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财税局发工钱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月票,推荐票,继续厚颜相求!)

    一阵发泄过后,这些包工头们很快就收拾了心情,年年月月,为生活所迫,为生存忙碌,酸甜苦辣,百味皆尝,一个合格的包工头,还真要有高强度的心理素质。

    很快,有人置满桌的鱼肉而不顾,夺门而出,回工地报告这个好消息了,这些工人明天不但能领到金额的工钱,还能领回垫资的集资款,听金局长的意思,不短利息,这更是额外的好消息了。

    闹腾了好一会儿,都快七点多了,不说金泽滔和何悦在家吃了晚饭的都gǎnjiào有点饿了,程真金他们到现在粒米未进,金泽滔一声令下,大家下箸如飞,一盘盘的菜肴很快见底。

    服务员流水yiyàng地端进菜式,程真金也是真懂这些建筑包工头的口味,méiyoushime招牌大菜,都是些饱腹耐饥的大鱼大肉。

    金泽滔很少动筷子,都是笑眯眯地看着大家吃菜,等大家都摸着肚皮吃得差不多了,却频频出击,邀约敬酒,所有被金泽滔敬到酒的包工头们都很谦卑地站起来,连声说不敢,应该是我们敬金局长。

    金泽滔摆着手说:“没nàme讲究,你们也是为南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作出贡献的人们,再说,你们也是纳税人,敬你们是应该的。”

    在座的人们,按年纪来说,金泽滔是最末的小字辈,但此刻,在程真金等人的眼里,他却是理所当然的长者。几句热心话。令得所有的人心里都热乎乎的。

    等金泽滔敬完全桌。程真金领头,满满地斟上酒,全体起立,程真金率先举杯说:“金局长,我代表这些苦哈哈的穷兄弟们,说一句感谢的话,谢谢金局长看得起我们这些绾着裤腿,沾着泥巴。说着粗话,骂着他娘的农民,你当我们是朋友,我们当你为兄弟,承你的情,我们终于能风光回家,干了!”

    他不说shime高情厚恩,必有后报之类虚头巴脑的话,对于金局长来说,记着情就行。后报,能用shime报?

    金泽滔拍着桌子说:“这话中听。是兄弟的,干了这酒!”

    晚饭没持续多久,酒足饭饱后,大家都急于回家跟家人,跟亲友,跟村民分享这份快乐。

    在新建楼下,包工头们说不出太多的感激的话,只是一个劲地谢谢,金泽滔耐着解释说:“这事,还得感谢杜市长和沈市长,我只不过是执行领导的命令罢了。”

    这话,他说过多次,可就没人信,大家还是一律说:“要感谢,都要感谢,但主要还是要感谢金局长。”

    谁信呢,程真金没打电话前,谁也没说过要给工钱,更没说要一次性结清工程款,这一打电话后,金局长就给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说是执行市长的命令,那是金局长谦虚,谦让。

    目送着包工头们离去,金泽滔无奈地摊摊手说:“你看,都没人信我的话,有shihou,说实话,也是nàme困难。”

    何悦却笑盈盈地说:“不管怎样,这其中也有你的功劳,再说,这份情,除了你,谁在乎呢,杜市长不屑,沈市长不屑,西州市政更是不屑。”

    金泽滔默然,是啊,谁在乎这些泥腿子的记情,他们也都是本着解决问题,完成任务,减少麻烦,化解矛盾的原则办事,至于对象是谁,并不为他们关心。

    金泽滔出大门的shihou,却见那辆大霸王还停靠在大门口,也qiguài现在酒店都快打烊了,八号院还没散啊。

    金泽滔看着何悦说:“要不去看看,老吕也算是故人,去敬杯酒聊表心意吧,再说,小李好象也是第一次见女朋友的家人,给他壮壮胆也好,他人挺不错。”

    何悦有些意动,但想到kěnéng会碰到吕镇长的家人亲属shime的,这种当面说情她很反感,又有些犹豫。

    金泽滔哈哈笑说:“即使有人说情也不怵,纪委干部也是有血有肉的,哪能méiyou人情往来,但坚持原则,守住底线就行,不必当说情者为洪水猛兽,权当听个故事吧,不影响你的判断力和辨别力,ruguo这一关都过不去,将来怎么当高级领导。”

    何悦用粉拳捶打着金泽滔的胳膊,嗔道:“高级领导我不奢望,只是我见不得流泪,谁象你,铁石心肠,刚才他们哭得多凄惨啊,也不见你伤心,不怕违纪干部耍横,也不怕他们耍赖,就怕他们真有隐情,这样会影响我的判断力。”

    金泽滔沉声说:“伤心就一定要流泪啊,慈悲心,那是藏在肚子里的,你看有流泪的菩萨没?法内有情,法外更有情,那也要辩证地看待,走吧,别太多的感慨了。”

    刚踏进八号院的天井,就听得有人说话:“老古,不用再等了吧,都过八点了,酒店服务员有事没事进来好几回了,这是在催我们结账呢。”

    那老古说:“还是等等吧,吕大伟怎么说也是公安副局长,应该能递得上话。”

    有个女人在说话:“宏伟哥,吕大伟是你打电话邀请的,他说没说一定来?”

