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财经领域,我是专家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杜建学市长现在心情格外舒爽,他现在只感觉当时得悉自己要调任南门市长时,向温重岳书记郑重要求调金泽滔来南门市财税局任职,那真是再明智不过的神来之笔。

    当时,在温房里,当谈论到南门市财税局长的人选时,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怎么第一个崩出,竟是金泽滔。

    一直以来,他对金泽滔的印象一分为二,对他的工作能力和领导水平,杜建学从来没有质疑过,但对他把现实当舞台,把岗位当角色演绎的自觉不自觉的行为,却归结为心智尚不成熟。

    杜建学喜欢研究人,他在埋怨金泽滔在工作和生活中,缺乏发自内心的激情时,却忽视了自己把整个社会都当作舞台。

    当他需要激情时,就能激情四射,当他需要冷静时,就能如古井般沉静,这种极端的冷静和功利主义,使他对于与自己相近的性格都有种天然的排斥。

    但杜建学惊喜地发现,自金泽滔升任南门财税局长后,他性格中的某些缺陷却不治而愈,现在的金泽滔在他看来,更富有朝气和活力,这才是他心目中成熟的领导干部。

    在这方面,他不能不佩服曲向东,当时,他向温重岳书记提议的是调任财税局党组书记,倒是曲向东很肯定地说,现在金泽滔完全可以信任财税局长的职位。

    仅是让他出任党组书记,那完全没必要调到南门市财税局,如果你想使用他。那就一步到位。给予充分的信任。也给予充分发挥他才华的平台。

    杜建学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金泽滔正在继续发言:“……刚才我所陈述的意思就是,按照目前南门市财政状况,首先要保吃饭,这不仅是现在我们要坚持的基本原则,也是明年度在安排财政支出预算时,我们必须首先考虑的。”

    金泽滔话音一落,尽管几个分管市长都愁眉苦脸。但现实也不能不让他们死心。

    沈向阳副市长一张脸都结成苦瓜状,说:“真不能再想想办法?有些工程,我们可以拖,可以躲,可以由业主方想办法,但有些工程,施工方垫资比例太高,比如体育馆,当时市里也是急于上马,银行货款到现在都没办下来。施工方被拖累,工人没钱回家过年。我担心没有市财政资金的支持,会引发系列社会问题。”

    杜建学也知道今年刚上马的体育馆工程,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后遗症很多,而且上马后的后续工程款来源,至今没有着落,市财政更不可能支撑起这个庞大的工程。

    杜建学肚子里骂娘,也不知道陈铁虎当初怎么头脑发热,拍板定下这个项目的,可现实他又不能不正视。

    沈市长还在为体育馆纠结时,有人站了起来,说:“沈市长,其他工程,可以停,可以等,但我们公安大楼却是市政府重点工程,地区公安处的样板工程,甚至省公安厅都非常关注,公安大楼刚刚立项,前期费用还要市财政给予考虑,不然,明年这工程就没法开工了。”

    金泽滔知道说话的是南门市公安局的政委罗立新,口气有点冲,自海鲜码头和吕副局长闹僵后,金泽滔对南门市公安印象极差。

    他也没予理会,却变戏法似地从抽屉里摸出几份文件,招呼旁边的厉志刚分发下去。

    文件是剪报复印件,也不知道从哪些报刊上剪辑下来的,但标题一律都是经济过热亟待降温,要严格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严禁投资楼堂馆所等触目惊心的文字表述。

    金泽滔说:“各位领导不要质疑文件的真实性,这是我的大学导师参加京城一个财经研讨会带回来的会议资料,具有极高的权威性。”

    杜建学点头说:“泽滔局长的导师现任省财政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原西州大学教授,我国知名的财经专家。”

    其他领导对这个倒没太大的触动,唯有秦部长却仿佛恍然大悟,难怪,原来他的老师居然还有这样的背景,他的存在使得秦部长心中的种种疑虑都得到诠释。

    全国知名的财经专家,难怪浜海财政局对南门的申诉能直通税务总局,省财政厅党组副书记,难怪年纪轻轻就能从浜海局副局长直接跃到南门局局长。

    金泽滔说:“杜市长,经济过热,通货膨胀已经显现,降低固定资产投资,削减楼堂馆所建设,特别要降低政府在这些领域的投资比重将是遏制经济过热的重要手段,我觉得,对于政府性投资,市里现在不是扩大,而是抑制。”

