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夜宴闹剧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董明华却小孩子一样握着金泽滔的手不放:“哎呀,这可怎么办,要不,你说个地方,我过会再找你。”

    永州地区,董明华来过多次,在他眼中,永州上下,大多是些面目可憎,酒量全无的人,即使有能喝酒的,也都是些别有用心的官场油子。

    石富广看着金泽滔的面色开始不善,金泽滔硬着头皮说:“董厅长,要不这样,今晚我也在海鲜码头吃饭,等会儿,我去二号院,再跟你老好好喝两杯。”

    董明华这才放手,被石处长拉回皇冠车,离开前,还探出头大声说:“等会儿别忘了过来。”

    何悦见车开远了,才喜滋滋地又挽上他的手臂:“你咋走哪儿,都能交上朋友呢?”

    金泽滔也为路遇董厅长开心,说:“董厅长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祖上三代都从事和酒有关的职业,酿酒、贩酒、卖酒,到他这代,没落了,开始买酒喝。”

    说到这里,何悦咯咯地笑,金泽滔也忍不住笑了。

    海鲜码头永州店,占地广阔,里面绿树如荫,青砖绿瓦红墙掩映,有炊烟缭绕,有人声鸡鸣,不象饭店,却象村落。

    正面有个大台门,有红男绿女两侧迎宾,穿过台门,左右有雕绘沿廊,引着客人前往各自的目的地。

    金泽滔来过多次,何悦更是一段时间在这里面住过,都非常熟悉,谢绝了迎宾的引导,两人朝着古院落行去,永州店分三个院落,现在开放营业的是一区。

    一区以一号院为中心,四周散落着九个院子,金泽滔今晚就餐的八号院和董厅长他们的二号院毗邻而居。

    还没赶到八号院门口,就先听到争吵声,撕扭声·还有旁边酒店管理人员的劝解声。

    金泽滔听声音,好象是卢海飞他们在跟人争执。

    连忙拉着何悦紧走几步,八号院的门口,围着一群人·透过人墙看到,卢海飞正被一个穿着草绿色公安警服的彪形大汉扭着衣领,他没有挣扎,面色如常,抗声说:“八号院本来就是我们预订的,没理由必须让给你们。

    此时,厉志刚他们大概刚到·连忙上前制止,厉志刚和大汉公安身边的人熟悉,说:“吕局长,你们这是干什么?大白天的还想强取豪夺?”

    吕局长穿着一身草绿色的公安制服,只是形象不太佳,上衣敞开,露出红色的心领羊毛衫,看商标还是件品牌货·一红一绿,反差极大。

    吕局长也认识厉志刚,眼色一瞟·制止了大汉的扭打,说:“厉局长,这个八号院,我们之前曾预订,不知为什么,却又订给你们财税局了,我倒不信了,财税局比公安局是腿粗还是腰杆子硬?”

    旁边的酒店服务员委曲地说:“当时也只是跟你们说,八号院可能还没订出去,确定后·再给你们回话,结果就一直没人接听电话,你们也没留传呼号码,就造成误会了!”

    吕局长听到这话,却是直接抡起耳光,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就听得清脆的耳光声,那年轻女孩应声倒在地上,脸庞立刻红肿起来,嘴角鲜血淋漓。

    吕局长是南门公安局副局长,分管治安、联防,对厉志刚他们不敢动粗,但在南门地面上的各家酒店旅馆,吕局长还从未被人抢白,在服务娱乐行业一向鼻孔朝天的吕副局长想都未想,就给了个大耳刮。

    酒店总经理朱小敏正匆忙地从外面奔来,人还没到,已经怒气冲天:“你是公安警察吗?你就是个披着警皮的流氓,冲一个小女孩耍什么威风,有种的到外面抓罪犯去。”

    朱小敏身为柳大局长夫人,对公安人员向无敬畏之心,再加上这个吕副局长不伦不类的样子,就先厌恶三分。

    吕局长一愣,今天还真是怪事多,刚打了小的,又招来个老的,不过姿色还不错,胸脯鼓囊囊的,本钱还不少,刚才的还只是顶嘴,现在干脆指着鼻子骂了。

    吕局长横行南门服务行业多年,还真没碰到这种咄咄怪事,开饭店的居然不怕公安的了。

    他气得乐出声来,伸手便去抓朱小敏的胸脯,说:“唷,小娘们嘴皮还挺利索,你说我是披着警皮的流氓,那我今天要是不耍耍流氓,还真对不起你的夸奖。”

