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第一次党组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和何悦进了房门,甚至来不及宽衣解带,就急吼吼相互索取着,小别胜初夜,两人借酒生情,情到浓时,一切都水到渠成,再无当初的生涩,所谓其兴也勃勃焉,其亡也忽焉。

    “亡”就亡了,“忽”也忽罢,年轻的身体就是宝,也就“忽”会的功夫,又生龙活虎,“勃勃”兴起。

    年轻就是好啊,不知疲倦的你来我往,你追我赶,没人喊苦,没人喊累,不象何父何母,腰酸背痛后,还要半夜起来收拾餐厅的残局。

    却说第二天,金泽滔神采奕奕地上班了,何母本来还担心这两口子仗着年轻气盛,这月余没见面了,折腾了一晚,会不会忘了起床。

    见金泽滔何悦小俩口的jingshén劲儿,也只能感慨时光荏苒,年轻不再,你没见你爸到现在还在床上挺尸。

    金泽滔先送着何悦去上班,然后慢吞吞地一路往财税局方向走来,快到局大门的时刻,却赫然见那辆显眼的林肯城市车就停局大门口处。

    许多骑着自行车上班的干部,好奇地驻足围观,指点着足有五米长的豪车品头论足,啧啧称奇。

    金泽滔皱了皱眉,méiyou说话,在等电梯的shihou,还听有干部议论:“ruguo能坐这车在南门兜上一圈,啧啧,那真别提多威风了,这车,安静,开车时,外面shime声都听不到,上马路牙齿都gǎnjiào不到颠!空调特冷,大夏天的能冻得你直打哆嗦。”

    金泽滔哑然失笑,或许这车坐着是舒服。但也没夸张到这等程度。

    大约是忽然看到熟面孔中夹着张生面孔。大家都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人。这人一声不吭,却面露微笑,倒象是对刚才议论的讥诮。

    有人出言:“你谁啊,这是财税局,你一大早上去找谁呢?”

    金泽滔温和地说:“我到九楼办点事。”

    九楼是局长室,看来这年轻人是找领导办事,大家也都不声言了,金泽滔问:“刚才这辆车谁开过来的。挺气派的。”

    金泽滔为缓和一下气氛,也选择了刚才他们的话题,那人见金泽滔除了年轻,穿着举止都挺庄重,态度也好多了:“你不是南门的吧,开着这辆车的还能有谁,永记老板吕总啊。”

    金泽滔哦了一声,却是继续谦虚求教:“吕总到财税局干么呢?”

    另一女干部说:“年终了,吕总又来送温暖了。”

    金泽滔不mingbái送温暖是shime意思,那人还耐心地解释:“吕总跟叶shujiguānxi不错。叶shuji不是分管着干部福利这一块吗?过年过节,吕总都要来财税局送温暖。”

    金泽滔mingbái了。原来是叶shuji拉来的企业赞助,帮干部解决年终福利。

    这shihou,电梯到了,有干部在嘀咕:“永记贸易向来付息准时,最近好象有些拖拉了。”

    那女干部不屑道:“拉倒吧,人家永记贸易税款月月按时缴纳,从不拖欠,每月数十万税款难道都不是钱啊,听说年终为帮咱南门争排位,还一次性预缴了百万元,人家吕总身上掉根汗毛都比你大腿粗,能少了你这几元利息钱?”

    那干部争辩说:“也不是说他们没钱,就是这付息不象以前nàme准时了。”

    女干部说:“永记贸易流动资金占用量大,或许一时的周转不便是有的,但那又怎么呢,你有钱,想入股,都还要找后门,你不愿意收这利息,把它转给别人,保证都抢着要,要不你让给我吧。”

    那干部警惕地说:“干么?这可是我的福利,你要多占股,找叶shuji啊,不过也白搭。等你当了科长,自然会涨上去的。”

    大家都哄笑,这时,电梯停了,大多数人都下了,坐电梯里的就剩金泽滔和那女干部了,金泽滔问:“你们在永记入股?还按干部级别配发?”

    女干部倒没gǎnjiào这有shime好保密的,永州党政机关,只要是强力权力部门,永记贸易没少配送股份,每月按时支付红利。

    “嗯,局党组还为此专门拟了个方案,永记贸易入股是福利性的,据说是叶总好不rongyi争取来的,还必须跟干部的工龄及级别挂钩,还别说,自挂钩以来,干部积极向组织靠拢,要求上进的人多了起来。”

