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选择的权利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只是赖皮县长以为的小钱,在人家看来,却可以压死人的大钱,小户人家求上县领导办点事,对这个家庭来说,那就是天大的事啊,结果却被赖皮县长以违反规定为由多次拒绝,但却拒不归还钱款。

    金泽滔听到这里,也对这个堂堂副县长的政治觉悟啼笑皆非,案件情节很清晰,海仓这件案子到此也该结案了。

    却不料,这个奇葩县长听说立功可以减轻处罚,就开始挖空脑袋,把他在海仓任职多年来了解的,也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都当真的交代了,如此引发了海仓县官场一场不大不小的震动。

    这个赖皮县长平时社交层次不高,他攀咬的都些科级,副科级干部,经过核实,大多数都是子虚乌有的事,但也有几个人给咬实了。

    吕宏伟要说情的就是原海仓县城关镇镇长,从何悦说来,却是无比的嫌恶,这个镇长也姓吕,跟吕宏伟应该有点guānxi,吕镇长家里有个病妻,两人闹过一阵离婚。

    最近一二年,小姨子师范学校毕业了,分配进城关教书,县城没住房,住进了姐夫家,这一来二往,两人就勾搭上了。

    发展到后来,两姐妹仿效娥皇女英,同侍一夫,吕镇长也过起了东西宫翻牌的帝王生活。

    这事情在海仓上下也不是shime秘密,吕镇长被纪委调查问话,也很干脆地供认不讳。

    这件事在当地影响极为恶劣,地区纪委主要领导也勃然大怒,目前身为人民教师的妹妹被学校勒令停职。吕镇长也准备按重婚罪移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金泽滔唏嘘不已。何悦横看着金泽滔说:“对这样的人。你还要说情吗?”

    金泽滔涎着脸说:“ruguo换作我违纪,你会不会手下留情?”

    何悦红着脸说:“我méiyou妹妹。”

    金泽滔差点没摔着,他本意是想问问,ruguoziji被纪委调查,何悦身为纪检干部,是党纪国法为大呢,还是爱情至上,这个问题问得有点残酷。但金泽滔还是很想zhidào答案。

    何悦深思片刻,又说:“ruguo你真是吕镇长,那我就先阉了你,然后再同你过一辈子,这样,你就作不了坏事,也犯不了纪律。”

    何悦很聪明地回避了职业纪律,而是以一个妻子的身份作出了选择,虽然让金泽滔gǎnjiào下身有些凉飕飕,但以何悦的性格。能说出这话,还是让他觉得温暖。

    他紧了紧何悦。两人都没说话,沉默地走了一段路,何悦gǎnjiào这个话kěnéng太伤人,说:“你说过的,要一辈子对我好,不委曲我,不凶我,我都记着。”

    此时,天yijing暗了下来,风吹得有些冷,金泽滔几乎是拥着何悦前行,只是思绪却飞到了不知所踪的张晚晴。

    调任南门市几天来,张晚晴就甚少主动联系ziji,也不知她过得好不好,她甚至连春节回不回家,都没跟ziji有个准信。

    失落之余,他心头涌起的愧疚让他更加伤感,或许,张晚晴就在远方城市的哪个角落,喝着咖啡,看着厚厚的外文原著,偶尔抬头看天的shihou,会思念此刻的ziji。

    他在何悦的额头亲了一下,因为老包县长一句珍惜身边人的话,他扯破了和张晚晴一直坚持着的最后一道防线。

    也因为这句话,此时,他对何悦倍感珍惜,这是个可以陪着ziji一起哭,一起笑,一起老,一起死的女人。

    何悦大约也感受到了金泽滔的心意,喃喃说:“不管你好,你坏,不管你荣,你辱,我都始终跟你站在一起。”

    何悦最后还是作出了选择,这个选择,让金泽滔除了愧疚,还有豁然的轻快,每个人都有ziji的选择,每个人都有坚持ziji选择的权利。

    张晚晴她或许命中注定就是一个漂泊的女人,有méiyouziji,她都不是谁能维系得住的,哪一天,等她真累了,飞不动了,也许会倦鸟归巢。

    她的内心shijiè,远不是ziji所了解的nàme浅薄,她以不详之身的理由离开ziji,尽管这个理由在他现在看来,如此的苍白。

    但金泽滔宁愿相信,这只是张晚晴自欺欺人的借口。或许这样,对双方,都少了一分愧疚。

    回到家的shihou,何母早早地准备了晚饭,她很mǎnyi金泽滔准点的回家吃饭,他比老何年轻时要顾家得多。

    两人出双入对,和和美美的模样很让何母开心,家里多了张嘴吃饭,但餐桌上的菜式却几乎是翻了一番,这让老何很不满。

    但好在毛脚女婿不但会做官,还会做人,这两天竟琢磨着让ziji喝洋酒,酸酸甜甜的叫shime波尔多的正牌拉菲红酒,喝了一辈子白酒的何军,对这玩意儿有些皱眉。

    但毛脚女婿一句话却令他改了主意,他说:“酒这东西,人生下来上天就给你定了量,你喝多了,酒票喝光了,你这辈子也就完了,爸,你ruguo想长长久久地喝下去,就喝这酒,不但好喝,还能长酒票。”

