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跟何主任说情〔求月票和推荐票〕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走出市府大楼的时候,天还大亮,大院里栽的不是梧桐之类的落叶乔木,而是樟树等常绿植物,显得生气勃勃。

    落日余晖透过树冠,落在人行道上,打在匆匆下班人们的厚实的棉衣上,碎金似的耀眼和温暖。

    今天的办公会议原本和杜市长商量还准备挑灯夜战,但结果比他预想的要顺利,而且收获不菲。

    通过今天的会议,想必自己的仓促赴任,终于有了一个还算完美的开局,在南门市,也开始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金泽滔刚踏出台阶,墨lusè的大霸王丰田商务车披着西下的夕光,从侧道滑来,无声地停在自己身侧。

    金泽滔上了车,就闭目养神,小李收拾车辆很勤快,车内整洁干净,弥漫着金泽滔喜欢的淡淡的茉莉花香,温暖的空调散发着懒洋洋的气息。

    小李边打着方向,边放着局长爱听的致爱丽丝钢琴曲,他不知道为什么局长偏爱这首曲子,而且整盘磁带录制的都是不同风格的这首曲子的钢琴演奏。

    这盒磁带,局长从来不和他人分享,包括他的未婚妻何悦主任,有时候,小李想想挺幸运的,至少他可以和局长分享这首甜美活泼的乐曲。

    小李早几个月找了个城市户口的对象,高中刚毕业,没考上大学,通过关系招干进了公安。

    姑娘相貌普通,本分贤惠,但在小李的眼中。却是美若天仙。小李是农村户口。给局长开车也有一年多了,身份没解决,却差点没有进班房。

    姑娘从来没有嫌弃过自己,可她父母本来对他的身份就颇有微词,如果再没了这份工作,再宽容的父母也会出言反对。

    但幸运的是,新局长不但没有解聘他,相反还点名自己做了他的专职司机。

    所以。小李对金局长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不仅仅是因为这份工作,更主要的是局长给予他完整的人生,他可以放弃一切,但他割舍不了姑娘的深情厚爱。

    小李不懂音乐,但听多了这首欢快的钢琴小品,也慢慢地咂出一些味道。他能从这个旋律中,找到姑娘的影子。

    金泽滔此时什么也没想,这首曲子,他更多的是能从中感受到宁静和淡淡的温馨。

    前世今生。到现在,也已经渐渐地弥合在一起。所有的爱恨情仇,随着王爱平离奇自戕也烟消云散。

    或许真要找个时间,和何悦一起静静地听完这首曲子。

    车速减缓,最后慢慢地停了下来,金泽滔走下车子,关上车门的时候,说:“出年,局里准备招聘一批税务代征人员,我跟人事科打过招呼,明天,你去张明传那里领一份表格填上。”

    金泽滔站在街道上,正巧能看见对面的纪委大楼门口,有几个干部模样的人围着何悦谦卑地说着话。

    何悦目前还任着二室主任,负责下属县市的副处级以上干部的违纪案件查处,每次查案时,何悦都能遇到类似的围追堵截,说情求饶的热闹场面。

    身后有背景的,能说动更高层次的领导出面,也不会堵在门口说情。

    象这种死赖着大门口说情的,级别应该不会太高,被查处的或者是一般的副处级领导,或者是案情较为严重的县市正科干部。

    每次看到这种情景,都让他生出很荒诞的想法,**分子一边强调廉政建设的重要性,一边光明正大地作奸犯科,出了事,纪委上门来了,却振振有词地归咎于政治学习不够,世界观改造不力。

    说情的更是光明正大地追到办案者的办公室,或者家里,试图用种种违纪的手段减轻违纪者的惩罚。

    这是不是一个死循环?

    金泽滔还在深思的时刻,小李却仿佛才回过神来,脸色涨得通红,摇下车窗,大声地对着金泽滔的背影说:“局长,我感谢你一辈子。”

    每年财税局都有一批代征人员转正的指标,财税局的临时工要想取得身份,首先必须被聘为代征人员。

    小李从来没奢望过开车还能开成正式干部,他只要求有个合同工的身份,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将女朋友娶回家,但此刻,局长却分明是向他张开了转正财税干部的大门。

