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月亮船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作为财税局副局长,既有着组织收入,安排支出的职能,又肩负为当地党委zhèng/>

    今年财政收入任务还未下达,但可以预见,无论是省核税收任务,还是需经人代会通过的财政收入任务都将十分艰巨,金泽滔此时跟领导建言,也是为全面完成今年各项任务打好基础。

    几人关于今年工作的谈话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这还需要县委县zhèng/>

    老姨对浜海的冬天不太适应,有些水土不服,这段时间情绪烦燥,今天这么大人小孩上门,惹得老姨把碗盆端得咣当作响,小楼楼不明所以,兴致勃勃地用筷子敲击瓷碗当编钟,老姨难得地对楼楼了光火。

    小楼楼瘪着嘴跟金泽滔哭诉,卓华君在旁苦笑,金泽滔提议说:“今天元旦,普天同庆,大家都难得休息,倒是芳姨还要工作,实在不公,不如我带大家去个好去处,保证小朋友也叫好。”..

    老姨立即眉开眼笑,连说还是金泽滔尊老爱幼,会体贴人,小楼楼也忘了委曲,兴高采烈地呼朋唤友:“走喽,走喽,滔哥哥带我们出去玩啦。”

    后面跟着小汉关、柳叶等一大串的大小朋友。

    小朋友全都挤进金泽滔的车里,柳鑫调了两辆车,一路呼啸着往金钱湖驰去。

    等大家都下车汇齐了,金泽滔带着众人往酒店大门走去,大家都疑惑。金钱湖酒店大家都来过。这算什么好去处。倒是小汉关第一次来,看得眼花缭乱。

    小楼楼嘟着嘴说:“滔哥哥骗人,这里是吃饭的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金泽滔却边走边说:“滔哥哥什么时候骗过小楼楼呢?”

    小楼楼歪着脑袋想了好一阵子,有些丧气说:“还真没有。”说着也高兴起来,莫非这里面还藏着什么好玩的?

    小楼楼左顾右盼找寻了一会儿,转头却对正在东张西望的小汉关说:“上次这里还钓上一只红鞋子,你怕不怕?”

    小汉关眨着眼睛想了一会儿。露着灿烂的牙齿笑了:“这有什么好怕的,就是钓上一个大活人也不怕。”

    小楼楼赞叹说:“小关,你真勇敢!”

    老姨却觉得牙根都酸了,说:“小祖宗,你就别提那红鞋子子,一说起红鞋子,闭上眼睛都是红鞋子,那姑娘的冤魂一定还没走远。”

    说罢,还不住地双手合什,念念有词。金泽滔仔细听去,却是:阿弥陀佛。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已接报,报告公安,公安不查,不关我事,若要报仇,请别找我,一定要报,麻子柳鑫。

    四字一句,虽不押韵,但也上口,念得很是纯熟,怕是平时也是ri夜念叨。

    老姨念得含糊,但大家还是听得清楚,柳鑫脸都绿了,要是每个没告破命案的亡魂都来找我报仇,那我不是忙死,就是半夜给吓死!

    念完后,老姨看了眼柳鑫,又念了一句,冤有头,债有主,若要报仇最好还是找凶手!

    柳鑫这才缓和了面sè,但脸sè依然难看,金泽滔拍拍他的肩头:“人民群众还是对你们公安期望很高,你看,老姨念咒了你这么多,大概感觉,不找到凶手,她还是不踏实,最后总归放你一马,你可得感念人民群众对公安同志的深厚感情,尽快破案,以告慰亡魂,以安慰老姨!”

    杜建书和曲向东都强忍笑意,卓华君咬着俞笑梅的耳朵,说起了夜钓红鞋子的事情,说到最后,看着面sè涨成猪肝sè的柳鑫,俱都忍俊不禁。

    到如今,社会上关于红鞋子的传言也平息下来,但马湘如妹妹的失踪案却让柳鑫如鲠在喉,ri夜折磨,只是生大嫌疑人王宗数却仍未被捉拿归案。

    经过几个月的侦查,所有的线索都渐渐指向王宗数,公安局把马意如失踪案,马湘如儿子绑架案,以及金泽滔的街头袭击案并案侦查,而这些案子似乎都和已经饮弹伏法的王联群有关。

    金泽滔现在想来,王联群被捕后,当时马湘如关于王家的担心是真实可信的,可惜当时无论是他还是柳鑫他们,都没有引起重视,才导致此后的事情连续生。

    据柳鑫说,王慕河和王联群并无关系,和在纪委办案点自杀的王爱平平ri倒有往来,也排除了当初金泽滔的怀疑。

    所有这一切,都要等到王宗数的归案才能真相大白,但冥冥中金泽滔却感觉,可能王宗数一辈子都不会重现。

    小楼楼等孩子对鬼魂之类的没什么恐惧感,由楼楼带头,呼啸着一路往前奔去,后面跟着咣呛咣呛摇晃着学步车的小汉关,还在大声而清脆地喊着:“漂亮姐姐,等等小关!”

