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意外升任局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程真金zhidào,或许等哪天,工程公司能承接集团所有的建设项目,象其他下属公司yiyàng,给企业创造巨额利润了,ziji才能被接纳进集团核心。

    就如身边这个千娇百媚的风总,她总管的酒店管理公司旗下几家酒店车水马龙,日进斗金,永州店也即将开业,无疑又是一只会生拉金屙银的金鸡。

    听说,酒店现在正在全地区布店,目前都yijing陆续选址成功,听说还要登陆西州,天哪,一家从偏远乡镇起步的酒店,竟然把分店开到省城。

    酒店创造的业绩令她在集团中的地位也水涨船高,更令人称羡的是,风总在永州上下,风头也是一时无两,下面县市更是哭着喊着求酒店在他们市区落户。

    只要你瞧得上眼的地块,白送!只要你开得了口的优惠政策,兑现!只要在手续审批guog中还存在问题,放行!

    程真金做了半辈子生意,和成千上万的人打过交道,还真没见过谁家开酒店象海鲜码头这样,就像下蛋yiyàng,走几步,拉个酒店,他难以想象,过个三五年,海鲜码头酒店是不是要开遍全国?

    金泽洋出来后,和两位正坐着喝茶的风总和程总打了声招呼,两人和金泽洋不陌生,金泽洋méiyou废话,直接说了金泽滔的要求。

    程真金当即拍着胸脯说:“金总,你放心,金主任交代的事情,那是一定要重视的,我mǎshàng联系古建公司。这两天就给你出图纸。mǎnyi了。等这儿完工就进场,保管春节前给你漂漂亮亮地搬进去。”

    金泽洋笑着致谢说:“也不用这么急的,过两天吧,我打电话给你,留两天给我办过户的手续。”

    程真金哈哈笑说:“随时恭候!”

    大院里,厅堂前,母亲怀里摸出一块红布包,层层打开。露出一只白玉镯,这只玉镯上辈子母亲藏了一辈子,ziji舍不得带,也没传给谁,这辈子,却是早早地给儿媳妇送上了。

    金泽滔不zhidào这玉镯值多少钱,但应该是很珍贵的老东西,玉面油光水亮,gǎnjiào摸上去就会刮出一层油水。

    母亲恋恋不舍地看了看这只白玉镯,最终递给何悦说:“小悦啊。这只玉镯,是我妈那里传下来的。也不zhidào传了几代了,妈也没女儿,就传你了,从今往后,你就跟我的亲闺女yiyàng。”

    何悦给感动得眼眶都红了,接过红布包,低低地叫了声妈,拉着母亲的胳膊不放。

    母亲用一只传家玉镯送了小定,父亲却象个帐房先生yiyàng,摸出一叠炒票,在pángbiān沾了水,数出十二张放回包里,然后就剩下的大钱,加了几个零钱,凑个吉数,包了红包,交于老何。

    老何也不看,接了,放进包里,却另外摸出一叠钱,数出三十四张,放回包里,剩下的,加上几个零钱,包成红包,交于父亲。

    金泽滔和何悦看得目瞪口呆,两人就这样被各自的父亲很市侩地给出卖了,而且还不起价,不还价。

    两父亲相视一笑,起身握手,象领导人接见外宾yiyàng,握手的shihou还面向金泽滔他们,不住地微笑。

    金泽滔zhidào这是他们摆姿势,留合影,小洋做兼职摄影师。

    果然,闪光灯噼啪响起,两个父亲留下了光辉历史形象,两个谈婚论嫁的年轻儿女却成了他们的背景。

    何悦在金泽滔耳边嘀咕:“我怎么才值八千多啊?”

    金泽滔耷拉着脸,也没好气:“你好歹还接近万元,我才被你爸要了六千多,你家还净赚二千多呢。”

    这话被母亲听到了,瞪着金泽滔说:“小孩子不懂事别嘀咕,钱能代表啥呢?你俩孩子都是千金难买的好孩子,我们和亲家都商量好了,钱就代表个意思,哪能买来卖去的。”

    何母却瞪着小悦说:“小孩子不懂事,总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亲家彩礼八八八八,我们还礼六六六六,多吉利,多有喜气!”

