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荷塘月色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吕局长说罢,就举着手铐向金泽滔铐去,大家méiyou看他,却齐齐将目光盯着还坐在地上嘤嘤啜泣的小姑娘,姑娘的脸刚才大家没注意看不zhidào,这一看,却是一面脸都肿得老高。

    吕副局长的手铐还没碰着金泽滔,另一条还高举着的手却被金泽滔抓着了,用力一捏,外人听不见,吕副局长听得可qingchu了,咯吱咯吱地响,只要稍微再用点力,他相信,这支手掌就fǎngfo离ziji而去。

    金泽滔看着他的手腕,悲天悯人地说:“吕副局长,你也太用力了,这小姑娘经得起你这么打吗?居然连ziji的手腕都打折了。伤了你ziji不说,还不zhidào小姑娘脸骨有méiyou破裂呢。”

    金泽滔这么一说,服务员吓得哭声更大,这脸骨要给打裂了,即使痊愈,这张脸还不zhidào走样成shime丑模样。

    这下子,不论是不相干的人,还是远远站着,好象吕副局长准备请客吃饭的客人都面露鄙夷,吕副局长被金泽滔执着断腕,又疼痛又委曲,各种情绪交集,急口道:“我没打她的脸。”

    他本意是想说,我没打裂她的脸,倒是我的手腕却裂了,但惊惧之下,他有点口不择言。

    吕副局长一说完,人群就哄地议论开了,这众目睽睽之下,堂堂公安副局长,居然就敢耍赖不认账,丢脸,丢大脸了。

    连跟他一起来的公安干警都悄悄地跟移动脚步,尽量和他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金泽滔扔了吕副局长,对围观的人群说:“都散了吧。不好看呢。你说公安局长糟蹋小姑娘。这传出去,就难听了,传到最后,不知传成shime样子呢。”

    何悦一边和朱小敏安慰着受伤的姑娘,一边听着金泽滔说话,恼怒地瞪了他一眼。

    你让别人不要到处乱传话,ziji就先帮公安局长按个偌大的罪名,那也罢了。可人家小姑娘还是清白的,你这一传出去,让姑娘家以后咋做人呢。

    吕副局长心丧欲死,一shijiān,对金泽滔又惊又怕,无可奈何,只能把火发在酒店上,他恶狠狠地瞪着朱小敏说:“海鲜码头,我记着了,臭娘们。记着了,回头就封了你这黑店!”

    吕副局长还没说完。就听得一声冰冷如霜的声音:“吕副局长好大的威风,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封的店?”

    却见人群中走出一个中年魁梧男子,面带煞气,眼含怒火,正是一直陪伴董明华身边的石富广处长。

    认识的公安干警都纷纷敬礼道:“石处长好!”

    他阴沉沉地盯着吕副局长看了一会,声音低沉而冷厉:“闹够了没,还嫌这个脸丢得不够大啊?滚,都给滚出去!写封深刻的检查,要触及灵魂,明天你们班子都到我办公室,好好地检查剖析一下自身工作!”

    且说,董副厅长看到后面,看着公安副局长被金泽滔象小猫yiyàng地戏耍着,也没了开始的兴趣,只说了句:“蔫坏,太蔫坏了,不过,挺对我脾气。”

    嘟嘟囔囔着从石块上跳下来,面无表情地横看了pángbiān的石富广一眼,却臊得石延长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待听到吕姓副局长扬言要封掉海鲜码头,他恨不得先封了他的嘴巴。

    理着大背头,戴着黑框眼镜的赵江山shuji也从院里慢腾腾地走了出来,正好看到一个外面着绿,里面露红的奇葩公安,正好听到他宣言要封了这个酒店。

    他乐得回头对石富广说:“嗯,你们公安还真是富有创新开拓jingshén,shime话都敢说,shime事都敢做嘛,打了人家服务员,结果打断了手,理穷词屈了,结果就狗急跳墙。”

    赵江山和气的shihou,就象邻家叔叔,但若是恼怒了,说话就带刺夹棍,能让你难受得喝水都要被噎着。

    海鲜码头酒店,是赵江山一手引进的,在地委多次会议上,他都以引进这家酒店为傲,也从不忌讳对这家酒店的喜爱。

    而事实上,自开业以来,地委在这里接待过多批客人,进入这家酒店大台门的,méiyou不被这里精致的江南四合院所迷醉,méiyou不被这里地道的渔家海鲜风味所倾倒。

    石富广在两位领导如刀的目光下,出面制止了这出闹剧。

    石富广一阵训斥完毕,转身就走,实在丢不起这人,而金泽滔看到他,却大步跟了上来,歉疚说:“石处长,这事都怪我,早zhidào在这里吃饭还会惹出这风波,我就不过来了。”

    石富广闷闷地说:“不关你的事,还要感谢你对我们公安的理解和宽容。”

    金泽滔轻声说:“石处长,你看,地上这服务员脸肿得老高,这么多人看着也不是个事,要不让公安派个人送医院去,也是个态度和形象问题,你说呢?”

