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柳局长暴打吕局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继续不耻求票,求月票,求推荐,求所有……)

    金泽滔却笑了:“影响不好,就劝散围观的同志,至于两人打成shime样子,人家都是副科级以上领导,我们管得了吗?万一他们带枪了呢?报告地区公安处警务科吧,让他们把人领回去。”

    骆辉带着翁承江、卢海飞和张明传,匆匆落实领导指示,缪春辉跟金泽滔打了声招呼,也回ziji办公室去了。

    厉志刚跟着金泽滔回到办公室,还没坐下,厉志刚就有些着急地说:“局长,还是要重视,吕大伟虽然只是副局长,但他一不是公安警校出来,二不是军人转业,能从一个临时工短短几年做到副局长,绝对不简单。”

    金泽滔笑问:“有多不简单?”

    从昨晚上在八号院了解到一鳞半爪的情况看,他应该和吕总有些guānxi,至少是吕姓同乡。

    厉志刚说:“都听说吕大伟跟吕三娃是叔侄堂亲,但也没谁见过两人在公开场合出现过,ruguo真和吕三娃有guānxi,那可不简单,甚至都听说,吕总有京城的guānxi。”

    凭吕三娃这副套中人的尊容,能有京城重量级的guānxi,说shime,金泽滔也不相信,不过现在市场经济成了国策,难说吕三娃金钱开路会罗织成shime样的guānxi网。

    金泽滔倒是qiguài吕大伟跑预算科干吗?厉志刚解释说:“还不是为了他分管联防队临时人员的待遇事情,办公会议都定下的事情,我也没跟他照面。由翁承江跟他解释。”

    老营村海鲜码头八号院门口的遭遇。让厉志刚颜面大失。虽然最后吕大伟被金泽滔打发走了,但他响亮地打在酒店服务员的耳光,至今想起来,都gǎnjiào打在ziji脸上yiyàng的火辣辣。

    吕大伟分管的治安和联防队,不太显山露水,但权职很重,再加上吕大伟使用权力的本事不错,一分权力。在他手里能用到五分。

    南门市凡涉及到他这块分管的,tèbié是一些旅馆、餐饮、娱乐等行业,méiyou不对他战战兢兢的,不要说这些,机关单位,只要是个正常人,谁不平时有个吃喝玩乐,而这些,恰好都是他分管的。

    吕大伟顺风顺水惯了,就有点目中无人。也逐渐养成了他骄横不法的性格,打了服务员怎么样。抓了那个姿色不俗的女经理又怎么样。

    他最后被石富广处长给轰了出去,但也只是口头警告了一下,并méiyou拿他怎么样。

    尽管如此,经这次事情后,却让吕大伟gǎnjiào矮了半截,和他向来不对路的政委罗立新,甚至在局党委会议上要他自我批评。

    这令他对财税局,tèbié是那个折了他手腕的新局长恨得牙齿都痒痒的。

    更令他气愤的是,这段shijiān,他都在家养伤,méiyou找财税局的麻烦,但财税局的麻烦却找上门来,年年足额拨付的公安临时人员年终福利费,不但一分不给,还提出要削减明年度的对临时人员的预算人头费。

    他今天来财税局准备大闹一场,只是找了几个局长,都是铁将军把门,最后找到分管科室,还没等他说上两句话,门外突兀地就冲进一个大麻子脸,不由分说对着他就是一顿老拳。

    吕大伟被酒色掏空的身体原本就不怎么样,这shihou绑着绷带的右手还动弹不了,只能由着大麻子脸扑头盖脸地暴打。

    大麻子脸打人很有一套,只是照着他身上肉多的difāng下手,还不忘在他的断腕上施虐,他能gǎnjiào到刚刚开始愈合的手腕又卡嚓断开了。

    吕大伟可不是shime铁人硬汉,这种**到jingshén的折磨让他痛不欲生,打了没一会儿,他就忘乎所以地大叫起救命。

    门口站着一个彪形大汉把门,有人来劝说,大麻子脸啪地从腰间掏出手铐往桌上一放,嚣张放言,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给面子。

    吕大伟觉得天都要塌了,幸好财税干部还讲人道,从中劝说,大麻子脸一声不吭,门口大汉却说,也不是没人救他,找你们金局长过来,或许能救他一命。

    吕大伟吓坏了,言辞恳切地请求翁承江赶紧找局长过来,等翁承江离开后,他才看到大麻子脸刚刚掏出的手铐,连忙哀求:“都是公安的,大哥,天下公安是一家,你就下得了这个手?”

    大麻子脸冷笑:“打的正是你这号公安败类,天下公安是一家?天下中国人还是一家呢。”

    吕大伟实在受不了大麻子脸的暴打,涕泪横流告饶道:“大哥,你要打小弟,总得让小弟死个mingbái,这到底是为shime?”

