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组织部的交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裘星德一身西装革履,精神饱满,见到金泽滔,分外的热情,在南门,两人都属外来户,有种天然的亲切感。

    裘星德一见到金泽滔就说:“金局长,我猜猜你也该到市长这里报到了,再不来,我可就要催你了。”

    金泽滔说:“刚安顿好了,处理了局里的一些事,就跑来跟市长汇报,手脚应该不慢啊。”

    两人都不见外,说话自然也没了客套,裘星德领着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的关系还来不及转入,职务还没跟上,等杜建学市长明年人代会去掉代字后,应该很快就要考虑他的副科职务了。

    两人说了些闲话,裘星德忽然说:“刚才还看到你们财税局的党组书记,一个女的,好象要找市长,因为时间上无法安排,让我给推了。”

    金泽滔神色不易,说:“是我们局的叶宝玲书记,我也刚来,可能很多工作都没跟上,她来找市长汇报工作也正常。”

    金泽滔用脚后跟都猜得到,叶宝玲缺席下午的机关干部会,就是到市委大院哭诉来了,组织部通知找自己谈话,跟叶宝玲脱不开干系。

    两人等了一会儿,就听得对门的市长办公室门“吱嗯”一声开了,金泽滔探头一看,杜市长亲自陪着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头出来。

    老头满面皱纹,头发花白,若不是身上那套亮油油的价格不菲的奶黄西服,还当他是刚从菜地上来的菜农了。

    就是这件西服,穿他身上。也是那样的不合时宜。既不合身。也不配他的年龄,感觉就好象被别人硬套上去似的。

    金泽滔惊奇地问:“这谁啊,杜市长还要亲自接见?”

    裘星德看了一眼说:“吕三娃,南门市的名人,生意场上的能人,你身为财税局长,会不知道他?”

    金泽滔摇摇头,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大名鼎鼎的吕三娃竟是这等套中人模样。

    等吕三娃走远,金泽滔才在裘星德的带领下,来到杜市长办公室。

    杜市长情形和金泽滔yiyàng,也是昨天才刚报到,今天就着手处理公务了。年终有许多急务需要立即处理,桌上各种文件资料堆积如山。

    杜建学见他进来,抬头点了点头,就让他坐下,苦笑地指着旁边压得最高的那层文件,说:“这些都跟你们财税局有关。”

    金泽滔嘿嘿从包里摸出一份表格。交于杜市长说:“我这里还有一叠,这是清单。都是大院里各头头脑脑签的,这些经核实非拨不可的,其余我全给压下了,你先过个目。”

    杜建学大致看了一下,龙飞凤舞地在下面笼统地写了个意见:请财政酌情解决。

    这张清单也是金泽滔和厉志刚他们经过反复考虑才最后清理出来的,基本是下面各乡镇的要求拨款报告,对于基层一级政府,金泽滔也是本着保稳定,保一级政权正常运行的原则,多少解决一些。

    其实现在南门市的财政状况,各乡镇也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给多给少也是个态度问题,这份情,大家也都能欣然领受。

    而且乡镇情况复杂,上面一根针,下面千条线,跟各线领导都有工作联系,你得罪行政机关领导,也最多得罪一个分线领导,但你得罪一个乡镇,引起的多米诺效应可能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这份清单罗列的大多数都是乡镇报告,对于各行政事业单位,在金泽滔看来,还没到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也动摇不了政权稳定和正常运行。

    显然,杜建学市长也是持这种态度的。

    所以很多要求拨款的报告,都被金泽滔排除在这份清单之外,包括陈铁虎市长和组织部长王燕君亲自签发的那份报告。

    金泽滔随手又拿了份材料,上面赫然写着,《关于加强财政资金管理的几点建议》,其中第一条就是市长一支笔签字。

    金泽滔笑说:“我以为,这种乱签字的情况应该杜绝,市长一支笔签字很重要。倒也不是说其他领导的签字不重要,而是那么多的领导签字,我们都很难辨别真假,很容易被人混水摸鱼,以后,我们财政就应该只认市长的签字。”

    杜建学眉开眼笑地说:“嗯,这份建议很及时,我会在最近的市长办公会议上排进议程,你来说明一下。”

    金泽滔又摸出一份文件,是要求配备公务用车的报告,说:“杜市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堂堂府城,下面财税所硬全是边三轮摩托车,连浜海都不如,这如何能加快财税事业发展,我要求全面更换公务用车。”

    杜建学一看,反正是财税局自有资金解决,没添他的麻烦,也就刷刷签了。

    在快离开时,金泽滔边整理材料,边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杜市长,吕总又都跑市政府送温暖来了?”

