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情敌杨先生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当时以环球公司的名义和喜贵批发部签了一份供货合同,倒也méiyou作假,而是实实在在地履行了合同,海鲜码头酒店每年消费的浜海老烧酒可不在少数。

    金泽滔和陈喜贵寒暄的shihou,何悦平静地伸手和杨先生握手,说:“很高兴在这儿看到你。”

    杨先生有些苦涩地说:“没想到,三年之约,竟是这样的结局。”

    何悦微笑着拉过金泽滔,说:“郑重介绍一下,金泽滔,我的未婚夫,谢谢你的三年之约,让我找到了真正的爱人。”

    杨先生迟疑了会,还是很有风度地伸手说:“金先生,认识你很高兴,祝贺你们!”

    金泽滔正在为难,这手该握呢,还是不该握呢,卢海飞出来催局长可以进院入席了。

    金泽滔连忙歉意地说:“你瞧,都在催了,对不住啊,不能陪你们聊了,有机会再见!”

    心里却道,还是永远别见,这对你对我对她都好。

    也不等何悦说话,直接拉着她就进了院门。

    留下杨先生三人面面相觑,陈喜贵诧异,叶家幺女恼怒,杨先生阴郁。

    进了院门,何悦看着醋意十足的金泽滔,喜滋滋地挽着他的手说:“你吃醋了?你生气了?”

    金泽滔绷着脸还是一声不吭,何悦噘着嘴说:“你都说过了,那只关青春,无关爱情,我的爱在你这里。”

    金泽滔被这么一说,心就软了。说:“我哪生你的气。我只是生气有人惦记着我的小悦。我就不踏实。”

    何悦摇着他的手臂撒娇:“也不能这样想,被我审查过的贪腐份子也成天惦记我,你也不踏实啊。”

    金泽滔最后叹气:“以后,我跟荷塘和月色有仇了,麻麻的,这是我家的荷月,也只有我这束月色才能照射,谁都不许惦念。”

    “月是méiyou的。色倒有点点。”何悦掩嘴低笑,说不出的妩媚和娇柔。

    古民居小院前后二进,台门进去,是个天井,zuoyou厢房,天井休憩,厢房休闲,正中就餐主屋,雕梁画栋,经过修缮。焕然一新,zuoyou木壁上配以宫灯照明。中间垂下琉璃顶灯,既显富贵堂皇,又古朴内敛。

    金泽滔进来时,正坐右厢房闲聊的厉志刚等人站了起来,刚才和公安局吕副局长的争执,令得大家都有些脸上无光,最后还是刚上任的金局长出手制止了这场闹剧。

    刚才人多,也没看真切,就见到金局长和吕副局长拉拉扯扯,和颜悦色,然后很qiguài地,一贯嚣张的吕副局长居然就没再张牙舞爪了,最后引出了地区公安处长出面制止,似乎还和金局长熟悉。

    金泽滔méiyou多说这事,而是向大家介绍了何悦,何悦原本就出身财税,跟南门班子都熟悉,大家还qiguài,金泽滔今晚和班子第一次吃饭,怎么带着何悦过来,却原来是未来的局长夫人。

    大家纷纷站起,重新见过面,何悦还能叫出厉志刚等人的名字,但何悦此刻却是地区纪委的领导,位高权重,再加上工作性质的特殊,令得大家对她既是敬重,又下意识地疏离。

    金泽滔倒是没想到何悦还有畏威怀德的作用,他带着何悦过来本意是想融洽guānxi,而不是让人敬畏,他施展浑身招数,妙语连珠,且频频敬酒。

    酒是友谊的桥梁,团结的纽带,和谐的媒介,金泽滔态度热忱,杯杯见底,其酒风之豪迈令人折服,厉志刚等人也渐渐放开心扉,放开手脚。

    连一向圭角岸然,眼高于顶的预算科长翁承江,也被金局长折节下士的频繁敬酒所感动,拍着胸脯,红着眼睛,说shime也要回敬局长三杯。

    金泽滔好言相劝:“承江啊,不是我不让你喝,这酒后劲足,喝多伤身,还是意思一下罢了,我的酒量不是吹牛,真不是你们能比的。”

    金泽滔不说这话,翁承江喝个一杯,见事不可为,或许也见好就收,他这一劝说,翁承江却仰着脖子,连干三杯,喝罢还直着喉咙说:“金局长酒量好是本事,我回敬金局长却是本分!”