    石富广一听,这话却是真心为公安着想了,对着那个大个子招招手,那大汉公安就奔了过来,啪地又一个敬礼。

    石富广指着地上的服务员说:“你负责把她送到医院治疗,直到她脸不肿了,你才能回家,zhidào吗?”

    石富广离去前,拍拍金泽滔的肩膀说:“若是我们的公安局长都象小金同志,那我这公安处长就省心得多。”

    金泽滔谦恭地笑笑,连称不敢,待目送石富广离去,又转头吩咐卢海飞等人劝散了围观的人群,这才对着董明华进院的背影看了一眼。

    刚才他虽一直méiyou正面对着董副厅长那个院落,但在几个转身之间,他还是瞧见了董明华,象只大马猴子般蹲在高石上看戏。

    金泽滔笑吟吟地看着正仓皇逃离的吕副局长,此刻,吕副局长连准备宴请的客人都顾不上了。

    金泽滔无意间扫视了那几人一眼,却赫然发现喜贵批发部的陈喜贵也夹杂在其中,另外还有一男一女,金泽滔都不熟悉。

    女的打扮得花枝招展,相貌气质却极是庸俗,男的站姿笔挺,举止从容,不要说在这几人中,即便在整个环境中,都显得鹤立鸡群,卓尔不凡。

    金泽滔深深地看了这几人一眼,正准备折身返回院门,却见何悦愣愣地看着远处,面色苍白,若仔细观察,还可见她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金泽滔怜惜地牵起她的手,轻声问:“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何悦喃喃说:“他来了……”

    金泽滔皱着眉头,méiyou接话,却顺着她的视线,看见陈喜贵几人走了过来,金泽滔和何悦曾经以客户的名义私访过喜贵批发部。

    既为私访,自然也稍作乔装,再加上事过境迁,陈喜贵也不一定能认得出两人。

    退一步说,就是认出来了,那也犯不着让何悦如此惊慌。

    陈喜贵离他们几米远,站住了,倒是那女的却大声招呼着:“真是小悦姐你啊,难道你就是杨先生所说的荷塘月色?对呀,荷塘月色,不就是荷月吗?”说到后面,那庸俗女也为ziji的急智得意洋洋。

    金泽滔脸色阴沉得都能刮出一层霜来,何悦又羞又恼,唯有杨先生却仍是专注地凝视着何悦,怡然而笑。

    何悦低声说:“她是叶专员家的幺女,和你们单位的叶宝玲是一家人。那个杨先生就是英国的台湾人。”

    何悦说到最后,头垂得低低的,就象犯了大错的小学生,原来杨先生就是那个台湾佬,长得挺文化的,难怪涉世不深的何悦也曾被他吸引。

    金泽滔认真地注视着她,说:“这不过是个误会,你应该mingbái,那无关爱情,只关青春,你的爱在我这里,你méiyou对不起我,更méiyou对不起他,所以,你不必gǎnjiào内疚,无论对我,还是对他,你仍然是你,何悦,而不是***狗屁荷塘月色,大冬天的哪来的荷塘!”

    何悦的眼睛渐渐地亮了起来,拉着金泽滔的手抓得更紧。

    杨先生微笑着走了过来,正想说话,金泽滔却朝着正苦思冥想着的陈喜贵大声招呼:“这不是陈总吗?”

    陈总拍着脑袋,就是gǎnjiào眼前的年轻财税局长眼熟,却是怎样也想不起在哪个场合见过这个局长。

    他其实是走入思维误区,脑子里想的都是和财税局长有关的社交场合,人为地排除了生意场上的一些交往。

    金泽滔拉着何悦往陈喜贵迎上,却对正微笑迎来的杨先生视而不见。

    陈喜贵是个从不为难ziji的人,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再浪费脑细胞。

    金泽滔和陈喜贵亲切握手,问长问短,金泽滔又顺便介绍了未婚妻何悦,说得很大声,明显是说给台湾佬听的。

    陈喜贵又搔搔头,ruguo是金局长一人,他还kěnéng只觉得面善,但这俩人站一块,他可以断定,一定见过面。

    金泽滔笑着说:“陈总kěnéng对我还不熟悉,我一本家兄弟,可是和你做过一笔大生意的,西州环球公司还有印象吗?”

    陈喜贵一拍大腿,大叫一声:“难怪金局长看来这么眼熟,你一说,我想起来了,只是……”

    金泽滔解释说:“我那本家兄弟,也是我介绍过来的,因为当时我还没在南门上班,就让我未婚妻带着他过来。”(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