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东源故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的话音刚落,那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就噔地跪倒在地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不管不顾地叩起头来,金泽滔吓了一跳,连忙跳了起来,纵过会议桌,扶起了这个女人。

    金泽滔死过一回,平生最怕两件事,一是三个鞠躬,二是三个响

    他的这个无心之举,却令得老古等人迅速扭转了刚刚对他产生的不良印象。

    金泽滔扶起这个女人,却看向老古,老古又是一声叹息:“这孩子就是妹妹。”

    金泽滔看着这个女人一脸憔悴,面容枯槁,隐约间,可以看到她的发际都长出几根白发,唉,爱情是要付出代价的,特别这种在现在人们眼中的不伦之恋更折磨人。

    他对老古说:“老古,这事我知道,你们都回家去,谁也别找了。”

    老古就回头看吕宏伟,吕宏伟看柳鑫,柳鑫看自己的手指,他喃喃自语:“回吧,回吧,睡一觉没准就能放回家了。”

    吕宏伟大喜,老古乐得开着豁牙无声地笑,那个不伦妹妹则捂着脸流泪。

    让小李送走老古一班人,金泽滔领着柳鑫进了自己办公室,柳鑫大惊小怪地叫:“啧啧,南门市就是南门市,连一个小局长的办公室都装修得跟皇宫似的,不知道杜市长的办公室象不象天堂?”

    金泽滔提起电话,横看了他一眼:“信不信,我立马报告杜市长,杜市长一定很乐意在天堂里接见柳局长。”

    柳鑫连忙抢过身子,捂住话筒,说:“我这不是无心之语吗?你可不能上纲上线。”

    金泽滔推开柳鑫,说:“态度不错,行了,我打电话给何悦,这事还得她来办。”

    柳鑫这才悻悻收手·柳立海在旁边低头闷笑,柳鑫自从金泽滔离开浜海,倒是少了个酒友,经常和柳立海感叹·人生寂寞如雪,但求一败而不可得!

    这又是他迷上武侠小说的后遗症。

    这一刻,和金泽滔才交手,就深度吃瘪,这下柳局长不再寂寞了吧!

    金泽滔和何悦通过电话,约好中午一起吃饭,和柳鑫、柳立海相处·就没了平日的正形,高高地把腿翘在桌上,悠闲自得地和两人说着浜海的事。

    浜海大局没什么变动,曲向东任县长后,空缺的副书记是其他县市过来的,倒是三水镇书记何健华被提名为浜海县副县长,顶上丁万钧的空缺。

    这也是何健华实至名归,何健华是东源老区长·撤区并乡后任三水镇委书记。

    何健华主政三水期间,并无煌煌业绩,但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何健华务实勤奋,作风踏实,拙于开拓,长于实干。

    金泽滔在东源开展滩涂开发改造,何健华任职三水镇两年来,就咬住滩涂开发这个抓手不放松,经过近二年的艰苦努力,滩涂产业化也在三水镇结出丰硕果实。

    说起来,因为滩涂产业化受益的领导不在少数·上至曲向东、杜建学,下至罗才原、何健华、汤军贤,甚至包括金泽滔。

    柳鑫说起产业办也是感慨万千,早知道产业办能推着这么多人上位,或许他调产业办去,没准也能混到副处了。

    柳立海笑道:“柳局·产业办可是副科级单位,你要去了产业办可就屈才了。”

    金泽滔安慰说:“你上副处是迟早的事,千万要沉得住气,要是成天惦记着这个常委,没准适得其反。”

    柳鑫笑笑没说话,他分得清其中的轻重,只要牢牢坐住局长这个位置,副处级飞不了。

    三水镇原本就属于东源区,金泽滔还是比较关心三水镇的事,他说:“何书记调走后,三水镇应该是沈英镇长当书记了吧,她可能是浜海第一个乡镇女书记了。”

    柳鑫点头:“胡怡得调三水镇任镇长了,他也算苦尽甘来,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胡怡得从城关镇副镇长调到东源镇任副书记,还曾经和金泽滔搭档过,两人合作得也非常愉快。

    金泽滔有点感兴趣:“胡怡得当镇长了,这个副书记应该谢凌了吧。”

    东源镇几个副镇长中,谢凌为同济大学高材生,应该最具竞争力了。

    至于杜昌永和邹益民他并不看好,这两人曾经为一己之私,和当时的镇长卢荣归联手准备拆分产业办,被金泽滔一状告到当时的曲向东。

    这个眼药到现在应该也发酵了,政治斗争无处不在,很多时候,种下恶因的时候气势汹汹,等到收获恶果的时候却是无力回天。

    柳立海神秘兮兮道:“猜猜会是谁?保管你想不到!”

    金泽滔跳了起来:“不会是猪腰脸罗立茂吧?”

