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回家过年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还没等金泽滔驶出老营村,金泽滔传呼就来了,却原来是小海小洋等同辈叔伯兄弟都来了,包括念西、雨亭,连舅舅家的四个小不点表弟表妹都给拉了过来。

    现在金家在老家长丰村,乃至西桥镇、浜海县,都算是有头有面的大户人家,金家后辈子孙有读书做学问的,有经商做生意的,有出仕为官的,东源集团,浜海甚至永州都称得上巨无霸的企业,过半股份都是金家的。

    所有这些都让老支书爷爷,自信心膨胀到每天都在嚷嚷,金家复兴从他手里开始,也不知道有族谱记载以来都是务农的金家,何时曾经兴旺过,这复兴又从何谈起小说章节。

    最近,父亲每天从故纸堆里被爷爷揪住不放,要他重修族谱。

    父亲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低声下气地解释着,金家祖辈都没出过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要他作假,乱认祖宗,乱编年谱,这有违他的学术良知,他是万万不能干的。

    爷爷见这书痴儿子居然质疑起他关于复兴金家的论断,气得胡须乱抖,大骂,你这不孝子,金家族谱也仅记载了不到百年的历史,我们金家出自中原,成百上千年的历史谁知道祖宗有没有出过几个大人物,没准还出过帝王呢。

    最后他语重心长地说,谁让你胡编乱造,按实说不就行了,你爹好歹也当过村支书,你哥还是村会计,你儿子都做了局长,将来做市长省长都是有可能的。这些不都是可以光宗耀祖的大事件吗?

    父亲总算明白了。爷爷是要美化自己。把自己打造成新一代金家的创始人,端人,不过也对,没有爷爷这个总播种机,也没有今天兴旺达的金家子孙后代。

    在这点上,奶奶难得地和爷爷站同一战壕,坚决支持重修族谱,并对爸爸说。你成天和这些着馊味的旧纸打交道,能有个什么出息,如果能领头编本家族史,那也是本专著不是?

    爸爸动心了,读了一辈子书,看了一辈子别人写的字,也该写些自己的东西,于是,他担纲起金家族谱的编写任务。

    这是题外话,当然也是今天这些小字辈团聚南门的主要诱因。

    金家大掌门爷爷颇重身份。认为万万不能弱了长孙媳第一次上门的礼节,更不允许金泽滔轻率地带着媳妇悄悄进门。这事得大办。

    当然,爷爷还有一层意思没明说,金家能有今天,金泽滔居功至伟,现在更当了府城财税局的局长,那是大官,金泽滔回家,新媳妇进门,都是头等大事。

    金泽滔和何悦等了一会,一溜足有四五辆的各式轿车过来了,领头的是金泽洋驾驶的一辆白色耀眼的七系宝马车,据说这车还是金达通过温夫人从内部搞到的,车价堪为天价,

    虽然在现在的金泽滔看来,这款车还是显得太古董刻板,但这个时代,宝马车只有在西州等大城市出现,大多是外事用车和外资企业坐骑,落在私人手中的还是不多,在普通百姓眼中,宝马奔驰之类,都是传说中的豪车。

    金泽洋郑重地把扎着红绸的车钥匙交于何悦,说:“嫂子,我们家决定了,你就驾着这车进家门,这个才配你的身份。”

    何悦最近也在金泽滔鼓动下,学会了开车,但在不大的南门市区,实在是用不上车,再说,有金泽滔在,跑个远路,也轮不到何悦亲自驾车。

    金泽滔倒没想到父母倒真能下这个重礼,足见家人对何悦的喜爱,外人不太知道,但他清楚,现在这款全进口的宝马七系车价就百万以上。

    何悦对车的品牌没有什么概念,但这款车外形挺淑女的,很讨人喜欢。

    她跨进驾驶室,顿时被车内豪华配置惊呆了,这才问道:“这车不便宜吧。”

    金泽滔笑嘻嘻道:“不便宜,但肯定没你高贵。”

    这个时候,后面车辆的人才纷纷下车,一道粉红的倩影风一样纵来,远远地就叫嚷着:“哥。”

    却是模样长开了,人如其名,亭亭玉立的商雨亭,半年前的商雨亭,虽然都是大四学生,因为家庭重负,兼之营养不良,豆牙般的嶙峋身材实在不怎么养眼。

    现在生活骤然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让她外向爱闹的个性得到完全释放,最近参加了考研,金泽滔早和外经贸部詹长根打过招呼,不出意外,年后就应该能被顺利录取。

    生活和学习的顺风顺水,让商雨亭的活力和青春绽放,金泽滔抱着女大十八变的商雨亭,玩笑说:“这才是个大姑娘的模样,不少男孩子追求吧。”

    商雨亭脸红红的嘟着嘴道:“才不喜欢牛一样的男生,要找也找跟哥一样清秀儒雅的男生。”

    好象自己跟清秀两字搭不上边啊,金泽滔打量着自己有些粗壮的身材,或许这是她血管中流淌的江南血液,令她偏爱江南清秀纤细,五官精致的男生?

