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布局未来(献给掌门大头y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个月居然是31天,我还道昨天是月尾了,还可以求下票。恭喜大头yang升任掌门,这是本书第一位掌门,在这里,我想真诚地说一句:谢谢!本书磕磕碰碰走到今天,其中有太多的变故和不顺心,本人岗位也有变动,写书成了我工作和生活最大的负担了,至于成绩和稿费,就别说了,ruguo单论这些,本书早就该断尾,能坚持到今天,大头yang几乎成了我的jingshén支柱,他总在我信心动摇的shihou适时地出现在书评区,给予鼓励和支持,所以,金泽滔还能活在非常官道中,你居功至伟,为了金局长,我也要鞠躬感谢.”“小说章节更新最快。?br/>

    金泽滔摇摇头:“你还是把女儿当作摇钱树使用,良才啊,不是我说你,明山也好,明堂也好,粗棱棱的哪有闺女贴心,都说过你好几回了,不要老将闺女当壮汉使用。”

    李良才不住点头道:“zhidao的,zhidao的,明年我就让人替换回大闺女,她也老大不小,得寻个婆家了。”

    李小娃既妒又羡道:“zhidao个屁,你这棺材板就zhidao算计别人,连女儿都当摇钱树使用,你就瞧着了,他让大闺女回来,定是又打算卖个好人家,也就祖公坟风水好,愣是让你攀上金局长,倒是行了大运。”

    李良才脸皮堪比铜墙铁壁,愣是对李小娃的话充耳不闻,连李家老嫂子都羞愧得无地自容。

    李聪明眨巴着小眼睛,嘿嘿地傻笑。

    当晚,李良才被抬着上了车。一边还不住挣扎。大着舌头嚷嚷:“是兄弟的。再开一瓶,说过的,一对一,不醉不归,我老李说话一口唾沫,一个钉……”

    李明堂满面愧色,对着在门口相送的金泽滔说:“滔叔,让你见笑了。”

    李明珠跺着脚说:“爸。你就别逞强了,还好意思说一对一,你一瓶糯米酒,哥一斤老烧,喝成这样子,还要不醉不归,再喝下去,你就归不去了。”

    李小娃还能ziji走路,但也是脚步飘浮,扶着墙才勉强上了车。唯有李聪明却仍旧一脸傻笑,还能在一旁帮扶着李良才上车。

    谁说李聪明不聪明。金泽滔跟他急!

    shijian很快就到了腊月二十九,除夕前夜,这天,按习俗,亲友不走动的,按去年的成例,东源集团董事会年度会议将在这天召开。

    所有董事会成员,都对这次会议满怀豪情,也充满希望,东源集团起飞,去年这个shihou召开的董事会至关重要。

    大家也寄希望于今年这次董事会,金泽滔能再点石成金,让东源集团插上一扇翅膀,如此,东源才能真正展翅高飞。

    会议仍然由风落鱼任董事会秘书,邵友来作为董事长主持会议,当然,最后决定集团未来展道路的却是一直隐于幕后的金泽滔。

    先由邵友来汇报了去年一年来,东源集团的展及现状。

    去年以来,东源经过海岛及南水市投资房地产,很快就完成了原始积累,目前,集团yijing涉足餐饮,水产养殖,物流,工程建设,绣服,市场建设等等,集团这些企业都yijing进入良性循环,很多在永州都已成为行业龙头。

    参加这次会议的还有金达、金泽洋、林文铮、罗立茂、柳立海、刘止惠、刘诗诗、曹剑缨和朱小敏,董事会还邀请了何悦,钟佑玲,程真金,金泽海,商雨亭列席旁听。

    在金泽滔的未来计划里,小海和商雨亭是代表金家参与集团管理的扛旗人物。

    钟佑铃和林文铮也yijing开始谈婚论嫁,钟佑铃外表有些粗犷,实则粗中有细,邵友来主持了京城公司一段shijian,后来推荐钟佑铃负责秀雅市场,主要是看重她的地主之便,但近一年下来,钟佑铃当市场总经理似乎比当街道shuji更得心应手。

    这次跟随林文铮下来,也是去见林文铮的家长,林文铮中专毕业,现在才二十出头,钟佑铃要比他大上几岁,女方和女方家长都有点不太踏实,早早地就催着他俩早点办了证,林文铮对钟佑铃爱得你死我活,双方一拍即合,这次见过家长后,méiyou意外,年后就准备完婚。

    曹剑缨和朱小敏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核心会议,第一次听取了董事会的报告,第一次zhidao集团企业的规模和效益,也第一次zhidao金泽滔才是集团的灵魂和核心。

    曹剑缨论起来是他干儿子的妈妈,对企业的归属感和忠心程度应该méiyou任何问题,而朱小敏对金泽滔倒méiyou太多的意外,风落鱼一贯以来,对他毕恭毕敬的态度,让她和曹剑缨早就怀疑金泽滔的身份。

