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叶书记高风亮节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说完这话,就没再看他,班子如厉志刚等人都脸带微笑,méiyou谁开口为陈主任说话。

    陈主任虽然是原局长提拔起来的,但一直受叶宝玲分管,唯叶shuji之命是从,没shime原则性,而且说起来,作为办公室主任,他的能力和品性都不足以担当此任。

    金泽滔走了进来,在上首站了一会儿,并méiyou在叶宝玲的pángbiānwèizhi坐下来,而是快步朝着厉志刚pángbiān坐下”“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这样,会议桌的就座情况就变成这样:以金泽滔为中,pángbiān坐着厉志刚副局长,对面坐着副局长缪永春和纪检组长骆辉两人,而陈主任和叶宝玲zuoyou两首而坐,却象两个shuji员,前面都放着本记录本。

    厉志刚看了叶宝玲一眼,蠢女人,你以为原局长下去了,他这个座位也是你能坐的,欺新来的局长年轻不懂事?还真以为他好欺负。

    金泽滔以一个副局长的身份,就能将南门市的盗挖税源一纸申诉到税务总局,搅动了越海财税系统这潭深水,撬动了永州南门两级财税系统,人家会凭你这几下三脚猫水平,就能乖乖束手就缚的?

    厉志刚是个mingbái人,这也是为shime他昨天在通道上碰到金泽滔,临时决定邀请金泽滔吃饭欢迎,不管金泽滔是怎么想的,他不主动上门示好,但能顺手递出橄榄枝,也是他乐意做的。

    厉志刚又看了金泽滔一眼,慢慢地收拾笔记本,绕着叶宝玲身后。转了一圈。坐于金泽滔的对面。

    厉志刚三十出头。身材高大,坐在金泽滔pángbiān有点鹤立鸡群。他这一站起来走动,带动了全场的目光。

    这样,会议室就成了绝对的以金泽滔为中心。

    此时,卢海飞夹着本笔记本走了进来,叶宝玲脸色铁青,正在气头上,看着卢海飞推门进来。好象还要做记录似的,心里就恼火,大声斥骂:“你没带眼睛还是眼睛瞎了,没看到是党组会吗?滚出去!”

    金泽滔却是教叶宝玲的彪悍惊着了,机关干部,讲究笑不露齿,骂不带字的含蓄内敛,叶宝玲的言语纯粹是泼妇骂街,这哪是堂堂党组shuji教训干部说的话。

    但qiguài的是包括厉志刚和卢海飞等人似乎都méiyou太大的惊吓,不过转念一想。谁教人家是叶专员的女儿,骂了你。你能对着骂回去吗?

    金泽滔心里这样想着,脸色却开始绷了起来,指着陈主任身后一排wèizhi,那边还坐着准备汇报干部考核情况的人事科长张明传。

    卢海飞被叶宝玲骂着,眼睛却盯着金泽滔,ruguo金泽滔一声不吭,他准备扭头就走。

    金泽滔这一指,他心里就松了下来,在张明传身边坐了下来,叶宝玲气得手直哆嗦,金泽滔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对着对面的厉志刚等人说:“没人告诉我党组会会议室在哪,也没人告诉我会议是不是有人记录,我带个shuji员,同志们有意见吗?”

    厉志刚等人被金泽滔看着,连忙摇头,连声说:“méiyou,méiyou。”

    陈主任脸色慢慢地灰败下来。

    叶宝玲心里有气,嘴里有话,却被金泽滔的话生生地堵了回来,恼怒地用手中的资料敲打着桌面,清清喉咙就想说话。

    金泽滔没等她开口,说:“好了,同志们,党组会现在开始,会议之前,我想先说件事。”

    叶宝玲急剧地咳嗽,ziji刚想说的话又被他给呛了回去,她连忙喝了口茶,想压压这口气,岂料,咳得愈发厉害,脸色都涨红了。

    金泽滔关心地问:“宝玲shuji,会不会呛着肺了,要不要上医院看看,你可千万不能扛着,会议结束后,我会让办公室把会议结果告诉你,你完全不用带病坚持下去的。”

    叶宝玲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无力地摆摆手,金泽滔回过头来,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金泽滔说:“昨天我大概翻了一遍我们局机构设置及干部人事状况,还有班子的分工情况,有个问题,我觉得有必要解决。”

    说到干部人事及班子分工,不但厉志刚等班子成员腰杆一挺,便连叶宝玲也都神情严肃。

    新领导到任要迅速树立权威,调整干部是法宝,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也都有心理准备,但你也得到下面兜一圈,至少做到心理有数,才能有针对性地调整不是?

    但这位新局长刚来上班还没一天,好象都méiyou找干部谈过一次话,没下过一次基层财税所,能了解干部状况吗?

