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日子不好过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其实对于所谓的股金取利作为干部福利,骆辉本来就有微词,只是他权轻言微,原局长和叶书记根本没把他的质疑当一回事,他本人就没投入一分钱。

    有这两人愿意担责,没有人会傻到表示反对,连叶宝玲都同意了,能有一份不菲的年终奖金福利拿,谁也不会拒绝。

    骆辉问了一句:“金局长,你说个底线,我们也容易操作。”

    金泽滔微笑:“最低水平,全年奖金和实物福利,不低于你们的工资水平,这就是底线,就以这个为下限,奖金结合考核结果考虑。”

    金泽滔的表态,让会议室一时安静得只能听到沉重的呼吸声,和倒抽空气的吸气声,奖金高于工资,这在南门市局历史上都没有过的。

    会议快要结束时,叶宝玲问:“那么我们怎么答复永记贸易公司?还有年终他们惯例都要送些水果、海鲜等年货,吕总在我办公室,还等待着我的答复。”

    金泽滔呵呵笑说:“财税局不缺钱,别人跑财税局来给我们干部送年货,送福利,正如我们跑组织部去封官许愿yiyàng,殊为可笑,那都是对我们局班子的侮辱,宝玲书记,你说,我们该接受吗?”

    叶宝玲气哼哼地收拾了东西,扬长而去。

    金泽滔也不理会她,对骆辉说:“年终到了,你所分管的这一摊担子很重,工作也很烦杂,务必要做细做实,下午召开机关干部会。请基层所所长都一起参加。将这次党组会的精神传达一下。由你落实。”

    金泽滔用自己的分工,剥夺和置换了叶宝玲书记的分工权力,调整了办公室和监察科干部,在他人眼中,金局长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但金泽滔却不这样认为,局长就是统揽全局,把握方向。你没能力,没权威,所有科室归你管,迟早也要被架空,你有威信,有水平,不分管任何科室,权力最终还是集中在你手中。

    你别不信,金泽滔进办公室屁股还没坐暖,厉志刚和骆辉就连袂而来。两人没坐落,厉志刚就大声嚷嚷:“金局长。昨天没给我们机会,今天,无论如何都得给个面子,海鲜码头,八号院,好不容易才订到的包厢。”

    海鲜码头永州店刚刚开张,因为赶时间在春节前开张,除了新餐厅,古居院落就开了十个,其中四个,被地委和南门接待部门长期预定,就六个对外预订,自然是僧多粥少。

    能订到排名前十的包房,不能说达官贵人,但至少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当天就能订到房间,那就非显贵贤达不可得。

    金泽滔也qiguài,南门市是地区所在地,各级行政机关头头脑脑众多,有钱人也不少,按说厉志刚还没这么大的能耐。

    骆辉笑得有些腼腆:“金局长,不是志刚面子大,是你的名字管用。”

    金泽滔qiguài:“订个吃饭的房间怎么又扯到我了呢?”

    厉志刚有些郁闷:“跟订房间的服务员好话说了一箩筐,都不顶事,态度很好,包房没有,大厅还有空位,要不要?你还不能发火,最后我一急,说了,都说好今天请金局长吃饭,没包房我还请什么客?”

    骆辉哈哈笑了:“服务员也是有意思,问他哪个金局长,志刚没好气了,南门财税局的!那服务员连忙说等等给你回话,然后就给了八号院。”

    金泽滔心里明白,这应该又是风总交代下来的,永州店现在应该是朱小敏负责,他笑笑说:“不是我有面子,是财税局有面子,做生意的他哪能不给财税的面子。”

    厉志刚两人想想也是,一般财税干部没面子,局长总得要给点面子的。

    骆辉说:“金局长,有件事还要请示一下,听陈家禾说,局长想规范一下公务用车,局长你有什么想法。”

    金泽滔思索了一下,说:“先放放吧,解决公务用车困难,还是要在配车上想办法,连浜海基层所都配备了工作用车,南门财税所却还开着边三轮摩托收税,就太寒碜了,这样,你牵头打个报告,顺便申请几辆机关工作用车,也不能让你们三人合用一辆车。”

    金泽滔本来想抓住公车这个环节,治治叶宝玲的气焰,但党组会上,他一口气调整了班子分工,而且是出乎意料地顺利,也达到了打击叶宝玲,树立自身威望的目的,再在用车上做文章,就未免落人口实。