    商念西捂着嘴笑:“追的人不少,有的都把情书写到我这里了,不过姐现在可是把哥当作参照物,寻寻觅觅,冷冷清清,这可就有点难找喽。”

    商念西经过一个学期的调整,现在也开朗了许多,都会开姐姐的玩笑了,这是健康心理的开始,金泽滔也为念西性格的转变感到欣慰。

    商雨亭挣脱了金泽滔的怀抱,对着商念西就一顿张牙舞爪。

    金泽滔对咧着嘴笑的小海说:“雨亭马上要到你们学校念书,你可要当好这个护花使者。”

    说到考研,金泽滔又忍不住想起张晚晴,昨天她来了准信,今年过年,她不回家,她要到南方海岛度个温暖的春节,说得金泽滔十分伤感,但这应该是张晚晴快乐的选择。

    金泽海比刚上大学时,好象又长了一截,身材魁梧,面色黝黑,健壮得象头黑熊,他嘿嘿地拍着厚实的胸脯道:“想追我姐,得过我这一关。”

    堂弟小忠也长高不少,嘻嘻哈哈躲金泽滔身后笑:“姐都说了,她可不爱你这类熊一样的男朋友。”

    说罢还伸出筷子一样纤瘦的胳膊,以示商雨亭喜欢这类弱不禁风的男生。

    金泽洋翁声翁气地说:“想过你这头狗熊关,那除非找头大象。”

    何悦一直在看着金家兄妹的闹腾,只觉得亲情的温馨,听到平时闷声不吭的小洋突然冒出这句大象的话,想到蚂蚁和大象的故事,忍不住扑哧笑了。

    金泽滔拍着手说:“都别站这门口瞎聊了,先认识一下,这是你们大嫂,何悦,都认认,免得以后大街上碰到,还不认识大嫂。”

    在场的认识何悦的不多,舅舅家的几个小不点先纵了上来,嫂嫂,嫂嫂地喊个不停。

    何悦没有忸怩,询问着他们都叫什么,都和金泽滔一起这么久,自然没有第一次和金家人见面的那种拘谨和羞赧。

    不认识的,大家都纷纷地向大嫂作着自我介绍。

    商雨亭对何悦的外貌惊为天人,对她的身份更是好奇,拉着她的手不放,好奇地询问着何况都是怎样审问坏人的,面对贪腐分子,心里怕不怕之类有些幼稚的问题。

    最后听说何悦居然跟金泽滔一样大的官时,她乍着舌头说:“哥,你可惨了,以后要夫纲不振了。”

    金泽滔笑骂:“还没找对象,就瞎嚷什么夫纲妻纲的,都走了,回家!”

    小弟金泽海从车厢摸出大捆的鞭炮,堂弟金敏祖将鞭炮一字排在大台门前,点上了火,小孩捂着耳朵都躲车上去了。

    金泽洋手一挥,大喊一声:“出喽!”

    他驾驶着雪佛兰子弹头商务车在前面引路,何悦驾驶的宝马车排在中间,金泽滔自然坐副驾驶保驾护航,商雨亭和两个小表妹硬是挤上了这辆拉风的宝马车。

    现在从南门到西桥也就一个来小时,路况也平整开阔不少,一路上,宝马的前后不住地往车外点鞭炮,不象是回家过年,倒象是娶媳妇回家。

    上手没一会儿,何悦不象是开车,倒象是在玩车,对车内的配置爱不释手,电动天窗、电动座椅和音响等都玩了个遍,动力优秀,操控优异。

    所谓开宝马坐奔驰,也是有道理的,驾驶宝马车的感觉真有一骑绝尘的度快感,只是今天却不能让她信马由缰。

    快到村头时,金泽滔都有点不认路了,进村的主干道路重新修整过,现在已经拓宽成四车道。

    商雨亭在车内却俨然主人般介绍,村里因为办绣服厂的人越来越多,进出村庄的大轮胎卡车越来越多,原来的路况已经不适合越来越繁荣的村办企业展。

    村里出一部分钱,村民募集一部分,不过几个月功夫就完成了村内主干道硬化,6续的,还要在各自然村通马路。

    爷爷被村支部聘为名誉支书,不知道谁想出来这个职务,爷爷很自豪地说,今年要干两件大事,一是修谱,二是修路。

    到村口时,包括开路的子弹头,所有的车辆绕到后面,唯有何悦驾驶的宝马却是突兀地立在村口道路尽头。

    何悦看着空荡荡的前路,有些不安,摇下车窗想察看路况,金泽滔制止了她,正在这个时候,村口的祠堂里,忽然探出两具龙头,然后就是一阵震天的锣鼓声。(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