    杜建学呵呵一笑:“这个吕三娃也是个能人,小学都没毕业的文化水平,硬是指使着一大帮子大学生帮他干活,很有想法的人。”

    金泽滔点点头:“是啊,能把永州大部分干部群众都绑上他们永记贸易公司的人,会不是能人?”

    杜建学霍地抬头,说:“泽滔同志,说这样的话你要负责任的,吕三娃虽然貌不惊人,但在永州,也是个很有政治影响力的企业家。”

    金泽滔摇摇头说:“反正我知道,如果我要跑永记贸易公司查偷漏税,财税局上下没有一个人会支持的,为什么,因为财税局干部都成了贸易公司的股东。”

    杜建学吃了一惊,金泽滔连忙将自己了解的东西说了,最后说:“杜市长,我也很希望永记贸易公司合法经营,劳动致富,但我很难相信,单靠酒类生意,竟然能支撑起这么庞大的财务费用支出,年付利达三成六以上,什么生意这么暴利呢?”

    杜建学市长很震惊,金泽滔说:“吕三娃上午跑我们财税局送温暖,被我回绝了,我总觉得这样的商人还是敬而远之为妙。”

    金泽滔说得轻描淡写,杜建学眼瞳一凝,随后郑重地点点头。

    金泽滔也就点到为止,对于吕三娃,对于永记贸易,他也只能减少可能对财税形象和财税干部的损害,但也仅止于此。

    金泽滔没敢耽误杜市长太多的时间,说完事,就告辞离开,转了个圈,他又来到组织部秦副部长办公室。

    秦副部长看到金泽滔,脸拉得很长,冷淡地说:“金局长你很忙嘛,我都等了快一个下午。”

    金泽滔陪笑说:“哪是我忙呢,刚才杜市长正好有事找我,不敢不去,请领导批评。”

    秦副部长张着嘴,象吃了只苍蝇一般难受,不敢对杜市长的事情喙词,只好狠狠地哼了一声。

    其实秦副部长论级别跟金泽滔yiyàng,也是正科,但因为管着全市干部的帽子,自然比一般的正科领导脾气要大。

    秦副部长不想再跟他纠缠迟到的事情,开门见山说:“下午上班的时候,叶宝玲书记到我们组织部反应情况,我们也认为,上午你们局召开的党组会,作出有关的人事和班子分工调整的决定很不合适,既影响干部团结,也不符合组织原则,希望及时纠正。”

    金泽滔吃惊地说:“难怪下午机关干部大会没看到宝玲书记,原来跑组织部来了,既没向局党组请假,也没作口头说明,哎,我说秦部长,这种行为是不是违反组织纪律?”

    秦副部长语塞,脸色都阴沉得快滴出水来,沉声说:“你不要跟我嘻皮笑脸,这是组织找你谈话,希望你端正态度,及时纠正错误。”

    金泽滔站了起来,慢慢地收敛起笑容,冷冷地盯着秦副部长,说:“秦副部长,请你嘴巴放尊重点,我哪儿嘻皮笑脸,又哪儿态度不端正了,现在我正式要求组织对叶宝玲同志违反纪律提请处理。”

    秦副部长气得嘴唇直哆嗦,他是多年的老组织了,在南门市委组织部都呆了快一辈子,称得上德高望重,秦副部长级别不高,但市委大院上至市委书记,下至普通干部,遇见他,谁不称他一声秦部长。

    金泽滔虽然贵为财税局长,但在秦副部长眼里,年少气盛,言语轻浮,不是卑谄足恭,阿谀取媚之辈,又岂能晋身高位。

    而他一手泡制的南门代扣代缴税款申斥事件,令南门市上下蒙羞,更令秦副部长对他没好感。

    当初王燕君部长委托他送金泽滔上任时,也让他轻轻打发给下面的干部科长,在他想来,这也是他一番好意,打磨打磨他的心性,有利于他成长。

    下午叶宝玲找他哭诉,他就主观认定这个年轻人果然好大喜功,还没理顺工作,就开始打击异己,拉帮结派。

    金泽滔不但不承认错误,改进错误,态度还恶劣至居然提请组织上处理叶宝玲,秦副部长尽管在内心里告诫自己,要冷静,但勃发的怒意依然不可抑制。

    他腾地站了起来:“现在我代表组织正式要求你,立刻停止党组会上的一切错误决定,至于你自己,我会提请领导,对你的恶劣态度给予严肃处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