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建言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赶回自家的宿舍时,都快yidiǎn多了,洗了个热水就休息了,只是想想今晚的好事,一shijiān也睡不着觉,总觉得应该找个人分享,张晚晴回电不方便,就免打扰了。

    何悦,他忽然tèbié的思念,从离开浜海都快两星期了,一直没消息,坐办公室时,想念的shihou,或无聊的shihou,总习惯性地发几条留言,但一直méiyou回音。

    金泽滔留了言,就心安理得地睡了。

    第二天一早,别人还窝在被窝里享受新年元日难得的温暖和恬静,金泽滔就忙碌开了,他要准备礼物,tèbié是几个小朋友的礼物。

    最主要的是,元旦跟春节yiyàng,在浜海,都是礼尚往来,必须走亲访友的新春佳节。

    也幸她他现在成了县里领导的红人,县委县政府几个主要领导,他都亲自走访,送上份薄礼,也就匆匆告辞,跟去年yiyàng,几份特产加几条中华烟。其他的就拜托邱海山驾车挨家挨户送礼了。

    金泽滔跑完县委大院最后一个常委领导,yijing九点多了,太阳懒洋洋地挂在东方,发着灿烂的光芒,料峭的寒风在温暖的阳光下也显得含情脉脉。

    他站在坐驾旁,伸伸手,弯弯腰,只觉神清气爽,心mǎnyi足,现在拜了菩萨烧了香,万事皆备,就欠一个契机。

    金泽滔又赞美了一番今天的好天气,以及因景而生的好心情,就直接驱车,接了小汉关和他的姐姐秦时月。还有他的干儿子包小军。

    看到包小军。忍不住给柳鑫打电话。告诉他接他女儿柳叶出来玩,柳鑫警惕地说:“都有谁啊?”

    金泽滔心想柳鑫算起来也和曲向东亲近,说:“算了,你和柳叶一起来吧,免得你不放心,ziji到曲shuji家,小楼楼来了,找个玩伴。”

    柳鑫嘎嘎笑得很欢:“兄弟。有情有义,到领导家都能想到捎带着哥。”

    金泽滔懒得跟他废话,正想扔了电话,柳鑫忽然想起shime:“对了,听说你又要被提拔了,有méiyou这么回事,说得很玄乎。”

    金泽滔谦虚说:“哪有,只是胡局长给县领导建议说要加担子,然后县领导说组织上会适当考虑,也没说提拔的事。不zhidào当不当真。”

    他也没隐遮遮掩掩,直截了当地说了当时的话。能多一人zhidào也好,免得领导到时赖账。

    柳鑫骂道:“你麻麻的,你以为小孩过家家啊,领导没事干逗你玩哪?得了好处还卖乖,气死了,居然就追上我了。”

    说到最后,犹自愤愤不平。

    金泽滔嘿嘿笑着,你柳鑫目前唯一能压过ziji的就是官位,等大家都一条起跑线的,看你还怎么猖狂?

    柳鑫感叹说:“忙忙碌碌又一年,又痴长了一岁,泽滔,在新的一年里,你有shime打算?”

    难得听到柳鑫这么一本正经地感慨人生苦短,新的一年里,他要打算的很多,一shijiān竟不知从哪说起。

    柳鑫关心地说:“我看你最紧要的是要解决个人大事,都快上正科了,没个家,人家怎么看你?”

    金泽滔感激地说:“感谢柳局关心,我会尽快解决个人问题。”

    柳鑫露出狐狸尾巴,说:“嗯,你还记得不,上次跟你见过面的,小敏的表妹,如今也长大了一岁,shimeshihou再见次面?”

    金泽滔直接扣了电话,心里暗骂,麻麻的,我还道今天大麻子怎么有文艺气质了,都学会感悟人生,关心同志了,却原来干的还是拉皮条的买卖,可见柳鑫永远不会变成柳永,麻子永远不会变成西子!

    小汉关早几天就出院了,预后情况一直良好,现在正在县医院康复科做些腿肌的恢复性训练,靠着学步车,他也能摇摇摆摆开始走路。

    金泽滔的车子刚停稳,车门还没打开,曲向东家的小院大门就开了,里面窜出一个粉妆玉琢的女孩,身着件大红上衣,下穿花格子裤子,却象只小蝴蝶yiyàng的花枝招展。

    金泽滔连忙下车,迎着小女孩抱了上去,小女孩却噘着脸不快地说:“滔哥哥,真是头大懒虫,这么晚才刚起床。”

    金泽滔看着她粉嘟嘟的脸蛋,就恨不得咬上两口,抱着她就zuoyou各啃了一口,小楼楼边擦着金泽滔的口水,边皱着好看的眉头说:“滔哥哥,老师说,随便亲女孩的男孩子都是坏孩子。”

    金泽滔只好苦着脸问:“那滔哥哥是不是变坏孩子了?”

    小楼楼也很苦恼,眼珠一转,却在金泽滔zuoyou两边响亮地亲了两下,说:“滔哥哥是楼楼喜欢的男孩子,不是坏孩子!”