    这三杯下去,也足有三两多,金泽滔看直了眼,翁承江话对金泽滔说,眼却看着厉志刚。

    厉志刚二话不说,也不顾斟酒时差点把酒倒往杯外,摇摇晃晃着举杯回敬局长。

    金泽滔坦然受敬,连干了三杯,厉志刚放下酒杯,嘟嘟囔囔说:“好酒,好酒。”

    似乎是喝多了酒,头垂着桌面,在何悦担心的目光中却始终méiyou磕着桌板。

    翁承江乍看喝得勉强,但眼神清亮,厉志刚似乎yijing弱不禁风,但坚韧如柳,迎风不倒。

    这两人都不是shime省油的灯,而且还是有心人。

    想想也是,翁承江,作为预算科长,性情倨傲,和多数人不太合群,貌似直情径行,不通世故,却也是玲珑心思,知轻识重,这也是他在财税内外挥洒自如,颇受领导器重的重要原因。

    厉志刚,身为财税副局长,明显和原财税党政一把手都不怎么对路,一直屹立不倒,两人自有其过人之处。

    金泽滔欺斟满酒,举杯说:“这杯酒,我敬大家,酒就喝到这儿,细水长流吧,往后希望大家能同心协力,共同把我们财税的事情做好,把我们的人管好,同进共退,同艰共苦,干杯!”

    翁承江脸不红了,厉志刚头不垂了,骆辉还有点腼腆,卢海飞没怎么喝酒,脸却红朴朴的,大家都齐齐举起杯。

    正在此时,却听得房门呯地大开,一个长得笔挺,站得笔挺,穿得笔挺的公安对着金泽滔就是一个标准的敬礼,大声说:“奉董副厅长命令,请金局长移驾二号院。”

    金泽滔放下酒杯,站起来回了个敬礼,笑着说:“刘处长,正准备当面向董厅长敬酒,还劳你亲自走这一趟,对不住了。”

    刘处长叫刘石伟,省公安厅警务处长,曾跟随董副厅长带队的专案组来过东源公干。

    两人有过几次交往,都嗜酒中物,也算是同道中人,只是他律己严苛,和他喝酒,轻沾即止,从不过量,所以金泽滔印象深刻。

    刘石伟呵呵笑说:“董副厅长无酒不欢,此刻还停箸等下酒的人,你若不去,这场酒大家喝得都无滋味。”

    金泽滔也笑了,董明华嗜酒如命,讲究喝酒除了有好菜相佐,还要有佐酒的人,才喝得痛快,就他所知,赵江山副shuji和石富广处长都不好此物,刘石伟又自律颇严,至于其他人,也入不了董厅长的法眼。

    金泽滔看看这里也差不多了,就挥手让卢海飞结账散席,ziji则带着何悦随刘处长赴董厅长之约。

    还刚踏足天井,就听得正屋里传来陈喜贵的讨好声:“董厅长真是好酒量,我这成天和酒为伴的人,都很少见到象董厅长这般豪爽的。”

    董厅长嗤笑道:“你就一卖酒的,也能说和酒为伴?”

    陈喜贵的说笑声嘎然而止,但很快就传来他嘿嘿的干笑声:“那是,那是,董厅长懂酒,爱酒,是酒中豪客,我就一俗人,当然不能跟董厅长比。”

    赵江山大概见气氛有些僵硬,解围说:“喜贵啊,现在你生意做大了,经手的好酒不少,有好酒的也不能成天往叶专员家里送,董厅长知酒君子,手头有méiyoushime酒推荐一下。”

    赵江山深悉董明华的脾气,看不上眼的人说话不怎么客气,连忙点了他的身份,金泽滔倒没想到陈喜贵竟是叶家的乘龙快婿。

    陈喜贵见多识广,国内名酒想必以董厅长的身份没多少念想,连忙推荐说:“手头倒有一件法国波尔多的正牌拉菲红酒,82年的,很抢手,听说口味平衡柔顺,十分独特,要不尝尝?”

    现在国内也开始流行洋酒,但在永州,红酒还méiyoushime市场,董厅长喝了一辈子白酒,红酒那酸不拉几的味道想起来就泛胃,当下理都没理。

    金泽滔三人推门进来时,却见得杨先生正毕恭毕敬地举杯邀酒:“董厅长,鄙人也爱酒,手头有瓶茅台五十年原浆酒,不zhidào入不入你老的法眼?”

    不说金泽滔,就连董明华都霍地站了起来,但随即就摇了摇头:“酒是好酒,但bijing离着千山万水,这酒运到这里,怕也变了味。”

    杨先生神色如常,谈笑从容,道:“宝岛和大陆一衣带水,shijiān和空间,都无法隔阻两岸人民的血肉之情,同胞之谊,血浓于水,酒也浓于水。”

    董明华看了杨先生一眼,倒是点了点头,méiyou说话,却是难得地举杯和他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此时看金泽滔等人进来,董明华弃了杨先生众人,指着身边哈哈笑说:“酒中豪客来了,服务员,这里添把椅子。”

    杨先生深看了他一眼,仅是对着何悦点了点头,转头微笑着和赵江山碰杯,却留下还在董明华身边胁肩谄笑的陈喜贵。

    金泽滔先跟在座熟悉的领导招呼了一圈,才在董厅长身边坐了下来,何悦不擅酒场,正想坐pángbiān的沙发观战,赵江山shuji指着她说:“小何同志,既然来了,就不要作壁上观,也坐下。”(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