    朱小敏本来身材就不差,再加上金泽滔设计的酒店制服束腰收臀,更显得她凹凸有致。

    朱小敏朝着吕副局长奔来,见他猪手向自己伸来,一时刹不住脚,在旁人看来,就象是朱小敏自己冲着吕副局长投抱送怀,一时间,他周围的同伙纷纷鼓掌喝叫好。

    金泽滔看到这里,心里一叹,要是真被抓个结实,不用说,如果知道自己在现场,柳鑫这个大麻子不跟自己划水断流才怪。

    他身形一闪,已经拨开众人,堪堪拦在吕局长的面前,不动声色地捏着他的手腕。

    只听得轻微的一声咔嚓骨裂声,吕局长人一僵,彻骨的疼痛从手腕传来。

    他张嘴就想尖叫,金泽滔肩膀一抖,另一只手腕一动,卸了他的下巴,这声惨叫就给他生生地咽回肚子。

    这一幕,就连纵进他怀里的朱小敏都没察觉,却落在场中两个有心人眼中,一个是何悦,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金泽滔看,自然看得出其中的蹊跷。

    另一个却是闻声从旁边一个院落里溜达出来的董明华副厅长,他旁边还跟着石富广处长,董明华袖着手,蹲在院落门口一块高石上,看得津津有味,只是笑眯眯的眼瞳却闪烁着冰冷。

    此时,见金泽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几下兔起鹘落,便折了吕局长的手腕,卸了他的下巴,电光火石般的动作,便连围观着的公安警察都不及细察,嘴角忍不住露出玩味的笑容。

    金泽滔一时间没顾及怀中正挺着胸脯,还一脸惊吓的朱小敏,脸上浮出笑容,说:“财税公安是一家,怎么能为了间吃饭的房间,就伤了和气呢,吕局长,要这间包院,你吱一声不就行了,何必欺负人家小姑娘呢,你看,弄得人家都哭了。”

    说罢,肩膀一耸,就顶回了他的下巴,两手一松放开了他,吕副局长这时刻发着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吓得众人心惊肉跳。

    吕副局长握着手腕跳着脚,也不管什么场合,不管金泽滔什么身份,大叫着:“他娘的,把这家伙给我铐起来,敢袭警,活得腻味了?”

    金泽滔此刻半抱半拉着朱小敏离开一步,朱小敏刚才这一下吓得不浅,浑身都还软绵绵地不着劲。

    直至被带离了吕副局长,她才回过神来,却见自己还被金泽滔抱着怀里,慌忙挣扎着离开。

    何悦挤了进来,拉着朱小敏问长问短,两人也都彼此熟悉,朱小敏有些心虚,吱吱嗯嗯地不知所措,生怕何悦刚才看到那羞人的一幕。

    且说吕副局长一说完话,周围顿时鸦雀无声,平时这些言听计从的下属此时愣愣地看着自己,好象刚才自己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

    吕副局长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难道自己被折了手腕还有假的?难道刚才他不是被袭警了?

    此时,卢海飞恭恭敬敬地上前招呼:“金局长你来了,先请里面坐,我们会和酒店一起处理这件事的。”

    金泽滔拍拍他的肩膀,以示赞赏,卢海飞自始至终表现得不卑不亢,小事中也很见风度和能力。

    金泽滔又朝厉志刚他们点了点头,回头对还在横眉竖眼的吕副局长说:“吕局长,我是财税局金泽滔,昨天刚到任,今天就在这里认识你,真是幸会。

    这样,不管什么样的误会,吕局长的饭局可不能耽误了,既然这八号院你们也预订过,那我们财税局就发扬一下风格,让给你们吧。”

    吕局长还没说话,刚才揪着卢海飞领口的大汉公安却连忙摆手,说:“这怎么好意思呢,不行,不行。”

    听他自我介绍,金泽滔应该就是财税局新任的局长,他一上来就把自己压得很低,举止言谈都很得体,深得在场公安警察的好感。

    虽说没能让吕局长的流氓行为得逞,但金局长不也是为了维护公安形象嘛,毕竟,众目睽睽之下,抓人家女人的胸脯确实不雅。

    现在金局长不但解了刚才吕副局长的难堪,还谦和地将包院让出来,公安警察或许有其粗俗的地方,但说到底还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多。

    大汉公安连忙回绝,金泽滔也没再坚持,吕副局长甩着疼痛欲裂的手腕,见下属同事竟对自己的命令置若罔闻,反而同他客套起来,羞怒欲狂,伸手就去掏挂在腰间的手铐。

    金泽滔吓了一跳,难道公安同志吃饭还带枪,见掏出的是手铐,心里一宽,轻声细语道:“吕局长,这样就过了吧,我好言好语跟你们商量,你要包院,我也愿意让出来,你还想怎么样嘛。”

    吕副局长看着周围或疑惑,或鄙视,或恼怒的眼光,心里的委曲和愤怒难以言表,他悲愤地举着手腕,说:“我不管你他娘的是金局长还是银局长,今天你折了我的手腕,就是袭警,就是违法,乖乖地就跟我回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