    大麻子脸用手打累了,改作用脚踢,边踢边答:“正要你死个mingbái,老子的老婆你都敢调戏,是不是该死?”

    吕大伟懵了,ruguo说起别的事情,他还能有个记性,唯独女人,他实在是不zhidào谁谁该是眼前这个大麻子的老婆。

    不说他欺男霸女,就是每天哭着喊着要献身的女人都不少,开个饭店旅馆娱乐场所的,哪能méiyou个藏污纳垢,而这些行业要长长久久地做下去,没他吕大局长点头,哪有生存的余地。

    由此每天送上门的女人不在少数,当然,从事这些行业的女人,本身都不是shime正经女人。

    他在脑里急剧回忆着,到底是哪个女人是大麻子脸老婆的同时,不免嘀咕,能被我调戏的女人,本来就不是shime正经女人,你还好意思说?

    大麻子脸见他一副猪哥嘴脸,更是恶向胆边生,只道朱小敏定是被这败类调戏到手了,却是不好意思跟ziji明说。

    大麻子脸用脚踹yijing是难解心中大恨,都说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当下手脚并用,四肢齐下,打得吕大伟哭爹叫娘,惨不忍睹。

    此时,骆辉带着几个干部来了,他们一边劝说围观干部散开,一边想进门制止大麻子脸的施虐。

    大门口堵着的大汉也有些担忧,看样子,小敏嫂子真是被袭胸调戏了,看大麻子脸上颗颗暴绽的红麻子,再这样下去,没准真给打出个好歹来。

    连忙跟骆辉说:“赶紧找金局长过来,其他人拦不住。”

    且说金泽滔还在办公室跟厉志刚说起春节值班的事情,这个春节,ziji的事情比较多,kěnéng没shijiān来局里值班了,让其他领导辛苦下。

    骆辉匆忙进来说:“局长,你再不去看看,怕是要出人命了。”

    金泽滔忽然想到柳鑫的性格,要是误以为朱小敏真被袭胸,没准就掏枪当场毙了吕大伟,连忙跟骆辉赶到现场。

    吕大伟还活蹦乱跳地在地上翻滚,大声地求饶说:“哥,亲哥哥,我实在想不起来,你跟我明说吧,我到底调戏了谁?”

    看到这里,金泽滔松了口气,柳鑫别看他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那都是吓唬人的,朱小敏最多也就给袭胸,又méiyou实质性地被调戏,实在犯不着要他命。

    金泽滔也不急给吕大伟减压,却是问堵在门口的柳立海:“你们来南门,怎么不给我先打个电话?”

    柳立海咧着嘴笑:“柳局说要给你个惊喜!”

    金泽滔捂脸道:“一个大麻子来看我,能有shime惊喜。”

    柳立海嘿嘿笑着,却是聪明地选择不接话,柳鑫也看到金泽滔过来了,终于气喘吁吁地住了手,说:“给你一次机会,再答不上来,就要你的命!”

    柳鑫狰狞起脸,那真有小儿止啼的功效,吕大伟抱头缩成一团,却是哭丧着脸,努力回忆着最近都调戏了谁。

    金泽滔看着柳鑫,问:“怎么不打了?”

    柳鑫麻子脸上的红晕也褪了,神色如常地说:“累了,先歇会,等会儿接着再打,麻麻的,胆子肥得不行,敢欺负我家小敏。”

    这话被蜷在地上的吕大伟听到了,拼命地回忆起有méiyou叫小敏的女人,却悲哀地发现,只有shime菊的,花的,翠的,从来méiyoushime叫小敏的女人和他有过交集。

    金泽滔哭笑不得:“要打趁早,再过会儿,公安处的警务科就来人了,没你动手的机会,时不再来哦。”

    厉志刚等人在门外看到刚才大麻子脸暴打吕大伟的场面,那真是扬眉吐气,喜气洋洋,tèbié是卢海飞,当时还被他揪着胸口责问,更是解气。

    柳鑫刚刚还穷凶极恶的模样,瞬间就笑容满面:“我就zhidào兄弟义气,你要是眼睁睁看着嫂子受辱都不援手,那就不是兄弟了。”

    金泽滔还真巴不得柳鑫再踹吕大伟几脚,这厮在酒店那副嚣张模样,一看就不是shime善茬。

    所以说,最了解金泽滔的还是柳鑫这类人,他一开口,柳鑫就zhidào,老婆朱小敏没受委曲。

    ruguo小敏真受了委曲,他绝不会鼓动ziji继续折磨吕大伟,而是刚才就冲上来跟ziji并肩作战。

    此时,地上的吕大伟受大麻子脸的提示,终于mingbái过来,原来麻子脸的老婆就是海鲜码头酒店的女经理。

    他更委曲了,撕心裂肺地喊:“哥,我真没欺负你老婆,都还没动手,就断了手腕,哪还有力气调戏嫂子啊?”(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