    两人大喜,能有自己的专车,不仅有利于工作,也面上有光,骆辉兴冲冲地先出去交代落实。

    厉志刚留下来还有工作汇报,预算科是财税局第一科,所有财政预算内支出就从这个科室出去,权柄很重,预算科长,很多时候,甚至比一般副局长都吃得开。

    金泽滔眼都不眨就将预算科让给自己分管,无论他出于什么目的,就这胸怀,足以令人感佩。

    年终岁末,各乡镇,各行政事业单位,甚至市委大院里,都是集中化钱的时候,各种要求财政拨款的条子满天飞。

    金泽滔看着文件夹里一大叠的领导批示,脑仁发痛,现在财政预算约束力薄弱,市委市政府大院里,只要带长的,谁都要在要求拨款的报告上龙飞凤舞签下自己的大名。

    财政局长一年中有两个日子难过,年终要躲债,年初下任务,都是各方注视的焦点。

    就比如这叠领导批示件,几乎涵盖所有乡镇行政事业单位。

    你得分轻重缓急,给一部分,压一部分,拖一部分,要全给也行,你明年日子就不用过了。

    南门市财政虽说比其他县市好过,但那也是相对来说,再说,今年在出了代扣代缴税款事件后,驻永州财政监察专员办不仅返还了盗挖的税款,还扣减了原预算收入,也就是说,你不仅偷鸡不着,你还赔上自己的钱。

    金泽滔按着额头说:“让预算科长过来,一起排排队,分个轻重,再作定夺吧。”

    厉志刚刚接管这一摊,也头大无比,连忙叫过预算科长,预算科长叫翁承江,在关库大战中有良好表现,在局里无论能力和威望都很高。

    南门市局原局长跟丁万钧在浜海财税局时的情形相若,不懂业务,每次上市政府汇报工作都带着翁承江,所以在市委大院领导心目中,他甚至比厉志刚等局班子领导的分量都要重。

    在这一点上,翁承江并不讨局领导喜欢,翁承江进来后,厉志刚态度就很冷淡,话说也有点冲。

    翁承江业务精,能力强,自视颇高,原局长落马,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失落。

    新局长初来,理顺局里面的关系就要头痛一阵,更没精力关注自己,再加上局长亲自分管预算的优势,有这段时间缓冲,想必也对自己的能力会有了认同。

    但他没想到,才来一天,党组会议上就打得权势滔天,脾气熏天的叶宝玲落花流水,还顺带调整了几个综合科室的负责人。

    似乎新局长很快就能腾出手来,着眼全局工作和干部人事,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是自然规律,也是现实常态。

    进局长室时,他并没在意厉志刚的冷淡,在财税局,余人皆不在他眼里,唯有眼前的金局长,却是自己必须高度重视,并要刻意投其所好的。

    翁承江有傲气,不代表他就傻气,他没有废话,就翻看着这一叠领导批示件,详细地跟金泽滔解说着,哪笔钱是必须要马上支付的,哪笔钱可以放放。

    当翻到有张领导批示时,他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局长,金泽滔一看,是原市长陈铁虎签发的,内容是年后要召开的党建工作会议的费用,以及先进党支部和先进党员的奖金。

    金额不大,也就五万不到,上面密密麻麻签满了字,组织部从经办干部,到分管副部长秦部长,到王燕君部长,都在上面签了字。

    金泽滔不动声色地翻过此件,翁承江眼睛一亮,将此报告抽出压在最底下。

    两人私底下的互动并没有落在厉志刚的眼中,金泽滔最后说:“按重要程度列张表格,特别是下面乡镇政府,要重点倾斜,机关部门,先压一压,我要向市政府汇报一下,对手续不完备的,要抓紧时间通知对方尽快补齐手续,对不合规定的要耐心解释,不要耽误别人的大事,也不要损害我们财税的形象。”

    翁承江心领神会地走了出去,厉志刚又说了其他一些事,但因为都无需急办的事,也就交代了几句。

    下午的机关干部会上,金泽滔宣布了干部考核结果,以及上午商量的刚出台的奖惩措施和干部年终福利,最后还谈了年关的注意事项和廉政纪律。

    机关干部会,一定程度上也是年度总结会,此后,直到明年上班,市局都不会集中开会了。

    机关干部会,叶宝玲并没有出席,也没人在意,似乎叶宝玲从财税局的政治生活中一下子淡出。

    只是会议刚结束,金泽滔就接到组织部的电话,让他马上到组织部接受组织谈话。

    金泽滔也正好有事要找杜建学市长汇报工作,先和他的随身秘书裘星德联系,约好了时间,就直奔市委大院。(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