    矛头是直接对准了体育馆和公安大楼等政府性投资,政委罗立新站了起来,冷嘲热讽说:“你说要抑制就抑制?这几份剪报能代表什么,它是中央精神吗?南门公安大楼,是地委领导亲自拍板的建设越东明珠城市的地标性建筑,都已经列入南门城市规划,谁也更改不了。”

    金泽滔温和地笑笑:“罗政委,公安战线,你是专家,财经领域,我是专家,我只是从我的专业角度提出建议,我的意思是,地方经济建设和政府性投资,还是要关注中央政策动向,最终还是要市委市政府作出决策。”

    杜建学呵呵笑着打圆场:“保吃饭这条原则性意见还是要坚持,建设工程这一块,我看是不是会后再找个时间,坐下来议议。不然,我们今天这个会再怎么开都没结果。”

    杜市长发了话,罗立新也只好怏怏坐下,公安大楼现在也只在立项阶段,前期费用并不大,公安自有资金也能解决。

    当初大楼立项的时候,大头还是由公安自筹资金解决,市财政只承担小部分资金。

    罗立新此时提出让市财政承担一部分前期费用,也没指望市财政就能拿出钱,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他也就喊那么一嗓子,现在不能考虑,但也至少让市领导有个印象,以后再开口就没那么突兀。

    金泽滔最后提的原则性意见是,保吃饭,市财政只能考虑正式在编干部职工的责任制考核奖金,至于编外人员,只能由各单位自行解决,市财政无法保障。

    说到这里,金泽滔对分配这笔结余资金,就提了三条原则性意见:一是坚持市长一支笔审批;二是坚持先保吃饭;三是坚持先保正式在编人员的年终责任制奖金。

    至于其他的,各单位就各显神通吧。

    这几条意见,对于在座绝大多数单位部门来说,都能接受,金泽滔很qiguài,编外临时人员最多的公安局此时反常地一声不吭。

    在此之前,各乡镇,及和财税局工作关系密切的部门,如审计,纪委,人大,政协等单位的资金报告,金泽滔早就妥善解决。

    他切出的这一千多万,其实也是在座单位部门积压了近两个月的支出项目,报告名目繁多,但最终的用途,大家都心照不宣。

    说是市长办公会议,到现在跟菜市场没什么两样,大家都各抒己见,讨价还价。

    金泽滔没有参与其中,厉志刚和翁承江率着预算科一班人现场办公。

    会议进行到这里,议程已基本告一段落,杜建学市长等市政府领导,也都陆续收拾材料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兜了一圈回来的秦部长,手里却拿着一份材料,匆匆找上杜建学市长,杜市长仔细翻看了一遍,招了招手,让金泽滔过来。

    金泽滔只是大致瞄了一眼,就知道这份材料是关于财税局奖金福利发放的基本方案。

    前几天党组会议刚刚议定,这两天陆续兑现,也难怪秦部长今天才拿到材料,现在已经形成既成事实,也是所谓抓贼拿赃,在秦部长看来,算是抓了个现场。

    秦部长很是愤慨:“杜市长,财税局的责任制考核奖金发放方案触目惊心啊,财税局有钱,也不能这样超标准滥发奖金,刚才金局长口口声声要加强财政资金监管,转眼间,就监守自盗了。”

    秦部长说得很大声,吸引了会议室很多人的注意力,但市政府领导,包括沈向阳等人,却恍若未闻,翻看材料的继续看材料,跟人说话的继续说话。

    金泽滔笑说:“我们发放奖金也是严格按上级文件执行的,如果秦部长有意见,可以提请有关部门到我们单位审计,甚至调查,我们都欢迎。”

    有些人听了他们对话,只是摇摇头,秦部长也是急火攻心,财税局有钱,你组织部有帽子,都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事情,财税局多发几个钱,组织部多出几个干部,大家心理上还是能够接受的。

    秦部长有些气恼:“金泽滔,现在我们组织要向你了解,请你不要回避问题,要正面跟我们解释清楚,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就剩下这一千多万的结余资金吗?自己发奖金就有钱了,这钱还不是国库里的钱,难道这不值得我们重视吗?”

    秦部长很恼怒市领导对他的责问充耳不闻。

    金泽滔却感觉秦部长就象鼻涕虫,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说些不恰当的话,咄咄逼人,喋喋不休。

    金泽滔反问道:“既然你怀疑到我们财税部门发点奖金,都把手伸到国库里,那我倒要向你了解一下,全市党员每年缴纳的党费都集中在你们手里吧,我是不是可以怀疑,你们组织部门过年过节,发点奖金什么的,是不是也动用了这笔资金?”(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