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年关如闯关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两人在有心人的撮合下,言谈颇为相得,但阴差阳错,因身份和地域的差异,两人都成彼此生命中的匆匆过客。

    几年过去,自诩为百花丛中客的杨乐回过头来,却发现片叶不沾身的何悦,竟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因为何悦的缘故,杨乐下意识地把永州当作ziji大陆之行的第一站,其实他很mingbái,永州乃至越海,都不在杨基未来投资战略的版图内。

    酒席的气氛,都因为杨乐的身份公开而变得微妙,赵江山shuji甚至还为他在身边加了张椅子。

    杨乐酒量不差,见多识广,边频频和在座领导碰杯,边说些异域见闻,倒是很得赵shuji他们的好感,不知不觉中,杨乐竟成了餐桌上的焦点。

    金泽滔除了和董明华副厅长偶尔说些话,却是一言不发,仅是听着杨乐高谈阔论,也不见半丝异色。

    杨乐刚说完一段英伦趣事,逗得赵shuji等人哈哈大笑,却忽然遥遥地举杯对着何悦说:“杨某在剑桥求学时,曾有幸和何悦同学做同窗学友,能在异国遇见故乡人,那真是亲上加亲,彼此引为知己,只是时移世易,人间沧桑,今天又在永州重逢故知,喜不自禁,一杯薄酒,聊表三年心意。”

    这话说得暧昧,不仅金泽滔心头恼怒,便连赵江山shuji等人神色也极是古怪,心里却也有些mingbái,原来杨乐能来永州这个相对来说有些偏远的地区考察投资,却是寻芳索景。追寻往日旧爱来了。

    何悦粲然一笑。说:“不敢当杨先生抬举。我只是组织外派短期习训,说不上同窗,最多算是校友,这杯酒应该是我敬杨先生,谢谢你在异国他乡这几个月的关照!”

    何悦这话说得很mingbái,也很见外,ruguo往昔还有些情愫,时至今日。也是烟消云散,一切化为昨日黄花。

    金泽滔伸手一拦,笑说:“这酒应该是我来才妥当,小悦性情温软,心地纯良,和任何人都谈得来,让人误会,在所难免,杨先生是既有学历,也有阅历的青年才俊。当不会自误。”

    言罢,接过何悦的酒杯。一饮而尽,赵江山对年轻人的情感纠葛不感兴趣,只是听闻金泽滔说何悦性情温软,心地纯善,却不以为然。

    何悦说话温软是事实,这一年多来,何悦在下面县市颇办了几件大案,她外表柔弱,说话温婉,态度和煦,第一次和她jiēchu,tèbié对身陷囹圄的官员们来说,更是如沐春风。

    就是这分温软,却成了纪检战线独特的一道风景线,很多shihou她就成了这些被调查官员最好的倾诉对象。

    但要说到何悦性情温软,却大谬不然,就赵江山所知,老何家的闺女可不象她表现出来的nàme柔弱,她嫉恶如仇,外柔内刚,对于**分子,何悦从不手软,被她亲手送上断头台的贪腐官员不在少数。

    据他所知,最近通报至地厅级的南方走私大案,就有何悦秘密参与,而且该案的关键人物,还是何悦亲手揪出,上面正在为她申报立功,材料也已递至地委,地委正在考虑何悦的下一步任用。

    数年前何悦或因涉世不深,kěnéng对杨乐产生过花前月下的好感,但现在,作为党的纪检干部,无论从政治信仰还是自身价值,她都不kěnéng和一水之隔的杨基集团继承人发生交集。

    在赵江山眼里,金泽滔方为何悦的良配,更不用说何悦身后的老何主任,自然zhidào孰重孰轻。

    赵江山不想因为年轻人的情情爱爱坏了杨基的投资,正想说话,陈喜贵却嘻嘻笑道:“杨先生重情重义,一诺千金,听杨先生讲,他之所以选择永州作为他考察投资环境的第一站,就是为了践行多年前的一个诺言,作为商人,诚信守诺,是为美德,从这点上说,我很钦佩杨先生。”

    金泽滔看了眼陈喜贵,心里却出奇地méiyou太多的fènnu,还真是无知者无畏,不zhidào介入这种家事最让人忌讳吗?他或许是个有心人,只是他用错了心思,难道真以为老叶家能保得他一辈子家宅平安。

    便连赵江山shuji都有些色变,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何悦和金泽滔两人都yijing两情相悦,出双入对。

    你陈喜贵要攀附杨乐,不zhidào他这番话没给ziji招财进宝,相反却招灾惹祸,不要说金泽滔两人他们后面站着的温重岳和何军,就是他们两人ziji的身份,都不是你一个奔走钻营的逐臭商人所能招惹的。