    漂亮姐姐此时只被金泽滔说的好玩的地方勾得心痒痒的,哪还有耐心和小汉关慢慢地走,早没了同情心,说:“你自己一个人慢慢玩,等姐姐找到好玩的,再回头找你。”

    穿过长长的廊道,走过酒店,来到酒店的湖畔后院,后院有两个辟成单独院落的吃饭包房,两个包房临湖,此时,虽然百花凋零,仍有桔柿等果树挂着红果,在灿烂的阳光下焕着暖bsp;/>

    湖泊zhong/>

    远远望去,月亮船在波光粼粼的湖面荡漾,闪烁着梦幻般的童话sè彩。

    老姨等人看着,也都觉得不可思议,卓华君迅放下挎包,拿起相机,对着这番情景一阵猛按快门。

    就连大人都觉得意外和惊喜,更不用说这些小孩子了,平静了一会,楼楼率先抱着金泽滔的腿,象个猢狲般,三两下就爬到了金泽滔肩头,朝着远处的月亮船挥手,还大声说:“滔哥哥,快让船靠岸!”

    金泽滔双手作喇叭状,对着湖心喊:“靠岸啦!!!”

    不一会,月亮船动了,小楼楼一下子就窜了下来,和其他孩子一窝蜂般赶到湖岸码头等候。

    看着月亮船慢慢地靠近,金泽滔对杜县长等人说:“这是酒店新开辟的服务项目,水上餐厅,今天算是试营业,经县zhèng/>

    老姨还奇怪地问:“怎么想到把这船打造成这模样,人们会喜欢吗?”

    金泽滔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童话,成长对很多孩子来说,是个噩梦般的考验,他们或庸庸碌碌,终其一生都一事无成,或轰轰烈烈,享尽人间荣华富贵,他们或困顿,或优渥,或衰老,或年轻,但他们至死,都不会放弃年幼时曾经做过的童话梦。”

    他想到了张晚晴,想到了何悦,很多人把童话当作心底秘密,而她们却在现实生活中把童话具现化。

    他本来想等到今天,能带着她们过来,看看这月亮船,但一个飘然远去,一个杳无音信。

    杜建学拍着金泽滔的手说:“你什么都好,但有一点,正如老包县长说的,年轻过于沧桑,少年过于老成,不象个年轻人,却象个小老头,这样不好。”

    曲向东也点头,唯有柳鑫却嘟囔道:“他就一积年老鬼,成jing狐狸,哪儿老成,分明是狡猾,哪儿沧桑,全都是算计。”

    等月亮船靠近到岸边的码头,船身约有二三层楼高,也没有了在湖心时看着的月亮模样,但上面的彩绘雕塑旗帜,却更胜远眺。

    小楼楼一声呐喊,小朋友往船边拥去,老姨等人急惶惶地跟着跑,生怕一不小心给挤落湖水,只是湖畔码头早有酒店员工把守,直到船上伸出一道雕有浮云彩凤的桥梯,有等候的员工才领着大小朋友上船。

    等小朋友都上了船,金泽滔扶着老姨先上,老姨来自北方,水是见过不少,可就没上过船,有点心慌,金泽滔安慰说:“你当这个湖就是个大脸盆,风平浪静的,在这水上漂着,能有啥事呢,再说,我们船上还有救生衣,救生员。”

    上了甲板,从船舱里迎出三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穿着飘飘洒洒的古代宫廷服饰,划着水袖,绾着高髻,恍若仙女下凡,却见一群孩子中奔出两人,分别朝着其中两人扑去,口中还喊着:“妈妈!”

    这三位被打落凡尘的谪仙女正是风落鱼、曹剑缨和朱小敏,小楼楼看着柳叶和包小军欢喜地抱着各自的仙女妈妈,十分的羡慕,摇晃着卓华君的手撒起了娇:“妈妈,我也要你这样,我也要仙女妈妈。”

    卓华君哭笑不得,小楼楼就不住地吵闹,对女儿向来严厉的卓华君不耐烦了,黑着脸就准备雷霆镇压,金泽滔抱起小楼楼说:“我给你找个神仙阿姨。”

    小楼楼对卓华君做着鬼脸,喜滋滋地由着金泽滔抱过,交给神仙阿姨风落鱼。(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