    何悦也不zhidào该跟哪个妈道歉,反正都一起说吧:“妈,对不起。”

    母亲眉开眼笑:“小悦,妈刚才不是说你,妈骂的是小滔呢。”

    中午的shihou,邵友来回来了,后面还跟着金达,东源集团投资公司总经理。

    金泽滔撇下家人,召开了临时董事会,参加会议的有邵友来、金达、风落鱼和金泽洋,邵友来把和范萱萱谈的基本情况说了,范萱萱原则上同意共同出资成立证券交易公司,具体股份分配等她回去落实资金后再另行商量确定。

    金泽滔点点头说:“集团投资公司大本营迁至东珠,和集团东珠分公司合并办公,金达你任兼任分公司总经理,你去东珠后尽快落实公司总部办公大楼的选址,东珠江东开发现正如火如荼开展,你有这方面的jingyàn。”

    金达点了点头,风落鱼临时充当董事会秘书。

    金泽滔和邵友来又商量了一下,说:“关于投资公司接下来的业务,主要有二,成立证券公司和期货公司,证券公司可以和范萱萱合作,在股份方面,适当可以让步,但有个条件,证券公司必须全力支持期货公司,期货公司主营国债期货交易,这家公司务必要集团全资控股。”

    金达不zhidào金泽滔为shime这么看重国债业务,但海岛之行的收获,还是让他对金泽滔保持充分的信任。

    东源集团的业务又开拓到证券期货业,这是未来几年,集团赢利的主导业务。

    金泽滔的小定在永州店悄悄落下帷幕,除了家人外,参与的也只有集团几个适逢其会的几个高层。

    金泽滔又在永州呆了一天,直到元月三日,金泽滔才依依送别了何悦,直至再一次分别,两人都只字未提何悦的秘密任务。

    只是在离开时,金泽滔在她的手中夹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名字,何悦有些qiguài,金泽滔却笑笑说:“记熟后,撕了它。”

    元月是忙碌的一月,金泽滔回浜海后,连续召开会议,布置一月份收入工作,组织干部年度责任制考核总结,下达各财税所分月收入任务,分乡镇任务还要等县长办公会议直至常委会议确定。

    白丰镇一期工程招投标yijing结束,中标工程企业也已进场施工,滩涂养殖后续各项工作也有条不紊地展开。

    高海明副局长也由省城回到浜海,金泽滔去看望他的shihou,yijing是全身腊黄,下肢浮肿,骨瘦如柴,心里也不觉凄然,医生给定的生命期限已不足二个月shijiān,高海明坚持要回到家里度过生命的最后shijiān。

    金达负责的投资公司正式驻扎东珠,东源证券公司和期货公司前期申批筹备工作,也在范萱萱的亲自奔波下紧锣密鼓地jinháng,东源投资大厦正在紧张选址中。

    这期间张晚晴回来了一趟,住了几晚,终于正式赴上考研之路。

    一月中旬,春节前夕,组织部正式任命金泽滔为浜海县财税局副shuji,金泽滔接到文件,才松了口气,这个红头文件,才真正确定了金泽滔财税局接班人的地位。

    春节日益临近,财税局上下干部都开始变得漫不经心起来,金泽滔也在数着回家的日期,这个春节将是金家最齐整的一次大团圆。

    老家早在半个月前就准备年货,金家长媳也要正式登门,这对金家来说甚至比过年都重要。

    离春节放假还几个星期的shihou,税务总局关于南门市违法代扣代缴税款一事作出最后结论,认为南门市的做法严重违反税收征管法,扰乱财经秩序,败坏财税风纪。

    为严肃纪律,建议调整越海和南门市税务部门领导班子,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根据调查情况,建议追究南门市政府有关有关领导责任。

    同时对浜海财税局提出表扬,认为他们能坚持原则,维护法律尊严和权威,展现了新时期财税新风采,建议当地政府予以表彰。

    金泽滔喜滋滋地想,有总局的这个评价,年后张shuji退休后,ziji就能顺利上位,工作两年就升任正科实职,也是创造了浜海的历史。

    随后,永州地区开始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人事调整,杜建学调南门市任代市长,曲向东任浜海代县长,陈铁虎任地区财税局党组shuji,丁万钧任地区财税局副shuji,副局长。

    金泽滔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办公室接到县委组织部通知,请财税局集中中层以上干部,组织考察金泽滔同志。

    难道张军shuji提前退休?或者是胡文胜局长高升副处?都不对啊,金泽滔大脑一片混乱,财税局上下一片哗然。

    直到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韩诚结束考察,离开财税局时握着他的手,热忱地祝贺说:“恭喜你,金局长!”

    他才反应过来,真要高升局长了,而且是到永州首府南门市任财税局长。

    还真是世事难料,ziji一手将南门市财税局长掀翻下马,却不料转眼间就被人推着上马。

    还没等他从喜悦中回过神来,南门市财税局办公室打来电话:“金局长,请你务必于下午三点钟到市政府大会议室,参加市干部大会。”(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