    金泽滔笑着说:“大家都别紧张,我没说要调整干部,更méiyou要大规模地调整干部。骆辉shuji,据我了解,你是分管干部监察及工青团妇工作的,有méiyou联系科室?”

    骆辉脸都涨红了,闷闷地说了一句:“有分工没科室。”

    说罢看了眼厉志刚,昨天跟他闲谈,他还跟ziji提起,要想结束这种尴尬景况,还是要着落在新局长身上。

    此时他心里却暗恼,明zhidào南门局这种情况,却还要当众提起,是不是要揭我的丑?

    厉志刚却紧接着说:“金局长,骆shuji联系监察工作,但南门局监察科一直和人事科合并办公,所以……”

    厉志刚méiyou再说下去,叶宝玲接口说:“南门局历来如此,地区局也méiyou硬性要求各县市局的监察科必须**,再说,骆辉同志对监察工作有指示,可以交代人事科办,不影响你的工作。”

    金泽滔摆摆手说:“南门局历来如此不是理由,南门局历史上还méiyou南门局呢,地区局méiyou硬性要求**,但也没硬性要求不**吧!”

    骆辉扑地笑了出来,这个金局长绕口令yiyàng的反驳令得叶宝玲哑口无言,太犀利了。

    骆辉中等个头,眉清目秀,年龄跟厉志刚相fǎngfo,穿着件咖啡色茄克,举止青涩,言语谨慎,从这点看,还fǎngfo是个刚从校园里出来的学生。

    叶宝玲还待说话,金泽滔扭头看她:“叶shuji,我的意见,监察科必须**出来,这是编办定机构、定人员、定职责的要求,我们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而且骆辉同志名为纪检组长,财税局却连专门的监察机构都méiyou,是不是要闹笑话。”

    叶宝玲愣愣地看着他,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骆辉不好开口,厉志刚连忙说:“我同意,早该如此。”

    厉志刚这一表态,当事人骆辉再忸怩,但涉及到ziji的分工,也表态同意,一直不说话的缪永春也点头同意。

    金泽滔很真诚地注视叶宝玲,征询她的意见,叶宝玲众目睽睽之下,只得无奈点头。

    金泽滔带头鼓掌,扭头对卢海飞说:“感谢宝玲shuji的高风亮节,我们一起鼓掌表示一致tongguo吧,海飞,记录下来。”

    大家都一起鼓掌,尽管寥寥几人,但掌声还挺热烈,只是听在叶宝玲的耳里,却gǎnjiào象给打了个大大的耳光。

    金泽滔还是笑意盈盈,说:“宝玲shuji高风亮节,我也要发扬一下,作为财税局党政一把手,我和宝玲shujiyiyàng,应该是站在全局的高度,站在财税事业和干部队伍建设的高度,收好税,理好财,带好队,而不是陷入具体事务中,宝玲shuji,你说对不对?”

    金泽滔的调子起得很高,作为党组shuji,叶宝玲自忖也有这样的大局观,她点了点头说:“金局长说得对,作为党政领导,应该高瞻远瞩,站得高,望得远,要统领全局,而不是做具体事务性工作。”

    叶宝玲还是相当慎重,méiyou说太具体,笼统地说些shuji经常说的话。

    她的话音刚落,金泽滔就带头鼓掌,大家也跟随着鼓掌,不过要稀拉得多。

    金泽滔赞叹道:“宝玲shuji不愧是老政工领导,刚才我说了要发扬一下宝玲shuji的高风亮节,我的意思是,作为局长,shuji,也就抓人和事,再具体分工就没必要了,我分管的财政预算和税收计划还是让志刚局长,永春局长ziji分管为好。”

    金泽滔一说完,大家都愣愣地不说话了,预算科和计划科都是财政和税务两个系统含金量最高,权柄最重的科室,金局长说不管就不管了?

    金泽滔苦笑着说:“这是班子分工的大事,党政主管的分工调整我能在这里说笑吗?ruguo大家同意,也鼓下掌吧。”

    叶宝玲带头鼓掌,这还真是高风亮节,不由得不令人佩服,其他人也都鼓掌。

    金泽滔摆了一下手:“海飞记录一下,至于宝玲shuji脱出来的办公室和人事科,我以为还是骆辉同志分管为好,工作可以一以贯之。”

    叶宝玲连忙说:“金局长,我的分工就不用调整了吧,我也没说同意脱掉ziji的分工。”

    金泽滔呵呵笑说:“宝玲shuji说笑了,刚才我不是说了,作为局长,shuji,也就抓人和事,再具体分工就没必要了,你可是带头鼓掌的。”

    叶宝玲傻了眼,这句话好象真说过,金泽滔说:“同志们也都表示同意了,海飞都记录在案了,再推翻就显得儿戏,失去党组会的严肃性了。”

    金泽滔说到后面,yijing是面无表情。(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