    想到这里,赵江山不由为叶专员感到悲哀,叶专员也算是英雄一世,生的几个儿女,却都是歪瓜裂枣。

    叶宝玲,南门市财税局党组shuji,能力不强,搞风搞雨的本事不小,水平不高,脾气却很大。

    听说金泽滔一上任,就给他一个下马威,只是一天之间,就被金泽滔翻云覆雨,剥了分管科室,调整了分工。

    在单位里吃了亏,却顶着叶专员的大旗,在永州上下到处告状,也曾经跑ziji办公室哭诉,让ziji给推了回去,成了南门乃至永州的笑柄。

    眼下的陈喜贵不用说了,烂泥巴一块,仗着陈铁虎和叶专员,到处钻营,发了点小财,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只是想到金泽滔身后的温重岳,及叶专员即将离任上调的传言,赵shuji忽然有点意兴阑珊,对杨基集团落户永州也没nàme乐观,更méiyou开始的那份热心。

    董明华副厅长虽然不qingchu其中曲直是非,但他向来对商人méiyou好感,更看不得陈喜贵这等阿谀谄媚之辈,手一挥,率先站了起来,说:“行了,这酒喝到现在,味淡了,也该散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至此,大家都没了喝酒的兴致,董副厅长这一提议,酒宴也就曲终人散。

    在步出海鲜码头酒店时,被夜风一吹,陈喜贵刚才的酒劲一下子过了,看着面无表情的金泽滔和何悦两人,只觉得后背冷飕飕的,隐约gǎnjiàoziji刚才仗着酒劲,干了一件大蠢事。

    此后的连续几天,金泽滔精力就放在两件事上,一是应付年关各乡镇机关单位的集中要钱,虽然还没到躲债的地步,但也是疲于应付,被烦得不行。

    二是要为明年的财政预算初步排盘子,

    财税局长,一年到头,就两件事,收税和花钱,收税有计划,支出也有预算,市财政就这么大一块蛋糕,你分多少,他得多少,都是年初就有定量,超过了,你就等着勒紧腰带,过紧日子吧。

    而高明的财税局长,就要科学安排收入任务,合理安排支出盘子,量入为出,量力而行,做到年终决算的shihou,略有结余,最后实现收支平衡。

    这就比如坐跷跷板,哪头重了都不行,税收多了,支出规模少了,收入大于支出,影响经济发展后劲,这是最没效益的财政收支,财税局长有shihou也要讲究藏富于民,涵养财源。

    税收少了,更不行,你要保吃饭,还要搞建设,钱少了,你怎么排预算盘子,赤字预算,是严格禁止的,但最后kěnéng入不敷出,产生预算赤字,那还得千方百计消化掉。

    所以,当好财税局长,关键是要做好平衡文章,不仅要实现财政收支平衡,更主要的是要求得方方面面人的guānxi的平衡,不能搞厚此薄彼,最后变成顾此失彼。

    很多shihou,人的平衡,远比财政收支平衡难度要大。

    因为财税局长空悬月余,压着很多旧账,再加上被财政专员办直接扣减了预算收入,直接影响今年度的财政可用资金,所以金泽滔这一上任,就被市委大院的各线领导盯得很牢,大家都咬牙切齿,希望能大大地咬上一口。

    金泽滔应付下面乡镇长还行,财税局长,不管你给多给少,大家还都留了余地,寄希望明年开春你能多安排点支出。

    更何况,金泽滔对乡镇还是有明显的倾斜,各乡镇长也都是人精,心知肚明,感激的多,反弹不大。

    但市委大院里随便出来一个分管线的领导,那都是市领导,哪怕口开得再大,你也得陪着笑脸,翻着口袋,直到翻出两层布,领导信了,你是真没钱了,这才罢休。

    两天下来,金泽滔的喉咙都哑了,腰都弯了,跑杜市长那里诉苦,岂料杜建学市长比他还惨,两眼通红,头发凌乱,面目憔悴。

    陈铁虎市长在位时向以敢打敢拼著称,有钱没钱都爱干大事,南门市财政虽然比起浜海来,除了保吃饭,还有些余力搞搞建设。

    但陈铁虎市长步子迈得太快,力度太大,市财政有限的财力也经不起陈市长这一系列大手笔的折腾,这年终到了,一溜串的工程结算单摆在杜市长的桌上,差点没让杜县长晕过去。

    你让杜市长怎么当这个家,很多对于现在的南门市财政来说,根本无力开工的工程都yijing摆上议事日程,比如体育馆,有必要搞这种既无助于经济结构调整,也无助于南门社会事业发展的工程吗?

    陈铁虎市长拍拍屁股到地区财税局上班去了,却压着这些账单等新市长到任。(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