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家长见面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回到家的shihou,何父何母还在客厅看电视,看到两人回来,何军刚才还不太形象的坐姿就立刻端正起来,严严翼翼地摆起了老丈人的架势,金泽滔说了句:“爸,今天赢牌了méiyou?”

    何军就象被抓了现场的坏孩子yiyàng,立即东张西望起来,金泽滔说:“其实,我看爸现在的脸色比以前红润多了,打打牌能放松jingshén,挺好的娱乐活动。”

    何军才踏实起来,哼了一声,却是点了点头,何母白了他一眼:“这老小子,现在在活动室可嚣张了,逮谁杀谁,老头老太太每人脸上都挂满了白条条,再这样下去,没人跟他玩牌了。”

    金泽滔说:“爸,你也要讲究yidiǎn策略,不能老赢别人,有shihou,也放放水,让别人乐乐不是,这跟做官yiyàng,老你一个人当领导,别人也会不乐意。”

    何军又是哼了一声,没表示同意或反对。

    金泽滔不再说这些闲事,摆开了房间装修图纸,这张图纸早几天就让集团工程公司的程真金带给两老看过,两老méiyou异议,只等何悦回来最后决定。

    两老的房间以休闲,方便为主,适合老年人,至于何悦的房间,则直接打通两个房间,装饰风格完全按儿童房装修,做成童话城堡的模样,以lusè和粉红为主,都是何悦喜爱的色调。

    金泽滔对住宿环境没shime挑剔,而且在这样的童话shijiè里,做些成年人爱做的事情。还是让他蛮有gǎnjiào的。

    何悦则听得两眼熠熠发光。何母在一旁暗叹。傻女儿,这是小滔宠你,哪个小伙子会爱住孩子住的房间,也就他这样骄纵着你。

    心里却十分安慰,女儿的终身大事虽然磕磕绊绊了有几年,终于也是花落有主,心有所归,真是好事多磨。

    金泽滔说完了装修的事。对何父何母说:“过两天,工人就进场了,我帮你们在海鲜码头酒店定了个四合院,那边环境不错,你们在那里住段shijiān,离这里也近,没事就过来瞧瞧。”

    金泽滔连这些事情都安排好了,倒méiyou两老shimedifāng操心了,有个好女婿还真是不错,何父何母gǎnjiào要过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美好生活。

    何悦也不顾父母就在眼前,“啪”地在他脸上印上个大大的吻。都要谈婚论嫁了,何悦也没当初nàme害羞拘谨了。

    两老装聋作哑,讨论着装修后的房间效果,也相当mǎnyi。

    金泽滔又说了明天父母要过来和何父何母见面的事,这早在何悦还没出差前就商量定下的,不管何悦有méiyou回来都要如期见面,现在正好,何悦也turán赶回来了。

    明天算是双方家长正式见面,按农村的习俗就是小定了,男方送彩金,女方要还礼,这跟做买卖下定金差不多一个道理,这些两家人电话都沟tongguo了,yijing准备妥当。

    何悦这次回来也没几天假期,等双方都有shijiān,再选个好日子,请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聚会,再行正式定亲仪式。

    这在永州的风俗来说,就算是双方家长都认可的婚事了,男女双方可以光明正大来往,旁人也不会闲言碎语。

    也就是说,这是没被法律认可,但被社会认同的准夫妇,这对准夫妇说完正事,都急不可耐地回房间说悄悄话。

    “你怎么就turán回来了呢?”

    “想你,tèbiétèbié地想!”

    “那也不打个传呼,不zhidào我都担心你?”

    “对不起,因为纪律要求,我们都被收缴了传呼机,我这次还是请了特殊假期才回来的。”

    “shime特殊假期?”

    “明天不是双方家长见面吗?我说ziji早订好的定亲的日子,事关终身大事,不能耽误,领导只好捏着鼻子同意了。”

    “你就nàme迫不及待要嫁到金家啊?”

    两人说着说着,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宽衣声,抚摸声及喘气声。

    “我要做媳妇儿。”

    “哎呀,你得动作利索点,**苦短,可别爬上大象脸都要费大半小时。”

    “唔……你真是头大象,都硌痛我了。”

    “还没找准,找小蚂蚁真费劲,我得准备放大镜,不行,黑咕隆冬的,得显微镜才行。”

    两人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求索声,喘气声和喊痛声。

    “不行,小蚂蚁不行了,还是大象你来吧。”

    “我怕大象压坏小蚂蚁。”

    “小蚂蚁不怕啦,快点吧,明天还要见爸妈呢。”

    “叫声好听的。”

    “大象哥哥!”

