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路遇董厅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定定地看着秦副部长,咧着嘴慢慢笑了,说:“那我拭目以待,我就在南门市局,坐等你秦副部长给予我严肃处理。”

    他拍拍双手,回头推门扬长而去,秦副部长一屁股坐回座椅,只觉得心痛如绞,脸色苍白。

    两人说话声音都不大,这场部长室内发生的短暂交锋也不为外人所知。

    但对于金泽滔来说,这才刚刚开始。

    金泽滔出了组织部,心里也恼怒,恶人先告状,你会,我也会。

    回到办公室,他就直接召来骆辉,面授机宜,骆辉现在苦尽甘来,自然也不愿意再回到从前,对叶宝玲的行为表示愤慨和谴责。

    下班前,以财税局党组的名义,向市委组织部致信发函,对上午召开的党组会作了详细说明,以及之后叶宝玲不服从组织安排,肆意对组织说三道四,歪曲事实,造成恶劣影响,要求给予叶宝玲同志给予严肃的党纪处分,云云。

    金泽滔也不指望这个文件能起到什么作用,但至少也是阐明事实,不能光让叶宝玲到处说三道四。

    快到下班时,新任办公室主任卢海飞前来请示,海鲜码头的晚宴还需要通知谁参加。

    原本说好厉志刚给金局长设筵接风,也算是迟到的欢迎酒宴,但金泽滔最终还是决定由办公室安排,算是和大家正式见面。

    金泽滔想了一下,打电话给邀请副局长缪永春,新任局长能第一时间亲自邀请副职吃饭。也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出乎金泽滔的意料。缪永春以另有安排为由,婉言谢绝了。

    金泽滔又拨打了厉志刚,让他出去时顺便邀请预算科长翁承江一起参加,厉志刚沉吟了一会,也领受了金泽滔的好意,答应出面请翁承江一起出席。

    厉志刚尽管不喜翁承江,但现在作为分管领导,他也希望能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有利今后工作开展。

    金泽滔吩咐卢海飞他们先走,自己还要接个人,等会儿自行去酒店,不用管自己了。

    下电梯的时候,又碰到上午上班时候,几个议论永记贸易的干部,金泽滔笑呵呵地和大家打招呼。

    特别是质问过金泽滔身份的那个年轻干部更是面红耳臊,期期艾艾地说:“金局长,对不住,上午不知道是你……”

    金泽滔摆摆手。笑哈哈说:“税政科的毛怀恩吧,我没那么多讲究。你又没做错什么,对不起谁呢?”

    毛怀恩又是感激又是羞愧,另一个一直为永记贸易鸣不平的女干部则闪躲着金泽滔的目光。

    下午干部大会上,金泽滔当场宣布废除干部考核奖惩和入股永记贸易挂钩的决定,并公开了局党组刚出台的奖惩制度。

    考核称职以上的干部职工,年终奖金和福利最低的也要比当年工资高,如果加上干部职级和考核等次,拿到的奖金福利最高可达1.5倍的奖励系数。

    金泽滔一手大棒,一手钞票,上午打了叶宝玲,调整了班子分工和几个综合科室负责人,下午就宣布福利待遇方案。

    局机关大楼刚刚刮起的关于新局长嚣张跋扈,搞一言堂等负面传闻,瞬间就被大多数干部的正面评脊倒。

    此刻金泽滔言笑晏晏,更象是邻家大男孩般和大家拉着家常,金泽滔看着那女干部说:“大检办的许晓菲吧,我还是大会上那句话,借钱要谨慎,天上不会掉金元宝,积攒几个钱不容易,我相信干部的日子会越过越好,没必要再冒这个风险,大家说是不是?”

    大家都哈哈地笑,有干部问:“局长,你都没怎么跟我们jiēchu,怎么能叫得出他们名字呢?”

    金泽滔抿着嘴,看着那干部说:“我知道你是预算科的王阳。”

    其实金泽滔能记住他们,也是因为刚才他叫出名字的几个干部,都是局人事科提供的干部名册标注的业务精英,骨干干部,他自然上心记住,再加上他记性向来不差。

    大家都惊叹金局长博闻强记,女干部许晓菲更关心自己的收入,她说:“金局长,我们的收入真会如你说的,一年比一年高吗?”

    金泽滔说:“那是当然,只要我当这个家,向大家保证,只要你肯干事,而且干好事,回家数钱的时候,就不要怪局长太不体贴干部,数钱都数到你抽筋。”

    大家哄然大笑。

    此时电梯到底层了,大家都纷纷跟局长道别,金泽滔仍是步行外出。

    此时却听得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只见叶书记的座驾停在门厅过道上,叶宝玲面目不善地从车里下来,狠狠地瞪着金泽滔的背影,紧抿的嘴角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对周围干部的招呼恍若未闻。

    上班时间,不见人影,连机关干部大会也没参加,大家下班了,她来上班?