    今晚上,女朋友老家来了客人,姑娘死缠硬磨,未来的丈母娘,总算看在小李被新局长信任的份上,答应他以新姑爷的身份来见见老家亲戚。

    而这个消息,无疑使他在迈进女朋友家门时,腰杆更加硬朗。

    金泽滔没有回头,小李平时寡言少语,但心思灵动,察言观色很有一套,短短几天,就能培养出和局长的默契感,殊为难得。

    金泽滔解决他的身份问题,倒没有肤浅到要结以恩义,收以人心,小李作为驾驶员,能在原局长身陷囹圄后全身而退,只是这份洁身自好就该得到肯定。

    但小李这句直白得有点夸张的感谢,却令他的心情格外开朗,他朝后挥了挥手,小李猛踩油门,风yiyàng离开了。

    此时,何悦正好看到金泽滔朝小李挥手示意,她紧绷着的俏脸,就如花蕾绽放般灿烂地笑了,不说这几个围着她说情的干部愣呆了,就连金泽滔都有些失神。

    金泽滔和平时yiyàng,走了过去说:“大家都不要围在门口,影响不好,有事明天到办公室说,现在是下班时间,大家都散了吧。”

    何悦没理这些人,朝着金泽滔欢快地迎了上去,一把挎上金泽滔的胳膊,转头又绷上脸,说:“好了,就这样吧,有事,明天到我办公室来说。”

    这些人只好一步三回头地散了,金泽滔正想离开,其中一人却犹疑地问了一句:“金主任?”

    金泽滔吃了一惊,叫自己金主任的,一般都是浜海旧识,他回头仔细一看,却是浜海公安局副局长吕宏伟,金泽滔还曾和他有过几次饭局,每次都是柳鑫带着来的。

    吕宏伟看金泽滔也认出了自己,咧着嘴笑,有些激动地上前握着他的手说:“哎哟,真是金主任,柳局长昨天还跟我提起你来呢,浜海少了金主任,喝酒都没滋味了。”

    金泽滔哈哈笑了:“老吕,你可不会夸人啊,不过你这话,中听,今天怎么回事呢?”

    吕宏伟看着正小鸟依人yiyàng靠着金泽滔的何悦,有些不好意思开口,金泽滔介绍说:“这是我未婚妻,何悦,身份就不用我介绍,这是浜海公安局副局长吕宏伟,柳大麻子的同事。”

    何悦虽然对这些说情者不假辞色,但此刻,却也微笑着和吕宏伟握手问好。

    吕宏伟有点受宠若惊地弯着腰点头,何悦前后判若两人的态度,让他尤为感慨。

    地区纪委的衙门,不是他这种副科级地方干部所能轻易涉足的,为了能和何悦主任说上几句话,他从中午还未上班就开始在大门口等着,一直到黄昏下班时分,望穿秋水他才堵住下班的何悦主任。

    但没听他说上两句话,何悦就堵住了他的话头说:“我不清楚案情,你要反应情况,可以通过正常组织程序,跟我说这些,是违反纪律的,你问我纪委怎么处理,这更违反纪律,纪委有处理意见,也不会跟你反馈。”

    说得毫不客气,甚至是毫不留情,他不奢望纪委能接受自己的情况反应,至少也是个办案参考。

    何悦只要能曲词说会考虑一下,不管成不成,在心理上,他也当不虚此行了。

    但何悦就是连言辞的客套都没有,冷冰冰如纪委大楼前那边匾牌。

    他从未与纪委打过交道,至此,他才明白过来,纪委的大门远比公安更难进,纪委的脸更比公安的难看。

    金泽滔看着几个跟着吕宏伟已经散开的干部,又渐渐地围了上来,说:“这些人和你一起的?”

    吕宏伟有些尴尬地说:“不太熟悉,他们都是海仓县的,同一案件引发的。”

    金泽滔说:“那好,老吕,你看,在这儿说话也不是个事儿,明天,你也别上纪委了,直接到我办公室聊聊。”

    吕宏伟大喜,连连点头,和金主任说话,他不费神,上纪委跟何主任说话,他心理有障碍。

    最后,金泽滔还是客套地邀他吃饭,吕宏伟脑瓜还没被夹,看着何悦和金泽滔两位主任卿卿我我的甜蜜模样,他真要接受这个邀请,估计明天就见不着金主任了。

    看吕宏伟这些人都渐渐地散去,何悦有些嗔怪地说:“你还真要为这个吕局长说情啊?”

    金泽滔也不明白案情,何悦也不是真的不清楚案情,案件是在她秘密借调南门办案时发生的,起因是海仓县一位副县长被举报,二室接手了这个案子。

    案情本来也不复杂,副县长收受了一万元钱的贿赂,却是个赖皮领导,收钱不办事,行贿者为筹这笔钱,也是负债累累,多次催促未果,一怒之下就实名举报了他。

    赖皮县长一被纪委带走,举报他的信件满天飞,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大多数都是只受贿不办事的举报,这一累积,金额竟高达十多万,少则几百,多则上万。

    赖皮县长其实胆子不大,以为光收钱不办事,不算违反党纪国法,凭着县长的身份,收些小钱,人家也就忍声吞气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