    “好热啊,会不会一个喘气真把把你这只小蚂蚁给吹走呢。”

    两人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碰撞声,吸气声和哼哼声。

    窗外的月亮姐姐也害羞地拨上一朵云层掩上了脸,人间有春色,嫦娥叹寂寞。

    第二天一早,金泽滔刚和何悦和和美美地用完早餐,就被一阵噼噼啪啪的敲门声给惊到了,谁呢,这么大早就上门要命似的。

    两老都被金泽滔赶出去到大院散步了,按金泽滔的说法,老年人一大早出去散步呼吸新鲜空气有益身体健康。

    何悦不高兴地前去应门,门外却站着风情万千的范萱萱,看都没看开门的何悦,直接登门入室,对金泽滔嚷嚷道:“昨晚我考虑过了,你让那个shimeshime来找我吧。”

    金泽滔一头雾水:“那个shimeshime不是写在纸条上了吗?”

    范萱萱毫无愧色,说:“给扔了,找不回了。”

    金泽滔差点没给一口气给噎着,良久才无力地挥手说:“等会儿吧,我让他过来亲自和你谈吧。”

    范萱萱翘着下巴,示威性地在何悦快要燃烧的目光中扬长而去,临出门前说了句:“别让我等太久哦,过时不候!”

    金泽滔无奈了,等范少奶奶出去后,赶紧打了个电话给邵友来,让他早点来永州吧,这姑奶奶可不是说着玩的,她要真等不耐烦了,管他能日进斗金也不会给你好颜色。

    等到九点多,父亲母亲和弟弟小洋由邵友来亲自驾车过来了,两家约定在海鲜码头永州店见面。

    永州店虽然还在陆续装修中,但部分保存完好的民居还是早就整修完毕,预计全面完工开业也要等春节前了。

    风落鱼仍神出鬼没般地如期出现在ziji眼前,恭恭敬敬地请金家老少进门。

    有风落鱼在场,也不用ziji费口舌,就给安排得妥妥贴贴的。

    当习惯成为自然时,金泽滔进海鲜码头酒店,méiyou风落鱼服侍时,还真觉得少了shime东西似的。

    和上次见面yiyàng,母亲看到何悦,就忍不住满心欢喜,拉着何悦的手爱不释手,问长问短。

    这姑娘长得端庄不说,还听说,年纪轻轻,官就当得不比金泽滔小,最主要的还是说话甜糯,粘乎乎的很让人贴心。

    母亲最怕找个本事不大,脾气很大的媳妇,何悦这个媳妇只怕打着灯笼都难找。

    何悦上次到金家是被赶鸭子上架,这次却是以准媳妇的身份见公婆,害害羞羞地称呼了一声“妈”就垂着头不声响了。

    母亲呵呵地开心得合不上嘴,父亲在pángbiān推了她一下,她才回过神来,重重地应了一声,却是回头对金泽滔说:“我就说,上次小悦第一次上门,姑娘脸薄,多来几次才能喊习惯嘛,你瞧现在叫得多甜,还有,以后可不许欺负小悦。”

    金泽滔唯唯称是,两家子人在整修过的老四合院的堂前八仙桌前坐着,看着zhouwéi草木成荫,流水小桥的乡村情景。

    母亲叹道:“这老房子收拾好了,还真是怡人,我们家老房子也不比这里差,原来的那些老邻居也都搬出去了,小洋,回去将整个大院都盘买下来,化些钱拾掇拾掇,春秋季节也可以住住,就是不住,留个念想也好。”

    金泽滔拊掌赞同:“那都是我们金家的历史,可不能给拆了,小洋,你出去跟程经理说说,这里完工后,就拉他们过去,这可是要传给后代子孙的。”

    有钱还真好办事,上辈子ziji家搬出这个小院落后,隔一年整座大合院就给拆除了,尽管ziji也zhidào这院子拆除rongyi,再要恢复,却是千难万难了,可手头既没钱买,也没钱修。

    小洋应了一声,就出了大门,程真金和风落鱼正等在门外。

    程真金不zhidào金泽滔在集团中的身份,但金泽洋,那可是集团大董事。

    他再是迟钝,此刻也意识到金泽滔在集团中的地位,没看到集团酒店管理公司总经理,集团董事,风落鱼都规规矩矩地等在门外。

    难怪工程队在横门沟滩涂承包工程项目时,邵总找过ziji后,最后还要金主任还亲自找ziji谈,原来金主任才是最后拍板的人。

    想到这里,心里就火热了起来,现在公司也正式成立建筑工程公司,ziji被任命为副总经理,工资嗖嗖窜了一大截,但总gǎnjiào工程公司无论在人员,还是规模都不如集团下属的砂洗厂。

    这一方面是工程公司刚起步,jingyàn积累还太薄弱,人才储备还达不到集团要求,更主要的是工程公司按现在的状况,很难给集团创造经济和社会效益。(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