    女干部最后还幽默说了一句,金泽滔却是怎样也笑不出来。

    金泽滔还想再具体问问,女干部的楼层到了,金泽滔礼貌地跟她说了再见,心里却不由沉重起来。

    永州相对越海其他地市来说,工商业还是比较发达,民众从商意识浓厚,资金充裕,民间借贷相当活跃,东源集团当初赴海岛炒地时就曾在民间借贷了大笔资金。

    很多民营企业刚开始起步时,因银行贷款准入门槛高,手续繁琐,很多企业都愿意在民间拆借资金,尽管利息高些,但胜在灵活,借还都方便。

    但象永记贸易这样大面积用福利性质在党政机关吸收借款,还是让人gǎnjiào荒唐。

    而且永州不乏因经营不善而导致资金链断裂,无力还款甚至携资外逃的现象,只是金泽滔也不zhidào永记具体经营情况,以及利息支付情况。

    但这种行政机关以组织出面堂而皇之的为企业借贷的行为是绝不允许的。

    金泽滔在办公室里刚坐下来,叶宝玲电话就来了,语气分外热情:“哎哟,金局长,不好意思了,昨晚因为接家人回娘家,临时要走了大霸王,却忘了交代驾驶员将三菱越野给你留下来。”

    金泽滔也客气地回应:“没事,没事,你不是家里有事吗?用就用了,再说,这车也不是我的专车,大家都可以用嘛。”

    金泽滔心里却冷笑,你现在倒想起来,méiyou留下三菱越野,是不是让我在办公室过夜等你想起来?

    叶宝玲说:“是这样,金局长,你看都快放年假了,干部的考核也结束了,是不是开个党组会,议议年关的工作安排以及干部的年终福利情况?”

    金泽滔不用叶宝玲提议,他今天正要召集班子成员商量年终有关工作。

    金泽滔带了本笔记本,正想出门,却见办公室副主任卢海飞敲门进来,金泽滔抬头还未问话,卢海飞一如昨天般恭敬说:“金局长,九楼就有个小会议室,一般党组会就放这个会议室召开,我怕局长不qingchu,跟局长领个路。”

    卢海飞年近三十,剪着小平头,面目清瘦,看起来极是jingshén,从昨天起,金泽滔就对他印象不坏。

    金泽滔皱着眉头问了一句:“一般党组会是谁负责记录的?”

    卢海飞说:“历来都是办公室陈主任记录的。”

    金泽滔点了点头,示意卢海飞在前面引路,心里却极为恼怒,这个陈主任怎么当的办公室主任,昨天敲打了一阵,还以为多少会有效果,看起来,不是他政治敏感性不够,而是他根本不具备一个办公室主任大局着眼,小事着手的基本素质。

    一个新局长上任,你不考虑他工作生活方面的细节,yijing让他暗恼,现在连开党组会的会议室也méiyou主动提醒。

    卢海飞将金泽滔带至会议室门口,恭敬地对金泽滔点点头,就准备离开,金泽滔却沉吟了一下,说:“卢海飞,你带本笔记,一起参加这个会议吧。”

    卢海飞神色不易,急忙离去,但踉跄的脚步却暴露了他内心的惊喜。

    金泽滔没去注意他的心情,或许这个卢海飞在办公室甚至财税局不怎么得意,他在第一shijiān主动向ziji示好,也有ziji在政治上的诉求。

    但这种诉求无损于他作为一个副主任,在工作态度和细心程度上留给金泽滔的良好印象。

    而这恰恰是陈主任所不具备的,至少在主观性上不具备。

    金泽滔打眼看去,局党组四个成员都yijing在会议室就坐。小会议室里就一张长方形会议桌,横放在会议室中间,会议室的上首,也摆放着两张椅子,叶宝玲就坐左侧的wèizhi。

    副局长厉志刚等人则zuoyou分坐两侧,陈主任作为会议记录员,坐在会议桌下首的对面wèizhi。

    金泽滔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推门进去,收起脸上的不悦,笑着说:“不好意思,第一次党组会,让大家等候了,我还以为是昨天的会议室,询问了卢海飞同志,才zhidào党组会会议室就在这个楼层,倒让我白跑了趟来回。”

    金泽滔这么一说,陈主任脸色顿时苍白,他嗫嚅着站了起来,说:“金局长,对不起,我忘了你是第一次参加党组会。”

    ruguo说,昨天陈主任的一些“疏忽”还另有苦衷,nàme,今天他确确实实是忘记了,一上班他就忙于和叶shuji汇报,金泽滔昨天交代的有关公车使用的事情。

    但这种疏忽连叶宝玲都无法为他开解,她只有干巴巴地笑着说:“或许陈主任真的忙昏了头。”

    金泽滔微笑着说:“呵呵,局长第一次开党组会不zhidào,局长第一次进大楼你不zhidào,局长第一次出门你不zhidào,难道局长不是你服务领导的第一人选?我不zhidào作为办公室主任,你每天都忙着记shime?”

    说到最后,脸上虽然还带笑,但任何人都听得出他的语气所带的浓厚火药味。(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