碎税款也就超了南门一百万,你说,海仓为了确保这个老二的地位,他会砸上多少税款呢?”

    杜县长和曲shuji两人都凝神细想了会儿,两人都是琢磨人心的高手,几乎不约而同地说:“四百万zuoyou,分别超过浜海、南门各一百万,当然,为了保险起见,他会再加上一百万,如此,应该会一次砸进四百万。”

    金泽滔拍手说:“那我们浜海就解缴二百五十,二百五啊二百五。”

    众人哈哈大笑。

    杜县长又急了,道:“那就赶紧解缴啊。”

    金泽滔还是慢悠悠地饮茶,说:“现在不急,再过一刻钟吧,海仓估计眼睛睁得老大,现在入库,不过半小时,他就能再砸,届时,我们就没多少胜算了。”

    曲向东还是第一次参加财政关库,不太懂其中的规矩,问:“为shime?”

    pángbiān的人民银行行长解释说:“按惯例,财政国库会在十二点前一刻提前关闭,也就是说,再过一刻解缴入库,即使以最快速度被海仓得知,海仓也无法解缴入库,这纯粹是技术上的问题了。”

    一刻钟后,酒厂销售公司的税款二百五十万被正常解缴入库,对浜海来说,一九九二年,yijing提前结束!

    且说海仓老王县长神色安详地坐着,纹丝不动,眼睛却盯着国库组的同志和地区支行国库科的联系,时钟的时针慢慢地指向十二,就快要敲响新年钟声,对老王县长来说,这还是胜利的钟声!

    但很快,好心情让银行国库工作人员的惊叫声给惊碎了,浜海居然在最后时刻加了二百五,这是shime意思?

    不是说好了,让杜县长别惦念着海仓了吗?难道最后时刻,他们还想和海仓火拼吗?

    海仓shimeshihou怕过浜海,来吧,趁着还有一刻钟,我们就比比谁家里余粮多,谁家底厚吧!

    老王县长依然满怀豪情,只是银行行长最后告诉他,你县长纵有万贯家财,也只能摆自家里数着看,现在国库yijing关库,无法受理税款解缴。

    老王县长最后拍着桌子嚎叫:“杜建学,你忒不是人,打这个电话就是哄着我玩的,亏我还当你是兄弟近邻,你就是头积年老狐狸,居然还跟我打起了shijiān差,欺我老王不懂金融技术是不?”

    大家都让老王县长的滔天怒火吓得股战而栗,大气都不敢出,心里却是嘀咕,刚才好象你也没当杜县长是好兄弟好邻居,老王县长发泄完了怒火,直接拂袖而去!(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