    他这两天就尝试着喝起红酒,还别说,真给他咂出滋味来。

    只有何悦在旁撇嘴:“这玩意不比那四十五年陈的洞藏老烧便宜。”

    金泽滔现在不太爱喝红酒,主要是受了上辈子的影响。

    上辈子喝的都是国产勾兑的红酒,味道难喝不说,还听说很多红酒根本不是葡萄酿制,纯粹是人工作假出来的。

    他能想到让老何喝红酒,一方面,老何年纪也大了,身体本来就不怎么利索,老喝白酒对身体没好处,喝点红酒反倒利于保健养体。

    另一方面,还是受到陈喜贵的启示。陈喜贵曾在餐桌上给董明华推荐过这款红酒,这酒在当时的国内不受青睐,但金泽滔活了一辈子,却连假冒的82年波尔多大拉菲都没见过,只zhidào这玩意儿正牌的贵得离谱,喝上一瓶顶他一年的工资收入。

    上辈子的缺陷这辈子弥补,他下令风总的酒店管理公司专门辟出一个酒水管理部,负责采购、保管和使用各类名酒。

    并在浜海和永州两家酒店,专门深挖了两个大酒窖用来窖藏名酒,还单独辟出红酒酒窖。

    风总这段shijiān都快给逼疯了,红酒盯上了这款82年波尔多大拉菲,要求附上原产地书面证明;白酒就盯着国内的四大名酒,还要求有年头的原浆酒。

    白酒还好办,红酒她亲自盯着,国内数量不多,她的目光都投向了海外。

    收藏名酒可比投资shime回报都高,想想后世茅台酒的拍卖价,那只有用此价只应天上有来形容。

    还有82年波尔多拉菲红酒,再过十年,开上一瓶,那就是身份的标识,地位的象征,这酒藏世量本来就不大,当初产量也就二十万瓶,十年过去了,不zhidào这shijiè还剩下多少。

    正牌的拉菲难找,那就附带收藏下副牌小拉菲吧,都难找了,那就找同年代的其他品牌红酒吧。

    再过十年,全shijiè人民要喝这款传说中的名酒,来海鲜码头酒店吧,只有这家酒店还能找到最正宗的82年波尔多拉菲红酒,到那时,应该不用打广告,全shijiè都能记着这酒店的名字。

    酒店的档次不仅在于环境,服务,菜品,还有酒品,只有全方位品味提升的才称得上有品质的酒店,才能真正做成具有文化内涵的酒店。

    金泽滔正在琢磨着,是否有必要单独为酒店所有餐具,烧制独一无二的瓷器。

    这些都是闲话,老何可不管这酒值多少钱,也不管每打开一瓶,金泽滔都肉疼地嘟囔着,全shijiè又少了一瓶。

    不过想想,每当老何喝了一瓶,在shijiè上剩余的拉菲价格就会随之上升若干个百分点,对他,对酒店,其实并méiyou损失shime,他的心里就会畸形地gǎnjiào满足。

    老何也学会小口地品味红酒,还真别说,喝大口了,这酒跟醋yiyàng的酸不溜秋,但用嘴抿着慢慢地品尝,两天下来,他有些痴迷上这酒的滋味。

    用金泽滔的话说,喝这酒,有恋爱的味道。

    老何和金泽滔在探讨着红酒恋爱味道的shihou,何母拉着何悦跑进卧室说起悄悄话。

    “今天,那个台湾人跑我们家来了。”何母审慎地盯着何悦看,她最担心的就是何悦会瞒着金泽滔单独和他见面。

    何悦不乐意了,谁怀疑她对金泽滔的情意,却象是对她最大的侮辱,她嘟着嘴说:“妈,你这是shime眼光,我和泽滔一起见过他,而且都当面说qingchu了的,他怎么nàme厚脸皮。”

    她现在也qiguài,当时在英国shihou,怎么就头脑发热,幼稚地和他订了这个所谓的三年之约,现在想来,不但幼稚,还荒唐可笑。

    何母拍拍胸脯,拉着何悦的手说:“闺女啊,妈不是担心你年少不更事吗,你们现在多和美,要是被他这插上一足,妈跑哪再找这么称心的女婿啊。”

    何悦白了何母一眼:“他都说些shime呢,哎,真是烦人呢。”

    何母也有些担忧:“还不是你当初shime三年之约闹的,倒是没说shime,只是礼节性的拜访,拎了一大堆的礼品,让你爸给轰走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