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命运的改变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连忙说:“嫂子,柳哥可是专程给你报仇来着,刚刚在财税局,那个吕局长的手又给折了一回。”

    说起这个穿着打扮,言谈举止都不伦不类的公安副局长,朱小敏更加恼怒:“怎么现在公安队伍尽出这种败类,你要有一天坏成这样子,我就休了你。”

    说到休夫,柳鑫连忙赔笑讨好说:“老婆,中午一起吧,揍了这小子一顿,感觉能吃下一头牛,你可得给我们张罗桌好菜。”

    朱小敏这两天心里比较窝火,永州远比浜海复杂,在这里,最难的不是酒店的经营,而是复杂的人际关系。

    按说,最适合在老营村永州店任总经理的应该是曹剑缨,她跟地委副书记赵江山熟悉,而且老包县长去世前还是地区人大副主任,借着老包的余荫,再加上她八面玲珑的性格,在处理人际关系上远比自己特长。

    但擅长处理关系的曹剑缨,却被知人善任的金泽滔,打发到下面各县市去考察新酒店选址。

    精于人事管理,擅长发现和培养酒店管理人才的风落鱼,就暂时负责浜海总店,重点抓管理人员培训和新员工招聘。

    等到分店总经理配备齐备后,以风落钱、曹剑缨和朱小敏三人的优势互补,应该是最好的酒店总公司管理班子。

    柳鑫暴打了吕大伟一顿,既替自己出了气,更重要的是,也从侧面给酒店树了威风,经这事后。想必各机关单位。及社会上的一些牛鬼蛇神会暂时消停了对酒店的骚扰。

    何悦咬着朱小敏的耳朵。说起了那个花哨局长那支咸猪手,估计要成残废了,朱小敏这才转嗔回笑,白了柳鑫一眼,才一步三摇地去安排吃饭去了。

    柳鑫擦擦眼睛,呲着牙笑了,这结发十来年的老婆,自进了海鲜码头酒店后。收入暴涨,脾气日涨。

    但这风采却也是日新月异,抱着这样标致的媳妇,每次都有着初入洞房做新郎的感觉,却令他每每抱怨良宵苦短。

    金泽滔拉着何悦,在包院的厢房说起了吕信行镇长的事情,金泽滔伶牙俐齿,这口才比老古不知要好多少,说起故事来,那是声情并茂。极富感染力。

    连柳鑫和柳立海听过一回的人,也都听得津津有味。两个女人虽不至于抹泪,也是长吁短叹,齐齐感叹吕信行这人是真男人。

    何悦不顾有外人在场,依靠着金泽滔,喃喃说:“如果我要这样,我也愿意把妹妹嫁给你。”

    金泽滔吓了一跳,连忙四方作揖说:“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满天神佛,十方菩萨,你可千万别睁眼,就当午睡小憩,打个盹什么的,哎哟,姑奶奶,你可别胡咧咧,瞎嚷嚷,一万个妹妹也换不来一个健康的你。”

    金泽滔的惶急,却差点没惹来何悦的热泪,连柳鑫柳立海两人都傻愣愣地看着一脸虔诚的金泽滔,还真没见过一向举重若轻的金泽滔也有这么感性的一面。

    金泽滔前生对怪力乱神之说,向来是敬而远之,但今世,连重生这么诡异的事情都能发生,对因果报应之类形而上学的东西,不能说全信,但绝不敢轻易亵渎。

    朱小敏直直地看着柳鑫,柳鑫知道表忠心的时候到了,连忙拍着胸脯说:“无论你变成啥样,这辈子我就守着你一人,永不变心,绝不贪恋滚滚红尘。”

    朱小敏叹息道:“我也没有这样的妹妹,都体贴到把姐夫照顾到床上了。”

    为人妻,为人母,朱小敏同情病妻姐姐多一些。

    柳鑫应了一句:“是啊。”

    朱小敏轻声细语道:“挺遗憾的哦。”

    柳鑫随口应道:“是啊。”此时的他被金泽滔高频率的夹眼睛迷惑了,他在暗示我什么呢?

    金泽滔没有再暗示,而是重重地叹息,柳鑫这才发现娇妻柳眉倒竖,凤目圆睁,心里哀叹,又上这小子的恶当,他哪是暗示什么,分明是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经这么一闹,何悦也没了刚才愁肠百结,最后金泽滔说:“我所说的也只是一面之词,你也不能偏听偏信,吕信行不愿细说,可以找他周围的人了解情况,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何悦还是拉着金泽滔的手不放:“如果事实如此,还真有从轻的情节,我会尽快调查清楚。”

    金泽滔却咬着何悦的耳朵道:“关键是这个吕信行也是个人才,既有专业长处,又有行政经验,东珠期货还缺个掌舵人,可别忘了,做好这个项目,我们的儿子,儿子的儿子都有依靠了。”

