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体育馆项目工程款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对程真金倒不见外,说:“老程啊,跟我就不用客套,什么事,说吧。”

    这二个月,他在南门和西桥两个家的装修都是程真金一手操办的,程真金很上心,来回奔波也挺辛苦,

    程真金尽管说了,但心里还是有点忐忑,虽然自己帮助金局长干了点事,但所有的材料款及人工工资,都是金局长自己掏钱的,没有沾着东源集团的什么便宜,更没欠自己什么东西。

    程真金说的,同今天傍晚时候,金泽滔和杜建学市长他们商量的体育馆工程有关。

    分包体育馆工程的几个工程队包工头,和程真金还有着沾亲带故的关系,都是同乡甚至同村的乡邻。

    他们的处境跟以前的程真金带的工程队很相似,挂着工程公司的名义,其实都是挂靠着有资质大公司下面,每年上缴不菲的管理费,一年到头,缴了管理费,落到大伙手中的钱也就混个工资收入。

    体育馆工程现在看来,更象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怪兽,当时也是贪图这个分包到手的工程,还有利可图。

    尽管小心,但最后,还是带资垫付了一部分,工人工资以外,设备租赁及部分材料费用,都是以自己工程公司的名义赊购。

    还没几天就要过年了,不要说这部分垫资的钱没着落,就连拖家带口的工人工资都没地方讨要,要是再不讨几个钱,恐怕工程队有家都不能回,都得在工地工棚过年了。

    他们和当初的程真金又不一样,程真金知道弄个铜链涂层金水,充大款,冒暴发户,还能镇住一些政府领导。

    这些包工头,都是泥腿子出身·哪有什么门路跟西州的总承包商递上话,最后没法子,整天就堵南门市领导的门。

    今天新市长终于答应明天回话,从市政府出来时·受一个明白人指点迷津,说市政府要是能出钱,最后也着落在财政局长身上,让他们找找财税局长的路子。

    这事就求到干泥水匠,干大出息了的程真金头上,程真金也实在对这些同乡的遭遇看不下去,硬着头皮给金泽滔打传呼。

    金泽滔心中深深叹息·自己一家人在红酒美食时,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在为下一顿饱饭苦苦挣扎。

    他没有推辞拒绝,问:“你在哪?”

    程真金提起的心顿时放下一半,以他对金局长的了解,只要金局长没有拒绝,那就有办法,连忙说:“我们在海鲜码头等你。”

    金泽滔嘱咐了一句:“别让你这些老乡们破费。”

    放下电话,金泽滔试着打了个电话给杜市长的办公室·电话很快被人提起。

    他还没说话,那头杜市长欢快的声音响起:“金泽滔吧,我就知道你在巴望着我这边谈得怎么样·今晚不给你明确答复,估计你是楼着钱袋子不睡觉了。”

    金泽滔心里嘀咕,若不是程真金打过电话询问体育馆工程队的事情,谁耐烦去追问你市长和西州市政谈得这么样呢,这事我着急啥呀,要我掏钱,火急火燎的还是你们俩市长。

    但杜市长既然这样说了,他也乐得装糊涂:“是啊,我这不是急吗,能在西州市政建设咬下多少·算起来都是南门的财政收入,再说,这事不解决,这些工程队明天还不是要缠着市长你哪,那么多建筑工人兄弟等着米下锅呢,他们也急·解决了这事,也是一项大善政啊。”

    杜建学倒没想这么多,听了这话,也是沉默了良久,才说:“你有这个想法,我很欣慰,能将工作着落在解决群众疾苦上来,那就说明你是真正将宗旨落到实处,不逗你了,告诉你吧,事情比你想象得圆满,分包工程队的垫资和工人工资都有着落了。”

    说到最后,杜建学难掩得色,开心地哈哈大笑。

    金泽滔倒是大吃了一惊,西州市政建设有这么好说话,市长一出面,竟然都解决了,还不用市财政掏钱,他有点难以置信:“市长,你是说体育馆工程队的所有钱款都由西州市政支付,还不用市财政掏钱?”