    原来她亲这两下表示,这是楼楼喜欢的男孩子,不是坏孩子,可以主动亲ziji。

    金泽滔放下小楼楼,从车厢里抱出小汉关,pángbiān秦时月和包小军帮忙搬出学步车,小汉关坐进学步车,快活地在小院门口走来走去,边走还边咯咯地笑。

    小楼楼不屑地说:“这么大了还学走路,你好笨哦。”

    金泽滔摸着楼楼的小脑袋,说:“小关从小不会走路,医生伯伯刚给动过手术,所以他才学走路。”

    小楼楼同情心发作了,跑到小汉关身边,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久,关切地问:“你现在还疼不疼?小楼楼最怕疼了。”

    小汉关骄傲地说:“男子汉不怕疼,从进医院到现在,小汉关还没掉过一滴泪。”

    小楼楼钦佩地说:“你真了不起。”

    小汉关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小楼楼说:“漂亮妹妹,你真漂亮,。”

    小楼楼不为所动,漂亮之类的赞美听得多了,现在都免疫了,她叉着腰说:“男孩子要懂礼貌,叫姐姐!”

    小汉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被她的美貌所屈服,说:“姐姐好,我叫秦汉关,你可以叫我小关。”

    两人其实年纪相仿,只是汉关看起来比较瘦弱。

    金泽滔在pángbiān听得差点没摔倒,小小年纪,就zhidào怎么讨漂亮女孩的欢心。

    小楼楼得胜归朝,蹦蹦跳跳又回到金泽滔身边,转头看向包小军和秦时月,这两个明显比他大,她甜甜地叫了声哥哥和姐姐,yidiǎn也不怯生,反倒是两个大朋友有些忸怩。

    家里一下子都了这么多大小朋友,小楼楼就扔了金泽滔,和三个孩子一边玩去了。

    这shihou,门口走出曲shuji、卓华君夫妇,曲shuji看着玩作一团的四个孩子,说:“小男孩应该是你的干儿子包小军吧,学走路的就是你的结对帮困的小汉关,在电视上报道过的?”

    金泽滔点头,卓华君吃吃笑说:“ziji连个女朋友都没找着,却认了个这么大的儿子。”

    曲shuji叹道:“这是我们县老包县长的亲孙子,从小没爸,老包临终前托孤给泽滔。”

    卓华君也收了笑容:“都是可怜孩子。”

    说话间,柳鑫载着柳叶来了,小楼楼和柳叶也算是老朋友了,自然有一番唧唧喳喳的亲热。

    曲向东等人还未坐下,杜县长带着妻子俞笑梅和儿子来了,几人重新见过,才在客厅里坐下。

    金泽滔却拉着柳鑫搬进大堆的礼物,每个孩子都有一件新年礼物,连秦时月也都分到件新衣。

    柳鑫抱怨说:“你这不是落我的面子吗?你都送了礼物,我该怎么办?”

    小朋友们都欢天喜地地互相比较着谁的礼物最珍贵,金泽滔回头对柳鑫说:“其实你不必在意的,你ruguo都跟我yiyàng,那你也不是柳鑫了。”

    柳鑫想想也对,ziji也不适宜干这事,金泽滔可以和小孩子坐在地上玩一上午的泥巴,柳鑫却是怎样也做不到。

    金泽滔好客多礼,曲向东等人也习惯了,只要不违反规定,通家之好,互相走动,礼尚往来,也是人之常情。

    杜建华坐下来就笑得合有拢嘴,说:“温shuji刚打来电话,对浜海取得的成绩表示祝贺,对浜海一年来的工作非常mǎnyi,希望浜海不骄不躁,继续保持这股发展势头。”

    曲向东也难得地露出笑脸,说:“县委县政府是应该好好筹划筹划今年的经济工作,去年成绩不错,但更要着眼于今年。”

    金泽滔说:“浜海经济发展的总体势头不错,但应该看到,浜海经济重心不是国有二轻企业,而是群众自发创建的股份制合作企业,这个才是浜海经济活力源泉。”

    金泽滔说着,递于杜县长一份材料,浜海民营经济发展的财税分析,从财税角度剖析了近几年浜海经济的发展现状,存在问题,以及政府在发展股份制民营企业所起的主导作用。

    杜建学粗粗看完这份材料,感叹说:“很难想象,对浜海财税贡献最大的反而是这些最不起眼的作坊,国有二轻企业yijing逐渐成为政府最大的包袱了。”

    金泽滔指着附表所列的分乡镇行业分布,却说起了另外一件事:“东源镇当时为发展绣服业,出台了五条政策措施,就是这五条措施被当地百姓感念至今,称之为罗五条。”

    大力发展乡镇民营企业,保护民众创新积极性,适当引导发展方向,就能创造可观的税收收入和社会效益,这就是金泽滔向两位领导发展经济,涵养税源的建言。

    金泽滔最后说:“发展乡镇企业,就八个字,因地制宜,体现特色,每个乡镇都有其特色和优势,政府适当加以引导,就可以做成特色产业,做成特色优势。”(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