    柳立海摇了摇头,倒是瞒不过他,说:“正是罗立茂,这小子还真是好运,组织部这两在考察。”

    金泽滔有点不明白,说:“按理说不会啊,无论如何谢凌都要比罗立茂有优势。”

    柳鑫也有点钦佩金泽滔的政治敏感性,说:“谢凌要调到建设局任副书记,副局长,明显的准备接班建设局长。”

    谢凌调到建设局,应该有其大展鸿图,发挥专业所长的地方。

    金泽滔还是恼怒:“罗立茂这小子翅膀长硬了,这么大事没见吱声。”

    柳鑫说:“这你冤枉了他,估计他自己还蒙鼓里,我是凑巧昨晚上去了曲县长的家门,才听到曲县长无意提起,知道这丑八怪要上副书记,谢凌进建设局。”

    柳麻子说猪腰脸丑八怪,这话怎么听都挺逗人的,金泽滔一个电话拨了过去,装腔作势道:“罗立茂同志啊,听说组织部正在考察你,这是关系到你前途命运的大事,一定要端正态度,实事求是地评价自己。”

    罗立茂开心道:“哥,你当局长,我都还没给你庆贺,老娘挺念叨你,小茂也挺念叨你。”

    罗立茂经老娘反复教诲,经常念叨,现在管金泽滔叫哥也没有什么心理障碍了,开始时候,怎么也开不了这个口,用老娘的话说,你叫他哥,那是抬举你,你这丑样能有这么俊的哥吗?

    金泽滔笑骂:“老娘念叨我还信了,小茂念叨个啥啊。”

    罗立茂也做父亲了,儿子刚满月,只可惜金泽滔没喝到这个满月酒,按照约定,小茂得管自己叫干爸。

    金泽滔还没做丈夫,先有了两儿子,一个就是罗立茂的儿子小茂,一个是曹剑缨儿子小军。

    罗立茂笑道:“老娘说了,小茂能叫滔滔了,那不就是念叨你吗?”

    金泽滔哈哈笑说:“倒真是稀奇,过两天就放假了,到时带我儿子过来让他老子瞧瞧。”

    罗立茂答应了一声,说了一通题外话,又聊起考察的事:“你倒是消息灵光,组织部正在对我们政府班子考察,今天应该能结束了。”

    金泽滔嗯了一声,说:“时刻做好准备,接受组织更严峻的考验。”没等罗立茂说话,他就搁了电话。

    罗立茂握着嘟嘟忙音的话筒,心却扑通扑通跳得很急,这次考察,看起来象是例行政府班子年度考察,但因为有个副书记的位置空缺,大家明争暗斗很厉害

    罗立茂有自知之明,在政府班子中,自己资历最浅,任职副镇长才一年,根脉也说不上厚实,怎么也轮不到自己上这个副书记,所以他压根没想到要跟金泽滔提起这事。

    但此刻他听了金泽滔这句暗示性极强的话,再也无法平静下来,立即打了个电话给老娘:“老娘,哥打来电话,我可能要上副书记了。

    现在,对老娘,罗立茂完全当她是人生导师,和政治启蒙老师。

    老娘风轻云淡:“你哥打来的电话,那你就有福消受了,娘要恭喜你了!”

    老娘放下电话时,却是开心得眉开眼笑,逗弄着怀里的小宝宝说:“你爹爹要当副书记了,这是你爸爸赐的福缘。”

    老娘也有大智慧,两个爹,孩子从小就被教育得很明白,管谁叫爹,管谁叫爸。

    罗立茂还在为上副书记的消息喜得抓耳挠腮的时候,金泽滔分别给何健华、沈英和胡怡得打了电话表示祝贺,这三人跟金泽滔关系都比较融洽,在金泽滔调南门后,三人也有过电话祝贺。

    说完东源旧事,也到了下班时分,金泽滔接了何悦,就直奔老营村永州店。

    说起来,柳鑫知道老婆被吕大伟调戏,还不是朱小敏告诉的,而是被吕大伟掴了一巴掌的那个服务员偷偷告诉柳鑫的。

    这个服务员可是迎宾领班,拿的是公司部门经理高薪,被吕大伟打了一巴掌后,虽然也让公安局给送医院,赔了医药费,但心里却暗暗地恨上了吕大伟。

    她本来就是朱小敏从浜海店带过来的,知道柳鑫局长的脾性,就瞒着朱小敏给柳鑫告黑状。

    果然柳鑫冲动地将吕大伟堵在财税局里狠揍了一顿,吕大伟自然不知道,他调戏了一回朱小敏,给折断手腕,打了一巴掌,又让柳鑫旧伤添新创,重新折了一回,这支手,按金泽滔的估计,这辈子算是残了。

    且说朱小敏在酒店看到柳鑫,却是吃了一惊,还愣愣地问:“你到这里干什么?”

    柳鑫不乐意了:“我大老远地跑永州给你报仇来了,你倒嫌弃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