    吕宏伟也有些气恼:“早说好的事,只是说他晚点要上医院换药,换好药就过来的。”

    金泽滔回头看了何悦一眼,这个所谓的吕大伟应该就是被金泽滔折断了手腕的吕副局长,姓吕的好象都集中在这里了。

    有个翁声翁气的声音却愤愤不平:“我看这个吕大伟八成不来了,上次我们家小蒙的事情,他当时不是胸脯拍得山响给答应下来,最后还不是卡在政委罗立新这里,幸好宏伟哥guānxi好,tongguo地区公安处给拿下来了。”

    小蒙应该就是小李的女朋友,这人应该是小李的老丈人了。

    那个称呼吕宏伟叫宏伟哥的女人说:“可不是吗?收了东西还不办事,论起来,小蒙还称呼他叔,小蒙进公安后也不见他照顾,幸好罗政委见情,出面帮忙将她放户籍科,这可是个肥缺,谢谢你啊,宏伟哥。”

    这个女人就是小李的丈母娘了,罗立新政委跟副局长吕大伟不太对路,难怪在市长办公会议上,对财税局提出的剔除临时人员的做法一声不吭,吕大伟分管着联防队,大多数的临时工都集中在他手里。

    这南门市公安局还真够复杂的,ziji才就认识两个班子成员,这两人就矛盾重重。

    吕宏伟有些不好意思说:“我哪能跟公安处的领导说上话,都是我们柳局帮忙,后来罗政委也是柳局亲自招呼过的。”

    小蒙的父亲说:“那也是你的面子,柳局能这么尽心帮忙,真是要谢谢他。”

    吕宏伟有些得意说:“柳局对下面那是没说的,有事情都当自家的事情来办,不然,他年纪也就比金局长大yidiǎn,能坐得稳局长这把椅子?还有啊,柳局长夫人就是这家酒店的总经理。”

    小蒙母亲说:“哎唷,这可不得了,海鲜码头酒店现在在永州府城,那是声名赫赫,随便找个人,让他带路找地委大楼,不一定zhidào,但老营村酒店,三岁小孩都认识。”

    吕宏伟说:“那你以为凭我能订得到这个八号院吗?那还不是柳局夫人给面子啊。”

    小蒙父亲有些肉疼:“这里啥都好,就是价格有些贵。”

    很久没开声的老古说:“宏伟,刚才你说的金局长行不行啊?”

    吕宏伟叹息说:“柳局最好的朋友就是金局长,说上帮忙,凡事只要有些kěnéng,金局长也是个仗义的人,浜海人都zhidào,东源人最仗义,最讲义气。”

    老古叹息:“现在古道热肠的人少了,我也zhidào说这事让谁都为难,bijing名声不好听,我们也不是非要推翻纪委的结论,就是让他们听听这事的原委,也作为他们处理古镇长时,有个参考。”

    吕宏伟接话说:“吕大伟看来不是来不了,就是不想来,算了,还是结账吧,明天还得一早等着金局长,这事还得着落在金局长身上。”

    老古说:“你们柳局长答应明天过来?”

    吕宏伟说:“嗯,金局长上任几天了,柳局长还没当面道贺过呢,明天正好也过来聚聚,有柳局长出面,这话就好说,bijing,我和金局长见面不多,有些话不好开口。”

    听到这里,金泽滔拉着何悦走出了八号院,说:“算了,晚上也迟了,还是明天见了面再说,柳麻子过来了,你明天也一起来吧。”

    这个shihou,只听得屋里小蒙的父亲说:“宏伟哥,都是ziji人聚会,本来不用放这么高档的difāng,多费钱啊。”

    吕宏伟叹气道:“订这个包院,本来是想请吕总说说……”

    老古怒道:“不要提这个shime吕总,我们吕家没这号人。”

    第二天一早,金泽滔跟往常yiyàng安步当车步入财税大楼时,却发现大门外黑压压站满了人,都是拖家带口,扶老携幼,甚至很多人随身携带着被铺草席,锅碗瓢盆,简直就象是难民大转移。

    财税大楼的两个年老体弱的门卫声嘶力竭地在驱赶着往里闯的人们。

    有人在大声喊着:“财税局要发工钱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