    杜建学很满意金泽滔的吃惊:“有点意外吧,不跟你说了,具体让向阳市长和你说,我还在吃饭呢。”

    金泽滔小小地拍了个马屁:“领导才是真正把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落实在行动上,废寝忘食,忘我工作,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杜建学哈哈笑着将他的奉承全数接收,话筒递给了沈向阳副市长。

    原来杜市长跟西州市政南门市体育馆项目部陈经理联系时,没有直截了当提分包公司的垫资和工资事情,相反,却着重跟他解说中央关于宏观调控限制政府性固定资产投资,特别是大规模削减楼堂馆所建设项。

    杜市长敦促西州市政加快体育馆项目立项建设,严格按合同规定进度施工,作为南门重点工程和永州地区挂牌地标建筑,两级党委政府都很重视。

    陈经理着急了,中央要限制固定资产投资,他比谁都清楚,当时承接这个工程,一方面也有陈铁虎市长情面难却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自己添业绩,整个项目连概算都没做出,他就找关系通过了省计经委的立项。

    但现在这个项目不是赚不赚钱的问题,而演变成政治问题。

    据他父亲透露,这次中央宏观调控,那是要动真格,要关停一批不合规定审批立项的工程项目,性质严重的,还要通报批评,追究责任人责任。

    现在南门市新市长居然还借着中央调控,要自己加快工程进度,这是把我往火堆上烤,要我顶风作案了。

    他耐着心详细解释了中央的决心,目前中央正在调查研究,春节后全国人大会议前,会有一系列调控政策出台。

    听到这里,两位市长都有些心惊肉跳,看样子,金泽滔在市长办公会议展示的剪报不仅仅是学术探讨,而是中央精神的前期理论吹风。

    此后,还是陈经理主动劝说南门市政府考虑关停这个项目,并表示,愿意为关停这个项目提供可行性报告。

    到这个时候,两位市长都有些佩服金泽滔之前的提议。说到底,杜建学市长和西州市政谈判这么顺利,还是得益于金泽滔的一系列建

    所有关停体育馆工程项目的后续行政审批程序,都由西州市政操办,而且对目前产生的所有费用,包括分包工程队的欠款都一次性结清。

    只是在最后提了一个要求,希望南门市在处置这块体育馆地块时,有收益时,能考虑弥补西州市政的损失。

    有了中央调控及西州市政免费提供的这个可行性报告,杜建学和沈向阳两位市长,甚至在提交常委会讨论关停体育馆这个项目时,不用太费口舌,也不用担心被人非议。

    大概除了陈铁虎市长外,对所有人来说,这都是皆大欢喜的最完美的结果。

    沈市长最后总结说:“不能不说,杜市长出面,一个顶俩,你晚上也可以睡个踏实觉,不用再担心掏薄你的钱袋。”

    金泽滔听他说起财政钱袋子,只是嘿嘿地干笑,领导都是人中精英,自己打的小算盘还是瞒不过领导的火眼金睛。

    耿直如沈市长,也不露声色地奉承了杜建学一句,在话筒中,金泽滔甚至听到了杜市长爽朗而得意的笑声。

    金泽滔感叹:“这真是个今冬最让人温暖的消息了,我得赶紧找工程队,把这好消息告诉他们,也让他们睡个安稳觉。”

    沈向阳市长也赞同:“这个任务就交你了,明天上午,我会替市长跟进这件事情,等西州市政的钱一打入银行,你们市财政就先拨款,把工程队的账结清。”

    金泽滔连忙表态:“保证及时足额打入工程队的户头。”

    最后,沈向阳市长笑说:“快过年了,不能因为银行的原因再耽误他们回家的日程,不用担心这笔钱收不回来,我会让西州市政把工程款打到你们财政户头。”

    挂了电话,金泽滔又拨了个传呼给驾驶员小李,留言让他速到地委家属大院。

    打完这几个电话,金泽滔回头对正收拾饭桌的何母说:“妈,我要出去下。”

    一家人都听了他刚才的通话,大过年的,这是大事,哪能拦着。

    坐客厅喝着老茶的老何说:“建筑工人很辛苦,赚的都是血汗钱,可不能亏待了他们。”

    金泽滔看着一脸无聊的何悦说:“小悦,没事干,跟我一起去吧。”

    何悦挺乐意跟着金泽滔后面转悠,只是没有金泽滔招呼,她也不好意思开口,毕竟这是公事,金泽滔一声说,她迫不及待地起身穿衣着鞋。

    何母乐呵呵地帮忙整理何悦的衣裤,即便长大成人,都快为人妻了,在她眼中,何悦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毛毛糙糙,出个门,还总是让人不那么放心。

    金泽滔和何悦刚走出地委家属院大门,小李的车就适时地出现了。

    上了车,金泽滔忽然跟小李说:“放那盒钢琴曲卡带吧。”

    小李没有迟疑,放起了致爱丽丝钢琴曲,何悦惊奇地说:“你怎么知道我最爱这首曲子?”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