    叶宝玲脾气火爆,尖酸刻薄,人缘原来就不怎么样,下班高峰时候,一进一出,形成鲜明对比。

    即使平时跟叶书记关系尚可的几个干部,也都神色复杂地看了眼叶书记,连招呼都没要,悄悄地走了。

    且说秦副部长跟金泽滔吵了一架后,心情郁闷,心脏本来就不怎么坚强的秦副部长连吞了好几颗护心丸后,才慢慢地平息了心情。

    他奋笔疾书,洋洋洒洒写了好几千字,题目赫然是《关于市财税局党组严重违反组织纪律的调查报告》,对叶宝玲反应的问题作客观详细的阐述。

    报告最后对金泽滔违反组织纪律,明目张胆地排除异己的行为提出严厉批评,并建议组织要求撤销财税局党组的决定,甚至尖锐地建议组织考虑调整金泽滔的职务。

    报告最后交由部办公室,准备列入近期召开的部务会议,发动组织对金泽滔的恶劣态度和嚣张行为予以声讨。

    提交了报告后,秦副部长还不放心,又召唤叶宝玲过来,一字一句,亲自核对,并要叶宝玲做好组织询问谈话的准备。

    叶宝玲匆匆赶回办公室,就是约好和缪永春好好谈谈,一起商量怎样发动一场对金局长的逆袭。

    金泽滔看到叶宝玲的座驾,也听到了那声刺耳的刹车声,或者她又开始琢磨着跟永州哪个领导再告自己一状吧。

    谁在意呢,不过一泼妇罢,就算是叶专员的女儿又怎样?

    他现在心思都放何悦身上,现在两人正是好得须臾不愿分离的时候,自然要带着她赴宴,再说,何悦也很乐意认识金泽滔身边的同事。

    接了何悦后,两人就慢慢悠悠地往海鲜码头赶。

    夹在下班的人流中漫步,听着此起彼伏的自行车的铃声,感受着红尘滚滚的生活气息,依偎着身边的爱人,两人心中都充满着温馨和莫名的感动,忘却了工作上的烦恼和忧愁。

    现在的南门城市框架拉得并不大,从各自的单位到海鲜码头酒店,也就十来分钟的样了,走得慢一点,二十分钟就到了。

    永州店绿瓦掩映的古民居已经在望,此时,来往的人流才渐渐地稀落下来,但各式或豪华,或简朴的车辆却多了起来。

    年关将近,生意场上的各种公关活动,行政机关的各种迎来送往,都频繁起来,眼角余光看到有车驶近,金泽滔连忙拉着何悦往人行道上避让。

    偏偏那辆车却擦着他俩停了下来,金泽滔有些疑惑地打量着这辆挂着警牌的丰田皇冠。

    车窗慢慢摇下,里面探出一张脸,两颊有两道竖纹,看起来有些沧桑,有些苦难,但此刻却流露着顽皮的笑容,金泽滔脱口而出:“董厅长,哎呀,真是你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金泽滔惊喜地看着从车里跨出的省公安厅副厅长董明华,当时他还任东源财税所长,董明华曾率省地联合专案组,入驻东源调查处理因村械引发的系列恶性群体伤害事件。

    就是在那段时间,他和董厅长以酒为媒,有了交往,彼此印象都相当深刻,至今也有年余未见面了。

    董明华回头看着车里的地区公安处长石富广,得意地仰天大笑道:“我就说小金不会忘了我这个老朋友的,能喝酒的,敢喝酒的,都是铮铮好男儿,重情轻财,见过一面,就是一辈!”

    石富广处长当时是联合专案组副组长,和金泽滔也有过几面之缘。

    金泽滔对董明华的军人脾性印象深刻,也对他的豪爽和品性十分敬佩。

    此时见到他,放下何悦,一步踏上,紧紧地握住董明华的手,说:“董厅长,都来南门市了,也不打声招呼,如今,我也算是南门的半个地主,无论如何,我得请你喝酒。”

    董明华疑惑地看了眼石富广,石处长说:“小金同志,刚调任南门市财税局局长,后生可畏啊!”

    董明华对他升任财税局长没啥感觉,但对他调到南门市,能在此路遇故旧,却十分开心,说:“不错,不错,这顿酒,无论如何都要喝你的。”

    石富广也知道董厅长的性格,见到好酒,或者酒友,就走不动路,无奈地说:“董厅长,今晚可不行,赵书记还在二号院等候你的大驾光临呢。”

    金泽滔也十分知趣,遗憾说:“那是没办法了,我要抢了赵书记的贵客,明天就得被踹回浜海。”

    赵江山书记分管党群政法线,权柄极重,在永州地委也是名符其实的第三把手。(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