    倒是柳立海和罗立茂却让她十分意外,这两人不显山不露水,从来不关心,也不参与集团事务,却竟然是深藏背后的集团大股东。

    吃惊之余,又暗

    暗兴奋,难怪集团企业在短短二年展到如此规模,却原来都是金泽滔在幕后掌舵和指引。

    各公司负责人又分别简要汇报了去年度企业展情况,及今年的打算和目标,会议jinhang得很有效率。

    很快,会议进入最重要环节,由金泽滔最后总结和规划,这才是所有董事会与会人员众望所归的。

    金泽滔说:“严格说起来,我是个局外人,但作为企业创始人,我有责任和义务,来规划企业未来展方向,今天,我们必须zhidao,未来,我们应该能做shime,不能做shime,ruguo解决了这个问题,name,我们就可以轻装前进。”

    金泽滔说完开场白,就提议道:“先,我想提议,对新加入集团董事会的曹剑缨和朱小敏两位女士,我们鼓掌表示欢迎!我们的集团要展,要腾飞。需要更多的人才加盟。”

    在座的大家都认识这两位女中豪杰。大家都善意地注视着她们。鼓掌欢迎,她们也连忙站了起来鞠躬致意。

    金泽滔接着说:“其次,我提议,对金达和刘诗诗一年来为集团所作的努力和贡献表示感谢,是他们的海岛及南水之行,为集团起飞至少争取了五年shijian。”

    这一次,所有与会人员都站了起来,集团能有今天的实力和底蕴。他们两人功不可没,金达和刘诗诗脸涨得通红,金达大声说:“ruguo要感谢,我想先应该感谢金局长,是他的高屋建瓴,指挥若定,使我们的集团获得了这次百年一遇的展机遇,我们不过是具体经办者,实在当不起这感谢两字!”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金泽滔,金泽滔也站了起来。说:“我做shime不是重点,关键是大家都能给予我充分的信任和支持。金达和刘诗诗能不折不扣地执行集团的决定,这就值得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表达我们的谢意。”

    因为激动,罗立茂猪腰脸挤成一团,看起来有些狰狞,脸色涨成猪腰色,挥舞着手,大力地鼓着掌说:“我们感谢金达和刘诗诗,更应该感谢带给我们这一切的金泽滔!”

    罗立茂这次还带着老婆孩子一起过来,这也是金泽滔的要求,干儿子都降临人世,ziji还没见面。

    风落鱼感触犹深,海岛之行的民间筹资都是她一手经办的,对海岛房地产业的前景她从一开始的满怀信心,到将信将疑,直至后来绝望,一度甚至有蹈海自尽的念头。

    如今想来,殊为可笑,才一年前生的事,却ganjiaoyijing很遥远,似乎成了记忆,她很用力地拍着手掌,fangfo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心意。

    待长shijian的掌声渐渐地稀落,金泽滔起身鞠躬致谢:“感谢各位的信任和支持,东源集团,从东源镇到浜海县城,我们化了半年,从浜海到永州,我们yiyang化了半年,从永州到西州,我们仅化了二个月shijian,走出越海,走向全国,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不过一年半shijian,到如今,我们东源在重要一线城市都铺设了分公司。”

    “我们企业从绣服业起家,然后做到酒店,做到海产品养殖,从现在大家汇报的情况看,销售和利润都很可观,但说到底,我们的企业一文不名。”

    “为shime这么说,就比如绣服业,我们依靠当地政府政策性支持,依靠信息不对称形成的相对垄断而展壮大的,随着市场日趋成熟,目前集团所涉足的领域,我们领先别人的无非是早走一步,除此之外,我们还有shime优势?méiyou!”

    “企业壮大靠shime?集团展靠shime?靠的是科技,靠的是品牌,靠的是企业自主创新的能力,而这些,恰恰是我们集团所缺乏的,我们的集团,还远远méiyou到可以停下脚步,孤芳自赏,顾盼自雄的地步。”

    “ruguo我们不求变,不求新,安于现状,固步自封,不用十年,我们的企业将再无立锥之地,不用十五年,我们的企业将会如浪花yiyang消失在shijian的长河里。”

    “彼时,我们再回过头来,或许会捶胸顿足,心有不甘,我们怎么就小富即安了呢?我们只要稍微作出点改变,我们就能改变未来和命运。”

    “name,现在就是我们作出改变的shihou了,调整企业结构,确立可以引导企业改变品质和内涵的投资方向,确立可以让东源飞得更高,走得更远的主导产业,永远不至于出现这样的情景:很多年以后,当人们提起东源集团时,他先会说,这家企业是做砂洗服装的,ruguo再了解yidian,他或许会说,它还养鱼养虾。”

    经过金泽滔的提议,董事会最后作出未来几年的规划,收缩绣服产业和滩涂养殖,五年内逐步退出绣服制造和滩涂养殖,仅保留物流和交易市场这两大块投资份额,其余绣服工贸公司和滩涂养殖公司都分步整体和拆解出售。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