    何悦红着脸轻声说:“你这是要我以权谋私啊。”

    金泽滔厚着脸皮说:“这不是公私兼顾嘛。”

    接下来两天,金泽滔尽管忙碌,但都是一些春节期间的例行安排,团拜会,联谊会,慰问老党员,走访老干部,这些都是应景的活动,乏善可陈。

    期间,金泽滔也趁夜回了浜海一趟,对一些往年一直走动的领导,他还是照惯例提前拜年,当然,曲县长那里作为压轴,最后拜访,还兼有祝贺的意思。

    两人对坐半宵,曲向东对他是面提命授,谆谆教诲,金泽滔前生今世,都没有到正科的工作经验,自然获益匪浅。

    在离开前,金泽滔提了个建议,浜海县已经具备撤县建市的实力,作为新任县长,以此作为今年浜海的开门大事来抓,既能提神养气,凝聚人心,也是掀起新一轮经济建设热潮的最佳切入点。

    曲向东感慨说:“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正在酝酿此事,你这一建议倒是坚定了我的决心。”

    金泽滔连忙说:“不敢和曲县长相提并论,站着说话腰不疼嘛。”

    这倒不是金泽滔谦虚,曲向东本来就是浜海历史上第一任市长,撤县建市就是他一手申办下来的。

    尽管因为金泽滔这只慢慢长成大蝴蝶的扇动,和前世相比,浜海变得有点面目全非,但历史固有的强大惯性,对于前世浜海一些关键的人或事,仍是遵循着历史的原有轨迹。

    或许因为春节来临,叶宝玲之流,包括杨乐都销声匿迹了,西州市政建设公司的支付分包工程队的款项也打到财政局的账户。

    至于停工前的清算,还要等年后和指挥部再具体商量。

    罗立茂的镇委副书记的任命赶在春节前宣布了,罗立茂其貌不扬,但绝顶聪明,做工作很有主意,各种奇思妙想层出不穷,他能被曲向东等县领导看重,固然有金泽滔的因素,但其工作能力和领导水平也是主要原因。

    这让罗立茂在东源镇委的排名一下子跃至第三,居镇委书记赵东进、镇长王奎良之后。

    王奎良调至东源镇后,紧紧抓住绣服产业化和滩涂养殖产业化两件大事,作风踏实,工作卓有成效,并没有如前世般暴出作风问题。

    王奎良今生,冒着得罪曾经的恩主胡文胜局长的大不韪,毅然放弃优渥的机关生涯,迈出了上辈子不敢迈出的到基层乡镇任职的关键一步。

    由此可见,命运天注定,但人定也能胜天,只要坚持自己,超越自己,命运也就掌握在自己手中。

    让金泽滔稍稍意外的是,很久未曾谋面,东源镇原企办主任,产业办曾经名义上的领导刘凯旋,这个固执得令人窒息,甚至有些变态的人民大学高材生,悄悄地在这些调整中,升迁至城关镇排名最末的副镇长。

    这又是一个被金泽滔改变命运的人,罗才原书记的命运转折,也改变了他身边刘凯旋的人生轨迹,今世,他不会再如上辈子那样郁郁不得志一辈子吧。

    金泽滔听到这个消息,发了一会儿呆,很多人,因为自己的刻意改变,其人其命都发生了深刻变化,比如罗立茂。

    有些人,自己无意改变,但也随着自己的变化,而发生了明显的转变,就比如王奎良,刘凯旋。

    按照因果报应之说,有因必有果,因果牵连,多少会影响到自己的运程,但随即金泽滔就抛弃了这种虚无飘渺的想法。

    他改变了自己,改变了家人,也改变着这个世界,这就是他重生的目标。

    金泽滔在放假前一天,手头诸事已了,该走动的人都走动了,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了。

    何父何母考虑良久,还是接受金泽滔的好意,春节期间搬到老营村酒店四合院中居住。

    春节期间,毕竟有朱小敏甚至柳鑫他们在,不但热闹,还有放心的人在两老身边照料,金泽滔才和何悦心无挂碍地回家过年。

    金泽滔这次驾驶回家的是七人座雪佛兰子弹头商务车,这款车前风挡大角度倾斜的时髦外形设计,非常抢人眼球。

    车是酒店购置用来接送贵宾用的,这类商务车也就浜海和永州各留了一辆。

    听说,这款商务车在全国进口不过万辆,价格不菲,当然,也物有所值,用来迎宾,既实惠,又有档次。

    金泽滔抢先使用,也是因为这趟回家,团聚的亲人多,往来走动频繁,七人座的商务车是最合适的车辆。

    更主要的是,这车后座堆满了各式年货,既有单位分发的,也有人情往来馈赠的,老何家在永州没亲戚,就全让金泽滔拉回家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